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尖杀人啊我正好也要去,块听见这样的说话,四个混黑道的才终于意识到眼前少年有些不寻常,那老秦吐出一口烟圈,笑了出来:“看起来这后生真的有两把刷子的样子。”    “是啊老田也笑了笑,随后招呼前方的手下,“那就让他了解一下这个世界吧。出手轻点,别打死了。”

    走在前方那人点了点头,望望稍微落后自己半步的同伴,刀子在手上转了几圈,随后伸出了舌头,在刀锋上舔了一下。这时候已经走到了蓝粹身前:“你最好有点实力,我可不想一下子就打死你”。

    突兀的声响。几乎就在那人停下脚步的一瞬间。后方的三人还在笑,老秦和老田各自抽着烟,话音落下,脚步停止,然后,鲜血就飓了出去,点点滴滴浓稠的血液射出几米远,在老秦那还带着笑容的脸上洒了一条,还有几滴射在了老田的手背上,像是火焰一般的烫伤了他。

    那人的身体。前一刻还是站得好好的,几乎眨眼的瞬间,就已经横着飞起在空中,呼啸旋转,那一拳真是太快,太干脆。太突兀,力量也太大了,以至于他在空中变成陀螺的场景与上一刻的静止画面形成了无比强烈的反差。与鲜血一同飞射出去的,还有被打散的牙齿,四散

    “那你们就要死,了!”

    身体被遭到打击的头部拉扯着,掉落地面。轰隆隆的滚出了好几米。卷起了些许烟尘。不过一秒钟的时间。少年的脸被他挡住,干脆地给了一拳,少年的脸再次出现,带着冷冷的说话声,直接举步朝前走。

    后方的老秦当老田就仿佛被血烫伤一般的愣了一下,随后是下意识的后退,前方另一名手下拔刀就冲了上来,他出刀的度极快,只为了将这少年逼开,然而刀子一捅出去,就被少年连他的手一块抓住,抓得紧紧的,被铁钳箍住一般的尖锐痛楚出现在了握刀的右手上,少年一巴掌就打了过来。他下意识地用另一只手去挡。但没能挡住,耳光声“啪”的响了起来,他整个身体都剧烈地晃动了一下,眼前的视野开始失去焦距,脑袋嗡嗡嗡的响。

    蓝樟以前也这样打人,那不过是在打林强的时候,用的是一般的力量,此时却近乎全力出手。这人也是可以称得上刀口舔血混江湖的人,然而只是一巴掌下去,他的脸上就已经红了一片。第二巴掌重重打下去,已经血肉模糊了,鼻孔、口腔、耳朵乃至眼睛都开始流出血来。三巴掌过后,蓝粹放开他,他就那样到在了地上。半边脸上血肉模糊的一片,持办的右手也已经完全不成样子了,整只手掌的骨头都已经完全粉碎性骨折。连同那匕的刀柄,都已经被捏的扭曲。

    两名老大几乎在第一巴掌下去的时候,就已经转身跑了,老秦以最快的度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位,老田拉后座车门拉了好几下才打开,回过头看时,双手是血的少年已经放开了人,冷冷地看着他,然后,就徒然间到了眼前。

    老田的身体轰的一声撞在了门上,将后座的车门撞得再度关闭,甚至整俩小车都轰隆动了一下,老秦这时候可顾不得同伴,徒然踩下了油门小车还未驶出去。旁边的挡风玻璃被一拳打烂。少年在车门外抓住他的胸口,将他从驾驶座上硬生生地拉了出来。轰的扔出了好几米外。

    平衡还没有恢复,视野被摔得有些模糊,那老秦从地上微微地抬起头,路灯下,少年站在那儿,有些苦恼地举起自己沾满了鲜血的双手,握紧又放开、握紧又放开,随后,他一脚踩住了老田的胸口,手上哗哗两下,将老田衣服上的两只口袋撕了下来,用口袋包住双手手掌,走到小车后方,硬生生的将后尾箱拉开了,他看了一会儿,俯身从里面拿出了一大卷用来拉车的细钢缆。

    几分钟后,被钢缆绑在道路旁树干上的四个人,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少年以惊人的度飞上了夜空,消失不见,大概几分钟后。他毛又回来了,走到才才那一堆大石头的旁边,举起了一颗近吨重的石头,缓缓的,飞上夜空。

    甚至没有一百米远,唐家的别墅二楼,唐开的卧室窗口还亮着灯,那灯光,仿佛近在眼前。唐开坐在床上,过得好久。才无聊地朝窗外看了一吧,

    ,”

    “怪物、怪物

    大树旁边绑着四个人,老秦和老田都在用力挣扎着,或许是死亡的或许是眼前出离了现实的景干论如何,成功者琳丽孙自值得称道的品性,坚忍不拔、永不放弃之类的,两个人或许当不得这些褒义的称赞,但总之,不到临死之前,他们都愿意尽量去做那垂死一搏。

    钢缆绑人,其实并不如绳子好用,蓝棹方才邦得随意,其实也多有疏漏,此时,老田就在呼吸急促地拼命用力:“我快出来了、我快出来了,,啊他用力的,低声的叫喊,随后终于出来了一只手,手腕已经被他挣扎得血肉模糊,回过身。他将另一只手拔了出来,似乎在犹豫地该逃跑还是该救同伴,下一刻,老秦低声喊了起来:“跑不掉的、下山太久了,跑不掉的,,那种怪物nbsp;nbsp;,快去唐家,唐家有枪,快点去老田愣了愣,一咬牙就朝唐家别墅那边冲了过去。

    狼狈而飞快的奔跑。抬头看看,天上一时间找不到那怪物的身影,不知道怪物要干什么,随后,他几乎是用力撞在了唐家别墅铁门的门铃上,门打不开,旁边保安应该在的小房间里也没有任何人,他用力地攀过去,旁边二楼的窗口。唐开疑惑地掀开了窗帘,看见了盘门而入的男人,两人的目光,交错了一瞬,谁也没来得及开口,那几乎是最后的一瞬间。

    有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

    接着,一切都被淹没在震动与冲击里。

    光芒眨了一下。就好像在看一部老旧的电视机,不清晰的、带有雪花点的画面,突然失去了声音,画面像眨眼一样黑一下、震动。然后,雪花冲击过来了,老田的身体撞在了铁门上,视野之中,整栋别墅在他的眼前塌陷。

    无法言喻的震动、巨响,爆炸的光,在光芒与黑暗间或膨胀或扭曲的外墙,砖的碎片开始飞出来,这不是纸质的房屋,也不是电脑特技,在人们的常识中这种几乎半永久性建筑在近距离陡然生无比巨大的变化,那种视觉的冲击力是无与伦比的,气流在周围变得狂暴,门板像纸一样的往外飞。玻璃化作了碎片,爆炸的火焰、闪过的电光,别墅是从中央四陷下去的。外墙像是气球一样的鼓了一下,断裂、崩塌,有的东西往天上飞。有的东西被吸回去,电线断了,火花四溅,在空中疯狂挥动像是美杜莎那乱舞的蛇,不远处的一根电线杆朝别墅这边倒过来,砸烂了别墅外面的围墙,每一片射过来的碎屑都像是子弹,无数的东西落在身边。砸在铁门上,颤抖不断。

    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十多秒,他分不清楚时间了,只是瘫在门边,看着这一切从静止变的狂暴,又从狂暴缓缓平息,尘埃升了起来,扑在他的身上,点点的火焰,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浑浑噩噩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在一片尘埃里走。

    不久前还修建得华美的别墅,这时候已经是废墟了,火光是斑斑点点的从废墟里烧起来,远处有几堵残缺的外墙还立在那儿。他在灰尘里看着这一却,浑身都是细小的伤口,鲜血,也都被灰尘裹了起来,痛楚已经感觉不到了,思绪运转也有些不畅,过不多久,他居然听到了有人的呻吟声。

    就在不远处的废墟边。有一道身影在缓缓地挣扎,那是唐开,他的浑身也是鲜血与灰尘,大概是爆炸的冲击波将他冲了出来,但整个下半身也被到塌的墙壁压住了。迷迷糊糊地在地上叫,老田花了好长时间,才确定是他。

    下一刻,一道身影徒然从天上冲了下来,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举起来,按在了别墅的外墙上,蓝锋一边举着他,一边回头看了看,四处都是扬起的灰尘,别墅侧面有一栋小楼,是给保安和佣人住的地方,这时候,隐隐约约亮起了手电筒的光,大概都在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吧。

    然后,唐弄在地上看见了他,两人对望了几秒钟,也不知道唐开有没有反应过来,有没有弄清楚眼前这一幕到底是什么。蓝粹错愕地偏了偏头。

    “阿嘞?你看见我了?。

    这时候他右手举着老田,左手轻轻地抬了抬,陡然冉。废墟中原本细小的火苗呼啸而起。朝这边蔓延过来,随后,巨大的爆炸将半个身子被埋在废墟中男子淹没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