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米的高空中生的碰撞,百多层楼的高度,在从下方往上望,尽管还是能看见那瞬间交错的情景,但其实已经模糊成一个,小点。不过,仍然有一种激烈的反应,是下方的人们可以清晰看见的,察觉到下方将耍起攻击的那一刹那,少年在上方陡然驱动的能量,甚至形成了巨大的、肉眼可见的涡旋,虽然没能挡住六条御息,但在下一刻,那猝然出的能量弹,如同彗星一般,从天空中冲向了地面。

    白色的光柱瞬间利过四百多米的距离,看起来就像科幻大概六层到七层之间的位置。顷刻间外墙轰然爆裂,连同脚手架,无数碎石一齐从天空中掉落下来。

    “快走”

    小车里的三个人飞快地冲出了车门,有些狼狈地跑出了十几米,一块巨大的墙砖徒然砸在了小车顶上,即便是防弹的车辆,一时间车顶还是被砸扁了下去,其余的东西轰隆隆的6续掉落。

    “开玩笑,这个怪物

    “大概被吓死了吧,哈哈

    三人心有余悸地回头看看那边街道上的一片狼藉,随后才抬起头看天空中的状况,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已经在朝着下方掉落了,那少年在激烈的反抗着,身体周围能量疯狂旋转,能量在撕扯之中,轰轰轰的朝周围不断放出,不断地戈,出光芒,但因为并没有想着打击远程的敌人,飞不多远就散去了,看起来就像是一朵在空中不断绽放降落的烟火,那种反抗,充满了歇斯底里的气息;

    飞个怪物”这种毫不在乎的能量爆,下方的三个人看得眼都直了,其中一人重复了这个称呼,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被六条姐缠上,死定了吧,”

    “是啊,死定了,不过他坚持得还真久,意志力够坚强的”

    “没有经过专门的练,他的力量无法对六条小姐造成伤害,这种近身的接触下,死定了”你们看,现在就已经是被吓疯了吧”我赌他撑不到落地,”

    天空之中,蓝樟的确是快要被吓死了;

    处于他目前的状态,恐怕任何人都是一样的反应,一个幽灵一样诡异的女人,忽然间跨过了五百多米的安全距离,直接冲进他的身体里面,像是要将他的内脏、鲜血、骨髓、灵魂乃至一切可以抽出去的东西都拽出身体,死亡的恐惧突然降下,到达横峰,一时间他还真是只剩下了本能意识,一边操纵着巨大的能量乱轰,一边手忙脚乱地试图将对方从身体里扯出来。

    然而没有作用?

    那女人就像是幽灵,又像是一团水,身体直接穿过了他的胸口,上半身从他的后背穿出去,像是美女蛇一样的缠绕着他,双手还伸进了他的胸口,用力地像是要将什么东西撕扯出来。长如同水草般乱舞,遮蔽了蓝樟的视野,偶尔可以看见女人那有些狰狞的面孔。

    感觉上,蓝樟现在就像是一个不会游泳的溺水的人,完全没有了视野,就只能看见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这只女鬼,他双手飞舞,疯狂地想要将对方从自己身上扯出来,然而每次都像是抓住了一团浆糊,像是抓住了什么,可又什么都扯不出来,两人就这样不断翻滚、下坠,各种能量随着蓝樟的用力,朝四面八方轰出去,他还尝试了几次将能量从身体里爆出来,然而仍旧没有效果。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女鬼在用力拖住他胸口中的东西往外拽时出的喊叫声,更是增加了蓝樟的恐惧,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冷静下来,一切只能依本能行事。

    出去出去出去出去出去出去出去

    互相的疯狂撕扯。下方的三人只能看着那两人周身沸腾着不断变化的能量流,朝着长江那边斜斜地坠了下去,随后,轰然一声,掉进了江水里,激起好几米高的浪花。

    安静了两秒钟,有人擦了擦额角上的汗珠,看看周围:“还好是选在了这里,要不然不知道有多少目击者”下一刻,那两人又朝着江岸轰然冲了出来;

    大概是因为出水之前疯狂的爆了一次能量,这一下,徒然掀起的巨浪更是惊人,两人轰的一声撞碎了江边道路旁的水泥栅栏。像是炮弹一般丝毫不停地冲向了马路对面巨大的变电器。

    轰然巨爆,蓝色的电弧、火花开始冲出来,三根电线杆在巨大的撞击下开始迸碎倒塌了,拉动着周围如妹网一般的蔓延开去的电线,然而这还不算完,倒塌的电线杆扯着电线直接砸向不远处的另外三个更大的变压器,而撞在了变压器上,晕头转向的蓝樟还在疯狂的朝四周胡乱轰击着。

    波及到那三个巨大变压器的瞬间,像是这边的整个江岸都化成了蓝色。

    轰啦

    如同撕裂夜空的闪电一般的巨大电弧,朝着四面八方席卷了出去,冲上天空的水珠此时才哗然降下,一直将巨大的蓝色电场蔓延到江里。震动、爆炸、火焰、光芒,电线杆与电线杆之间的互相撕扯,被炸上天空的东西又轰然落下、滚动。

    那一瞬间,黑暗以这一个点为中心,蔓延向整个城市,大半座城池,都停电了。

    三个人站在一百多米远的地方,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黑暗中,燃烧的火焰、焦土、爆炸后的痕迹,地面上随时还有游走的蓝色电光,与火焰接触,轰的一声又燃烧了起来。大概十几秒钟后,悉悉索索的有了动静。

    一道身影从爆炸引起的焦土坑里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身上还刺啦刺啦地蔓延着蓝色的弧光,那就是蓝粹。脑袋里嗡嗡嗡的响,视野一时间也有些不太清晰,他拍了拍头,终于疲惫地现从天空中就缠着他的那只女鬼已经厂”朝四周看看,他现了百米外的二道人影,年挥了二,道火光燃起在几十米外,隐约照亮了那边。

    蓝粹朝后方飞了起来。心有余悸地飞离这里。当他的身影消失之后,女人的身影才有些狼狈地从不远处的废墟里站起来,她依旧是幽灵一般的状态,朝着三人那边飘过去,然后化成了实体落下,一边走,一边“呀”。的拍着头,表情也甚是痛苦。随后,她朝着蓝樟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满脸的狰狞?

    “。

    女人愤怒与不甘的尖叫声,回荡在江边的道路上!

    ,

    时间回到几分钟之前。医院手术室。

    由身材魁梧的男子带头,冲进手术室的大门时,看见一地被打晕的医生与护士,而手术台上空空如也时,他们就明白,自己再度扑空了。

    “走不远”会飞的那咋不在这里,她肯定还在医院的范围内,很可能走到了其他人,封锁这边,把她们找出来,叫小6展开监控网,这样的晚上,周围行动的其他人不会太多,应该很容易弄清楚有奇怪行动的人,顺便去检查一下监控摄像头小舒,叫你的朋友出来帮忙,其余人分成两个组,从南北两边找上去,其余赶过来的人,一半过来帮忙,一边守在外面”。

    领头的男人块头极为壮硕,身高过两米,如此吩咐一番。有人用对讲机又传达了一番,名叫小舒的瘦小男子先点了点头,将手上提着的一只白色箱子打开了,箱子里是七只白色的小仓鼠,他用手指从小仓鼠的身上拂过去,随后,这七只仓鼠从医院的走廊里朝各处散开了。

    人群分成两路,开始上楼,搜索一个又一个的病房,同时,医院门外的一辆小车上,一名戴眼镜的男子,低着头,闭上了眼镜,最大范围展开了感知的区域,医院内外,一个又一个代表着人的波动反应在脑海里,形成红色光点,他在分辨着这些波动,努力寻找出有快移动或者位置不对的人。而其余人所过来的消息,也在他这边进行了汇总。

    “勿,昼常”,辽正常”。

    “刃,正常”,3田正常

    他们一个个的打开了病房门往里面看。而在其中一间病房里,中村悠想依旧坐在轮椅上,金女子在她身边喝着咖啡,透过窗户,看着这一切。

    “我觉得他们恐怕有利于搜索的成员,说不定就在看着我们,不过这间医院病房这么多,一个人作为中枢的话,能力有限又要掌控全局,不可能弄得太详细,听到了吗?他们只报告了各个房间正常,没有说房间里有几个,人,真是大失误啊”哦,过来了

    正这样说着,有人推开了病房的门,朝亮着灯光的病房里看了几眼,金女子朝那人笑着举起了咖啡。然而那人如同全未察觉一般,举起了对讲机:“凹,正常从外面看起来,里面是一个亮着灯毙,的空房间,甚至连进门多看几眼的必要都没有。与此同时,生在医院里的第一场战斗,已经开始、又结束了。

    一只仓鼠穿行在洞里,然后,它疑惑地现眼前出现了一个拿着长矛的原始人,随后,那小小的原始人以猎杀猛兽的姿态,毫不犹豫地将长矛刺进了它的身体。

    走在二楼的小舒身体震了一震:“三楼第一间房的位置,我的一只老鼠被人杀了”

    “三楼”。

    对讲机里传出了信息。随后,医院外小车上的小6皱了皱眉:“不对,驯没有人,会不会是触上电线了”呃,我现另外一件事,医院东边的那条路上停了一辆车,车里有一个人一只没动,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为什么会把车停在这里,要不要派人去看一看,”

    他说这句话时,一只忍者神龟就静静地趴在他的车顶上。

    “妈的,这人很麻烦,是活够了吧”恶魔玩具店的货车驾驶室里,于潇雪抬起了头,微微皱了皱眉,几秒钟后,她推开车门,直接走了出去,与此同时,黑暗将这一片笼罩了下去,路灯完全熄灭了,整座城市都安静下来,医院内内外外,所有人都抬起了头。

    随后,医院的备用电源就启动了,整栋大楼的灯光都在眨着眼睛,病房里,金女子微微闭上了眼镜,出一声呻吟:“这下麻烦了”就在房间门外,一名真理之门的成员随意地走过去,目光朝房间里看了两眼,灯光的明灭交错中,房间里显出了不一样的景象。下一刻,金女子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他身前,左手上的划过他的喉咙,刹那间带出大蓬血雨,右手之上带着消音器的手枪,对准了走廊另一边方才报告“凶正常”的男子,那人在同一时玄,撞进了旁边的病房门里。

    一秒钟后,示警声音传遍了整间医院。

    “一!零!九医院外黑暗的道路上,于潇雪径直走过了道路转角,去往前方的那辆小车,医院周围,无数的玩具模型开始行动,朝各自的目标包抄过去,大楼里传出了枪声。

    混乱在黑暗的城市间,展开了。

    ,

    已经接近月底了,求票求票求票,还有月票的别攒着

    下一次加更在引5票。

    话说,最近还有人说更新不够,这段时间的更新应该算得上挺快的吧,我可是一直严格要求自己,没灌水哈,有几章码了一两千字的时候,感觉不太好,我甚至还推翻掉了,虽然知道如果能多更肯定好一点,但不满意的东西,我可从来没出来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