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出唐家的别野时,二个人神煮火异,落樟沉思,芥末珊瑚不爽。

    “太夸张了吧。阿樟哥哥你怎么

    “呃,我小时候打架就很厉害了,后来一直流浪啊,打架的事情也有过啊,我的力气又大,你知道的”

    “还是觉得太夸张了,不可能。”芥末摇头不信,“阿樟哥哥你不会是流浪那几年的到什么武林高手的真传了吧。一定是的对不对

    “呵呵,呵呵”

    尽量做了解释,但这理由唬不住聪明人,蓝梓也只能打个哈哈过去,好在芥末也不是多做纠缠的人。方才在别墅外的那一拳看起来非常厉害,蓝梓一拳将人打飞,威势惊人,若真是单纯的力量,这一拳过去,人的脖子恐怕都会直接断掉,但蓝锋没能做到这一步,这一拳出去的时候带动了能量,基本是将人吹走的,虽然唐开已经遍体鳞伤,但也只是皮外伤,并不严重,甚至没有到达要叫警察的程度。为了这个,珊瑚很不满意,扭头生闷气,好半晌才说话。

    “我不接受!蓝梓你下手太轻了,那种人至少要打到残废才行。又不是看不出去。他们根本就是要栽赃,一旦时了警察,蓝梓你会被抓起来,到时候甚至判刑关起来,我和芥末姐在外面能怎么办?他一定会乱七八糟的要挟芥末姐的。

    这是要毁人一辈子的事情,我不能接受放过他!”

    “我也不接受。”蓝粹低声说了一句,随后有些苦恼地抓头:“可是能怎么样呢。如果真的把人打死了,我们接下来就不用走了,大家都很麻烦啊。”

    芥末在一旁点了点头,叹一口气:“是啊。我们出门在外,没办法的,珊瑚别生气啦”我只是很气小东变成了那个样子。”

    珊瑚不再说话。只是“哼”的一声扭过了头,蓝梓冲芥末无奈地笑笑,将珊瑚拉到一边:“别生气啦。”

    “就气,大不了我打电话给爸爸妈妈和爷爷,再给我家里的叔叔伯伯,说我在外面受了欺负,打死他又怎么样,如果我们是一般人。你的一辈子也没了,芥末姐的一辈子也完了,这些人就是这么欺负人的,跟谋杀一个样

    “我也知道啊。不过总不能在芥末面前乱来吧,而且惊动警察了总是很麻烦”我可不会这么算完,珊瑚你看,我想过了,晚上拿颗石头,从他的卧室上面扔下去,一次砸穿三层,如果砸不中。就算他走运吧,”

    “呃,”珊瑚微微一愣,随后便高兴起来,“不行不行,不要砸卧室,你看看,他家的别墅结构,基本是圆形的,中央有一根主立柱。然后房梁的位置我也看过,这样这样

    她用手掌比划着:“呐,中间稍微偏左一点点。从我这里看过去,他家的大厅你记不记得,就是靠后面的那根梁。上面做了浮雕和彩灯的,主要的立柱就在酒柜的那个角,你找颗最大的石头,今天晚上风应该不大,对准位置扔下去,只要能一起砸中,应该会引起连锁反应,我保证这栋别墅就立囊成为历史,最多外围的墙壁能保住,让它跟古罗马斗兽场一样

    “会不会啊?这个别墅这么大

    “一定可以的。你要相信我!”

    两人蹲在路边。对着那别墅比划小来比划,去。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芥末站在不远处看着说悄悄话的两人,过了一会儿才走过去,蹲在两人身边:“好了,说完了没?”

    “好了!”珊瑚笑着从地上跳起来,“我不生气了,芥末姐你好漂亮,以后给我当童养媳吧。”她抱住芥末重重地亲了一口,蹦蹦跳跳地走了,芥末微微一愣,随后与蓝梓一同笑了起来。

    “对了,我们的东西还在小东家,现在怎么办啊?”

    “一起去拿吧。我才不信他敢扣我们的行李,何况他还没回家呢。”蓝粹摇了摇头。“然后我们再去找个宾馆,先住下在说。”

    “是不是直接离开这里比较好?”芥末有些担心,“说不定他们会报复,或者报警什么的。”

    尔会的,我就不信了”蓝锋想了想,随后还是决定先住下,“今天都很累了,先住下吧,在竹筏上睡觉不太舒服的,明天早上再走,没事的。”

    先住下了,晚上才能去扔石头,如果坐竹筏走。今晚大概就抽不出空了”

    同样的时刻,位于卢州城郊的一片树林里。传出了隐约的枪声,有四个人正在飞快的奔跑着,这四人分别是两男两女。身上大都带了伤,其中一名穿黑色运动衫的年轻女子大概是四人中为的,或是最重要的一位,她大概二十出头,与明素心差不多的年纪,处于的是被其余三人保护的地位,两名男子一为三十多岁接近四十岁的中年,另一人大概有五六十岁了,一头白,但奔跑依然矫捷,至于另一名女子,看来比为的女子甚至还小上几岁,她的肩上和背后都受了很严重的伤,血肉模糊,大概就是芥末的年纪,但的眼神之中,却充满了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与戾气。

    后方有人在追赶他们,他们也偶尔回头开枪,但四野漆黑,双方都未有进入对方的视野。四人急促的交谈中,可以听出他们所用的语言并非中文,而是日语。

    “老师请从左边先行离开!”这是为那女子对四人中的老者说的话。然而被对方直接拒绝了。

    “不行,我必须保证悠想小姐你安全回弃!”

    “这次的行动失败,我们务必保证一个人的存活。将这件事通知界碑,出之前哥哥就曾经说过,五冥八法七印十劫是真理之门最高的秘密,第三劫的出现。如果我们得不到,掌握在界碑的手里总比落在真理之门的人手上好,老师你是最有希望把消息传出去的”

    尔行,必须保证悠想小姐你的安全。”

    “这是命令!”

    “这样的时候,我不接受。”

    老人一边飞奔跑,一边说话,徒然间,前方一道身影闪了出来,在半空中化为三道黑影,身上带着重伤的少女突然扑了出去,左手在半空中开了一枪,右手从腰间拔出一把匕,猛地朝眼前的黑影劈出去。

    另一边,为的女子脚步未停,微一眨眼:“中间那个是真的”旁边的树枝上突然冒出了重重藤蔓,将那人的四肢刷刷刷的裹了起来,里面奔来的老者刷剔出一道刀光,已经径直冲了过去,将那黑影劈成了两半婷刁,一小时,另一边的中年男子连续朝前方开了三枪,而在那黑暗的前方,有什么东西刷的射了过来。目标直指那重伤的少女,而少女的身体正在刚刚落地的跳起状态。

    半空中,少女的身体似乎化作了无数飞散的蝙蝠,然而下一刻,她的身体还走出现了,被飞来的长长木条刺穿,往后到飞了十几米,被钉在一棵树的上面。接着,生了巨大的爆炸。

    “阿市!”

    为女子的叫喊声中,后方无数的木刺飞散,射向四面八方,老人突然大喝一声,双手一挥,无形的屏障将射向这边的木刺完全挡了下来,他刷的一下停住了脚步,一只手操起冲锋枪,朝着前方的黑暗疯狂扫射着,子弹射出的光芒里,隐约有一道身影悬浮在半空中,子弹怎么射都不消失,随后。淡淡的光亮起来,前方的身影清晰了。

    那是一名长几乎到了脚跟的中年女人,悬停在距离地面半米高的地方,身体像是半透明的水,子弹穿过居然没有对她造成丝毫损害,一头长就如同水草般的在空中游动着,仿佛有生命的物体,她的手上举着一团幽幽的光。直到老者的子弹射完,她都未曾有过丝毫的移动,三人此时都已经停了下来,被称为悠想女子双手一张。整个树林里的树木、地面前似乎在颤抖,蠢蠢欲动起来。口中说出了前方女人的名字。

    “六条御息!”

    “幻想具现名叫六条御息的半透明女人朝四周望了望,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他们对你的评价很高,中村悠想,幻想具现的力量的确可以无视状态对我造成伤害,但你真的太弱了,一年多以前我曾经见过一个姓谢的女孩子。比你的年纪还她的幻想具现,甚至只表现出单纯的破坏力就可以让我感觉到死的威胁,这样弱小的你。来的真不是时候”

    “快走。”不理会对方的说话,老者低声说了一句,“北条,保护悠想小姐离开。

    “离开?哈哈哈哈”六条御息笑了起来,“为什么要走?你们不是想要我身上的空愚劫吗?你们也知道五冥、八法、七印、十劫是凌驾于你们这些进化者之上的根本力量,想要就来拿啊,只要我融合之后,一定不会放过你们极轮社的,怎么样,现在拼一拼,还有机

    “你可以走出中国再说吧。”老人死死地盯着她。

    “走出中国?你的意思是你们要通知界碑吗?”对方摇着头,“之前知道了空愚劫的消息,偷偷过来,带着最少的人,不就是为了不惊动他们,独占利益吗?这个时候失败了,终于想要通知他们了。机会已经错过了!你们这些人,总是这么愚蠢,勾心斗角,让人失望。我告诉你们,就算”

    “走!”陡然间。中年男子喊了一声,将一颗造型奇特的手雷朝对方扔了出去,同一时刻,仿佛整片树林都动了起来,长鞭乱舞,遮天蔽日,下一刻,大地化为沸腾的火海。那六条御息对子弹都不怕,此时却忽然间朝一边飘飞出去,手雷徒然爆炸,除了烟火,无数光的尘埃朝周围射出。中年男子拉起中村悠想就跑,六条御息追赶过去,然而两人忽然间掉转了方向,与老者身形交错。

    “六条御息,给我留下来!”老人左手一挥,无形的屏障陡然将幽灵般的女子拦住。另一只手控制着屏障合围过去。

    树林间,两人的身影飞快地奔逃,火海延伸,后方远处的火焰却灭了,这一切都是近乎真实的幻觉,中年男子手上开枪,带着操控幻觉的女子奔出树林,后方隐约传来六条御息的笑声:“不想胜利的战斗,从一开始你就输了!给我永远留在这里吧,”

    后方仍旧有追兵。两人奔出了树林,沿着村庄附近的田埂路跑过了马路,当视野中出现了一条奔流的大江时,他们在岸边的树林里,看见了停泊在下方不远处的一艘竹筏,,

    “我引开他们,悠想小姐你驾那艘竹筏走,度要快。”

    “活下来,北条

    “是。”

    随后,中年男子奔向长江的上游,身上带伤的女子冲下河岸,非常可耻地谋夺了他人的财产。这个时候,作为财产主人的三人组正背着各自的行李,从卢州一侧的山腰上下来,虽然之前经历了非常不愉快的情况,但抬起头。夜空晴朗繁星如织,风吹过来非常凉爽,得罪了他们的人也正处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状态,没什么需要郁闷的,于是都很开心。

    之后不久,唐家的别墅里,一群人围在卧室的床前,看着此时样貌非常凄凉的唐开,他此时身上到处缠了纱布,脸上也打了好几个补丁,那一下摔得他鼻青脸肿,说不定还破了相,唐家的医生很效率,虽然没有内伤颈部也没有骨折,但还是在脖子上弄了个护颈,这使得唐开暂时不怎么偏得了头。凄凉度又增加了三分。因为不希望这样的状况被长时间瞻仰,在他的要求下,大家开始陆续离去小东却留了下来,待到人走完了,方才说道。

    “阿开,我们是不是”报警比较好?只要人被抓起来,我可以保证,”

    唐开冷冷地看着他,由于他一只眼睛已经肿了,这种瞪视显得没什么杀伤力,片刻。他伸手往床上锤了一下,一字一顿的。

    “我的事情!我会处理!你给我,,滚啊!”

    小东的心中,徒然凉了平去。

    ,,

    一个男人,想要与蓝粹抢硼,使出了最为卑鄙的手段,一个女人,偷走了蓝锋宝贵的东西。蓝梓将如何报复。

    空愚劫是什么。真理之门又是什么,向主角缓缓敞开的异能界大门,又有怎样的东西在等待着主角。

    被昔日的同伴憎恨,被如今重要的人所抛弃,有着脆弱心灵的东,又将何去何从?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好吧,大家无视吧,我承认这是一段失败异尾词,根本不吸引人嘛,或许除了第三段,嗯,我在想该不该只保留第三段,然后加上一句“敬请期待”

    好吧,胆纯粹是胡侃,不算钱,正文已满四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