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打不办一众次来的根本是四级的讲化者。他宗仓没巾儿叭当回事。他说在星河大厦那边等我们,也根本不害怕我们不到”甚至都不害怕我们会做其它的决定

    时间是晚上九点,距离蒲江如今的最高建筑星河大厦不远的步行街边,郭莹神色平静地跟两名同伴说出了今天傍晚生的事情,随后默默地偏着头,抚了抚耳畔有些凌乱的丝。街道边的音像店里播放着孙楠的《不见不散》,周围人来人往,噪音嘈杂。许莉集与田敬都沉默了半晌,随后还是田敬先开了口。

    “怎么办?对方既然这么轻敌”如果是突然用枪”。他心中想着这个,随后却也是摇了摇头。“没可能的”

    对方终究是有着丰富经验的亡命之徒,自己这;个人呢?哪怕因为家里有着警察的关系,也受过一定的练,那也只是比普通人强而已。就算平日里再自大。这样的情况下,也不至于会看不清楚形势。

    星河大厦就矗立在远处。隔了几条街,可以看见那高耸的大楼,楼房顶上的探照灯晃动着,光柱旋转直冲云霄。许莉集看了几眼:“要不然”想办法把整栋楼炸了。那个平时是写字楼,没有人住的

    一向温和的许荷某居然忽然说出这种话,郭莹与田敬都有些疑惑地望她一眼,随后也朝那栋楼房看过去。许莉某此时也停了下来,田敬摇了摇头:“哪里找得到这么多炸药”时间也不够,”

    “三十五层楼,会死很多人的,”

    妈的!”

    田敬徒然骂了一句,砰的一拳打在了旁边的道路栏杆上,顿时间。那栏杆晃动着,嗡嗡作响,不远的地方有几个穿着奇装异服的不良少年坐在栏杆上,此时也连忙跳了下来,脸色不善地就要走过来,被田敬那焦虑暴戾的目光一盯,再看看那栏杆上居然四陷进去一块,终究还是没敢过来,66续续地走了。

    “怎么办啊?”许莉某问道。

    郭莹抬起尖,望望远方的光柱:“还能怎么样,只能答应他们了”

    “不会那么简单的。”许莉某想了想,“跟家里人坦白?”

    “这个时候坦自也没用,他如果真的动手,走得了吗?”郭莹叹了口气。“走吧,去见见他们。

    “如果他们提出过分的要求,”

    “我们现在能怎么样!”田敬的话没说完,郭莹徒然回过了头,红了眼睛,“下次就是我的父母,就是我的叔叔伯伯,就是芥末了,你们家里是谁,这些垃圾没人性的!”

    走吧”

    略略喊过之后。她平复了心情,三人穿过人群,朝那边的大楼走过去了。抬起头,星光繁密,银河从天空中流淌而过,夜色很美。

    “这座城市的夜景很漂亮啊,马上就会是我们的了。”

    星河大厦天台,巨大的射灯光柱从这里照上天空,天台边缘矗立的巨大圆形水箱上,高个子的男人就在那儿站着,背负双手,俯瞰城市的夜景,片刻后,他抬起了头,仰望这片无垠的美丽夜空,随后举起右手,仿佛要将银河一把抓下来的感觉。

    他的右臂之上萦绕着黑色的气流,这使得他的手臂与手掌此时看起来都显得很大,当那拳头陡然握起,的确给人以巨大的震楼感。

    “如果她们不肯来怎么办?”

    与这高个子的男子一同过来的还有两个男人,一个正站在天台的边缘,另一个则站在天台中央靠近灯光的位置,他们就是自林峰之后过来调查的两人,此时开口的,是站在天台中央的那名男子。

    “不肯来怎么办”水箱之上,高个子的男人笑了笑,张开双手,左臂之上此时出现的却是暗红色的气息,强壮的双臂环抱这片世界,“你看这片夜景这么美,我邀请她们过来,与她们分享,她们为什么不肯?”

    他顿了顿:“嘿”谁都无法拒绝的。”

    多余的话其实无需说出来,家里人受威胁,三个人又孤立无援,还是学生命纪的人,几乎没有谁可以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吧,屈服也是必然的,那高个子的男人回过了头,看了看下方的两人。

    “你们做这件事做得太慢了。随便一个人都能解决她们,居然还等了这么久,,虽然我们不缺时间。也不赶进度,但事情就是事情,再的事情,也得做完才行。如果不是我从北边过来,估计你们还在跟她们耗吧?”

    异能组织不同于一般的公司社团,缺了一个人,总有另一个人可以补上。特别是他们这种规模较小的地下异能组织,即便可以称霸一方。过得逍遥自在,成员的补充也是一个大问题。因此无论对谁,都不可能要求非常严苛,但做事就是做事,真到了令人太不满意的时候,也得敲打一下。他语气冰冷地说完这个”随后也笑了笑,以示安慰。

    “毕竟,做完了事情就可以休息,事又不大,何必老惦记着呢,呵呵”记得你们可欠我个人情。下次请我吃饭就好了。”

    这话说完,三个。人都笑了起来,过得不久,中央那人又说道:“毕竟林峰死在了她们手上,如果她们选择妥协,我们的要求应该是”

    “不会那么简单了!”高个子的语气转冷,笑了笑,“必须要有人质,最少是五年的时间,确定了她们真心制申。大家成为个团体!后。才能放个叫郭莹的喀“出系很好的妹妹,叫郭紫莉的,我看了照片,很不错。到时候让她失踪吧,其余两个,也随便挑一个关系好又无足轻重的亲人,呵呵,”

    “她们不会接受,抗拒会很大的,”

    “早点接受,不就没这个事情了么。”高个子慢慢地说完,目光望向大楼下方的道路,虽然远处就是热闹的步行街,但这一片其实人流稀少,因为大都是写字楼以及一些新开的楼盘,到了夜间就没有多少行人,因此道路上的人,就格外好看清,“看,她们来了

    他笑了笑,看着三人走进了大楼,随后微微提高了声音:“她们会接受的,只能接受。要不然就死全家了!”尽管话语轻描淡写,但他手上的两股颜色已经变得愈深沉了,这是预备着战斗的姿态,虽然在他的心里,也实在认为今天不会有什么战斗的可能。因为强弱对比,几乎一目了然,就算三岁的孩子都能看出来。

    ,,

    同一时刻,披着黑色旧窗帘的蓝棹站在星河大厦侧上方的天空中,他戴着一只摩托车头盔,窗帘将他的手脚都裹在了里面,令得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漂浮着的黑色幽灵。幽灵拿着望远镜,正在研究那高个。子的两只手。

    “嗯,没错吧。今天下午就感觉到了,应该也是操纵能量的类型好像差很远的样子啊,看来顶多是个:级,另外两个人会不会比他厉害呢?也不对啊,如果这两个人很厉害,他怎么还敢站那么高,摆那么臭屁的造型

    “不管了,快一点应该就可以了,千万别打到我啊,”

    他在心中祈祷一番,随后深吸了一口气,拉下了头盔的挡风玻璃。

    徒然间,俯冲而下!

    ,”

    从后门进入大厦,走到夫厅时,看见了柜台里被打晕的警卫,大厦里的各个公司这时候都已经下了班,几乎算得上空无一人。

    三个人此时都有些沉默,令得整个。大厅里安静得出奇。他们走到电梯边,按下了电梯的按锁,门很快地开了,站在前方的郭莹微微抬起头,看电梯里的灯光,没有动,其余两人也就等着。

    这几年来,现了自己的特殊,想要做好事,维护正义,为什备应该做个好人,之前似乎是母庸置疑的事情,于是戴着头盔去抓罪犯,破坏毒品交易什么的。到底真的是为了正义呢,还是为了少年人心中的荣誉感或是成就感呢,现在忽然想起来,目的却变得很模糊。有这个能力,就仿佛理所当然地去做了,有一天能力不够,不能再做。想起来就不知道这几年来的努力到底是在干什么。

    三个人心中大概都在想,都没能说出来,电梯门将要关上的时候,田敬先走了进去。随后郭莹与许莉栗也进到电梯里。关门,按下顶楼的按扭,数字变幻。

    五、十五、二十五,第三十五层的数字很快就到了,快得让人甚至想不清一个问题。

    “不知道这几年做的事情到底有没有意义”

    郭莹笑了笑。轻声说一句,电梯门打开,安静的通道,两端是不同公司的玻璃门。里面隔间都是透明的,可以看见安静陈列的公司摆设,灯熄了,大楼窗外隐约有灯光进来。她们站在那电梯门外有灯光照亮的走廊里,朝两边看了看。

    往哪里走啊?。

    “旁边的楼梯上去吧,”

    话语声落下。许莉某指了指一旁楼梯间的门,那不过是在几米远的地方,郭莹正要朝那边走,徒然间,巨大的震动轰的响起来,就在上面,有什么东西狠狠地砸在了天台上。

    三个人都愣在了那儿,混乱的声音从上方不断传下来。轰隆隆轰隆隆、枪声、有什么东西在滚动着,最大的响声在楼上似乎还有清晰的滚动痕迹,像是什么巨大的东西滚向天台的一边,十几秒后,透过两侧公司的透明隔间以及大楼的玻璃外墙,她们看见巨大的圆形水箱掉了下去,夹杂着各种破碎断裂的预制板块、水泥块,最为明显的,还是一个。同样被推下来的人影,从三十五层楼的高处,掉落往下方的街道,转眼即逝。

    之后引起的巨大震动,就连这顶楼的地方。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

    枪声与大大小小的噪音还在上方响着,两侧的公司里,装修材料都开始从天花板上掉落下来,灯光忽明忽暗。就在三十五层的玻璃墙外,她们看见一道黑影迅地在空中转换位置。移动、停下、移动、停下,像是一只围绕着有趣事物打转的蜂鸟,由于整个楼层几乎都是透明的,又只有楼层中央电梯外的这一小段廊道有灯光。从大厦墙外望进来,也可以很容易的看见此时处于灯光中的三人。

    有那么几秒钟,黑影看见了她们,随后停下来。他趴在外墙的玻璃上,微微偏着头,辨认着里面的三个人。

    郭莹等人也在打量着他。

    没有手,也没有脚,他的身体都被裹在了那飞舞的裙摆里。

    那是一只戴头盔的,黑色的幽灵。

    ,

    谢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感谢的话不多说了,更新比较实在,今天还会有一

    请大家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