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黄的光芒在滚滚如海潮一般的云上流淌,变幻翻涌,壮丽非常,远处如锦缎,近处如山峦。他们就这样身处起伏的云间,女孩站在篓子里瞪大了眼睛,出惊叹的声音,偶尔兴奋得跳起来,偶尔飞快地拍打着蓝粹的肩膀。

    “快跑快跑,后面的追过来了、追过来了,”

    回过头,云雾在后方聚成高达数十上百米的浪潮,向这边翻涌过来,随后便将渺小的两人吞噬下去,不多时,蓝棹从上方传出了云雾,带着背篓里的小女孩,在那犹如棉花糖一般的山丘上走着小女孩“哈哈”的伸手去捞那云雾,俯出了半个身体,随即被蓝樟伸手塞回去。

    “好漂亮啊,比坐飞机棒多了,快飞快飞啦,我想到前面的那朵云上去看!”

    “还不是一样的。”

    “不一样啦。”

    她拍打着蓝粹的肩膀。蓝樟陡然加快了度,贴着白云一路穿行,不一会儿,冲出这片云层的边缘小女孩趴在篓子里朝下看。大地之上山峦起伏,河流从山岭的中央穿过去,远处大的城市,近处的村庄、小镇。

    “蓝棹蓝样,那边是蒲江吗,我们飞了好远了啊。

    “嗯。”

    “下面的那个小镇看起来很有趣啊,好不好玩?蓝樟你有没有去过?”

    “只在天上看过,不过这个时候不好下去啊。”

    “嗯,别被人看见了。”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另一端的白云之上,珊瑚用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两人的脸几乎都贴在了一起,小女孩的身体带着淡淡的香气,胳膊和脸蛋都是软软的:“蓝樟,我是不是第一个跟你飞到天上的啊?”

    “吧,不是,”

    是那个果子狸吗?小芥末?”

    “小芥末又不是你叫的,是个男的

    “啊,”

    来到蒲江之后,最近几个月内生的事情,其实还没怎么跟珊瑚说起,这时候在云上略略交代一番小女孩才大概明白过来:“那个叫魏岳的,,有五级,应该会很厉害吧

    “我也不清楚啊,”

    “他会的是什么你也不知道,人家那边十多个人呢,万一遇上一些乱七八糟的能力怎么办啊,蓝樟,你不应该直接答应帮忙的

    下午的时候还对一切表现得信心满满,但毕竟信息不足小女孩这时候对异能之类的东西还没有什么概念,在她看来,许多能力都能轻易地衍生出厉害的附加手段来。蓝樟可以,其他人未必不行。恐惧向来来自未知,这时候听说蓝粹有可能与人有争斗,也就不免担心起来。

    事情关系到性命,完全马虎不得,珊瑚从小受爷爷和父母的影响,平素玩闹归玩闹,这时候却很能认识到事情的严重。之后虽然蓝樟也安慰她别担心,但小女孩明显失去了继续在天上盘桓的兴致。开始嚷着要回去。回到市上方的出祖屋吃过了晚饭,天色已经入夜。小女孩嘿嘿哈哈地活动一番,拿着萎樟的作业本开始趴在桌子上写东西。

    “蓝挥你的力气有多大?能搬动多重的东西呢?”

    “不知道具体数字啊。大概几百斤吧

    “能毛多快呢?”

    “呃,也没测试过”

    “先在的力量有:飞、加、控制能量、力气大、还有只用过一次的分解墙壁,”

    珊瑚态度专注,不时在纸上写写画画,蓝粹就有些无奈,不管怎么想,让个十二耸的小女孩这样为自己担心。自己也未免太不地道了,不过,当他试图做出劝说和安慰的时候小女孩也摆出了难得的认真面孔。

    “你如果打输了可是会死的!现在你也不知逝世界上到底有多少种能力,我也不清楚能力是怎么回事,可是如果真的有那些古古怪怪的能力”你根本想不到事情有多可怕,排列组合,运用方法,量变产生质变,像是那个方少白,你看见他是控制了很多东西,可是要杀掉别人,一根针就够了,他只要控制一根针,就根本没什么人挡得住,现在已经有了穿墙术、控制火焰、控制闪电、控制能量、加这些,你之前也许是运气好,可是现在那边有十几个人等着你过去,只要他们稍微会配合一点,哼,我们现在根本就不明白这些,怎么小心都是没错的,”

    “不知道他们的人有多厉害,我们如果要打他们,就要用别人根本挡不住。来不及反击的办法”比如抢一辆油罐车冲进他们的家里,直接炸掉,确定周围的人都可以死光光,或者找到哪里有军队物资存放的呃,信城那边好像是有的一可以去偷一颗导弹,你带着飞过去直接把他家里炸平,不过导弹的引爆有些麻烦,而且你肯定不肯的”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能把人带到天上,就能把石头带到天上”

    她一边说,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字迹仍旧如往日那般不堪卒睹:“流星的度可以到几公里几十公里每秒,到这个度是不靠谱的,但是如果一删出右头从天卜以高落下来。破坏力肯定也很大一具不我是不清楚啦。我们可以先做一些实验,如果可以达到音”呃,问题是你的度肯定没有这么快,但石头从太高的地方落下来,中间必须修正轨道,你的度要有这么快才能随时改变石头的方向,也许可以把你跟石头绑在一起。落地之前再脱离,不过也要考虑空气的阻力,石头的度能不能突破音障呢”不过这算是一个思路啦,也只是那些人住在别墅或者平房里才能用,我可以多想几个办法”

    “简单一点的。从天上扔油桶,然后点火,,不过这个不能保证第一时间的效果,只是爆炸起火的话,他们肯定也有办法逃出来,要不然,先去撞他家的房梁,让整个房子塌掉把他们埋起来,然后在废墟上面浇油,点火。这个有些危险啦,不过你的度比他们快,动作也快一点,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想要不危险,保证大规模的杀伤是必要的,这里不是有黑社会吗?不知道手雷、火箭筒之类的有没有可能抢到,你会飞,直接从天上轰炸就可以了”因为你现在只会一些笨能力,所以我们只能想这些笨办法,如果控制得好一点,我们也许可以往电磁方面考虑,控制能量的话,理论上也能转变成辐射吧”次声波也很厉害,到底先往哪里展,我还得先考虑一下”

    看她挥着手中的笔越说越认真,蓝种也终于叹了口气,将她从椅子上抱了起来,没收了纸笔:“好了,先不说这个。热水帮你烧好了,先洗澡准备睡觉吧,”

    “啊小女孩挣扎着叫起来,手舞足蹈,“我不是在玩!”

    “我也不是,珊瑚,你才十二岁呢,我可不希望你整天都想这些事情

    “可信息不对等,我很担心啊。”

    “我知道没你这么聪明啦,可我也不是傻瓜啊。我会先弄清楚他们的情况再出手。好了吧。我们约法三章,把这个当成游戏,你哼哼趣的想法就跟我说。我们一起试试看,但是别老想着把石头或者炸弹从天上扔下去什么的。伙?”

    汝孩撇了撇嘴:“还伙呢,,你连电都不能单独控制,”

    “呃,因为之前觉得自己已经很厉害了嘛,我至少可以干扰电路运行啊”他将小女孩扔进浴室,“好了,洗澡,明天我再带你去天上玩。”

    “那我不要坐那个难看的篓子

    “难道买个箩筐?不好背帆,”

    “你就不能想点漂亮的东西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小女孩算是暂时放弃了那些暴力思想,从小皮箱里拿了睡衣。乖乖地去洗澡。她在浴室里的时间里。蓝樟坐在客厅里想着小女孩的那些话。控制电”自己的确是不会,一直以来自己能控制的能量似乎都是集合式的,能加热能爆炸也能干扰电流运行,似乎也跟电沾点边。但单一的电能是怎么样的呢,如此想了想,他将一个。小电风扇的插头从插座里拔出一点,然后手指按了上去。

    磁碰!

    街道上,位于路口转角的三层楼房徒然陷入了黑暗之中,一楼总闸的保险栓上闪出了火花,跳闸了。

    “啊珊瑚在浴室里叫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我看不到了啦”

    “见,,电线短路了

    黑暗中。蓝樟有些尴尬地望着了一下,麻麻的,还什么东西都没感受出来呢,,

    ,

    半个小时后。穿着粉红色睡衣,戴着睡帽的小女孩在她的那张单人床上跳来跳去。这时候的她,看起来像个洋娃娃。当然,十二岁的奴也已经开始育了,目前的身高是一米三六,胸部微微有了小慢头的规模,不过睡衣里到是不怎么看得出来,眼下唯一能给人的观感,大概也就是调皮或者可爱。

    “枕头不够办

    “床太窄了,晚上一定会掉下去的

    “我喜欢今天看见的那张弹簧床,你又不买,”

    “蓝樟。你看我脚上被蚊子咬了一口,”

    今天要睡在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床铺上,小女孩明显有些兴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并且伸出白籍一般的小腿,让蓝粹看上面被蚊子咬出的包,两人的床铺是并排摆放的,原本隔了半米左右,最后还是被珊瑚推得靠在了一起,理由是她害怕晚上摔下床去。就这样一番折腾,又是跑来跳去又是弹吉他唱歌,十点之后熄了灯小女孩还是趴在床上说这说那,大概过了午夜十二点,蓝樟早已在另一侧的床上进入梦乡”女孩才终于抱着被子,沉沉睡去。

    “唔,,亲爱的,晚安,”

    那天晚上。她梦见蓝樟变成了自己最喜欢的怪医黑杰克。

    这是同居生活的开始。

    第二天下午,珊瑚见到了芥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