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7阳从后方洒下漫天金黄时,处于汛期的长江水正挟着后万功荡的威势一路往东奔涌而去,九八年的汛期才生过百年难遇的大洪水,今年的水势也颇为惊人,当然,若是远远看去,在这片祥和的夕阳之下,整条大江,还是显得非常安静的;

    大大的竹筏随水流而下,这竹筏宽四米,长大概八米有余。相对于一般的竹筏给人轻盈灵巧的第一观感,这架竹筏就俨如三层普通竹筏叠在了一起,它在江面上吃水大概一层多,却还有十厘米左右突出了江面,纵然水流湍急,也不会让竹筏表面轻易被淹没。

    竹筏的中央前后排列着一大一小两个,帐篷,帐篷的门相对而开,中间是一个大箱子。这造型奇特的竹筏沿着端急的流水一路东进。不管度如何的快,它始终平稳得连太多摇晃都没有。老实说,对此最为惊奇的大概是芥末了,这种天气竹筏下水,没有丰富的操舟经验,好一点的下场大概是竹筏到处撞来撞去,或者打着旋在江的中心漂,若运气不好一点,筏毁人亡那都是可以预见的,谁知道下水之后,这竹筏的操纵简单得出奇,让向左就向左,让向右就向右,别说她了,甚至珊瑚在后面摆弄来摆弄去,竹筏都能按照她的意思转弯,委实令人疑惑。

    珊瑚跟蓝樟对此给出的解释是竹筏很重,因此好操作,另外就在于结构的合理,珊瑚双眼望天地说了一番竹筏结构原理,怎么听怎么像是瞎掰的。事实上当然也是,一切的缘由自然得归结于蓝樟,他能够背着大箱子在天上飞,现在当然也能像马达一样控制着竹筏往前漂,目的只是保持平稳,根本就不需要他花太大的力气。

    一旦乘船下了水,度就变得格外快起来,两天之内已经穿过了两座城市,好几个江边的小镇子,既然度有这么快。他们也就不必担心吃的,总之随时将船靠岸,都能买到快餐,三个人围着箱子打打扑克,下一直带着的大富翁游戏棋,偶尔经过市镇,或是江上有其它航船的时候,这奇特的竹筏便能吸引大量好奇的目光。芥末时常担心会不会有什么自称汪农处或是其它有关部门的人驾着快艇来将他们拦住,警告他们说这样很危险或是罚款什么的,好在这种事情一直没有生刁

    夕阳由金黄变为彤红,视野之中。也已经能够看见附近城市的轮廓了,两岸郁郁葱葱的树木,随着木筏行进,时常可以看见穿梭于林间的公路与车辆,偶尔也有丰沃的田野、村庄,由于在木筏上无聊地漂了三天,三人决定在这座城市里休整一天的时间,于是将竹筏系在城郊的岸边,收拾起行李,徒步入城。竹筏扔在这里。暂时倒也没必要管它了,想来这东西也不会有什么人想要。

    这次停靠的城市名叫卢州。是座依靠航运而达的中型城市,虽然规模看来不算顶大,但建筑物都很漂亮,本打算在这里住一晚。明天买点补给,晚上就动身,不过到头来却是没有按照这样的计划行事,蓝樟和芥末在这里遇上了熟人,生了他乡遇故知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是小时候就分开了的朋友,说起来还真是挺巧的。

    第二天芥末在住宿地附近的一个,市场边摆开了卖饰的小摊,主要是珊瑚这几天跟着芥末学着编东西,认认真真地出了三样卖相还不错的手工,平心而论,珊瑚这丫头虽然运动神经差,但若是聚精会神地做起手工上的小物品,还真是令人舌目相看,因为这样的原因,珊瑚缠着两人要去摆摊,并且将她所做的饰物摆在了最显眼的位置,以寻找懂得欣赏的有缘人,摆摊的过程中,自然也免不了抱着吉他弹弹唱唱,圆她自己流浪歌手的梦想。

    不过这一天的运气不佳,东西卖出了几件,却都不是珊瑚的作品,小萝荷唱歌什么的虽然有趣,但愿意往吉他盒里扔钱的也是一个都没有。临近傍晚,蓝樟去卖盒饭时,一群年轻人过来买饰,实际上却是跟芥末搭讪,问名字、年龄什么的,为那人看起来很有钱,开了辆小车,大概以为两人出来卖东西,肯定家境不好,自己这条件只要暗示一下,芥末等人就要贴上去,当现事情不如自己想的那样,便一脸傲气地走了。

    那几人看来走得洒脱,离开之后,大概看着芥末的样貌就有些不甘心,一时间只是坐在小车里看着这边,到这个。时候,珊瑚也死心了。抱着吉他有一下没一下的弹,无聊地在那里唱《小白菜》。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两三岁上,没了娘啊,跟着爹爹,一起过啊!爹爹死了。一个人啊”如此唱着唱着,眼见蓝樟提着饭盒过来,她站起来挥了挥手,“蓝粹蓝樟,快点啦!我和芥末姐都饿死,了!”

    这话喊得太大声,当蓝樟提着饭盒过来,那边小车里也跑出来一个。人,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表情十分欣喜:“不是吧,蓝樟跟芥末?我小东啊,冬瓜!还记得吗?”二蟾樟时间愣了愣,芥末原本对那群人只经宗仓没,众时候也愣住了?

    之后自然便是老友相见的情形,那外号冬瓜的男子也是以前孤儿院里的朋友,比芥末大一岁,小学时也与蓝樟读过同一今年纪,这时候看起来,却已然比两人成熟得多。有了这层关系,他连声说着“误会误会,那是我哥们,一场误会”之类的话,重新引见了双方见面。

    孤儿院的这层渊源,其实远非一般的友谊可以比拟,哪怕之前在孤儿院中并没有多深的交情,以后各自被收养,如果能再见面,一般都是将彼此当成亲人来对待的,这是人之常情;蓝樟并不清楚那误会是什么,芥末也暂时放开了方才的芥蒂,只有珊瑚在旁边皱着小脸很不爽,待到双方互相介绍之后,三人也大概知道对方为那人叫唐开,家里有个。大公司,经营航运的,其余几人在卢州也有着不错的家世,包括东,收养他的那户人家似乎也是富豪一个,因此才能跟这些人混在一起。

    有小东这个中间人,对方也摆出了颇为亲切的面孔,当小东邀请三人去他家里休息,顺便说出今晚会有个小聚会可以一起参加时,心无芥蒂的蓝樟顺口答应下来,芥末本来是想拒绝的,想想还是算了。当珊瑚悄悄告诉他唐开这帮人好像是看上了芥末的时候,他们已经跟着小东坐上了车,一路去往小东家的别墅了。

    “呃,搭讪?”抵达别墅之后,蓝樟才有余暇向珊瑚问起情况。

    “嗯,反正很难看的啦,那帮人过来又不买东西,问这问那的,芥末姐刚才很生气的了,你的那个叫小东的朋友也不是什么好人,网,才他说有个聚会的时候,其余人的表情你没注意吧,那个唐开先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然后才拼命点头。女孩皱着眉头,“说不定这些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啊,想弄什么霸王硬上弓,或者把我们叫过去,在水里面下迷药什么的,真变态,”

    珊瑚的话一向只能听三分,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珊瑚和芥末对这一群人多半没什么好印象。蓝粹想了想,大概就是这些人看芥末长得漂亮就过来搭讪,然后被赶跑了之类的,心中虽然有些不舒服,但以往芥末就很受欢迎,在学校里收情书,石俊城为了她找自己的碴,自己也是经历过的;不过这类人未必都是坏人,退一步说,就算不是什么好人,自然也说不到珊瑚讲的这一步上去,否则他们刚才还不把芥末当成“民女”给“强抢”了。

    摇了摇头,将暂时的不快抛诸脑后。他也有些苦恼:“不管怎么样。已经答应了,也不好就这样走掉,今天晚上还是住一晚吧小东呢”呵呵,他其实还不错的的时候人老实,总是被欺负。其实他那时候长得比我还高,因为有人欺负他,我都帮他打过好几次架的;

    正说话间,在另一间卧室放好了她跟小女孩的东西的芥末也走了进来,见说起这个),连忙问了两句,随后倒也是笑了笑,有些无奈:“是啊,也不好立刻就走,呆一晚吧,我们明天启程就好了小东他,好像过得还挺不错的,这别墅好大啊她掀开窗帘往外看,“比我家的大多了吧…”

    “哼。”珊瑚不屑,“土包子暴户,一点内涵都没有她本想说我家的别墅比这个大一百倍,但问题是谢家人太有内涵了,虽然综合实力上说起来这小东家里九牛一毛都比不上,但她还真没见过那个,亲戚家建很大很大的别墅的,倒是有个叔叔买了个小岛做成实验室,后来似乎也归国家了,她去玩都不行,这样想着,便扭头到一边去生闷气。

    珊瑚家境如何芥末并不清楚,蓝粹看她生气了,便连忙拉她到一旁小声安慰:“放心了,我的身体不中毒的,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一定要让他们好看。”

    珊瑚白他一眼:“又不是真的会出事,我随便说说的,谁到现在还会真的明目张胆给人下迷药啊,又不是旧社今

    “好吧,反正白的也是你说的,黑的也是你说的”

    不久之后,夜幕将临。他们坐上了小东家司机开的车,去往临近的别墅参加聚会,离开这边别墅的时候,蓝樟回头看了一眼,夕阳的最后光芒将这片别墅染成橘红色,巨大的别墅显得冷漠而深邃,似乎有一种厌恶却又熟悉的感觉飘过心头,是什么呢,,

    这样的思考没有结果,与小东的说话打断了这段思绪,不久之后,脑中徒然飘过了橙子与苹果的记忆,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这个,他疑惑地回过头,然而车辆已经驶远了,或许是因为珊瑚说的那些话让自己想多了吧,蓝樟这样想着。大概一个小时后,在聚会上生的一系列事情,就令他将脑海中的这段疑惑完全地抛诸脑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