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远的,流焰的江水倒映着城市的灯米。泣是位千卢州只山点的一处河湾,距离城市并不算远,岸边是树林与无数的杂草,一条用于灌溉农田的小支流正与长江相交,竹筏静静地停在这河湾边,被一块大石头卡住了,由于周围的林木与草丛,若从岸边的上方看下来,这里的视野很不好。

    如果只是初略的看看,大概没有多少人能够现卡在这里的竹筏,周围隐约有些战斗的痕迹,女子趴在竹筏上,身上带血,由于受的伤,已然失去了知觉。

    真理之门的成员们,这时候正在河道更下游一带拨索,老实说,中村悠想所选择的实在不是什么理想的交通工具,竹筏做得太重,一般的人根本驾驶不了,中村悠想努力想要控制,反倒驾驶险情频出,竹筏经过城市的时候。她就要想停下来换另一种工具离开,谁知道被人现,于是就爆了一场战斗。

    在竹筏上干掉了一名真理之门的成员,另一名却是重伤落水,生死未知。她也是无力去追,这时候竹筏连仅有的控制工具也已经被打入水中,一时间只能随波逐流,在穿过城市,经过这处河湾时停了下来,而在这之前,她便已经晕厥过去了。

    重伤落水的那名真理之门的成员并没有死,在下游被人救了起来,告知同伴对方利用竹筏逃走的消息时,已经到了两个时以后了,也是因为这样的时间差。反而救了中村悠想一命,他们计算了水流度,将一半的成员先冲向了下游,另一半则仍旧在城市中堵截,几十个人散布在数十公里的长江沿岸上,按索的力度本就不足,虽然也有特殊的异能可以帮助搜寻,但因为中村悠想晕在了这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反到走到这个时候还没被人现。

    托这些人没有飞行异能者的福,蓝粹第一个找到了自己的竹筏,以及晕到在竹筏上的漂

    月光之下,蓝棹悬浮在竹筏边的江面上,一时间有些为难。竹筏上的女人看起来很漂亮,但受伤也很重,肩膀上的伤口像是刀砍的,身上流的到处都是血。她自己给自己做了一些初略的包扎,这时候血倒是暂时止住,但人也没知觉了,脸色苍白得惊人。更重要的是,她手上拿了一把匕一样的短日本刀蓝樟还不知道这刀名叫肋差一看起来很锋利,很剩悍的样子。

    “黑社会老大的女人吧,或者就是混黑道的,叛变了,想要逃跑,路上被人砍,所以盯上了竹筏,”

    蓝棹动着自己的想象力,努力还原这一切。原本以为是哪个农民顺手把竹筏开走或者拿回家当柴烧了,还打算偷人家的猪呢。这时候就只能是另一种想法,老实说他不怎么想帮忙,混黑道的。或者是黑帮老大的情妇什么的,多半都是自甘堕落,不是什么好人,江湖仇杀,自己也不想卷进去。不过”她长得很漂亮啊。也许有隐情呢”自己想错了,或者她是警察的卧底什么的,对了,卧底也会被追杀,

    心中闪过了这样那样的想法,他终于还是在江边降了下来,折了一根大概一米多长的树枝,站在竹筏边往女人身上戳了几下一由于对右手上有凶器,保持距离是必要的。

    “喂,喂,你没事吗?”

    没反应。蓝樟绕到另一边,准备先把女人掉,带着树叶的树枝才戳过去。陡然间,那女人就动了。

    哗一踏踏踏踏一

    刀光闪动间,那女人徒然从竹筏上翻滚起来,退后了好多步,半跪的姿势蹲在那儿。右手反握匕横在身前,睁大了眼睛。呼吸急促,像是一只受惊的猫。但在月光下看起来,女人下意识摆出的这个姿势,很漂亮,很诱惑。浑身虚弱,以一种戒备的姿态蹲在那儿,看来又随时会倒下,令人忍不住产生要对她做出过分的事情,欺真一下她的**。

    树叶从天空落了下来,蓝樟看着手上只剩下半截的树枝,咽了一口口水,随后觉得这个女人太凶猛,果然跟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

    他抓了抓头。露出了一个憨厚的表情:“呃,,呃,你好,但是”这个竹筏是我家里,你遇上什么事情了吗?要不要我帮你报警,或者送你去医院。我们要先从这边上去,”

    “多可!(走开)。女人在对面用日语出了简短的音节。

    “嗯?什么?”

    “岛!吕!”女人换成英语又说了一遍,这次蓝樟大概听懂了是英语,他皱着眉头想了想。

    “乱飞圳小呓的意思是”让我到你那边去?”他朝前走了一步。见女人的精神更繁张了,才停下来,“不对,幼它懈的意思好像是离开”,但这船是我的啊!你现在又开不动它!”

    “吴塞罗(烦死了)!”

    “什么?什么吴,,吴塞,,你搞得我好乱

    “多可!川巴嘎!”女人呼吸急促,日语英语混杂地嚷了一通。“这里很危险。滚!”

    “巴嘎”你是日本人啊”听到最经典的那句日语,蓝挥才终于反应过来,但不管剐出样,“众船是我的,你才应该老开!加月!“他挥办方半截树枝。

    “毛嘎,”

    “巴嘎就巴嘎,竹筏是我的。”蓝樟耸耸肩,反正你打不过我,“看看你那个样子,态度好点我还送你去医院”

    芥末不久前才跟他表白了,这时候正是男性荷尔蒙勃的时候,哪里肯放弃,另一方面,就算是他也看得出来,这女人状况实在不太好,既然没有确定她是穷凶极恶的坏蛋,又长得漂亮。就这样放她去死,蓝樟也有些犹豫。语言不通的两人就这样在竹筏两端对峙着,蓝樟用断掉的树枝无聊地打着竹筏,终于,女人支撑不住,握刀的手按在了竹筏上,随后。缓缓侧身,砰的一下,躺倒下去。

    “哈

    她此时看起来异常难受,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深吸了一口气,仰天平躺,脸部与胸口的轮廓在月光下起伏着,那一瞬间,蓝樟忽然想起方才手放在芥末胸口上的那种柔软触感,正要心软,从岸边树林里传来的某种气息,一个人”不应该是两个”这种气息,他很清楚”

    像是从树林里传来的压力陡然间压在了他的身上。蓝樟神情变得严肃起来,现在回想起来,昨晚在小东家感受到的那股气息,也正是这种感觉,那是……水果”

    真理之门。

    回想起在香港的那一战,他从竹筏上站了起来,思维的运作,到达巅峰。整个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身体加、能量控制全都到达了极限状态。两年以来,自与潘多拉的战斗之后,经过了自己的反省与珊瑚的练。这具身体,到目前第一次被推上了最高点。

    下一刻。有一道身影从树林边缘得意地出现了。

    ,,

    这几个小时内小东已经杀了不少人了。

    他觉得自己正处于某种亢奋状态,就像是了粉或者打了针一样,感觉非常奇妙。就像是表里分成了两个。世界,他也成了两个人,说话、做事”,与粉不同的是,他从来都未有如此清醒过,巨大的力量,他感到另一个世界的门向他打开了,远常人的力量,真理之门对了。同伴告诉他这叫做真理之门,为什么会有同伴的,这个无所谓,重要的是。他将成为人,另一个人。

    心底隐隐有一种恐惧、疲劳,告诉他他就要消失了,但这样的想法并不会持续太久。重要的是力量,那种确确实实的巨大的力量,最可惜的是唐开家里居然出了意外,他赶过去的时候唐开据说已经死了,,便宜了他,于是他跑去找了其它两个。平时他需要巴结的高傲家伙报复,将他们从卧室里抓出来,在外面残忍地杀掉了。

    还不够。爸爸妈妈和那个小兔崽子在外地,蓝樟他们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要不然的去一次蒲江,对了,去蒲江,让他们感到痛苦,其余的人,杀起来聊胜于无,但总之是一种快感,问题是,忽然有了要去做的事情,沿着长江找一个坐竹筏的叫做中村悠想的日本女人。这让他感觉有些不爽。但要去就去做吧,反正是一定要做的事情。

    他所并不知道的是,在他偶尔思想开小差的时候。身体里显现出来的,反而是一个极其清醒的人格,虽然不稳定,但是他给身体布了主要的命令,而在杀人泄愤的时候,他其实正处于某种疯魔般的浑浑噩噩的状态,身边的那名同伴,基本上也不会选在这样的时刻跟他交流。

    他们一路离开城市,不多久,在岸边现了竹筏的踪迹,看见竹筏上少年那一瞬间。小东的精神变得稳定下来,不再是那种昏昏欲睡的样子,就如同变回了正常人一般:“啊,蓝樟”身边的同伴看了看他,知道遇上了关键人物。从最开始小东就在唠叨着要找到他,唐开、蓝樟、芥末”从小东的唠叨中,他也知道了这个蓝樟的背景,孤儿院认识的人。过了几年乞丐般的生活,因为在社会上混,力气大,打架也厉害。听了几句对话,才知道中村悠想原来顺手开走了这个叫蓝樟的人的木筏。

    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小东说着,笑了起来。

    无所谓。看起来中村悠想也没有反抗能力了。同伴点了点头,这样也好,偏过头去看看,几百米外,又有一名同伴过来了。

    “美妙的感觉“只小东没有管这些,他扶了扶眼镜,深吸了一口气,朝那边走了过去,蓝锋就在前方,光芒就在前方,再走一步,月光洒下来。江面浩浩汤汤,他居高临下地望着蓝樟,蓝樟也有些疑惑地看到了他。他开心地笑了起来,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这么纯粹地笑过了。

    “嘿,蓝粹。真是偶遇啊,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念头通达了。

    念头……即将通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