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卫七点,像樟带着珊瑚下楼吃了早餐。随后去卜学。角酬瑚个人在家里,觉得微微有些无聊。

    过来的第一个晚上迷迷糊糊的什么感觉都没有,昨天是第二晚,今天坐在这房间里,虽然接受了将要在这边住下的事实,但感觉还是有些奇怪的,毕竟前几天还在自家的别墅里住着,爸爸妈妈偶尔回来,保姆阿姨每天过来打扫、做饭,虽然别墅偶尔有些冷清,但其实归属感是有的,哪一个房间放了哪样东西都清清楚楚,爸爸妈妈的小实验室她也知道密码,可以进去随便玩。突然就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学也没上了,周围的地形也不是很清楚,陌生的感觉,自然是有的。

    随便表面上没有说出来,但蓝粹现在,也一定在感到困扰吧。

    他心里还想着要自己打甚话回去呢。

    珊瑚心中这样想着。

    来到这边找蓝樟,在小女孩来说其实是一件早有预谋的事情,若论及原因,却是所有人都想错了,并非是因为父母常常不回家,回到家了也心不在焉之类的,父母本身大概是这样想的,许多时候,家里的叔叔伯伯之类的亲戚,甚至爷爷,都觉得爸爸妈妈常常沉迷工作会冷落自己,还这样那样的说来说去,在小女孩那边,反而会觉得纳闷:爸爸妈妈叔叔伯伯的工作都是非常重要非常必要的事情啊,为什么要为了回家陪一个小女孩而放下来呢?

    她其实很难理解这些东西,在她本身来说,当然也会觉得孤独,如果有可能,也会希望父母尽可能地陪她玩一会儿,但或许一会儿之后,她也就倦了,属于小孩子的依赖心、撒娇的心理也有,但如果父母在有工作的时候却选择了陪她,或许小女孩才真的会感到疑惑,为什么要放下必须要做的事情,来处理这种完全不必要的事呢?

    爷爷曾经是很厉害的领导者,领导过研究团队也领导过军队,在爷爷说过的那些故事里,需要执行的东西就是必须要做的,如果一个迟疑或许就会牺牲很多人,三爷爷、父亲、母亲、叔叔、伯伯也都是做非常重要事情的人,她从小就能理解这些事情的重要性,虽然偶尔会因为孤独而感到沮丧,但她从来就不会觉得“陪自己”这种事情要高过“工作”这一概念。当然,一切若从头看过去,或许也是因为那对父母在面临“陪孩子”与“工作”的分歧时,每次都选择了后者。才在潜移默化中建立了珊瑚脑海的认知,但认知既然已经形成,我们也无需就其对错讨论太多了。

    :女孩或许有过沮丧,但从来就未曾对此有过生气,理所当然的事情只能接受,无需生气,她这次出走,自然也不是因为赌气。

    小女孩是今天才,从小时候过来,几乎所有人都有着这样的认知,她本身也知道这一概念:自己要比同龄人聪明得多了。智商远同龄人的结果是离群,同龄小朋友们玩的游戏很少有能够打动她的,由此一来小珊瑚从来就没有过太要好的同龄朋友:我比她们要聪明。所以我应该找大一点的人玩才行。不过,那些年纪稍大的男孩女孩。也很难给她以认同感,他们其实也幼稚,而且在幼稚之余,还打心眼里认为自己完全是个小孩,用的是对待小孩的态度,每到这时小女孩就会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到头来,跟大孩子交朋友的想法也是这样打消了。

    一直到在蒲江遇上了蓝樟,他有点笨,可是一直在过着很浪漫很无忧无虑的生活,他在垃圾场捡破烂,又在树林里做树屋,最重要的是,他是打心眼里不会摆出“我大你多少多少岁,你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就算偶尔摆出年龄来,也不过是在开玩笑的时候或者双方辩论,他理屈词穷的时候,那时候,她心中就会觉得好笑,并且充满了成就感。

    两个人到底应该算是什么关系呢?兄妹?那不过是名义上的,小女孩不会否认两人的年龄差距,但她的心里也不会觉得自己真比蓝樟如果要考虑关系,就要放在平等的位置上一男孩、女孩,关系很棒,几乎是与爸爸妈妈一样,跟自己最好最亲密的人了,唯一的朋友与父母搬到信城的时间里,虽然连月经都没有来过但是博览群书的女孩轻易地得到了非常靠谱的答案。

    是爱情!嗯嗯,一定没销的。

    她离开信城,并非是因为生气,而是以很认真地态度,在追逐着自己的未来。当然啦,事情会很复杂,需要时间来处理一切,蓝樟傻着呢,但就算有问题小女孩也会完全在战略层面上予以藐视,谢家人不相信眼泪,珊瑚的字典里没有失败,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成功,这是在爷爷的熏陶下,谢家好几代的出色基因得到验证后所形成的自信。

    爱情到底是什么,她当然并不清楚,就结果上来说,无非是“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的理由而已,自己还是小孩子的身体,连月经都没有来,还不可能生小宝宝,江一…没关系,只要定下了明确的目标。以后需要考虑的。观刀…时收取成果了。

    自己现在是小美人,以后一定会长成妈妈那样的大美人,又聪明又可爱,会弹吉他歌也唱得好听,共过患难,现在又住在了一起,怎么都不会有问题的。就像爸爸一样,据说以前不也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么,有些还“门当户对”什么的,妈妈一出现,统统就打败了。

    早就确定下的想法,家里那边,电脑里的照片肯定也已经被解出来了,她一点都不担心,为了让自己尽快拥有完全的归属感,无聊地坐了一会儿之后,珊瑚开始环顾四周,看看自己有什么要做的事情。妈妈以前在家里会收拾东西,做打扫,有些是佣人做,有些妈妈就一定要自己来,她说这样会有家的感觉,不过这些房间的摆放挺顺眼的,门口旧报纸虽然叠得有些乱,她倒也懒得去再叠一次了,角落里放着一些杂物,楼下冯阿姨放这里的,搬不动,懒得管,其余的,,衣服蓝粹早就洗好了,由于不在家里吃饭,也没有要洗的碗,她趴在床边将自己的几件衣服叠了一遍,然后一件件地放进卧室里的小柜子,看看不是很漂亮,搬出来又重新摆一次,随后象征性地扫了扫地,关门下楼。

    入夏不久,天气晴朗,由于是上午。附近街道上的行人并不多,金黄的阳光洒下了一片梧桐树的落荫,市里没什么事情,冯阿姨正在无聊地摆货,珊瑚跟她打了声招呼,随后在店门边的一张小凳子上安静地坐下小女孩的坐姿很端正,她戴着帽子,双脚并拢,两只手放在腿上,转着眼睛饶有兴致地望着街坊三三两两在屋檐下聚集、聊天的情景。认真的模样颇为讨喜,冯阿姨连忙搁下货架,从冰柜里拿了雪糕来孝敬她。

    “这么喜欢小女孩”世界上可爱的小女孩多了,将来被骗到破产就哭吧”

    不客气地舔着雪糕,珊瑚的心中无聊地想着。

    与冯阿姨聊了一会儿,她决定不再理这个大婶,拿着快吃完的雪糕朝附近的街道上逛过去。

    八中附近的这一片不算蒲江的闹市,多是古旧的建筑,偶尔也能看见一些颇具特色的店铺小女孩吃完雪糕,叼着雪糕的木棒一边走一边看,偶尔就停下来一会儿,大概十点多钟,来到附近一个货运站的聚集地,站在一个门面前看了好久,随后,指着一只大概是用来运送电视机等物体的固定在纸箱外部的已经拆开了的木笼子对老板说道:“叔叔,这个可不可以卖给我?”

    几分钟后小女孩拖着那只直径一米左右的木笼子踏上了回家的路,大概走了不远,她将木笼子翻过来罩在了自己身上,用手举着往回走,由于笼子挺大小女孩看起来就像是被关在了里面一般。那只笼子在街道边以不快的度走着,偶尔停下来歇脚,一路行至路口,随着过马路的人停了一会儿,绿灯亮起时,飞快地冲向斑马线的另一端,到了街边的阴影里,便又停下来一会儿小女孩人聪明,但力气不大,身体也算不得强壮,走一阵就要休息一阵,由于她长的可爱,站在笼子里在街边歇脚的模样也颇为有趣,不时有路边的行人望着她,面露微笑,她就在那儿猛翻白眼,心中腹诽:“没见过啊,傻瓜一样”

    一路回家,她将笼子摆在了客厅里,随后兴致勃勃地跟冯阿姨借了锤子和钉子,开始对笼子做处理和加固,这种热情没能持续多久,十二点的时候蓝辞回来小女孩已经躺在床上看漫画了,笼子摆在客厅一角,第一根加固的木条都只订了一半。

    “珊瑚,你弄个。木箱子回来干嘛?这是用来运东西的吧。”

    “不告诉你

    “哦,那下去吃饭吧

    下午的时候蓝樟去上学了,珊瑚又在笼子边忙碌,这次终于将一根木条订完,她看着自己的工作成果,有点不满意,但是翻修又太麻烦了,想了一会儿,干脆将烦恼抛诸脑后,继续看《怪医黑杰克》的漫画,看了一会儿又在纸上画图纸,墨水弄到了手上,去厨房洗手的时候,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她从厨房微微探出了头,开门进来的是个穿着白色夏装的女人,跟蓝樟差不多的年纪,她从门外走进来,手上捧着一小盆花。

    不懂礼貌,珊瑚心中想着,但人家有钥匙,这也无话耳说了。

    她从门口缩了回去,冲着镜子做了个可爱的表情,一边甩着手上的水清一边跑了出去。

    “亲爱的,你回来啦?”《怪医黑杰克》里小女主角落落也是这样称呼黑杰克的。

    小女孩在厨房门口微微愣了愣,露出了恰到好处的无措表情,客厅那边,捧着花盆正准备关门的芥末愣在了那儿,眨了眨眼睛,无法理解蓝樟这边为什么会出现一个。年纪这么小的小姑娘。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