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久户后,到外都亮着电筒灯米的别野废墟卫空。楼梯魁地悬浮在那儿,他手中拖着一条钢缆,钢缆像是串粽子一样的绑了四个人。就这样飞在几百米高的天空中。

    扔石头之前,他就过来将别墅里照顾唐开的佣人弄晕抓了出去,大门旁边小房子里的保安也抓走了,应该没有波及到其他人。从这个位置。可以看见下方的混乱以及远处山腰上小东家的别墅。他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决定离开。

    “你们知不知道,我不太确定明天新闻的头条会是什么他在夜风中跟下方的四人说着,“到底是唐家的别墅倒了呢。还是四个黑帮老大从最高的楼房上跳楼下来死掉了。呃”因为绑着钢缆,所以就算是黑帮仇杀被推下去死的吧,不过为了保证没有留下指纹,我会把你们的衣服都脱下来烧掉,”黑帮老大被人**从楼上推下去死掉,我觉的你们当头条的机会很大必,女的留下来当礼物,十二岁的女孩子也很有味道,,老实说我不太明白你们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活到现在,要不然趁还有点时间,我们大家研究一下?不要不说话嘛,你们弄的我心情很不好

    蓝樟一边说着,一边飞向了夜色中的城市,他并不知道的是,就在另一边他所放过了的黑暗别墅里,骇人的一幕,正在生着。

    鲜血、碎裂的肢体,死去的人小东站在血泊之中,舔抵着手上沾染的血液,露出了笑容。

    “死了,,你们这些看不起我的人,,该死,全都该死,那两个只知道钱的人”对了,要先杀掉那个小兔崽子,然后再慢慢地杀掉他们。为什么,,不把我当成你们的儿子,我难道不够好么,,唐开,还有那些人”我每天要笑着对待你们吗?你们是什么东西,芥末,我也会的到你,还有蓝樟”觉得自己很能打吗,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力量,哈哈哈哈,,哈哈”

    “没错,就是这样耳边,仿佛有一个灵魂在低声诉说着,“你不再是普通人了,你能越一切,报复他们。一切曾对你不好的,都要受到惩罚

    月光清冷,窗外,六条御息悬浮在空中,静静地看着他。并不是多么重要的寄生体,她也只是顺手过来帮帮忙,否则,大概就会因为寄生的不稳定而成为怪物了吧。

    方才附近山上的那一下剧烈的震动引起了她的注意,难道是有利害的进化者在这边战斗么?其他人都已经派出去追杀中村悠想了,那女人力量还行,但无法对自己造成太大的威胁,只是怕她联系上界碑,到时候,第三劫的消息,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五冥、八法、七印、十劫,这是真理之门的最高奥秘所在,本以为这里的人无法理解才送出来,但现在看来。他们也已经开始了解这些东西了。十年前叫做蓝蓦的那个人居然镇压下了第七印,九七年在香港的那次大战,将异能者的大范围战斗隔绝在普通人之外,或许界碑已经掌握了一定这方面的技术了,如果再让他们得到空愚劫,或许又会让他们的研究进一大步,虽然理论上这些人根本无法镇压下这些东西,蓝蓦也已经死了,可是谁知道呢,,

    不过,就算离开中国,在哪里也都是一样,第三劫必定会成为大家抢夺的对象。可惜,十劫主混乱、无序。自己现在也掌握不了空愚劫的力量,甚至连从何处入手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干脆把界碑的人引过来,在战斗中作出突…

    她这样想着,一时间没能做出决定,也无心再看里面那孩子的丑态。转身离开了这里,,

    将撕下来的衣物烧成了灰烬,随后将四个被脱光了或在大骂或在求饶的男人从最高的大楼上扔了下去,看着他们在地上摔死了,然后才慢慢悠悠地飞回去,感觉,,其实也没什么感觉,

    那是该死的人,他在做该做的事情,这一点母庸置疑,如果说有什么需要反省的,,呃,其实把这四个人在原地干掉就行了,不用拉到大楼上来扔,钢缆也绑得不够紧,有一个家伙还把钢缆挣脱了,往别墅那边跑,如果真让他逃掉或者拿出什么东西来反击,自己岂不是变成了连续剧里的大反派?当时的确是没把这四个人当一回事了。

    吸取教刮吸取教,当当当当,升级了!

    心中想着这样无聊的事情,随即又有其它的忧虑。自己跟唐开晚上才打过一架,很多人都知道的,警察如果调查起来,唐开家没隔几个小时就莫名其妙地被砸了,四个黑帮的呢,也是在唐家门口被抓走的,有些事情看起来很离奇,慌赏沾事情结合起来,肯定会找自只和芥末、珊瑚回尖问话哦;、时候,警察应该已经在往唐家那边赶了”

    得早点走。等回到了蒲江,将珊瑚送回信城。如果有人要调查,芥末的叔叔就是副局长,珊瑚那边如果查过去,背景更深,按照珊瑚说的事情,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经过中央恐怕都查不下去,自己是无所谓的,买的是假身份证,在信城叫谢宝树,公安局也没有备案,如果明天就开始查。很可能先查到芥末或者珊瑚的家里。只要往珊瑚家那边一打听,,

    他想到这里。不由得愣了一愣。出事了。

    珊瑚家里的人就是研究异能的,以前就知道自己的事情。这样查下去,警察很可能会停下来,但谢爸爸谢妈妈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喜欢滥杀无辜的异能者。找界碑的人来抓自己呢?呃,回去之后找珊瑚商量先,对了,把唐开他们几个人在别墅里说的关于珊瑚的坏话告诉她一部分,再通过珊瑚说给她爸爸妈妈听,,不过他们都是有主见的大人了。说不定会看破自己这点小聪明,还是觉得自己是个坏蛋,唉,,

    他这辈子就是异能是最大的秘密,一直小心翼翼当成宝一样藏着,也仅有珊瑚、芥末这一两个人称得上是朋友,想到异能的事情根本瞒不住,自己还有可能被珊瑚的家人认为是坏蛋,不由的心头郁闷。一路飞回去宾馆,临近三楼房间窗台的时候,徒然现里面亮着灯光,才把他吓了一跳,探头看看,却是芥末一脸忧虑地坐在他的床上,也不知道现他失踪了多久。

    前些天住宾馆为了节省钱订的都是双人间,他一张床,珊瑚和芥末一张床,今天为了出去方便,才跟珊瑚一块瞎掰了一些借口要了两个。单间,想不到芥末会跑到他这边来。他想了想。在附近的街道降落,随后买了些吃的东西,一边吃一边回去,打开房间门时,对芥末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呃,那个,,我有点睡不着,所以出去走走,顺便买点吃的东西。你要不”

    “阿樟哥哥你也在担心吧?”芥末笑了笑,随后再次露出了忧虑的神色,“我总觉得那个唐开不是什么好人小东现在也变成那个样子了,你说他们会不会通过警察来找我们,或者其它的事情”卢州又不大,一个。晚上的时间,说不定明天就不好走了

    伙,这下就简单了。蓝挥正愁怎么说呢,当即点头附和,表示自己也是因为这个睡不着,于是几分钟之后,两人已经收拾起了行李,随后去叫醒珊瑚。珊瑚迷迷糊糊地起床,待到出了宾馆,坐在蓝粹背后的大箱子上。就变得精神抖擞起来,趴在蓝粹耳边问情况,蓝粹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然后又说了自己忧虑的事情。小女孩挥挥手,拿出一个小电话本。悄悄地说话。

    “没事的。刚才趁着芥末姐出去,我特地找了找电话,距离我们最近的是我的一个小姑姑,人可好了,正好就在临近的城市,我打电话的时候哭着跟她说被流氓盯上了。很害怕,然后挂掉了,过了几分钟才又打回去,告诉她没事了,她问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告诉他在这边得罪了一个叫唐开的家伙,还告诉她唐家很厉害的样子,嘿嘿,她肯定会打电话转告爸爸妈妈的

    “亲姑姑啊?不会又是什么科学家吧,你这样骗她能骗过去?”

    “不是亲的。是认的,也不是科学家,家里是开玩具店的,我们见面不多,不过很疼我的,还很漂亮,呵呵,”嗯,如果不是这件事我也不想打搅她”回去以后我先要找叔叔他们哭。说我遇上幼童癖的变态了,然后那个唐开把我的衣服都撕破了,嗯,就这样”

    “别让人太担心就要,”

    蓝樟抓了抓头,开始忧虑珊瑚的父母会不会认为自己没有保护好珊瑚。不久之后。三人离开了城术,去到停靠竹筏的地方,黑暗的大江边,水势奔涌。浩浩汤汤,三人却傻了眼。

    “耶?我们的船呢

    “不会吧?这个也有人偷?。

    “找销地方了?”

    “不会啊。绳子好像被砍断了

    真没有公德心!”

    三个人愣在那里,面面相觑,,

    ,

    同一时刻。距离卢州几十公里外的一条公路上,一辆小型的白色箱式货车正在道路飞快地奔驰着,车辆后方的货箱壁上有着许多漂亮而富有个性的动漫图案,这大概是一家玩具店的运货车,因为动漫图案间的五个大字分明写着“恶魔玩具店。”这样的一个名字,如果玩具也够

    的旧,迅必会很妥外千叛详期的孩午们的欢

    驾驶座上是一个长齐肩,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慵懒而知性的女人。大概二十六七岁的年纪,头的末梢稍稍卷起,成熟而独立的味道。一边看似悠闲地开车,她一边伸手拿起旁边座位上正在响的手机,有些懊恼地按下了通话键。

    “喂,我是于潇雪,,嗯,是啊,大姐没跟你说吗?嗯,,珊瑚她的确打过第二通电话给我,说没事了,,拜托,各位领导,大姐都打了电话了,你们就不用一个个再来跟我确认了好吧,,我正往卢州赶呢。一定让那个不带眼识人敢动小珊瑚的家伙不得好死,好了好了,落在我手上的下场你早就知道了。珊瑚那边我也会看好,行了吧,嗯,不会出大问题的,不过我只会打人,权力一点没有,那个唐家家里怎么样啊?你们帮忙打一下啦,有当官的双轨一下,经商的话叫点人去查偷税漏税什么的,,反正这是你们的事情。好了,我挂了

    早知道不该急匆匆打电话给大姐的”名叫于潇雪的女子心中后悔地想着。珊瑚的那通电话转过去。也不知道大姐那边急成了什么样子。估计几分钟内又打了好多个”把谢家能动用的最可靠的关系都叫齐了。几分钟之后珊瑚报平安的电话打过来。那边已经跟连锁反应一样已经压都压不住了,结果每个人还要打个电话过来问问,自己一个散人。平时可接不到这么多大人物的问候,这时候挂电话都挂到手软”

    此时身在卢州的珊瑚恐怕也不知道自己一个电话能带动如此巨大的牵连。这时候一个电话挂完,另一个电话又响起来,几分钟后,她正在接电话,徒然被道路侧前方不远处的一道身影所吸引了目光,在距离道路十几米外的阴影区域,那是一道高挑的女子身影,头是金黄色的。

    在这样的地方看见外国人的机会并不多,更重要的是,那道身影,她似乎认识。

    小车在片刻间就过了那人,继续向前。女子那慵懒的目光微微眯了眯。开始变得尖锐,回想那金女子的身影,她拿出一个望远镜,开始朝道路两侧黑暗的区域望过去,一边是农田与树林,另一边的几百米外。就是滚滚长江。

    大概十几分钟后,她确定了情况。主动拨通了另一个电话,用的是另一个名字。

    “永(叭凹)素墨,密码二零八皿,接国安二十一局”

    几秒钟后,那边接通了:“我现在在卢”公路大概五十二公里的位置。正在赶往卢州。现情况,目击真理之门有组织行动,另外,现黯淡王庭三美神之一的梅斯塔利亚,,不是以正规途径入境的吗?好。我会先去卢州看看情况,,拜了小美。下次去看你”

    挂了电话,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油门踩到最大,她直接放开了方向盘。左手抽出一把匕,右手往刀锋握了上去。刷的一下,鲜血随着右手的徒然一甩。朝后方洒了出去。

    驾驶座后方的车厢里,上上下下摆放的都是各种各样的玩具,以大大小小的模型占绝大多数,此时有三分之一都染上了斑斑点点的血迹。几秒钟后,就在这奔驰的货车车厢里,响起了细微的“咔咔,,嚓办,的声响。第一声、第二声,随后逐渐仿佛蚂蚁啃大树一般的声响混杂在一起,那些染血的玩具模型开始从架子上站起来,原始人、特种兵、战士、变形金网、忍者”等等等等,随后,女人的身体朝后弯了一下,拉起车辆地板上的一个金属盖子。下方的箱子里,装着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有药水的瓶子、各种锋利的小刀小剑,锐利的丝线。排除下方显现出来的一些常人用的手榴弹,这些东西看起来就像走过家家酒的玩具,然而当架子上那能活动的玩具模型如同军队一般的跳下来。一窝蜂的争抢着箱子里的刀剑,打开药水瓶在刀剑上涂上古怪的药水,甚至有的如同敢死队一般的抱起了跟它一样大小的手榴弹,整个车厢里生的这一幕,就形成了无比强大而诡异的冲击力,令人不可置信。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夜幕低垂,女人低声哼唱着犹如教会唱诗班一样的咏叹调的曲子,后方是“咔咔嚓嚓咔咔嚓嚓”无数小生命的活动声,小车朝卢州的方向飞驰而去,

    虽然晚了点,但是这章有接近五千字,大家原谅我了吧。

    还没到昵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