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牲广唐家的别野里举行的,是个自助餐形式的小一型聚。们”人不多,除了之前唐开那几个人,就只有几位穿着名牌服装浓妆艳抹的女孩子了。蓝梓等三人晚饭都没吃,大家互相介绍过之后,除了跟小东,跟其他人大抵也没什么话题。那个唐开有意无意地找芥末说话,蓝粹被小东拉着吃东西,那边开了一瓶红酒的时候,倒是被人笑话了。

    这聚会虽然不大,但平心而论,质量弄得很不错,无论灯光、音乐,还是在一旁即时制作食物的厨师的手艺都相当不错,蓝梓跟珊瑚忙着吃东西,芥末也一直跟着。唐开与东就在一边作为主人家一般的跟三人说话,只是有意无意的。小东总是隔在蓝锋与芥末的中间。那唐开的话题,说着说着也总是往芥末这边来,不一会儿拿了一瓶据说很贵的红酒来,给各人都到了一杯。递给蓝粹时,蓝梓先说不要,最后还是接了过去,随便喝了一口,味道很不好,随后,旁边的几个男男女女就笑了起来,隐约间似乎有人说了一句“土包子”。

    那唐开便很大度地笑着给蓝粹解围:“大家随意而已,第一次喝,我以前也是这样的,呵呵。”然后就在芥末面前跟蓝粹解释起喝红酒的几个步骤来,话才说到一半,珊瑚拿过了蓝粹手上的杯子,径直走到一边拿起了那红酒的瓶子,给蓝粹的杯子里加了一些,随后也给自己杯子了加一点,然后到旁边拿起一瓶雪碧哗啦啦地往玻璃杯里倒,然后再拿回去给蓝梓,顺便也给芥末的酒杯里加上了雪碧:“这样才比较好喝。

    原本脸色已经有些阴沉下来的芥末笑了起来,喝了一口,那唐开也跟着笑了笑,随后蹲下来。用逗弄小孩子的口吻说道:“这样可是对红酒的不尊敬了哦。”

    “有什么不尊敬的珊瑚一脸疑惑,纯洁无比,“不过是瓶八七年的波尔多,我在家里漱口都用八二年的拉菲啦,上次叔叔家开了一瓶四七年的眺此妈妈也是帮我兑雪碧的,好喝就可以啦。”一九四七年的是近一百年来波尔多最好的红酒,真正的酒王,叔叔的确是存了一瓶。宝贝得跟什么一样,她只能看看,摸都不许摸,但这时候用来唱高调还真是很有效果。

    可惜小女孩年龄还不够。如果时间再推进几年,估计她的风头可以压倒在场的所有人,但这时候人家就显然将她当成了吹牛皮的小孩子,一起笑笑了事,虽然没什么人再拿红酒来说事,但心中的芥蒂种下了,蓝梓总觉得有点不舒服。

    也许,”还是快点,离开吧。

    他这样想着,大概吃了些东西,去了一趟卫生间,从卫生间里出来之后,便遇上了正在走廊里等他的小东,他笑着打了声招呼:“嗨,

    “蓝梓。小东也笑了笑,朝外面的小花园示意了一下,“一起走走吧,见面之后还没跟你聊过呢。”说着,亲切地揽住了蓝梓的肩膀。

    “哦,好啊。”

    重逢的几个小时,感觉都有些仓仓促促的,小东倒是大概介绍了一下自己,但他和芥末这边几乎什么都没说,两人一路在小花园里走着,位于山腰上,夜风吹过来。很是凉爽。

    “记得蓝梓你以前跟奶奶住在一起,奶奶怎么样了?”

    “早些年就去世了,后来,”很长时间都是一个知”

    “一个人?”小东有些疑惑。“如果奶奶去世了的话,你,”

    “呵,其实还好啦,奶奶以前栓破烂,我也常常跟过去,奶奶去世之后,一个人过也挺好的。”蓝辞笑了笑,“至少不饿肚子。”

    “哦,我还以为你也跟着秀珍姐,”

    “秀珍姐她,”蓝梓想了想,随后有些迟疑地说道,“你”,这些年不知道孤儿院的情况吧?”

    小东愣了愣:“呃”你知道的,,我现在的家人,他们,,他们不太喜欢我想着以前的事情”我有想过要回去看看,但是,”

    “呵,没事蓝粹拍拍他的肩膀,在花坛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从这里可以看见别墅大厅那边的灯光与人影,“你离开之后,大概过了一年多,芥末也被收养了,后来那边起了一场大火,孤儿院啊,我和奶奶住的地方啊,都被烧没了”我想着去把秀珍姐救出来”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微微地低下了头:“我想着去把秀珍姐救出来,可是晚了一步,秀珍姐当时没死,在医院里”在医院里过了一个多月才去世的”后来奶奶把的卖了,带着我到了另一个,城市,奶奶去世是在后来了”不过你现在如果回去,也找不到以前孤儿院的地方了,那边建了个小区,呵。挺漂亮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小东抬起头来:“对了,你说,,芥末她也被收养了?”

    “嗯,是啊,爸爸妈妈挺好的,是老师。”

    “那你现在

    “我现在还是一个人啦,打工赚钱,也能上学,挺好的,我跟芥末现在都在蒲江,这次放假了。所以一块出来旅行,”其实奶男。,我在外面流浪了两年所以泣方面有经验蓝梓笑着将自己的情况大概介绍一番,小东也笑了起来:“哈哈,我说你干嘛做个那样的箱子啊,对了,我有个用来旅行的大背包,送你得了”对了,这次在卢州,该多玩几天吧?”

    “不了。我们决定明天启程,”

    “开玩笑。大家兄弟团聚,一定得多玩几天!”

    “不行,真不行,现在都快月底了,我们预定的行程还有很多呢,”

    “拜托。”

    “这次真的没时间了,下次再来找你玩

    “你们准备去哪里啊?”

    “呵呵。预定时到江海。”

    “没关系,到时候给你们定机票,旅行的费用我也包了好吧!保证你们把可以玩的地方都玩个够。”

    “不行,那样就看不到很多东西了,”我们准备从水路”

    “一定给你们安排好船票。”

    “呵呵。我们有竹筏,而且时间真的不够了。”

    “呃,竹筏

    小东看起来很热情,不过蓝挥也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再留下,考虑到之前是因为自己随口答应,此时芥末跟珊瑚才要跟看来参加这个什么聚会,他始终拒绝得相当坚定,即便小东说着“我去说服芥末,然后你就要答应我”之类的话,他也丝毫不松口。双方说了一阵,蓝粹决定回去大厅找芥末小东嘟囔着:“这是不给我面子”哦,看来相当委屈,见蓝梓笑着起身。拿小时候的交情来说话也不再可行。他终于换上了另一份筹码。

    “三万块

    “呃?”蓝梓回过了头,他还到不了听见这样的巨款还能完全没反应的程度,当然,更多的是疑惑。

    小东扶了扶眼镜,笑了起来:“买着你们留下来玩,多玩几天,我给你三万块。好了吧。”

    “开玩笑”蓝粹笑着挥了挥手,转身要走,身后又是淡淡的一声:“五万。我说真的”你们留下来多玩一些日子,五万块,我说到做到。

    蓝梓背对着他站了一会儿,这次转过身来。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他走到小东的身前,脸上的表情有些愤怒。小的时候小东常常被人欺负,蓝梓去帮他跟人打架,这样的表情,他见过几次,蓝梓在面对着那些高年级的以欺负人为乐的学生时,就是这样的表情。坐在椅子上,戴眼镜的男子几乎是下意识地朝后靠了靠。

    “你到底要干什么?小东。”蓝摔叹了口气。“我又不是白

    “呵,既然这样,那我就直接说了,我那个哥们,他对芥末有意思,你也看出来了,他想要追求芥末,虽然一开始有些误会,但他人其实挺不错的

    “你在开什么玩笑?”蓝粹打断了他的说话。“什么喜欢?就是第一眼看到了。觉得芥末很漂亮,所以开着很漂亮的小车到别墅里来玩?还让你用五万块钱把人留下来小东,如果你今天跟我说你以前喜欢芥末我都觉的可信一点,他这样的喜欢是什么,要我把芥末卖掉吗?”

    “蓝梓。那你就当成是我喜欢好不好,我不会让芥末吃亏的,我也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一定会照顾她”

    “小东。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们马上就走”蓝梓转身去往别墅,只听得小东在后面用他完全分辨不出来的冷漠语气在说话。

    “一开始就可以给你五万,之后再给你五万,蓝棹,你就喜欢自己过这样的生活?捡破烂、像叫花子一样的到处跑?看看你那只箱子。你也给芥末添了不少麻烦吧?芥末家里又能有多好,你四处看看,这样的别墅,他喜欢芥末,这也是芥末一辈子都求不到的生活”我们都过过那样让人受不了的苦日子,十万块,觉得不够你可以自己开口,要多少!这是你一辈子最好的机会了”

    ,”

    怕人没有看到,月票公告重一

    本来按照这个月最初几天的预计,如果月票加更会非常受不了,一开始想,如果按照隐杀以前的记录,最多卯死了可以出一千五到两千票,八十票一更都未必受得了,然后现这些天月票真是疲软

    鉴于本书读者有恶趣味的家伙较多,以前催更票的时候就有人喜欢起哄,,目前是4占票,这个月剩下的日子里,会在保证每天一更的情况下,每六十票加一更,想想就算去到,奶票,大概也就是每天两更吧,我没有什么存稿。就算有灵感,一天大概也就是六千字到九千字左右,想想,,应该撑得住吧。

    好吧,就是这样”不这样大家投票都不积极。真是败给你们了,前些天在群里随口说说月票加更的事情,有一帮牲口就直接把月票收起来,可耻啊可耻”,

    来吧,尽管来吧,毕竟这点票数拿新书月票前二前三,也真是让人看不过去了

    正文已满三千字,防不算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