浇生战斗的时候,蟾樟在江边洗了个一澡,将身卜被尔扑破的衣裤换掉了,问题不大,就是头上的头一直竖着。他尝试了好几次能量的操控,但对静电的问题不怎么弄得清楚,暂时来说,就只能保持这个像极了级赛亚人的型了。

    对于方才的那次变故,还是有点心有余悸。帐篷里芥末和珊瑚都在熟睡,他也打消了跟珊瑚探讨一下静电问题的想法。小女孩一直很有想法,但看得出来,她对于异能的战斗方面还一直没底,上次说要去干掉那个魏岳就把她弄哭了,退一步说,就算把她叫醒来,没有资料的情况下,问题也是解决不了,甚至有可能因为自己这个头型把她给笑死。

    空中那一阵自己的确是被吓得够呛,有人从身体里穿过去的感觉真是太差了,后来撞倒了变电器,自己也被电得想吐血,狼狈不堪,但现在,当冷风吹过来,坐在江边回头想想,他才现了很关键的事情。

    不对啊,我一点事情都没有啊!

    这帮家伙就是找了个唬人的异能来吓了我杰跳?

    这样的想法很容易得到结果。怎么可能,真理之门的这帮人穷凶极恶,一个刚网吃了果子的小东出现就是叫嚷着杀人杀人的,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

    那个女鬼根本拿我没辙?

    现在回头想想,在天上的那段时间,女鬼似乎真的很努力地想要干点什么,自己也真是感到很恐怖,拼命反抗想要将她拽出来,到头来,自己没能拽出她,她也没能把自己怎么着,最后,是电把两个人给炸开的。

    不对,自己并不是什么都抓不住,那女人的身体就像是浆糊,自己一直有能抓住什么的感觉,但受到生命威胁,心静不下来,当时大概是错过机会了,如今回想,感觉却在渐渐变得清晰,的确有什么办法可以把她拖出去的。

    怕电、自己大概也能应付变成了幽灵的她。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根本拿自己没辙。如此一想,勇气顿时膨胀了好几倍,我根本是不败之地嘛,我怕什么!

    望着远处那大范围都陷入了黑暗的城市,蓝樟再度飞了起来,天空中,蓝色的电光自他的身上蔓延而过,轰然间冲向四面八方,珊瑚的练一开始就是冲着电能过去,这一次撞倒那变电器的时候,高的电压更是对他的感受做了一次巩固。犹如级赛亚人一般造型的少年朝着城市的方向飞过去了。

    先去医院看看那个女人抢救得怎么样了,刚才突然停电,希望不会对医院的手术造成太大的影响吧,然后自己躲在一边看看真理之门到底想要干些什么坏事,如果能帮忙”嗯,自己就先去干掉那个女的”

    暂时只想着挑软柿子捏的蓝樟朝城市这边飞过来时,医院后方的旧楼,正处于一片诡异的灯火里,由于只有一楼用作食堂与锅炉室的用途,此时这一整栋楼,基本上都是废置的,由于年久失修,今天全市停电。医院的电又不怎么供应得上,这栋楼在灯光亮起之后,就一直处于电压不稳的状态,灯光泛黄,一眨一眨的。

    而即便是这样的灯光,也不是一整栋楼都有,许多房间的灯管其实已经坏掉了,二楼的一间房甚至由桌椅堆在中央,离奇地燃起了火堆,三楼的某间房里,地上更像是铺了一层荧光的粉末,整个房间连同外面的走廊都在出幽蓝的光彩。

    相对于不久之前医院喧闹的景象,此时这一整栋楼都像是睡着了,除了灯光、荧光、火光,之前进入这栋楼的梅斯与中村悠想没有了动静,追赶在后方的人群也没有了动静,方才引起医院门口巨大爆炸的女子,在进入医院之后,也仿佛是悄无声息的融化进了医院的黑幕之中;

    偶尔会有一只小玩具从旧楼的走廊上“咯略咯”的跑过去。手上拿着小小的刀子或是尖刺,有的还在背后背着炸弹,俨然是信仰虔诚的自杀袭击恐怖分子,这声音听起来,隐隐约约的,就像是这栋诡异的大楼在磨牙。

    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口。昏黄的灯盏丝丝丝的响,一具尸体就倒在这里,小腿的地方被什么锐利的东西割开了,颈上被扎了一下,此时由肩颈到左脸都浮肿起来,化成了蓝色,他静静地倒在这里,不久之后,几道人影接近了他,为的,正是身高两米的巨汉傅雷,在他的身后,跟着一男一女。傅雷蹲了下来,检查了一下尸体的状况。

    “是阿生,叫了他小心的,中毒了。”他回头看了看,“应该是被谁追,打不过,转身跑的时候出了事情,跟他一起来来找电闸的阿泉应该是在这之前就出事了。”

    跟在傅雷身后的女人将手掌贴在墙壁上感应了一下:“周围很多东西活动,血魔女永素墨。”

    旁边的另一个男人皱了皱眉:“刚才在那边找电室,就是这个女人的那些小玩具在捣乱,在这边找电闸又是她。一次性控制这么多,覆盖这么广的范围,她能持续多久?这个女人岂不是第六级?”

    “五级六级没有意义,几年前以前她走出了名的难缠,大范围的牵制作战,自杀性爆炸,好几次把她逼到濒死的地步又活过来,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力量根本是毫无节制。”傅雷摇了摇头,“所以她疯了,后来离开了界碑,“我们现在是在跟疯子作战。在她心跳停止之前,别问为什么;”

    正在说话,手掌按在墙壁上的女子陡然皱了皱眉,随后几米外的楼道天花板上响起了砰的一声,一只倒挂在天花板上的忍者神龟模型被炸烂了,掉落下来,三人对望一眼,傅雷点了点头:“就是这样,晶,你和阿祥去跟其他人汇合,继续封锁一楼,找到每一楼的电闸之后,依次关闭,慢慢地推上去。第一批我们已经损失了几个人,最好不要再出太大的减员。上面那个。女人的能力是光,我觉得很可能是三美神之一的梅斯塔利亚。我上去会会她,顺便看能不能找出血魔女的位置,其余人正在6续赶来,阿吉马上就到。到时候让阿吉上来跟我配合,如果六条卜姐也赶过来了,那是最好,稳一点,最多十分钟,可以解决她们。”

    “我觉得,她们虽然有三个人,但中村悠想受伤严重。”后方的男子说道,“是不是叫血蛇过来,先定位中村悠想,然后大家一起杀过去?”

    业魔女的面前,想要凭血腥气找人,冰圳讹傅雷摇了摇头,随后转身老上楼梯”“我卜踏上二楼楼道的瞬间,他便看见了倒在前方血泊中的同伴,这是第一批冲上来的几个人,显然,在对方精心布置的环境里,一个都没能走回去。

    医院的环境向来是中间走廊、两边病房的布置,这时候灯光泛黄的走廊显得诡异而幽深,他朝着那尸体走过去,在距离尸体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旁边的房门打开着,房门里燃烧着熊熊火焰,墙角还有一面镜子在立着,反射着火光。尽管不清楚这东西具体的作用,但既然是对方布下的环境,自己破坏掉自然便是最佳的决定,转身朝房间走过去,刚到门边,第一轮攻击果然展开了?

    熊熊的火焰之中,徒然出了耀眼的光芒,下一刻,金女子的身影已经徒然间扑到眼前?

    膝撞!

    那破旧的房门本是半掩的状态,轰然间化为碎屑漫天飞舞,那优美而劲爆的身影在转眼间做出了三记连环的撞击,傅雷硬吃了两记,退后一步,拳头呼的挥了出去,这一拳挥在了空处,金女子在他的脸上轰了三拳,第四拳毫不犹豫地勾在了他的下巴上,紧接着,更是狂风暴雨一般的打击,傅雷做出了几次攻击,门边的水泥墙壁被他一拳扫得碎石崩飞,然而一次都没有打到对方,他举起双手防御着,那女子的力量也是极为强大,一记落空的肘撞,直接在旁边带有瓷砖的墙壁上砸出一个五厘米的坑洞来。

    刹那之间几乎是吃了二十多拳,恭恭到肉,走廊里像是鞭炮一般的响起人体的打击声,接着,女子的匕毫不犹豫地拔了出来,一刀斩下,傅雷举手格开,第二刀刷的撕破了他胸口的衣服,第三刀、女子一脚踢在他的小腹上,恰到好处地躲过他挥来的一拳,匕在她的手上旋转着,反手疾刺,噼噼啪啪的飞快交手间,傅雷一把抓住了刺来的刀刃,下一刻手腕上就挨了一拳,刀刃被抽了出去,女子的身影变幻,再度进攻。

    呼的一拳。刀光飞了起来,匕朝后方抛出,撞在了天花板上,金女子“啊。的一声低呼,身形飞退,一只手刷的拔出了手枪,对准前方两米多高的巨汉。

    傅雷举起双手,挡在眼前。

    砰砰砰

    三声枪响,枪口喷出了火焰,随后是从空中飞舞掉落的雪亮刀刃,某一玄,徒然反射了明亮的光芒。傅雷下意识的一眨眼,下一刻,匕掉落在地,前方走廊上方才还在对他进行疯狂攻击的金女子,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子弹锁锁锁的掉落在走廊地板上。

    三子弹,枪枪命中,一颗打中胸口,一颗打在手上,一颗甚至打在了额头上,然而他的身体只是微微后仰了一下,子弹没能射进去,就那样掉了下来,皮肤之上,留下了些许血痕,被擦破的,仅仅是表层的皮肤。

    他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抓起一张椅子,轰的扔进了房间里,将火堆与镜子砸了个粉碎,火焰烧满一地。

    “再来吧”梅斯,”轻声笑了笑,他朝着前方楼梯间走过去。

    同一时玄,五楼黑暗的房间里,梅斯塔利亚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一张办公桌上,她坐在那里,吐出了一口气,回头望望正隐匿在墙角黑暗中的中村悠想,中村悠想也看了她一眼:“怎么样?”

    “他们准备一层层的压上来,先上来的是傅雷,果然走到了极致的强化者,枪,对他没有用,”她摇了摇头,从桌子上跳下来,“好在还有人在帮我们,我们大概还不用选择突围,只是”不知道她现在躲在什么地方,”

    话音未落,她的身体徒然间一震,一道身影几乎是贴着她的身体出现在后方的黑暗中,白暂的五根手指轻柔地掐在了她的颈项上,看起来像是暧昧的抚摸。戴着黑框眼镜,有着东方气质的知性面孔轻轻贴在她的右侧耳边,朝她的耳垂吹出一口气流:“如果我就在这里呢?美女

    “呵,好久不见了。”梅斯笑了笑,用中文说道。“亲爱的墨墨

    “亲爱的摸摸?你希望我摸哪里”。

    “只要你喜欢,哪里都可以”不过,我想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同舟共济,先打掉下面的那些臭男人?”

    “好啊,不过,让我们先达成一下共识于潇雪笑着,伸手指了指房间一侧的中村悠想,“她是我的了

    “没问题。”梅斯干脆地点了点头,“她归你了。”

    “呃,这么干脆?”笑容瞬间消失,于潇雪的脸上疑云密布,望了望她,又望了望旁边的中村悠想,“我怎么感觉上当了”

    还没有回答,大楼下方,一楼的灯光消失了,梅斯皱了皱眉,于潇雪却在徒然间现了什么,“刷”的冲向旁边的窗户,下方与上方楼层的窗户边,有模型人探出了头来,往这边外墙上搜索着。

    “怎么了?”

    “感觉刚才好像有人在偷听,没现人?”于潇雪摇了摇头,“废话不多说,你答应得这么干脆,肯定是已经知道什么事了,原原本本告诉我,我才考虑管不管你们的死活。”

    楼下的人已经朝二楼上来,傅雷踏上了三楼的楼道口,同一时玄,距离这栋大楼几百米的天空中,顶着级赛亚人型的蓝樟才停止了逃跑,拍着胸口,开始盘算刚才听到的情报;

    下面杀上来的,是真理之门的人,房间里的三个女人,显然是每人一边,都不是一个势力的,她们说什么“她归我了”看起来这三拨人都在打那今日本女人的主意,原来她才是所有人的目标?身上带了什么好东西吗?

    这下算不算吃亏了呢?

    那三拨人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人,真理之门当然是坏蛋,金的女人,是外国佬,另外那个虽然是中国人,但看起来很邪恶啊。反倒是那今日本女人,自己救了她一路,看起来还蛮安静的。

    片刻,他再度飞了下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时机钻点空子,他两次感到生命威胁都是在真理之门的手上,反正有好东西决不能让这帮家伙得到:到时候让你们竹篮打水一场空”,

    级赛亚人一边飞,一边记恨地想着。

    抱歉,有点晚了,下一次加更是在仍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