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咨笛的声音接路而系,各种各样的车辆米芒包围了大厦帜刚街道,警车、救护车、消防车,几名被打晕了的保安被人从大厦里抬出来,从顶楼下来的血淋淋的尸体已经装进了尸体袋,附近步行街上的人们过来围观,旋即又被隔开了。

    “郭叔叔也来了哎。”半条街外的一家饮品店前,许莉某、郭莹、田敬围着一张桌子坐下,一边喝着饮料,一边看着那边事态的展。实际上这也称不了什么展,事情基本是结束了,后续展的关键也不在警方的身上,三人之所以在这里看着。不过因为还没有心情回去而已。眼见郭莹父亲出现在了警察的队伍里。许莉某便跟身边的同件说了一句。

    “今天说是要加班,大概还没回家呢”郭莹笑了笑,“谁能想到又有突事件。”

    “斟局长也加班啊?”本站斩地址已夏改为:聊联凹鹏聊嵌请登6圆读

    “上面有人在查他,最近压力大吧

    今天晚上的事情以一种奇妙的方式得到解决,突如其来的援手,将所有敌人一扫而空,但三人的脸上,此时其实并没有多少的安定,援手突然的出现,也突然的消失,而摆在她们面前的问题依然沉重,甚至比之前更加没有了回转的余地。

    “那怎么办啊?”过的片刻,许莉某叹了口气,望望两名同伴。

    “还能怎么办?”田敬答道,“希望那个戴头盔的是跟湖岳盟有过节吧。”

    “如果不是呢?也许只是跟天台上那个家伙有仇,或者是因为什么事情突然在这边跟我们有了交集,而他本身并不是想跟湖岳盟作对”

    “那我们就死了。”田敬白了她一眼。“他都出手两次了,怎么可能这么巧。”

    一旁。郭莹没有参与讨论,只是用双手撑在额头上,轻轻揉动着,低头想着什么,片刻,她抬头一笑:“不管怎么样,反正决定冲出去的时候。我就豁出去了,,暂时别想了,先回家吧。”

    ,,

    “不是说要欣赏夜景吗?用不用再高点?”

    夜晚,与地平线的垂直距离三十五公里。这里是大气平流层的上方,基本温度摄氏零下五十五度,水汽在这里会凝结成冰,空气不流动,没有一丝风,安静得近乎死寂,任何的声音在这里,都会显得突兀。犹如神迹。

    橙黄色的光球就这样安静地悬浮在虚空中。光团之中,被抱住的高个男子徒然出了一声大喝:“”

    深黑、暗红的能量出耀眼的光芒,下一刻,只听得“咔”的一声,光芒熄了下去,他的手臂都开始扭曲变形。后方箍住他的黑色幽灵乎是用尽全部力气:“魏岳住在哪里!”

    远远看过去,那橙黄色的光球偶尔有一阵波动,偶尔又静止下来,大约过了半分钟左右,光球中隐约传来高个子的笑声:“你不敢杀我”哈哈哈哈,你根本找不到人,你的朋友会受到你想都不敢想的报复,她们的家人,跟她们有关的人,”

    话音戛然而止,他看见那黑色的身影从他的视野一侧刷的升上去,黑色的头盔在看着他,坠入那片虚空的深渊之中,以惊人的高,迅远离。

    蓝樟站在那里,看着人影消失在下方的云间,随后用手指敲了敲头盔,偏过头去看侧上方的大月亮。

    “月亮月亮,你可以告诉我魏岳住在哪里吗?”

    月亮没有回答,她安静地停留在宇宙的虚空中,蓝樟等了一会儿,终于想到了什么,头盔里的那张脸笑了笑:“下次把你也从这里披下去,,

    随后。他转身俯冲而下。

    “开玩笑的,再见啦,月亮。”

    砰的一下,石子投进河里,漆黑的河岸边。那道身影安静地站了一会儿。随后方才转身走上一侧的道路。是郭莹。

    忽然间,很不想回家。

    父亲这段时间的压力很大,回到家里总是很凝重。连带着母亲也变得有些忧虑,虽然没有人知道,但郭莹明白,这些事情都是自己造成。

    那个戴头盔的人为什么要救自己呢?香港两次,蒲江又是两次,是巧合吗?突然间有了共同的目标?他已经向湖岳盟的这些人下手了,应该是将他们当成目标吧?应该是没错的,可要是万一,,

    她却承受不起这样的万一。她也好、许莉某也好、田敬也好,如果有这样的万一存在,她们三个人,包括她们的家人,就都死定了。

    为什么救我呢?

    五级的进化者,在香港可以将潘多拉那些人打得那么狼狈,举手之间。自己豁出性命都无法抵挡的敌人就灰飞烟灭了。

    为什么救我呢?

    举手之劳?随意为之?

    没有跟他有过交流,每次都是一出现就走了,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或许只要说过一句话,自己都能放下心来,确定他的目的吧。事实上已经可以大概做出推测,他的确是会解决这些事情的,可就因为对那个人了解得太少,心中反而会将万一的成分无限放大。

    或许明天就会有转机,几天内就能确定一切,但如果结果是那个。万一。她的家庭、朋友,也必将在几天内出事,一个四级进化者死了,对方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肯定会动用最大的力量杀过来,哪怕香港组织里的人派过来帮忙调解,恐怕都无论如何挡不住了。

    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已经注定了与这样一个组织的敌对,再无转圈余地。站在这样的风狐,哪怕在心中感到或许有个丹比强大的身影会出年熙性糊也实在无法平静下来。

    表面上还是安安静静的,她与两名同伴在城市里分手,随后选取了最安静的一条道路,缓缓的走回来,经过了河边。连路灯都没有。一般的女孩子都会避免在深夜经过这样的地方吧。可她一点都不怕,以前还每天晚上出来,在这种地方巡逻来去,抓过几次色狼、劫匪。可今天晚上什么不寻常的事情都没有生。快要到家了,临近别墅区的道路,路灯下只有她的身影安安静静地走着,徒然间,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黑色的摩托车头盔,包裹住整个身体的黑披风,这道黑色的幽灵安静地悬浮在了距离郭莹前方十几米的道路上方。郭莹走了过去”

    她低着头。从黑影的脚下静静地走了过去。

    “呃?”

    蓝锋在天空中缓缓转着头,随后终于转过整个,身体看着少女完全无视他的存在的走过,留给他一个背影,微微有些错愕。本来还想来个非常拉风非常惊喜的降临呢,谁知道自己的存在感这么弱”

    平时她的警觉心应该蛮强的啊,,

    蓝樟伸手摸了摸头,只能摸到头盔,随后叹了口气,升上天空。

    再来一次吧,,

    他在前方的道路上空停住,这次稍稍下降了一点,悬浮在与路灯等寄的地方,等待着郭莹惊喜地现他,十几秒后,郭莹又从他的脚下走了过去。本站薪地址已更改为:脚联凹鹏嵌请登6圆读

    算了。认输了。待到郭莹再度走出十几米外,他才终于无奈地叹口气,陡然间。能量场展开,身体周围的两站路灯哗啦啦的拼命眨眼睛,前方后方距离近的也受到了影响。他以站立漂浮的姿态朝郭莹飞去。察觉到了路灯的异变,正在埋头走路的郭莹身体一震,徒然站住了,随后。瞪大了眼睛朝后方望过来,讶然、错愕、随后变成惊喜的目光。

    厉害吧,,

    道路两边的灯光犹如仪仗队,恭迎着那淡定飞行的幽灵从郭莹头顶飞了过去。这样直飞了二十几米,路灯不再眨眼睛了,幽灵从天空中降下来,就那样站在路边,安静地背对着她。郭莹的双手在身侧握起拳头,随后放开。

    “呃。你

    呼的一下。一只手从幽灵的披风里伸了出来,将一张纸放在了道路边一个不知道是谁造出来已经破掉了的小信箱上,随后用食指“砰砰”地点了两下。幽灵的手收了回去。之后悬浮而起,不断飞高。

    “哎。你等等……等等

    郭莹叫着冲了过去,但那幽灵头也不回地飞走了,待她拿起信箱上的纸张,眼中才陡然有光芒闪动出来,上面写了四行字。非常简单的意思。

    “调查魏岳的住址,告诉我。

    我都箱是,,

    有其它的麻烦可以找我,我会在蒲江停留一段时间。

    你们干的不错。”

    压力徒然消失,少女站在路灯下,将那张纸捧在胸前,望着幽灵消失方向的天空,终于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笑了出来。

    ,

    健力宝的仇就这样报了,蓝粹心情舒畅。第二天睡了整整一天,到得芥末来找他的时候才起来,看他睡这么久,芥末不禁又有些担心他是不是被撞出了什么内伤。蓝樟自然精神抖擞。晚上去电脑室查邮箱,郭莹还没有信息来。当然,肯定是不会这么快了。

    但无论如何,郭莹毕竟认识这个圈子里的人,以前也通过什么很贵的平台买过资料,打不过魏岳,调查一下对方的基地在哪里总是没有问题,这个信心他还是有的。另一方面,那个被他从天上扔下来的家伙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什么四级能力者,姑且相信他,魏岳那边就三个。四级的人。哪怕真的不甘心,绝对要找回场子,一个四级的高手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了,肯定也要多多调查。时间还是有一点,暂时他还是不怎么担心。

    星期日过完继续上学,这周的星期二便是六一儿童节,下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同学们都提前跑了,他也早早回了家,将自己这几天的衣服洗干净。端着脸盆要到天台上晒衣服的时候,才走到门口,敲门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一般来说,不是冯雪峰就该是芥末了,顺手将门拉开,外面的是个矮子,脑袋被脸盆挡住了,看不见人,他往左边看看,又往右边看看。最终将脸盆端起来,这才被吓了一跳。

    外面的孩子戴着一顶蓝色的太阳帽,红色的运动鞋,淡灰色的长裤,穿白色带兜帽的外套,外套上画着一只大大的苹果,苹果上有房子,有汽车,是个苹果状的地球,脸蛋精致,又似乎有点桀骜不驯的感觉,是个打扮时尚的小女生,她一只手拉着一个漂亮的红色皮箱,另一只手上拿着张大概是写了地址的纸条,弯着腰,从脸盘下抬起头来看他,确认了身份之后。方才微微嘟起了嘴,目光中有些怨气。

    “:

    感觉上第三集叫做校园篇实在不怎么贴切,不过无所谓了。既然珊瑚也来了,让我们进入下一集

    第三集恢园篇完

    第四集流浪季

    别担心。校园的情节还会有很多,从高中到大学,并不是这样就不让蓝棹读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