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二天天怀蒙蒙旁,婷粹从睡梦中醒束。珊瑚仍然在睡着。…孟妹糊糊地走去厨房那边准备刷牙洗脸,往镜子里一照,顿时被吓了一跳,脸上被人用黑墨水涂成了花脸猫。还是毁了容的花脸猫,回过头,珊瑚就站在厨房门口呼呼呼地捂着嘴笑。

    “我画得漂亮吧”

    “你又没这今天赋

    洗了三盆水才将脸上的墨水洗掉,珊瑚没有带毛巾,便让她用自己的毛巾洗脸,离开厨房的时候。小女孩一边站在架子边拧着帕子,一边嘟囔着:“好奇怪啊,蓝粹,我记得昨天到的时候明明很饿的,你说拿三鲜面来我也记得没有吃啊。早上起来的时候,肚子好饱”她仰着头想了一会儿,“会不会是饿过头了,”

    “呃,大概是,”

    蓝樟在另一边偷笑,回到客厅写了一张请假条,两人一块下去吃早餐时,托冯雪峰帮忙拿到学校交给班上的同学再转交老师,随后。才开始询问起珊瑚这次过来的过程。

    “早就计哉好的了啊。我带了换洗的衣服,还带了钱,暂时就不回去了。姑娘自作主张地说着。

    “那,,你要上学的啊。”

    “不用了啊,学校教的我都知道了。”

    “但是,,你爸爸妈妈知道你乱跑吗?”

    “放心啦,我都有留言给他们了。”

    “不是放不放心的问题!而是”也不是你知不知道,你要上学,这个”蓝粹也不懂怎么说,一时间自己也有些乱,“这个关系到你的成长啊,学校里有你的同龄人,他们可以跟你玩,这样才正常

    “正常吗?”

    “嗯。”

    “但是,我上次做了硝化甘油有”

    硝化甘油是什么?”

    “炸弹啊,不小心晃一晃煎会爆炸,有火星也会爆炸,做的时候没控制好也会爆炸,用试管滴一小滴在地上,拿铁锤敲一下,就跟放鞭炮一样。我的同学没一个会这个啊,你如果赶我回去,我就继续做这个

    两人在客厅里对峙了一个多小时,蓝榨终于承认自己拗不过这今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女孩,如果真的把她赶跑掉,都不知道她会干出什么事

    来。

    “你确定你爸妈不会担心?”

    “放心,他们很好的,上次也见过你啊。”

    “好吧,带你出去买东西

    珊瑚过来的随身物品就是一个小红皮箱,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胡乱塞在里面弄得乱七八糟的一叠钱就没什么了,她想要在这边长期抗战,很多东西不买不行,两人坐在床上点着那些皱巴巴的十元百元的钞票,蓝粹也不得不感叹,这小家伙果然是大款一只,身上一小叠,皮箱里一大叠,日后如果谁娶了她,当衣食无忧了。

    “你这么多钱从哪里弄来的啊,不会又是从老爸皮夹里拿的

    “不是啊,我走的时候老爸不在家,这些是压岁钱和爸爸妈妈平时给我的。”言下之意,走的时候如果老爸在家,那说不得还是要拿一笔的。

    知道珊瑚这次出门肯定有猫腻,未必真的跟家里人有过什么交代和沟通,但事到如今。也已经没有办法了。当务之急怕也只能是先安顿好她,然后再让她心甘情愿的跟家里联系,最起码的打个电话给她爷爷报个平安也好。就是不知道以后如果真的跟她父母认识了,她的父母该怎么看他。唉,怎么想都不乐观。

    需要买的东西很多,不过大部分在楼下的市就有,什么牙刷毛巾类的洗漱用具,简单的铺盖等等,珊瑚虽然一向剃着那有个性的光头,但她五官精致,看起来还是个颇为讨喜的小女孩,特别是在冯阿姨这样的中年女性眼中,更是能让人喜爱不已,母爱为之泛滥。不过珊瑚倒是从来就不喜欢对她殷勤太过的大人,表面上一副可爱的模样,东西买齐之后,到一旁跟蓝樟撇嘴。

    “这个阿姨以前没见过小女孩啊,你说会不会是她以前有个女儿,后来死掉了?”表情委实腹黑无比。随后吃了蓝樟一个爆栗,“啊”的伸手捂住额头。

    市里的东西搞定之后,蓝樟领着珊瑚在八中附近转了一圈,熟悉地形,随后乘车去往蒲江最大的一个市场,购买其它的生活用品,在路上,珊瑚便也问起他这两年多的生活经历,蓝樟便从与她分开的时候说起,听到他飞行在天上旅行的过程,小珊瑚趴在公车前方座位的椅背上,憧憬不已。

    “真好玩,你要是带我去就好哦”

    “好玩才怪呢,又没钱。又找不到工作,有时候还会饿肚子”

    “带上我一块儿就可以了啊,我可以在街边唱歌赚钱啊,啦啦啦啦、啦啦啦啦”而且说不定我可以去试试破解银行的系统”应该是可以啦,就算不行,带上我的话。当小叫花子我也很可爱啊”

    小姑娘唱歌还是一如既往的跑掉漏词。大概说完这段话,她在蓝樟有些疑惑的目光中酝酿了一下情绪,将衣服揉得皱巴巴的,随后再揉了揉脸,脸上挂着两滴泪水到了前排一名中年男子的面前,可怜兮兮的模样:“叔叔叔叔,我跟妈妈走散了,你可不可以给我一块钱让我打电话回去给妈妈?”

    蓝樟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中,一块钱到手,随后小女孩才又换了一副表情。冰如轻声说了什块钱还给了那中年男子。鞠了个知:“示抱歉,对方似乎也有些哭笑不得,珊瑚一脸得意地回来了,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厉害吧?。

    “以后把你拐跑了不许你回去,我就不怕饿肚子了。”

    珊瑚嘻嘻一笑:“不行的,爷爷说过,这个是天赋,但天赋好也不能乱用的,如果觉得自己长得可爱有人喜欢,就这样忘乎所以以为做什么都会被原谅。总有一天,可爱就会变质的。到头来别人就只会讨厌你了

    “不懂,”

    “我也不懂,,不过爷爷说的话总是没错的。我大概要等到长大了才会有他那么厉害,”

    小女孩很自信。但无论如何,或许她从来不喜欢对她献殷勤的那些叔叔阿姨的原因就是为此,此后下了车,一路说到香港的事情,说到根芥末见面回头说了说以前跟芥末的关系再转回来说到香港回归的那些事。珊瑚一脸的若有所思,偶尔看看蓝挥。

    “芥末、果子狸,”她仿佛咀嚼一般的喃喃说着这名字,随后。却没有对此表任何看法,“其实,那个方少白的名字我听妈妈说起过哦。我这两年多一直打听,然后才弄清楚,爸爸妈妈他们在信城那边就是研究你这样的进化者的,有个组织叫做界碑,属于国安二十一局,爸爸妈妈也是帮他们做事的,老大就叫方少白,是个少将,不过我一次都没见过”

    “研究”,进化着”

    “嗯,不过你放心啦,不会被解剖的,主要是怎么让人把能力挥到最大啦,然后呢,”珊瑚仰起头想着,“方伯伯是研究哲学的,三爷爷也在那边,他研究的东西很多,不过没有爷爷那么厉害啦,我能听到的东西也不多啦,不过感觉住在那边的哲学理论研究家好多最主要的目的好像是,打开另外一个世界的门啊,逻辑融合,规则改变什么的。呃,好乱,我也不太清楚,”

    小女孩以前就有着非常严重的好奇心,在豫陵偷听爷爷和妈妈说话的事情也干过,躲在柜子里啊,装窃听器啊,这两年多以来居住在信城,虽然有些心不在焉,但到处打听肯定是少不了的。事到如今也大概弄清楚了爸爸妈妈到底是干嘛的。只是就算再天才的孩子,那个如同基地一般的住宅区里毕竟还是有组织的保密原则什么的,就算整天偷听,大人偶尔探讨问题也不怎么提防她,能够了解的东西,毕竟也是有限。这时候回想起来,想要对信城研究基地的目的做一个大概性的了解,最终还是有些一头雾水。

    她都弄不清楚的事情,蓝棹听她一番呓语,自然更加不懂,研究异能的运用还可以理解,打开另一个世界的门,无论如何就真是太玄幻了,至于什么逻辑、规则之类的东西,如今就真的在他的理解范围之外,无法弄懂这些东西该怎么分析行究,哪怕想当然都很难。

    “如果你早点告诉我这些,我就可以去打听到了。谁让你不早来找我的,”

    小女孩求知欲旺盛,若是蓝棹一早就跟她说了这些东西,说不定她现在已经将异能这些事情弄出了一个大概,这时候不免有些埋怨,不过。片刻之后她也就兴奋起来,因为蓝锋将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告诉了她,随后将自己目前的能力啊,一直以来的展也说给了她听”女孩目瞪口呆。

    “不会吧,控制能量,加快新陈代谢,还能飞”穿墙术让墙壁变成粉末了?那不对啊。简直是可以分解一切的手了嘛。为什么呢,,难道是高频震动产生了分解效果”不可能吧,想一想就可以,可塑性这么强,爸爸妈妈这么还会那么烦,”她说着,随后笑起来。

    “没关系啦。蓝挥,我们一块研究怎么让你变得更厉害好了,我突然有很多想法哦,一定可以让你变得比那个方少白更厉害。还有那个,什么潘多拉,下次见到了一定能打败她,抑制度的办法可以有很多的,电能可以麻痹人。如果努力提高对单一能量的控制,也许可以控制电极,产生高电压。也可以控制磁场,如果可以产生高强度的磁能,甚至可以直接破坏人体。如果再展下去就更加不得了了。你现在对能量的控制还只停留在热量和爆炸上,太慢了嘛,最简单的,热的本质是分子运动的度,如果你对一块石头加热,然后瞬间把热量抽掉,让分子运动安静下来,石头会因为热胀冷缩直接爆炸的,这个比你单纯用能量炸开可是厉害多了哦两年多以前如果带上我一块,说不安在香港就可以直接打败她了

    “另外你的手既然可以分解东西,跟那个潘多拉的能力也差不多啦,到时候直接跟她拼就可以了”另外,控制新陈代谢。控制身体,这个可塑性简直是无限的啊,听你说的这些事情,我觉得你简直可以千变万化,当然。要先理解生物学的知识啦,你现在可以分离空气中的有毒物质了,我觉的跟别人打架的时候干脆控制一片高污染的气体怎么样,控制新陈代谢。也可以控制激素,单纯控制新陈代谢增加度其实是不正确的,太浪费了,”

    “控制单一激素。就可以让人变得灵敏,而且还可以有很多效果啊,隔绝痛感,直接给伤口止血,最快反应,只要做得好,说不定可以直接给自己调节出最好的锻炼趴”你在家里坐上一天。就等于坚持跑步一百天哦,当然杂了

    “理论上来说,以后也许可以让你刀枪不入,或者手被砍断也能长出来,加快自愈能力,变成不死之身,呃,也许有些麻烦,如果不能平衡展,身体也许会变成癌细胞崩溃掉,或者变成怪物啦,身体方面的锻炼我们还是先别去弄了。我要先弄明白这方面的知识,有了万无一失的计划,才行,你之前的宏观操纵还没什么,也许就是去医院住上一个月,如果真的到了激素和细胞层面,一个出错,慢慢的就会成怪物的

    “不过,你可以控制震动,也许可以变化一下操纵声波,如果操纵好了次声波,别人还没看到,就会整个人都爆炸啦,哼哼,那个潘多拉算什么,你看见的那个方少白。我觉得也只是大范围的操纵物质而已被他能把自己藏起来,倒是很厉害”

    “呃,,我也不是一定要变的那么厉害啦话是这样说,但蓝樟说的开头仿佛直接启了小女孩的想象力,两人在市场里走着,珊瑚偶尔就蹦出一个想法来,虽然偶尔听起来有些妙想天开,不过蓝樟以前也是有想过这些事情的,只是没有珊瑚想得这么清楚而已。有的东西能听懂,有的不能听懂,过了不久,他也有些心潮澎湃并且憧憬起来,说不定自己真的可以变成厉害的人也说不定

    虽然并不认为力量就应该是一切,他最为希望的,还是像普通人样过安安稳稳的生活,但香港那次被潘多拉打到快死的经历,的确是给他留下了巨大的阴影,能变的厉害。终究还是厉害一点比较好,反正自己又不主动去欺负人,但别人如果欺负过来,自己也是要自保的。

    除了对于能力的这些幻想,偶尔珊瑚也会想到其它的方面去:“潘多拉”这是神话里的人啊。虽然她一定不是的,但如果说打开一扇门,应该是什么世界呢,如果打开的真的是另外一个空间,需要担心的是逻辑方面的冲击吗,,嗯,逻辑的冲击,如果出一点问题的话,这个世界不,甚至是宇宙的层面,”

    这些东西蓝锋听不懂,珊瑚也只是想到了什么,却完全不能肯定的样子,说到底小女孩不过十二岁,哪怕智商过人,从小也是受到父亲爷爷这些人的熏陶,知道许多概念,许多名词,甚至能知道各个领域之间的关系,将蓝锋异能的未来做一番推导,但也不过是一知半解,真到了具体的理论细节,暂时来说。她还是只能想当然尔,更何况是逻辑、规则、哲学方面的东西。

    一只手拉着蓝棹的衣角,一边想着事情一边走,偶尔说出一段话来的小女孩令人看来颇为有趣,直到经过一条出售各种乐器的街道时,无意间看见店铺里陈列的一些乐器。小女孩才从这种沉思的状态中跳了出来,她用力拉着蓝粹的衣服:“蓝粹蓝樟,我的吉他没有带来呢”

    于是待到从甫场回去,小女孩的身上就已经背了一个红色的吉他盒,蓝樟则扛着一张折叠式的竹制床铺,另一只手拿着一只大背篓,背篓里放着几本从书店买来的生物学、物理学、化学的书籍。

    “这么小的床,我晚上打滚会掉下来的啦……对于床铺的大小表示了一番抗议,最令小女孩疑惑的,还是那只背篓,“你干嘛要买这个筐啊,难看死了

    “很难看吗?。蓝猜打量了一番,感觉还顺眼啊,“每关系,反正不会有其他人看到的

    “干嘛的郸

    到得傍晚时分,珊瑚就大概明白那是干嘛的了。能够到这边来找蓝樟,有一件事情毫无疑问是非常重要的,那便是让蓝樟带着她飞到天上去玩,偷偷摸摸地走到一处无人的山林边,蓝樟让她进去那只大背篓里的时候,珊瑚的小脸瞬间就焉了。

    “不要!”她挥舞着拳头抗议着。跳了起来,“太难看了,你背着我或者抱着我就好了啦,我才不要进到这个筐里

    “背着和抱着都很累的,你也不想从天上掉下来吧,你坐在背篓里,也可以在天上多玩一会啊。”

    “竖决不要”。

    说着坚决不要的小女孩没能坚持多久,因为蓝樟抱着她直接将她扔了进去小女孩虎着脸坐在筐里生闷气,不过,片刻之后,她的气也就消了。因为他们已经在夕阳照耀的树抹上空飞了起来,当远远近近的风景映入了眼帘,山脊、树林、田地、远处的村庄与城市都沐浴在金黄的夕阳下时,前前后后看个不停的小女孩就出了“哇”的感叹声,一边抱住了蓝樟的脖子,她一边在蓝樟的耳边指指点集,兴奋得一塌糊涂。

    “蓝樟号飞船,前进前进向前进,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哈哈,嘟嘟嘟嘟嘟嘟嘟一。

    他们在这片金黄之中直上云霄,:卜女孩站在她背后的背篓里,拿着一只小喇叭出来用力吹着,随后采用了“嗨!希特勒”的经典敬礼方式,俨如小的飞船船长,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飞船,这艘飞船最终将飞向何处,目前还无人知晓。

    小女孩那妙想天开的头脑中的级战士的打造计划,也就在这个傍晚,宣告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