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三八点钟,郭莹才从网吧里老出束,确定系少在目前卜”得不到对方的回应了。

    或许是对方并不在电脑边,或许是对方觉得自己多余。力量不够会帮倒忙,谁知道呢?当初在香港,真理之门的潘多拉带着手下也找不了他的麻烦,这时候一个魏岳,又能干出什么事情来?

    夜色迷离。周围是热热闹闹的夜市,双手插着衣兜,走在人群里,少女微微地叹了口气。嘲笑了自己的不自量力。不过话说回来,自己留下了联系的地址。若真的有需要帮助的情况出现,,他应该会过来

    虽然他会需要帮助的可能性应该很小也就走了。

    理论上来说,蒲江与新丰相距一百多里,相对于能飞行的人来说,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对方是专业人士,如果今晚能赶来,大抵也会先探查情况。做一遍复核,等到明天才动手,这是常理。考虑到对方或许会来找自己,她在夜市上买了一份盒饭,赶回宾馆的房间里等着,又打了几个电话回去报平安,这毕竟走出门的时候说好的,就算是去朋友家玩,晚上的时候也必须打个电话回去。

    就这样在房间里等到了晚上十一点,电视也没有什么心情看,她趴在窗户边看这片城市的夜景,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便自楼下一辆辆驶过去的警车、消防车、救护车让她感到有些烦闷,一开始还想:新丰比淡江真是乱多了。随后,却有某种连她也说不清楚的心情升了起来。

    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基本是朝一个方向过去的。这里的视野并不开阔,房间里只能看见附近两条街的情况,具体的想法也是说不清楚,下方的夜市人声喧闹,大抵是说什么地方出了事了。到底是什么地方呢她想着想着就要出门,但自己说了在这里等着那个人的,如果他来了,自己跑出去了怎么办?心头挣扎一番,终究还是跑下楼去,因为隐约间似乎从某些人口中听到了“丰云山庄”的名字,那是这座城市新建的最大别墅区的名字,还没有彻底完工,她今天上午也去拍过照,,但怎么可能这么快”

    从停车场骑上了自己的摩托车,戴上头盔,穿出夜市的人流后一路疾驰。穿过了繁华的街道,人流开始变少,路灯在道路两旁飞快地朝后方逝去,随后,车流也开始变少,临近新丰开区的一侧,她在河边的道路转角停了下来,目力所及,已经可以看见丰云山庄那边的情景。

    别墅区还没有开完毕,树林是本来就有的,郁郁葱葱,晚上人流不会多,虽然路灯开着,但理论上来说,也不该显得太过明亮,但此时此刻,那边的树抹上空就显然已经被各种各样的灯光所占据,警车那转动的灯光怕是占了大多数。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她转动着摩托车的油门,飞快地驶过了桥梁,转过一条道路之后,从树林一侧进入了别墅区的范围。

    那栋大别墅逐渐近了,树林的空隙间,灯光照过来,车声、人声鼎沸,有警察,有消防员,有医疗救护者,也有各种各样归属于不同势力的人,某些公司老板,黑帮成员,有的还在大声地打电话,有人在向警察询问着情况,魏岳的势力之前盘跪在这座城市,各种利益牵扯极广。待到摩托车缓缓驶近,郭莹摘下了头盔,望着前方的景象。才有些难以置信地吸了口凉气。

    之前占地广大的整栋别墅,这时候都已经被烧毁了,别墅的大半都已经坍塌成废墟,燃烧的痕迹,爆炸的痕迹,战斗的痕迹与地上的鲜血清晰可见,此时火焰基本上被消防车扑灭,只有零星的一些地方还有火苗在燃烧着,穿着防护服的消防人员正试图搬开别墅某些坍塌的地方,救出下方还有可能生存的人,但可想而知,这种努力基本都是徒劳的,偶尔搬出来的。也只是死去之后又被烧焦的尸体。

    啊,他来过了,

    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心。陡然就放了下来,四周的灯光闪烁,她感受到了轻抚而过的夜风。嘈杂的噪音似乎也在忽然间变得很远,她双手趴在摩托车车头上。俯身轻笑了一会儿。令自己烦恼了这么久,甚至感到绝望的事情,对方只是听说,顺手过来就以雷霆之势轻易解决

    忽然想起了什么,她从摩托车后的储物箱里拿出了一只望远镜,朝夜空中漫无目的地望过去,陡然,她现了天空中那道细小的黑影。

    还在,,

    郭莹愣了愣,随后猛地动了摩托车,穿出这一片的人群,穿过道路转角,附近的人徒然便少了起来,几乎无人的树林间,路灯亮着,道路蜿蜒,摩托车驶出了别墅区的范围,沿着小路一直驶上后方无人的山包。将摩托车在山头的草地上停了下来。

    举着望远镜看了看。天空中的幽灵还在,瓦卞泛头盔,常黑煮斗箫,少女在山头卜转动着摩托车二随后在那灯光中用力挥舞着双手。

    天空中,心里还在疑惑的蓝锋偏了偏头,看见了小山头上跳动的人影,拿出望远镜看了看,那人影正是郭莹。

    见”在我到之前,她就找人把事情解决了?

    心中这样想着,他朝着那边微微下降了高度,待到郭莹再度举起望远镜。他朝着对方点了点头,随后陡然冲向那片夜空。转身离开。

    小山头上,夜风吹散了少女的叹息声。她望着那身影迅消失在夜空之中。过了好一阵,才跨上了摩托车:事情解决了,也该回家了,她想着第一时间告诉许莉某和田敬这个好消息呢。

    回到市三楼的出租屋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客厅和卧室的灯还亮着。珊瑚趴在她的小床上睡着了,没有盖被子,脸朝下陷在枕头里,鞋也没有脱掉,被子皱巴巴的被推在一边,漫画书在床上扔得到处都是。

    蓝粹收拾着漫画书的时候,珊瑚从床上醒了过来,她坐在床边好久才将思绪微微拉回现实:“蓝粹你回来啦”

    “嗯。”

    “没有受伤吧?”

    “没有,我根本没动手……呃”

    话说到一半,他有些无奈地站在那几小女孩扯着他的衣服,迷迷糊糊地围着他转圈,似乎在检查着他有没有受伤这一事实。不过看她眼睛眯成一条线的样子,恐怕自己身上真的中了一枪她也不一定反应得过来

    “好了,真的没事,你看清楚了?先睡吧,别担心。”

    他抱着小女孩让她躺回床上小女孩口丰还在都囔:“事情经过呢?事情经过呢?我要听”

    “明天再听,好吧?”

    “唔”小小的身体在床上如同虫子一般蠕动、蠕动,最后竟然又是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珊瑚揉了揉眼睛,随后陡然说道:“不行,我现在就要听!”这一次语音嘹亮,把蓝樟都吓了一跳,回头看看她还是摇摇晃晃的迷糊状态,终于叹了口气。

    “好吧。我飞过去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已经把事情搞定了,整个别墅都变成了废墟,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就回来了,,好了好了,睡觉睡觉。”

    “事情”解决了?没受的六

    “别人解决的,明天早上再想啦,反正没事了,”

    “唔。”珊瑚睡了下去,片匆又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怎么会呢”

    “就是会,快睡。”

    “哦。”

    这一次,小女孩点了点头,终于进入梦乡。

    怎么回事呢躺在床上,关掉了灯,蓝樟还在心中想着

    这样的疑惑没能获得解答,第二天的新闻里,开始播出了新丰那边警方打掉了以魏岳为的黑帮集团的消息,这样的新闻多半是没人信的,当天晚上,也接到了郭莹那边过来的邮件。

    “昨天晚上看见你了哦,我在山上跳来跳去,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见我。谢谢你。”

    随手回复了一个:“我也看到你了。”蓝樟心头的疑惑更甚,与珊瑚一番商量,珊瑚倒是颇为豁达:“管他是谁呢,反正事情解决啦,说不定真的是警察,说不定是什么界碑,也说不定是其它的坏蛋”不用你出手就最好了。”蓝粹不用出手,也就不用受伤,她很开心。

    同样的时候,郭莹那边也有着另一番的讨论,魏岳的势力被打掉了,压在众人头上的阴影一扫而空,甚至于父亲之前说的上面有可能调查打压他的阴影,也徒然消失了,她对两名同伴说起在新丰的见闻时,田敬却疑惑地说了另外一件事。

    “不对吼,其实前些天我一直在找界碑的联系方法,打了很多电话,邮件什么的,本来以为没什么用的。但是今天早上起来,忽然接到一封信。寄给我的。连都戳都没有。信上说,魏岳的事情已经解决,让我不用担心,还说以后遇上这样的事情找政府机构什么的,不要轻举妄动。以身犯险,呐,我带在身上了。你们看”

    很公式化的一封信,署名是二十一局,许莉某与郭莹看过之后,不由的面面相觑。

    “太无耻了。”

    “明明是那个戴头盔的人做的嘛。”

    “简直是乱占别人的功劳,政府常做这种事啦。”

    如果禅羽然等人这时候在这里,说不定会委屈得不得了,三人围着这封信声讨一番,随后,郭莹才“反应”过来。

    “你们说”会不会他就是界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