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间海回到半分钟前。大厦天台六下方楼层电梯被打”小引,站在水箱上的高个男子也感受到了下方的动静,笑着转过身来:“她们来了。”

    轻松而又紧张的感觉。三人都绷紧了战斗的精神,提防生意外,毕竟如果对方真的是愣头青。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拼命,玉石俱焚,那也是有的。但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太少生了,感觉上,接下来就只是收割成果的时候。也就是在这一刻。站在天台边缘的男人徒然叫了起来:“当心。”

    他微微矮身,拔枪,同一时刻,那高个子再度转身,就在距离他数十米的天空中,一道黑影以高俯冲了下来,像是黑色的梭子,划过了夜空,转瞬即至,选择的目标。正是他脚下的巨大水箱。

    深黑、暗红的双臂徒然交错。能量狂涌,在前方徒然筑成了无形的屏障,下一刻,那黑影从屏障的正中间直撞而过,光芒、气浪翻滚,咚的一声响彻夜空,那黑影直接撞飞了四米多高的巨大圆筒水。

    砰、哗、轰隆一

    高个子的身体被撞飞在天空中,固定水箱的架子迸裂了,巨大的铁条、铆钉、螺丝像子弹一样的胡乱飞溅出去,水箱中晃动着水声,随后狠狠砸在了天台上,它的力量砸裂了半米多高的加工防热层,水泥板爆裂飞舞,大水喷出来,水箱在天台上轰隆隆的疯狂翻滚。

    高个子狼狈地摔落在地,随即又被水箱里喷出来的水泥冲飞出近一米的距离,全身湿透,手臂掀起一块水泥板朝着那边砸出去,也不知道能不能砸中人,枪声在身边响起来。

    那水箱滚动得飞快,像是压路机的巨大车轮。后方黑影的度犹如令人眼花缭乱的幻影,空中飞舞的水泥板被他疯狂地往这边砸过来。

    原本在天台靠近中央位置的那人眼见水箱碾压过来,掉过了头就跑,但水箱还是追得越来越近了,临近大厦边缘的时候,他纵身往旁边一跃,避过了水箱碾压的路线。几乎在同一时间,黑影从后方撞了过来,咚的撞在水箱另一侧。

    还有半桶水的巨大圆筒一边翻滚一边旋转,改变了方向。他在那巨大水箱上踢了一脚,腿骨在瞬间折断了,整个人也飞了起来,随后,水箱撞烂了天台边缘的水泥护栏。连带着那人以及无数破裂的水泥砖块,从大厦顶层直落向下方的道路,一根电线杆被砸弯了,整个道路上的路灯都砰砰砰的冒出火花,陷入黑暗之中,水箱砸扁了道路旁的两辆小车,在马路上轰隆隆的滚动着。

    突如其来的冲击,前后不过十秒钟左右的时间,高个子与他的同伴并没有呆呆地保持不同,他拖着**的身体出了三记能量弹,如同手雷般的在天台上炸开,并且在双手飞舞间轰碎了所有砸过来的水泥板。而他的同伴也在不断开枪,同时躲避着像是巨大型飞镖一样扔过来的直径一米的水泥板,那黑色幽灵的度实在太快了,几乎所有飞起在天空的东西,他都能在其落地前抓起来砸人。当水箱带着他们的另一名同伴飞出天台边缘,便是下方郭莹等人看见的一幕。

    在他们的认知中,如果不是接近五级的能力者,几乎不可能造成这样大规模的、近乎纯粹的破坏力。

    蓝挥终究还是有点忌惮那砰砰砰的枪声,他躲到了大厦的侧面,迅变换着个置,身体的新陈代谢加到了极点,脑袋绷得紧紧的,按照以前的经验,这样的状态顶多持续三分钟的时间,再久了就得流鼻血,身体内部的伤害恐怕还比表现出来的一点点状态高得多,当然,那样的时间极限还是在不怎么紧张的时候测出来的,这时候跟人战斗,能持续的时间应该更短。

    看见三十五层中央灯光中的身影,他趴在外墙上看了一眼。随后,再度冲了上去。

    那个,”是什么,”

    “戴了头盔

    “是那个,人

    上方的噪音在持续,楼梯间外,三人面面相觑,互相交换着意见。随后,她们拉开门,准备去天台查看情况。

    那门才打开,陡然间一声惊人的惨叫从天台上传了过来,也不知道生了怎样的事情,喊声摒心裂肺,三人顿了顿,从楼梯上到天台的门口,郭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陡然间将门拉开。

    下午一拳将她打飞的高个男子就在视野的不远处,背对着这边,然而也就是她拉开门的那一瞬间,男子陡然转过了头,萦绕着黑气的右手手掌对准了这边门口,黑气聚集。

    “小心!”

    三个人朝后方扑了出去。目光停留的最后一瞬间,郭莹似乎隐约看见那男子身后也陡然出现了一道人影。黑色披风展开在空中,就像是电影里徒然降临的巨大蝙蝠或是吸血鬼,要将那男子直接包裹吞噬下去。爆炸的气流充斥了楼梯间。门板被炸飞了,往楼梯下方掉了下去。田敬与许莉某滚下楼梯,有些狼狈,只有郭莹在落地后直接站在了那儿,望着侧上方爆炸的门口。

    “拼了!”

    她低声说了一句,朝着那门口再度冲了过去。许莉某与田敬在后方喊:小莹!”田敬爬起来还想要拉住她,但终究晚了一步,郭莹一个翻滚,冲出天台门口,随后两名同伴也跟了过来。

    夜风凛冽着吹了过去。一”“浅留着方才战斗引起的一片狼藉。水清奔流着,二八浅州一刁毒势逐渐变得有些迷惑。除了呜咽的风声,天台上就只有在边缘一侧有人出的惨叫与呻吟声。这人应该是那高个子的同伴,只不过他的样子,实在是引不起三人的戒备了。

    他躺在地上,一条手臂齐着肩膀与他分了家,比较恐怖的是,这条手臂不是被砍断的。竟像是硬生生的被人抓着撕掉了,浓稠的鲜血流淌了一地,这时候还在由他的身体内部往外喷,骨血森然。方才那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大抵也是他出来,受了这样的伤,谁都知道活不了多久了。

    其他人呢”那高个子,那黑色的幽灵,此时都已经不见了,三人戒备了一会儿。随后带着那疑惑开始分散,观察四周,走向躺在不远处、呻吟已经越来越弱的男子时,他似乎撑着最后的力气在说着:“你们不会平平安安的,,魏岳,不会放过你们,”你们的家人,”直到再也说不出话来;田敬抓起一块预制板,碰的砸在他的脑袋上。

    郭莹旋转着望向周围。随后抬起了头,天台中央的巨大光柱还在运作,那灯光笔直,就如同神话故事里的定海神针,一直延伸向那无垠无尽的夜空中,,

    ,

    他们在向上飞!

    咯、咯咯咯咯咯”

    一直往尖!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一”

    高的飞行中。男子在用力地大喊,试图聚集起力量,因为那戴着头盔的黑色幽灵就在他的身后,双享用力箍住了他的上半身,雅得紧紧的,他的双手交叉在胸前,被死死箍住,丝毫动弹不得。

    虽然男子的大叫。黑色与暗红色的气息再度聚集在他的两条手臂上,但无论聚集得多么强烈,带来多么巨大的力量,都丝毫挣脱不了对方双手的钳制。对方的力量比他大得多,他每一次的用力,都导致的刘方更加大力的压制,令得他的双手乃至整个上身骨骼都在出可怕的响声,那是骨骼在不断出轻微破裂的声音。

    老实说,在那天台上。当对方徒然冲到他身后。伸手要箍住他的时候,他心中甚至感到有些高兴,操纵能量,带来力量本身就是他的能力,对方竟然敢近身,他就可以随时将他撕碎,双手交叉护住了最脆弱的颈部,当那双手从后方箍过来,他抓住对方的手臂就要力,下一刻,他才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城市的夜景已经在下方不断变逐渐显出了夜间的河流、山川,他只是在徒劳的挣扎。双手根本动不了,由于能量系的能力常有可能造成枪支走火,他带的枪放在靴子里,这时候更加别想拔出来。半分钟、一分钟,两分钟。他们一直在往上飞着,远离了城市,夜空中无比安静,后方那人甚至无聊起来,开始自顾自地哼唱起乱七八糟的儿歌。

    “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船儿枯萎,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虫儿飞,咦哦挞。啮呕世挞喃啮世嘻,快来吧快来吧相约九知,,池塘边的格树下。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操场边的秋千上,还有蝴蝶停在上面,,福利社的那个咚咚,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欢乐女神圣洁美丽灿烂光芒照大地,,虫儿飞,月儿美,一双又一对方美,不怕心碎,只怕心碎,你在思念谁

    他们甚至冲上了天空中那薄薄的云层,城市里仰望上去这云层就像是纱巾一样轻,但真的接近了,才会现它大得无边无际。从云层上方冲出去的时候。他才隐约听见了这片天空中除了那无聊哼唱与呼啸风声之外的唯一的杂音。一架巨大的波音客机从他们下方几百米的云层里飞出来,它的机翼上闪烁着光芒,就像是在天空中眨眼睛,它响着涡轮的声音从下方飞过。逐渐远离了,后方那人甚至还在这里停留了片刻,饶有兴致地看着飞机飞过,随后是轻声的自言自语。

    “还是第一次看见这里有飞飞机呢

    从这里看下去。云间的大地已经小得可怕了,然而仅仅是停留了那几秒钟,他们仍然在向上飞去,变大的云层又再度变之后,,

    地球。

    下方,已经能够清晰看见大地形成的弧形,巨大的圆球,人仿佛已经被排斥在一直生长栖息的空间之外,这里已经没有风了,哼唱的歌声或许也因为无聊而再度停了下来,这是一片孤寂得可怕的虚空,抬起头,月亮变大了,惊人的苍凉意味,闪耀的星星已经不再是在天空上,它们在宇宙中。四面八方都是令人窒息的空,甚至可以隐约察觉到地球另一端太阳那光的轮廓。如果不是亲历,恐怕很少有人能够想象身处这种地方的那种恐惧感,就像是在一颗所有机器都失去了功效的人造卫星上看着地球。孤独等死的感觉。

    “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尽量平静地开口。但语气还是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片玄,传来了后方那人的声音,在这片孤寂天空中,犹如神祗。

    “不是说要欣赏夜景吗?用不用再高点?””

    第二更,求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