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我……滚啊!” 床上的唐开说了这句话之后小东的心中陡然凉了下去,与唐开的友谊对于他来说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或者说对于他如今的家里人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而这意义又化作利益返回到他的身上,归根结底,他是个孤儿。

    如今的父母当初为何选择收养他,如今已经记不清了,或许是因为当时的他格外乖巧懂事还是怎么的吧,这是父母曾经说给他听的理由

    姑且当他们是纯心敷衍,随口说说。他被收养的时候已经懂事了,他看见了以前在孤儿院完全看不到的繁华,享受不到的人生,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产生了异常的恐惧。

    不想再回到孤儿院,不想再过那样贫穷的人生,但他并非是从婴儿时期就是被收养来的,他甚至恨自己带有孤儿院的那段记忆。这样的记忆让他知道。他永远也不是如今父母的亲生儿子,他们之间永远有一道隔阂。而这样的隔阂,在父母终于生下了一个弟弟之后,变成了裂缝。

    父母在疏远他。这也是人之常情,收养的总是不如亲生的,遗产继承不到那也是肯定的了,但他恐惧的是,有一天他会完完全全地失去目前的这种生活,变得一文不值,甚至连可以回去的孤儿院都不再有。在这样的情况下。唐开的家世,无疑成了他的一根救命稻草。

    唐家事业做的很大,与唐开熟识之后,他帮着家里搞定了几单生意,连带着自己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这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机会,如果这段友谊可以延续下去,将来他甚至可以自立门户。不再依靠任何人。这样的恐惧与希望的促使下,他什么都愿意去做。哪怕是,曾经在孤儿院里的同伴。

    他也喜欢芥末。特别是在隔了这么多年,发现芥末已经变成了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之后。会有喜欢的情绪是正常的。然而只有真正的利益是实际的,当他发现唐开对芥末感兴趣的时候,他就做好了决定,要让他得到芥末,最好用的还是不怎么光彩的手段。怎样的友谊是最长久的?就是彼此都有利益牵扯的友谊,纯粹的吹捧几下,酒肉朋友怎么可能牢固,只有用的手段不那么光彩的时候。自己在其中凸显的作用,才显得重要。

    临近午夜,他回到了家,知道一切都完了。

    唐开的怒骂声似乎还在耳边:“我有没有说过非要上那个女人不可?有没有?是你在这里要搞出这么多的事情来!还出什么项链的馊主意!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你做的!是不是!拜托你有点脑子!还叫警察,我都说过那种话了你现在还叫警察!那么多人在场,以后他们要怎么说我!还叫警察干什么?我那么想上那个女人吗?那些女明星啊、女模特啊哪一个不是排队等着我上!我精虫上脑我泡不到妞啊?滚!”

    都是白痴、畜生!坐在黑暗的客厅里,他将身体陷入沙发,有些绝望地想着。

    自己无能,追不到芥末,打也打不过人,冲我发火,”整天眼高于顶,趾高气扬的样子。如果不是为了钱,哪个女人会看上你啊。还不叫警察,只知道要面子,如果不是你自己想要节外生枝,多羞辱一下那个蓝粹,怎么会出这样的问题,只要警察过幕,把他抓进去,人证物证都在,芥末还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芥末也是一样。他家里这么有钱,有什么可挑剔的。扮矜持,知不知道这样的机会是稍纵即逝的,幸福的机会啊,,蓝樟,太可恨了,以前就是一样,表现的比谁都勇敢,吸引大家的眼球,做个正直的人,哈,正直你妈啊,假清高,捡破烂,当乞丐,那样的日子过得很开心吗?

    为什么会这样?那两个人也是,从来都没有把我当成过亲生儿子,我有唐开的关系了,就对我好一点,就是为了钱钱钱,还有那个小兔崽子,如果他没有被生出来,,如果他死了,,就好了,”

    统统都该死。你们这些人,怎么会明白过那种日子的痛苦?凭什么我生出来就得是在孤儿院?凭什么,,

    他正这样想着。忽然有人开了客厅的灯,那是在家里做佣人的大婶,看见躺在沙发上的小东,那大婶愣了愣:“呃。小东你在啊,怎么不开灯,”

    “把灯关上”他红着眼睛,徒然大吼了一声。那边错愕了半晌,方才关了灯。这些人也是,没有一个是把自己当成少爷,当成继承人的,全都不把自己当一回事,暗地里都在看我的笑话吧,

    四周回归了暗黑,然而方才亮度太大,周围的影响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沙发、茶几、电视机、沙发上放着果盘,很多水果,旁边那一小串桑甚,子好鲜艳,到了众个时候。似乎怀清晰地映在眼

    他将手伸了过去。拿起来,扔到了嘴里,吃掉了。

    黑暗的客厅里。大婶的身影正在走向一边,他站了起来,往另一边过去。快走到楼梯边的时候,徒然站在了那里。

    方才响起的脚步声,还没上楼,忽然间停住,走到门边的大婶疑惑地回过头来看了一下,只见东就那样站了一阵,随后忽然抬起手,按在了胸口上。

    “嗬”,哈哈

    很痛苦很艰难的呼吸声,他浑身颤抖起来,缓缓跪向了地面,随后,肩膀和头都挨在了地板上,用额头在地板上狠狠撞了一下。

    “哈”哈哈”咯咯咯咯”牙关打战的声音。

    “你怎么了”

    大婶走到了这边,慌张地说话,他微微地抬起了头,看自己的双手,黑暗中只能看清楚手的轮靡,此时此刻,它在不断地欺负变动着,膨胀、收缩。仿佛有无数只虫子爬进了身体。正伴随着嚓嚓嚓嚓的咀嚼声,吞噬着他的一切。

    黑暗的别墅间。客厅的灯光徒然亮了,随后,传出了恐怖的喊叫声,撕裂夜空。

    “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距离这边不远。山脚下清冷的道路上,名叫六条御息的中年女人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朝这边山上望了过来,片刻,确定了这边的情况。

    “悄,扛东西”找到合适的寄主了”

    ,”

    同一时刻,唐家别墅,唐开的卧室里,唐开正向人说着事情。

    “就是这样。一个叫蓝樟,一个叫郭紫莉。还有一个叫谢珊瑚的光头小女孩,应该很好找,秦叔叔,田叔叔,拜托你们了。”

    被唐开称作秦叔叔和田叔叔的是坐在窗前凳子上的两名中年男子,另外还有两个人站在他们身后,被这样拜托之后,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朝身后的跟班看了看:“记住了?回去就叫人查”随后回过头来,“放心吧,唐家侄子,听说你出了这个事,我和你田家叔叔就过来了,只要他们不是今晚就坐飞机跑,我保证,他们怎么都走不掉

    “再位叔叔也要叫手下的人当心一点,那个姓蓝的,恐怕很能

    “能打,哈哈!”两人对望了一眼,都笑了起来,“阿开,这个就别怪叔叔倚老卖老了,很多人都有练武什么的,以为强健体魄啊,下手狠一点就是能打了,真正能打的人,可远不止这样的,你可是没见到过呢,下次如果有机会,带你见识一下,我那边啊。好几个是真正特种兵退役的

    “唐家侄子。打架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只要在卢州。这个没什么好想的。你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放心,我保证那个姓蓝的不会好受,至于两个女的,就留着给等阿开你伤好的时候当礼物了,呃”不过听说一个才十二岁?”

    “十二岁也有十二岁的味道嘛,老田,你就不懂了是不是?哈哈哈哈,”

    “哈哈,”

    只,”谢谢秦叔叔田叔叔。”

    房间里的五个人笑得开心,并没有人发现,就在唐开床边的窗户外,有一只眼睛正在朝里面望进来。蓝樟侧身站在别墅外的空中,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之后,当四个人告辞离开别墅,他也就朝来时的道路上飞了过去,决定做做好事,省省他们宝贵的时间。

    于是,小车缓缓驶出了别墅,还没有到五十米,车内的四人,就赫然发现了他们的目标。

    “不会吧,是不是啊?”车开得不快,副驾驶座上的老秦拿着还算清晰的闭路电视照片在看,然后,就发现了路边正围着几块大石头转的少年,路灯下。样貌直接对上了。

    小车停下,四个人都有些好笑地走了出来,十几米外,那少年偶尔拿手指敲敲身前的石头,偶尔还拿手推了推,两若跟班拿出了身上的刀子,老秦递给老田一根烟,随后为他点上:“你说这家伙”

    他的话才网出口。正背对着这边的少年忽然也说起了话来:“你们觉得哪块石头比较好?”

    “见”

    察觉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前方的两人迟疑了一下,两位老大也拿着烟,皱起了眉头。随后,那少年回过了头来,淡淡的笑了笑。

    “晚上,去杀人啊?我正好也要去,一块啊。”

    汤票就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