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筏被偷了,三个人失去了代步的具。时间也没有氟”刚办法,只好在江边的小林子里找了块地方,将帐篷扎了起来。时间已经过了零点,平日的这个时候大抵都已经睡了,但今天生了许多事情,心情都有些波动。这方面珊瑚是最没心没肺的家伙了,事情既然解决掉,不一会儿也就陷入了瞌睡当中,蓝挥和芥末生了个小火堆,坐在江边的草地上吹风,随后聊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两人无疑是还记着从前的,孤儿院那会芥末跟着他背后跑来跑去,扎着两根小辫子,即便是女孩子,衣服也总是有些脏,有的打了补丁,孤儿院里的孩子是没什么可挑剔的,新衣服一两件,总是在过节的时候才能穿。偏过头看看。那时候的小跟班,此时已然长成了婷婷的少女,简单的衣物,却也显得整洁清澈,此时穿着轻柔的衬衫与白绸裤,抱着双膝坐在旁边的草地上,月白色的凉鞋,纤巧白暂的双足,风吹过来时,少女笑起来。头便在空气中轻柔飘动着。有时候会觉得,这些年的时间过得真快。像是魔法一般,把人吹了起来,洗如一梦。

    “有时候啊,会觉的你根本就不像以前的芥末了,我在想,不会有什么女孩子过来骗我的吧”

    “有吗?。芥末眨了眨眼睛。

    “呃,那天看见你跳舞的时候。”蓝樟笑起来,“还有你今天用那个过肩摔的时候。”

    “哈哈,,小的时候我只有一点点高。”芥末比划了一个高度。

    “应该高一点吧。

    “扎两条麻花辫。”

    “嗯。”

    “其实前两年我还扎来着,姐姐老说我土,”嗯,一起跑出去偷药给秀珍姐。”

    “呵呵。”

    “你去跟高年级同学打架的时候,我也去帮忙,然后我也被打了

    “是吧。”

    “中秋节去偷月饼。你还打我了,后来我们就分开了吧”你老是打我,不过总是我占便宜,你常被我抓出血来着”。芥末仰起头来,

    “阿粹哥哥,被爸爸妈妈接走后的这几年,其实有过很多事情,有的事,我跟你说了。有的事情没有。”她望着蓝樟,这时候,已然褪去了小时候的痕迹。柔和的嗓音中,有着几分认真,“我跟姐姐学了很多东西,空手道、手工、跳舞、瑜伽什么的。家里的人,爸爸妈妈,叔叔阿姨有很多,有对我好的,也有因为我是被收养有些反对的,在学校里也交了一些朋友,我没跟你说,那是因为,,我一直希望你把我当成以前的小芥末,可是,”总是有改变了亦,”

    她压低了声音。秀眉微微蹙起,轻如梦呓:“我惦记着孤儿院的事情,惦记小胖,惦记辣柜,惦记这些那些人,可昨天跟小东一见面,我就明白了,其实”我只是惦记以前跟阿挥哥哥你在一起的感觉而已,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不知道你跟奶奶怎么样了,后来在香港见到你,知道奶奶去世了,知道你那几年总是一个人,我有时候就要哭出来了,我觉得我一个人在过好日子。提前离开香港的那个晚上;我等在酒店门口一直找不到你。可是不能不走,我上了飞机,一个人在旁边装睡,其实是裹着毯子哭,我那时候以为,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她说着说着,就真的哭起来了,用手揩脸上的眼泪:小时候我在孤儿院,大家上的都是一个小学,可我们班,就我一个人,有几个同学老喜欢欺负我,你帮我打了他们,后来就算不叫你,我也敢跟他们打架了,但是在班上还是没什么同伴,我喜欢跟着你这里哪里跑,可要是你去做其它的事情了。不让我跟了,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们分开了这么多年,有时候我觉得,心里像是有个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她从小城市来到了大地方啊,就像是迷了路一样,然后,陌生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她自己也成了这样的陌生人,可心里的那个小女孩总是还在的,你有时候会看见她,被包围在陌生的地方,急得想要哭了,握着拳头跳一下,”

    “我想把这些年的事情都告诉你。把记忆也送你一半,然后让你把这些年的事情都告诉我。也送我一半,这样子,我们就像是从以前一直走过来一样了,就像是这些年我们一块在外面流浪一样,我在你面前,总是想要变回以前的芥末。让你一点都感觉不到这些年的变化,至少,芥末还是芥末,因为蓝粹一直都是蓝樟,姐姐也一直说我太笨了,说那是因为我太崇拜你,崇拜就崇拜了”

    “呃,崇拜蓝挥愣了楼

    “可有时候我又觉的。如果一直这样子下去,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分开的啊,那时候。也许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眼泪终于止住了,芥末将手背靠在唇边,轻轻地吸了一口气,随后笑了笑,“这次能一起出来,我很高兴,其实很久以前我就在想了,如果能跟阿粹哥哥一起去流浪一次就好了。下个学期就是高三了,我和姐姐也许会去江海的大学,到时候又要分开,阿樟哥哥,我想把这些年的事情都告诉你。”

    “小芥末已经长大了,可是她顿了顿,“一直喜欢你。”

    少女轻声说着,身体靠了过来,他可以感受到她呼出的气流,随后,柔软的双唇印了上来。微微颤抖着,似乎还带着一丝冰你制于息六螳樟不太确宝泣是不是因为自只的嘴上温度大高气二

    这个吻就那样持续了几秒钟,随后,芥末才徒然退开,两人的心跳大概都有些快。江边凉风习习,蓝挥觉得,这个时候大概得自己说点什。

    “见”

    “嗯,”

    两人几乎是同时出声,随后芥末抿了抿嘴,蓝粹抓了抓头,又是一阵沉默,最后还是芥末先出了声:“阿樟哥哥”还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吧,”

    “呃,果子狸的话,,算不算

    “,芥末总算笑了起来,像是吐出了一口气,“那个……阿樟哥哥”那个。我觉得,”她反复斟酌着语句,随后,还是用最简单也相对含蓄的说法表达了看法,“我们以后在一起吧。”说着,又往蓝樟嘴上吻了过去,这一下嘴唇用力地碰在一起,两人都有点痛。

    “那个”我以前没有跟别人做过”分开之后。芥末有些尴尬地说了一句。随后又觉得自己这样的说话有点多余,下意识地找其它话题,“呃,跟姐姐有做过,但是”但是”没把舌头伸进去,听说,呃”这句话就更多余了,反正刚才这两次就没伸舌头,据说是要伸的”阿樟哥哥会不会要求伸舌头再来一次呢。她偷偷朝对方瞧过去,只见蓝樟的脸已经红得不成样子了,想要说话也找不到语言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

    看来阿樟哥哥很内向,我要主动一点,她这样想着。两人在小时候就已经是再亲密不过的关系,重逢之后,这些年的变化成为了一种隔阂。但问题也不大,话说开了,应该就会变得自然。

    不久之后,两人躺在江边的草地七。芥末枕着蓝樟的手,琐琐碎碎的话题在说。

    “阿樟哥哥,那个……你喜欢很大的还是一般大的

    “什、行么?”

    “胸部!”芥末抿了抿嘴,“女孩子的胸部啊。”

    她几乎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蓝锋的身体僵了一僵。微微抬头,蓝樟下意识地将目光偏过来,看了她胸口一样,随后赶快闪开,呐呐地不知道该说什么。芥末咬了咬嘴唇,看似安静,其实心里也跳得跟打鼓一样,片刻,她伸手伞起蓝樟的另一只手,握住他的手掌,按在了自己跳动的胸膛上。蓝樟的手仿佛触电般的要挪开,她还用了用力,眼睛闭上,又睁开。

    时间沉默。周围安静下来,火焰哗哗啵啵的声音,江水奔腾的声音,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在这一刻都比不上那心跳的声音来的动人。这一下像是徒然打破了什么东西,五六年的光阴一跃而过,留下的痕迹被斩断了,芥末眼睛缓缓颤动着,只是轻轻握着他的手,蓝樟的心跳也渐渐平复下来。片刻,他侧过身,抱住了芥末的肩膀,芥末靠在他的胸前。那一瞬间。他们像是小的时候那勇敢的男孩与扎着麻花辫的姑娘。又是此时这对少年与少女,看似是某些青涩感情的萌芽,实际上,根却比一般的感情扎得深得多。

    “呐,阿樟哥哥,考上大学之后,我打算读金融管理的专业芥末轻声说着。“我的成绩很好,一边读书,一边勤工俭学也可以,毕业之后,可以找一份好工作,能让我们过得很好的,我们毕业后就

    “嗯

    “没事的事情可以到处走,就跟现在一样,说不定什么时候可以环游世界呢,如果有可能,想要买一艘船,就跟现在一样,现在的爸爸妈妈对我很好。以后我想要报答他们,”

    “嗯。”

    “大学的时候,一起去江海吧,到时候可以在一起”我们还有一年了,又要分开。”

    “一个暑假一个寒假会回来嘛。”

    “嗯。”

    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许久,芥末终于躺在他怀里睡着了,他躺在那儿,看着满天的星斗,随后将她抱回大帐篷里。

    凌晨一点半。完全睡不着了。

    他没有操纵能量,就那样飞上天空,让夜风猛烈地吹着身体,试图让激荡的思绪冷静下来,但一点效果都没有,这个夜晚生的事情,真是太多了,他在空中想了想,随后,决定去把竹筏找回来。

    芥末还想着船呢,那就找回来吧,无论是谁偷的,无非是开往上游和下游,那竹筏够笨重的,难操纵得要死,去上游估计是不可能了,只要往下游飞。肯定可以找得到的。

    如果是哪家农民偷走了当柴烧,看自己不把他家养的猪都给偷走!

    这样想着。他聚集起了能量,陡然间以最高的度俯冲向江面,轰的一声,在江水中溅起了巨大的浪花,夜色中,他看来就像是一艘破浪而走的高冲锋舟,紧贴着江面,冲向了水流的下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江面上。响起了少年兴奋的叫喊声!这一刻,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挡住他的去向。

    昨天弄的很累。晚上喝了咖啡在码字,但这一章比较关键,码到凌晨四点,现比较水,入不了戏,没办法很好地代入两个人的情绪里去,所以码了两千多字都干脆地删了,这时候才搞定,晚了,很抱歉。豌的加更和今天的更新我会尽量在今晚搞定。嗯,先去吃饭,吃完饭继续。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