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屋外是明媚的夏日阳米,在房屋与街鲨间洒下,心淋荫。三楼的房间,窗户打开之后,便有怡人的凉风吹进来,风铃在房檐上响,衬出慵懒的夏日气息,一大一小两位女孩在房间里看漫画,芥末不是抬起头,看看对面的小光头。

    眼前的事情似乎有些奇怪,至少芥末是这样感觉的。

    今天下午没有课。所以便想着过来蓝粹这边,主要是做做整理和打扫什么的,蓝樟虽然从小就一个人过,在打理自己的生活上不算太糟糕,但看在作为女生的芥末眼里,终究还是有些马虎的,过来的途中看见有人拖着三轮车在卖花。便买了一盆心想养在蓝粹这边的阳台上,谁知道拿钥匙开门才进来,听见一咋,女孩子说:“亲爱的你回来啦?”顿时被吓了一跳。

    一个女孩子,跑到喜欢的男孩家里去,听见另外一个女孩子说这种话,能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待到看清楚了眼前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才微微缓过神来。难道是阿樟哥哥在街上捡到的女孩子?她这样想着,接下来的时间里,感到这个小女孩似乎有点不着调。

    因为大家聊了半天。除了这个小女孩叫做谢珊瑚。跟阿樟哥哥有些关系、是以前认识的人之外,具体的事情,一点都没问出来。

    自碰面开始。这小姑娘便一直叽叽喳喳地说这说那。看起来说了很多,实际上倒是什么内容都没有,反到是自己对家里的事情介绍愕具体,但不可否认,小女孩叽叽喳喳又是给她拿漫画书又是下楼买话梅的模样挺可爱的,到的最后安静下来。她现自己已经坐在房间里根女孩一块吃着话梅看起漫画书了。

    真的过…好奇怪啊

    就像是被谁算计了一样。

    看看眼前埋头看书、光头小女孩兴致勃勃的可爱模样,她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呐呐,反正阿锋哥哥放学回来自己问问他吧,卧室里两张床居然都靠在一起了,这可是个小女孩呢,她这样想着,待看到《怪医黑杰克》里小女主角叫黑杰克“亲爱的”的片段,方才进门时小女孩的那句话也便有了解释,不过是看漫画入迷了而已。

    放下心来。

    下午的时间。就这样在一边吃话梅一边看漫画,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过去了两个小时后,芥末倒是对眼前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产生了不少好感。甚至从身上拿出了一条自己做的银制项链送给她。时间接近五点,放学后回家的蓝樟推开门,看到的就是两人一边拿着漫画一边说笑的情景。

    “呃,芥末你来啦。”

    “我跟珊瑚认识了哦。”芥末笑着说道。一旁的珊瑚拿着挂在脖子上的项链点头。

    “呃”蓝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按照他的经验。对面那光头小女孩未免笑的太可爱了,一点都不像她平时的样子。

    待到三人在冯阿姨家吃了饭,送着芥末离开时。蓝樟也就不免为着珊瑚的来历解释一番。以前在豫陵生的那档子事说出来实在有些离奇,若要从头来。怕是半个晚上也说不完,含含糊糊、切头去尾地解释半天。最终芥末心中的答案如下:

    ,、珊瑚是以前捡破烂的时候认识的朋友;2、珊瑚的父母忙于工作,结果珊瑚离家出走了;3、小女孩性格倔强,不可能压着她回去,只能通知她父母之后慢慢来。

    事情既然是这样,那也没什么办法了。芥末坐公车离开之后,蓝樟转头回头。方才跟着出来的珊瑚与冯雪峰正在不远处说话。冯雪峰一脸逗弄小孩子的表情,想从珊瑚那里打听蓝锋的事情,倒没有注意到珊瑚正一脸不爽地看着眼前这轻佻的小子。

    “喂,你是想要拜蓝樟当师父吧?”

    小光头双手插着腰说道,面前比她大了几岁的小正太愣了愣,原本只是想从小姑娘口中打听一下武林高手的情况,想不到蓝樟居然把这种事情都告诉了她,显然对蓝挥的情况,这个名叫珊瑚的小姑娘知道很多。如此一想。拼命点头:“嗯嗯嗯嗯嗯嗯嗯。”

    “那叫我卑娘吧。”

    “呃…”

    小光头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这一下,对面的正太是真的愣住了,还没来得及答话。蓝樟没好气地过来捏了捏小女孩的脸,笑着说道:“师娘你个头。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再捏我我跟你翻脸了!”

    两人与冯雪峰打了个招呼分开,小光头为着蓝樟用对付小孩子的动作对付她一特别还是有外人在的时候感到生气,张牙舞爪地追追打打,随后两人一路跑到附近的网吧里,蓝樟打算开邮箱看看有没有郭莹那边的消息,珊瑚跟他挤在一张椅子里,身体不爽的扭来扭去。

    “去旁边玩游戏了。”

    “不玩,没意思。”珊瑚努力往里面挤,要占去一半的位置,顺便用手肘在蓝樟胸口上撞着。

    ““保护你啊。”

    “好吧好吧”

    蓝樟叹了口气。环住她的肩膀,不过,当片刻之后小女孩在电脑上熟练地操作起来。调出一个个他根本看不懂的界面时,他才知道珊冉没有在开玩笑。

    随随便便打开电脑就收文件,别人有一百种办法可以找到你啦,电脑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对了,你的邮箱是怎么申请的。当时填了多少个人信息…不行不行,我们要换一个,”

    小女孩的手指噼噼啪啪地在键盘上敲打,片刻后,又悄悄地压低了声音,轻轻地笑:“蓝粹。我可以把整个电脑室的电脑都黑掉哦。”蓝粹这才能感受到双方的差距,无论专业水准还是腹黑程度,都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事实上真被郭莹认出了自己来倒也没什么。他心中未必没有那样的期待,有一天被郭莹现,随后让她觉得刮目相看之类的。只不过若是太简单了,未免显得不够深利,前几天他还准备好了要坦白的,但自己如果突然跑去说什么:“我很厉害。我帮了你好几次。

    似乎又不太好。好像自己救她是为了怎样怎样一般。因此暂时也只好瞒着,否则在芥末那边,他原本也是可以坦白的。

    这一天还没有受到郭莹的邮件。两人玩了一小时的《大富翁》,之后回家,用篓子背了珊瑚飞上天去玩,接着在郊外的荒山,上测试着石头自由落体的威力,虽然从高空降落的大石头轰倒了几棵树。但锻炼的效果不佳,主要问题有两个:石头的度突破不了音障,蓝樟的度也自由落体。无法修正落“附近的人明天去山上看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是流星掉下来?”

    两人飞在月下的云间时。珊瑚一边用毛巾给蓝樟擦汗;一边笑着说道,虽然是荒山野岭。但是石头从高空落下时造成了巨大响声,树木倾倒折断,几乎连地面前被震动,附近村庄里的人肯定是能听到的。

    “如果可以把身体的度再加快几倍”

    云海流动。蓝樟挥手间,卷起的能量将扑过来的雾气冲散开,一边在想着度的事情。随即便被珊瑚阻止了。

    “不行!身体度的加快不是说加快多少多少倍就可以了,人的身体展了几万年。细胞的强度、血管的强度。都是在适应这种度的平衡点上,你乱来本来就很危险了,蛮干的话身体会爆炸掉的,反正我可以想到其它办法的。特别是身体上的事情,你一定不许乱来!”

    她态度坚决,瞪着眼睛拼命拍打着蓝挥的肩膀,逼着蓝粹用力点头保证了方才罢休。

    事实上有关战斗之类的事情,蓝粹虽然平素也很小心,这时候倒觉得珊瑚未免太谨慎了。以往的那些战斗,自己都过来了,好几次的经历证明,自己未必非常厉害,但也肯定算得上不错的程度了,不说到五级。四级的战斗力总该有吧,自己飞得又快。按照一般的划分方法。怕是军队都抓不住自己的。

    不过,如果运气不好,或许一颗子弹也能杀掉自己也就走了。

    那天晚上。他一如往常睡得安稳小女孩在黑暗中拥着被子想着:“如果不能第一时间造成最大规模的破坏,还是会跟那些敌人面对面,加大破坏力、避免正面交锋…那些坏人能干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最后,就怀着这样的思考沉沉睡去了。

    给蓝粹与珊瑚准备的时间并没有更多,就在第二天下午四点半,郭莹在一百多里外的新丰市一家网吧里给蓝樟来了邮件,随邮件还附送了好些照片,她昨天其实就已经查到了魏岳等人的住址。今天一个人过来做了确认。十几个能力者,就算基本是三级左右的,郭莹信息的时候,还是有些忐忑,想要加点什么担心或是提醒的话上去,又怕对方是不是会觉得自己看不起他,对方那么厉害,自己的这点小心思是不是太多余,想说自己也能帮忙,但又怕对方觉得自己太差了。会不会帮倒忙之类的。她了第一份邮件,挣扎着要不要补第二份,五点钟。一份邮件回了过来。对方居然在线。

    邮件很简短:“比。知道了。”

    他在线

    郭莹心口朴通扑通地狂跳,手指微微抖了一会儿。按上了键盘。

    “我现在在新丰默路炽网吧,在宾馆里租了房间,地址是…”如果我能帮到忙

    噼里啪啦将这封邮件打好过去。随后她在网吧里等待着对方的回应。同样的时刻,蓝樟回到了家,拿着一只小包裹,一边看着地图一边上了天台,珊瑚用力拖着他的衣服跟在后方,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不行!不行!我还没想好办法呢,你不能这个样子去。”

    “没事的,我保证,会小心,好吧。”

    “不行!他们一个两个就没关系,可是那么多人,你根本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异能本来就是用来打破常识的…小姑娘是一路追着蓝粹从电脑室跑回来又哭着闹着跑到天台上的,帽子也掉了。衣服也有些乱,急得直跳脚。看见她这么担心的样子,蓝樟叹了口气。

    好了,我就去看看情况,绝对不出手,只在天上看看他们住在哪里,有些什么人,好吧?”

    “那你带我一起去!我坐在筐里。”

    “不行!”

    两人拗了一眸子。终于还是珊瑚退了一步:“那你要保证,绝对只是看看,不能跟他们打起来!你要保证!”

    “保证!”

    蓝猜无奈地抱了抱珊瑚,做出保证,随后从天台上以最快的度冲天而起,珊瑚仰着头看那身影消失在黄昏的苍穹中,用力吸了吸鼻子,这才抹着眼泪在天台上坐了下来,仿佛就要以这样的姿态一直等着蓝樟去了又回来。

    另一边。郭莹在电脑室里微有些紧张地等待着对方的回信。而在新丰市的另一边,位于魏岳居住别墅不远的林荫道路间,一辆中型房车正在夕阳的斑驳光辉中龟行驶着,驾驶座能坐三个人,担任司机的是一边无聊地握着方向盘一边看资料的谭羽然,副驾驶座上是白石,明素心坐在两人中间的位置上。三个人的手中的,都有保密等级极高的资料。

    “总部那边把资料过来了,可以动手了吧。再晚一点的时候,他们应该就都在别墅那边聚餐了“两个人对十多个,按规矩是允许格杀勿论的。没错哦?反正按照这些人最近做的事情来说。贩毒、黑社会之类的。规模都比较大,也够枪毙了”

    这一片是新开的地方,环境很好,不过大多数别墅的住户还没有住进来,因此人迹稀少。谆羽然口中唠唠叨叨,眼看着两名男子从对面的道路转角一边交谈一边走过来,他眼前一亮,“哗哗哗”的翻动着文件,随后将某一页按在车前的挡风玻璃上,与远处两人对比一下,望向了旁边的同伴:“这两个,没错哦?”

    白石上身微微前倾,扶了扶似乎单纯是用来增加他书卷气息的平光眼镜,随后点了点头:“的确是。”他看看文件,“这两个的能力比较鸡肋,又不是瞬……先动手?”

    “动手!”浮羽然瞬间来了精神,一改方才的慵懒姿态,将房车驶向那两人身边。停了下来,“交给你吧,白石。”

    白石推开车门走下去,耳听得明素心在后方轻声说了一句:“小心些。”这才集过身来点点头。

    “放心。”

    他笑道。

    最近跳票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在调整自己的作息,以前作息时间总是不规律,乱七八糟,不单单是日夜颠倒而已。随时起床随时睡下的生活已经过了两三年了。身体垮下来的度可以明显感觉到,最近又在试图稳定作息,坚持了几天十二点就睡,不想前功尽弃,所以逼着自己在维持,当然如果跳票了我今尽景补,的

    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