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岳的事情就这样解决了。接下来的时间里,日子恢复,”郭莹也过来找了他一次。

    “上次的事情已经全部解决了,有在帮我保密吧,谢谢你哦?”郭莹笑得开朗,对于蓝樟,似乎也因为共同的秘密而亲切了许多,“如果有什么事情耍帮忙的呢,记得来找我?。她这样说道。

    对于蓝粹的异能练已经开始有条不紊展开,这几天晚上。每天都会进行一些测试和尝试,珊瑚所做的要练计利是以电能作为突破口,这毕竟是人类到目前为止运用最多的一种能量形式,若是掌握到了适当的方法,热能、磁能、辐射乃至于几乎是人类目前所知的一切力量,都可以从中行生出去,毕竟整个。人类的社会都是建立在电能源上,配合适当的机器,可控制的电能源,就是一种万能能量?

    先要解决的课题,自然是让蓝樟尽量将对电能的控制从他所控制的古怪混合能量中分离出来。

    事情不是一两天就能做到,但这时候既然没有了其它的担心,一大一小的两个孩子也只是每天游戏一般的做着各种尝试,毕竟蓝粹操纵能量时造成的各种古怪现象,珊瑚也是非常感兴趣。

    白天的时候,珊瑚就在家里敲敲打打那只木笼子,蓝樟问她干嘛,她也神神秘秘的不肯说,不过,从她开始用纸板将笼子内外糊起来的时候,蓝樟也看了出来,这大概不是笼子而是个箱子,箱子的上面没有盖,内外倒是弄得颇为漂亮,珊瑚自己用彩色颜料涂的古怪涂鸦,从外面买回来的龙珠或者圣斗士贴纸,大概是用来储藏自己的东西用的,这箱子做工缓慢,珊瑚每天完成一点点,围着箱子转来转去,倒也是自得其乐。

    姑娘身体力行的能力其实是不高的,箱子做一阵,画一个在她自己看来有趣的怪兽,累了便出去转转,若是经过市,冯阿姨那边一根雪糕或者一包括梅总是少不了的,她每次到也是非付了钱不可:“没必要白吃怪阿姨的东西。”她心想。

    在市附近转了几圈就厌了,随后便干脆去到八中的校园里,之后,班上的同学便大抵知道了蓝樟有个妹妹,偶尔上课的时候,她带着可爱的圆顶帽子,趴在窗台上无聊地看着,高中的管理不算严。偶尔她也跑进来跟蓝樟挤在一张座位上坐着听课,这时候她显得文静得很,若是有人以逗弄小孩子的语气逗她,她往往也会一言不,以鄙夷的目毙,瞥回去,随后蹦蹦跳跳地跑掉。

    来学校的日子多是晴天,栽满梧桐树的学校里显得安静小女孩到处走走坐坐。体育课有人在教学楼后的操场上踢球,她便在一边看着,蓝粹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也正好能看见她,有一次球踢出了界,一蹦一蹦的朝小女孩这边滚过来小女孩兴致勃勃地冲过去飞起一脚。

    这一脚用力颇大,踢了个。空小女孩招得颇为狼狈,大概主要还是因为她动作可爱,操场上的人见了,都笑了起来,小女孩觉得受到了嘲笑,把足球扔回去,悻悻地走了,从此再不去操场上看踢球。

    足球是野蛮人的运动。她想。

    偶尔也在学校里逗狗,保卫科那边有人养了一条颇大的狼狗,见人就叫,挺凶,但其实不咬人,珊瑚觉得狼狗可爱,想跟它拉好关系,拿了东西去喂它,狼狗总是不碰,还很凶地叫,后来小女孩就生气了,过去接近了狼狗的警戒范围,伸手逗着:“狗狗、狗狗,过来咬我啊狼狗狂叫着冲了过来,被珊瑚用胡梳喷雾喷了一下,呜的一声跑了个没影。后来又整了几次,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这条见着谁都乱叫的狼狗看见珊瑚就害怕,珊瑚去摸它的头时,如果跑不掉,它连动都不敢动了。

    “狗狗乖了

    回家之后小珊残就用这个,例子来向蓝樟炫耀着她对小动物的亲和力,以此证明自己是个很温柔很可爱而且很有爱心的小女孩。

    下雨天就在家里玩,在市里看电视,过来给蓝樟送过两次伞,临近放学的时候,外面雨声淅沥,水珠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从屋檐上掉下来,教室里亮着暖黄色的灯光,便能看见小女孩拿着湿湿的雨伞站在走廊上等他了,第二次则是跟芥末一块来的。能够有这样大小的两位美女在外面等着放学,在这时的班上是一件令人艳羡的事情,当然,由于开学时的打架事件,也没有多少人敢调侃他。只是蓝樟自己觉得脸上热起来,更重要的是,心底的某块地方,温暖得像是要化开。

    老实说。一直以来,他其实并没有得到太过强烈的归属感。芥末的存在能够令他感到熟悉和温暖,想起以前的许多事情,然而奶奶毕竟是不在了,那个出租屋不能算是真正的家,他在外面已经流浪了两年,在学校里读书,多少也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没有很好的朋友,芥末很努力地想让他渐渐认心联槽冬她的朋友,郭莹、田敬、许薪类,他们的身卜。网”心他憧憬和向往的东西,但毫无疑问,至少目前来说大家还是格格不入的两个世界。

    直到珊瑚过来了,这半个多月里,他才感受到了那种仿佛奶奶还在时的感觉,她像个小妹妹一样,调皮捣蛋,许多方面个性十足,却是让人觉得可爱而不是蛮横,自己会飞啊,能操纵能量啊这些东西都能跟她说说聊聊,无需遮掩,两个。人常常在傍晚时分飞上天空,练习一些妙想天开的小花招,周末的时候芥末也会过来,大家在房间里吃零食,打牌,下类似大富翁的游戏棋,输的就在脸上贴纸条,出门也不许摘下来,,

    忽然间,像是有了某种归宿。

    有一两次,觉得似乎有人在暗处看着他,当然,蓝樟并不是非常相信自己的第六感。没有之前遇上水果那样强烈的感受,过一会儿,他就忘记了。

    事实上那自然是真实的感觉,蓝樟跟芥末、珊瑚去过一次那小广场摆摊,主要还是因为珊瑚说想要学习外国的流浪歌手,芥末便做出了提议,她摆开有着各种饰品的小摊位时,珊瑚便抱着吉他开始在旁边唱歌,老实说弹得还不错,但小女孩的唱功就实在有些乱来,抒情歌曲当摇滚乐唱,抱着吉他跳来跳去的。芥末开心地给她鼓掌配合,蓝樟就笑得有些无奈,不一会儿,蓝樟之前见过一面的江阳不知从哪里过来,压低声音跟芥末说些什么,芥末有些不愿意搭理他,这个时候,距离这边不远的一个花坛边,就有两男一女的三个人饶有兴致地看着这边的表演。

    最终只有谭羽然走了过来,他戴着墨镜,蹲在小摊边选了一个漂亮的皮带扣,向蓝粹问了价格,付钱,找零,中间随意地交谈了几句,随后站在那儿看着珊瑚唱完了一歌:“唱得很好哦。”

    “呵呵,是我妹妹。”

    “加油谭羽然笑了笑,将找的几十块零钱全都放在了珊瑚的吉他盒里,国人听这种街头表演暂时还没多少要给钱的概念,这几乎是珊瑚这一天赚到的唯一一笔收入,老实说,真是挺多的。

    不过,谭羽然站在这里的几分钟时间内,与芥末小声说话的江阳却是空出了目光来不时疑惑地打量他,待谭羽然离开,他迟疑了一下,随即追了上去。从蓝粹这边看过来,江阳说话的态度似乎颇为恭敬,话语传过来,已经是零零碎碎的。

    “你好,我们见过,谭

    “前几年在天津”,大寿,,我的父亲是

    他自我介绍一通,手一直伸着,似乎想让对方记起来,不过,那戴着墨镜的酷酷的男人只是扶了扶眼镜:“你认错人了。”转身走开。

    临近放假,蓝樟收到了一封情书,老实说,这真的是很惊人的一件事。

    写信的既非男人也非残疾人士也不是什么变态家伙,隔壁班的一个女孩子,据说还称得上是美女,非常坦白地对蓝樟吐露了爱意。蓝樟本人也很是疑惑,这个女孩子他连认都不认识,或许之前也曾经在上学放学的时候见到过,但肯定不知道名字,没有任何交集,也不知道写情书给他是为什么。

    当然啦,长着一张仿佛永远长不大的娃娃脸的蓝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称得上帅的,只不过是能够最大限度激出女性母爱心理的那种帅气。生平第一次受到女生的示爱,蓝樟免不了心如鹿撞,开心得不得了,之所以没有接受,是因为听说了隔壁班的那个,女孩子是见了他痛殴林强的光辉事迹后才做的这种决定,周围几个。同学的说话中。也听说了这个女孩子很崇拜黑道大哥,她喜欢的大抵是那个作为武林大侠一般的蓝棹,未必是想当个普通人的自己?信件写的也比较空泛,这是个。大错误,蓝挥更加确定了这一想法,如果对方真的写得详细真实一点,掰出一套理由来,说回家路上看见蓝樟救助小猫小狗比较有爱心之类的,女追男隔层纱,说不定蓝粹就乖乖就范了。

    当天晚上。情书让珊瑚给看到了,第二天芥末过来的时候,珊瑚就很自豪地跟芥末说:“芥末姐芥末姐,蓝樟有人追哦,很有魅力对不对结果一整天,芥末的情绪似乎都有些不对,只能够看到珊瑚一边“啦啦啦”的唱歌一边很开心地跑来跑去。

    期末考试分两天考完,第二天中午珊瑚神秘兮兮地跟他说,等他回家送他一件礼物,中午时分蓝粹吃完饭出去学校,珊瑚与已经考完的冯雪峰在市里等着看电视上每天下午的电影,她平时是不怎么看电视的,主要因为这两天去学校里也没什么可玩的。不过,考试到一般的时候,便看见小女孩在教学楼外的走廊上转悠了,蓝樟做完试卷,检查一遍,第一次提拼了十多分钟出考场,跟小女孩一同回家;

    “怎么了?不是说看电影吗?”※小看煮情电影,我才不跟他起看呢只,“色*情电影?”

    “嗯。叫做廊桥梦遗

    “梦淑蓝樟之前没看过。有些难为情地重复一遍。事实上小女孩却不是为了难为情才跑出来的,她本来跑出去拿雪糕,进来的时候瞥了电影名最后一眼,随后搬着小凳子躲在角落里认真看,谁知道看了大半,没有期待中的教育片情节,本来还有点脸蛋烫的小女孩觉得受到了欺骗,便放弃电视跑来学校了。

    一路回家,珊瑚揭秘了她的礼物,实际上是给她自己的。便是那个花费了一个月精心制作的大箱子,如今这只箱子已经漂亮得不得了了,有可以推开的像是房子漂是漂亮。若是背在背后,总觉得有些古怪。

    “背着太奇怪了吧”

    “有什么奇怪的。我董欢这个”好漂亮啊,还可以当成装行李的箱子,背着很像漫画里的人物啊,你看,旁边我还做了两个小抽屉。是不是很有趣,垫高一点,我可以躺在里面呢,后面的门打开。我还可以把脚伸出来坐着”哼,你再让我坐那个难看的筐子我就从天上跳下来自杀,我又不是萝卜”

    “好吧好吧。”蓝樟拍着那只箱子叹了口气,“好吧好吧,”

    “我有测试过,不影响平衡的哦,背起来没问题的,”小女孩又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

    当天傍晚,蓝粹背着那只大箱子与雄纠纠气昂昂的珊瑚出了门,去往无人的升空地点,一路上被许多人行了注目礼。

    另一方面,这一个月来,头盔侠与郭莹通了几封邮件,邮件多是郭莹过来,跟他说说她们这些日子的反省,郭莹等人也意识到了自己力量的不够,准备努力进行锻炼,另一方面,以前布下的一些线,例如暗中监控的某些地方消息还没有断,察觉到了两起要进行的犯罪,她们也只是通知了警察,而不是第一时间就亲自出动。对于这些信件蓝樟有些苦恼,其实没什么需要自己出手的地方,也不知道郭莹是在试探自己还是干嘛,理论上来说根本不管才是正途,但郭莹的事情他很赞同,现实中也是朋友,又不想让美女太失望,以非常简短的语气了一两条信息了事,大抵是“不错别以身犯险之类的,语气尽量模仿得很成熟。

    他却不知道,郭莹一开始想这种邮件时,也忐忑得不得了,害怕对方觉得她有事没事都来烦人,绞尽脑汁找了几件看起来需要请教的事情,谁知道收到了答复,渐渐的感觉到这个头盔侠其实蛮平易的,而一没有太严格的保密意识,二也没有正宗大侠心理的蓝樟,的确也有些享受这样被某个硼崇拜的感觉,有时候也会幻想如果有一天郭莹知道头盔侠就是他会怎么样呢?免不了期一番。他的回答一直简短,有时候也会空窗,但郭莹那边后来逐渐展成写心情日记一般的形式,是在过了半年一年之后了,这是后话,暂不再提。

    七月初领了成绩单,蓝樟的成绩仍旧是不高不低的水准,这几天里,同样放了假的芥末也每天过来,三人偶尔在家里玩,偶尔就出去逛,七月五日那天,芥末因为家里有事没有过来,蓝樟与珊瑚出去城郊野炊,去山林附近玩耍,珊瑚背着她的吉他盒,两人在山坡上吃了晚饭,坐着看夕阳,一直到夜空中升起了星光才沿着道路走回去。

    “下次也把芥末姐叫上,下午可以在山坡上打牌,要不然无聊死,了,只能看漫画书,你又不会唱歌

    “那是因为缺乏练习,我觉得我嗓子不错啊。

    走过田埂,走过乡间的黄土路,逐渐进入城市,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情,两人便在城市的街头一路闲逛回家,经过一个夜市时,两人停下来喝了一碗凉粉,意外的遇上了一个人。

    那是从开学的时候被蓝樟打过之后就再也没什么动静的林强?

    蓝樟喝凉粉,珊瑚则只喝红糖制成的冰水,并且要一口气喝两碗,两人喝到一半的时候,十几个看起来像是社会上混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有的还打着赤膊,纹了纹身,他们在小摊的其余座位上坐下。其中一个。正是林强,与蓝樟照面时,他明显愣了愣。

    双方对彼此大概都没什么好感,蓝粹自然也不会将他当一回事,与珊瑚吃完东西结账走人,并没有注意到林强随后跟了上来,也就是在十多分钟后,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