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洲次野餐后的星期,蕉樟的生活中忽然生了个小插吠众天晚上回家的时候。小正太冯雪峰将他堵在门口,噗通一声给他跪下了。

    “宝树哥。请收我为徒吧!”

    他就是这么说的,接下来就是半个晚上的苦苦哀求,死缠烂打,距离之前在学校的那场打架也过去了两个星期,如今冯雪峰终于弄清楚,先前在高中部殴打林强等人的,竟然就是住在他楼上的宝树,他纠结了一整天到处打听。终于认定宝树是什么不出世的武林高手,于是诚心诚意地过来拜师了。

    现实世界要遇到现实的武侠高手不容易,冯尊峰很执着,努力想要把握住机会。可惜他遇上的是更加现实的异能者。蓝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哪里能教人,拒绝了一晚上,待到冯阿姨在下面喊起来,在地上打滚哀求了几个钟头的冯雪峰仍然是精神抖擞。

    “我知道了。宝树哥,我不会放弃的!这么厉害的功夫你一定不会轻易教人,这是应该的,但是你看着吧,我一定会用自己的诚意感动你

    接下来的日子里,冯雪峰就赫然改了往日的性子,无时无刻不在蓝粹面前表现着“诚意”放了学他也不跟着同学出去了,安安分分地守在店子里,就是为了让原本该看店的蓝摔出去玩。什么好吃的东西必定叫上蓝粹,一口一个宝树哥,有时候宝树帮忙去进货。他就跟在后面当个搬运工什么的。坚决不用蓝樟动手,如此这般,殷勤无比。冯阿姨纳闷得一塌糊涂,怎么儿子突然变得这么喜欢守在市里,以前要是这样。她的店也不用请别人了么。

    无论如何。儿子似乎变得很勤劳,她当然也是心中高兴。蓝樟则常常有写无言,看冯雪峰以为正在接受考验的努力模样,最终也只能说上一句:“别乱说出去。”听了他这句吩咐小正太俨然受到了阶段性的鼓励。

    “嗯,宝树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把你是武林高手的事情说出去!”

    说什么说啊。半个学校都知道了,,

    蒲江八中有个武林高手的事情,许多人都在传。但这种事情如果传上几次,真正相信的人便不多了,顶多认为有个家伙比较能打而已,消息只是封锁在学校的范围内,由于蓝锋的一贯和气,过了些日子,众人也就因为没什么新闻而不再过多提起这事。芥末过来找他几次,由于冯雪峰的隐瞒。她自然也不知道蓝樟会参与到这样的传说中去。

    四月到五月的这段日子里,时间过得比较悠闲,芥末每个周末都过来找他,出去走走看看,散步聊天什备的,偶尔在房间里坐着看看书或者漫画,偶尔就是叫上郭莹、许莉某、田敬等三人一块出去逛。看起来平平凡凡的日子。这当然也是只是表面,事实上。每个人都自然有着自己的烦恼。

    芥末对他有时候太过亲昵,会让蓝樟感到有些迷惑,毕竟不再是小的时候了,大家都已经长大,又不是亲兄妹,芥末上街的喜欢喜欢抚着他的手,或者拉着甩来甩去的,偶尔就从后面冲过来,下巴搭在他肩膀上跟其他人说话。这种过于亲昵的接触常常会让蓝棹感到局促,但芥末表现得自然而然,他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芥末最近算是最无忧无虑的一个人了,那天野餐回去,她跟姐姐说出了自己对蓝棹的感觉,虽然这种感觉到底正不正确,自己是不是真的像恋人那样喜欢阿粹哥哥,她还无法百分之百的肯定,可是有一点是能够保证的,跟阿棹哥哥之间,无论是有着怎样的感觉,有着怎样的展,她都绝对不会后悔。哪怕不是爱情呢,两个人如果能在一起,不管为了怎样的感觉,她都觉得,自己不会后悔的,怎样都会觉得乐观。

    郭莹对她的这段感情并不看好,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因为她并不看好蓝粹的性格。另一方面,芥末之所以说喜欢对方。很大的原因恐怕还是因为那个总是说着“要做个正直的人”的小男孩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因为过去的好感而说喜欢并不可靠,不可否认的是,两人的人生经历,性格形成倒如今已经有了不小的分歧,芥末在许多方面,就是在尽量迁就着蓝樟,未必说蓝粹的性格就如何不好,但一个再质朴的老实人又如何呢,芥末如今有了这么多的亲人,蓝樟过来,想要溶入进去谈何容易,除了芥末。或者是对芥末有所体谅的自己,谁又会愿意尽量去迁就他呢?无关乎谁的对错,但所谓门当户对,就是这样的现实。

    林峰那件事之后,郭莹:人似乎已经收敛了起来,不再去管一些乱七八糟的黑道火拼或者这样那样的交易,蓝樟其实蛮担心的,之前听林峰介绍他们的组织那么多进化者,报复肯定会过来,会不会找到郭莹她们呢?蓝粹一直担忧着这方面的事情,偶尔去芥末家上空守夜,看有没有暗中监视她们的人,但他的消息来源太少,终究还是一无所获。

    蓝樟并不知道。郭莹这边,其实正承安着巨大的压力。

    虽然晚上没有再出头打抱不平,没有再在晚上与许莉某等人碰头,然而在四月底。她们就察觉出了时常有人在跟踪调查她们事情,随后,担任公安局副局长的郭莹父亲遇上了危机,据说是上面有人正在调查他,许莉某、田敬的家里也各有问题出现。到得五月下旬,一份调查资料从外地过来。她们在市图书馆碰头时,才弄清楚了一切。

    “还是被盯上了”

    “香港那边的消息,湖岳盟的势力很夫,初步估计十二名三级以上的能力者。四级能力者三个人,魏岳的能力接近五级。这些人联合起来,各方面的关系都有,他们已经开始施压了,先在都还算是在玩。集请求组织上层帮忙,上层的人了一份交涉信息过去,但是得不到回答,这里是他们的地盘,除非我们搬去香港。才有可能得到保护”

    郭莹等三人也算是一个小组织的成员,只不过结构真的太过松散,类似于兴趣小组之类的东西,之前郭莹去香港旅游虽然有过招待,但这时候关系到两个异能组织的火拼;香港总部那边也没有足够的能力

    “丑忙。吊然说今尽爷力周城。但给出的最好办法。怀是宙,甘避一步,去香港就有可能获得保护。

    然而”

    “怎么走啊”,跟家里人坦白?”

    “也许只能坦白,不可能只是我们三个人走,否则一定会受到报复,这个魏岳根本是个不择手段的疯子…

    “不会直接对我们的父母出手吧,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上面的压力都已经压下来了”

    “联系界碑怎么样?他们贩毒、混黑帮”

    “你觉得呢?每年这么多人贩毒混黑帮,国家管得完吗?异能者更让人头痛,如果他们的野心只是贩贩毒混混黑道,界碑那边高兴还来不及呢,”

    “但是可以试试!”一向和气的许莉某涨红了脸。

    “怎么试啊!”田敬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中国国安二十一局,怎么联系!电话号码多少!要不要接头暗号!打。o去公安局问好不

    ,”

    “你们别吵了!”

    三个人终究还只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人,有着不错的家世,有着出色的天赋,在许多时候都可以意气风。然而当这样的事情压下来,巨大的压力还是出了他们的承受范围,一个三级进化者就能摆平她们,甚至给她们从未有过的巨大恐惧,十七名进化者组成的集团呢,他们的力量足以覆盖白道黑道,几乎一个省都是他们的势力范围,这些人如果要无声无息地令人死去,甚至连再严密的刑侦方式都查不出来,因为他们本身就拥有匪夷所思的力量。

    “那个,救了我们的人会不会出现,有没有可能联系他”

    “怎么联系啊?”

    小莹你在香港的时候他不是救过你两次吗?会不会是认识的人?”

    “一起去香港的就是我大伯一家,只有我大伯是男的,”郭莹摇了摇头,“救我的时候他抱住过我,怎么也不会是我大伯的。”

    想不到很好的对策,或许可以联系界碑,或许可以联系救了她们的那个头盔人,但怎样的方法,希望都不大。也就是在这天的傍晚,对方在调查和挑衅之后,隐忍了近两个月的真正攻击,终于动了。”,

    从图书馆里出来,已经是下午四点钟的时候,郭莹想要让头脑清醒一下,走的是河边比较偏僻的一条路,经过一家粮油批店时,无意间看见了正在往小车子上搬着大米包的蓝樟。

    知道蓝梯平日里在那间市帮忙,偶尔干点体力活,这个大概是给市里进货了,除了粮油批店里的员工,叫做冯雪峰的男孩也在帮忙搬,只不过他一次搬一袋也显得吃力,蓝樟却与那名帮忙搬运的员工一样,一次两袋三袋,甚至完全不费力气的样子,力气真像芥末说的一样大呵。她心中笑了笑,不过又有点无奈,就算平日里不做这事情,她也知道,过来进货的话,都是粮油店的员工搬就行了,可以休息的事情,你瞎起什么哄呢。

    买的米其实不算多,大概二十袋左右,三个人搬一下子也就搬完了,她站在路边看着对方,蓝粹也现了她,双方打了个招呼,冯雪峰叫声姐姐,随后坐上小拖车的副驾驶座,随司机拉着米先行回家。随后,两人沿着河堤走起来,蓝樟拍打着肩膀上的白灰,表情微微有些局促,郭莹也就先开了口。

    “刚刚从那边图书馆过来。随便走走,市是在这里进货的啊?”

    “嗯,”蓝粹回头看看。找不到什么话题,“去图书馆看书

    “也是也不是,网跟小叶阿敬碰头呢。”

    “哦。”

    两人之间说着些无聊的话题。走了一段,眼见前方有卖汽水的店,郭莹笑了笑:“喝汽水吗?”

    “呃”

    “我请客。”

    蓝樟平日里有点小气,至少在郭莹觉得是这样。老实说,如果是在一般人身上,她或许会觉得这个人节俭,但因为芥末喜欢他,她就觉得蓝粹未免不够大方,以后或许会出很多小问题,便不免有点担忧。她今天心情也不算好,原本想买两瓶玻璃瓶装的可乐就行了,心中想着蓝樟小气的毛病,就直接买了两罐相对贵一点的健力宝,两人一边喝一边走,看蓝锋拿着几块钱一罐的汽水小口小口不太舍得喝的样子,她就不免微微笑了起来,算是暂时冲淡了心中的压抑。

    “对了,宝树,你一直觉的要做个正直的人对吧?现在还是这样吗?”虽然早就清楚了他应该是叫做蓝樟,但有双方并没有说破,因此一向以来,郭莹还是以宝树的名字称呼他。

    “嗯。”蓝粹点点头,“是啊。”

    “遇上坏人打不过怎么办?”

    蓝樟笑了笑:“以前的时候,也有好几次被打愕鼻青脸肿的,不过第二次又是想也不想的就冲上去了。我这人比较傻吧。”

    “如果会被打死呢?”郭莹望着他,“如果没办法正直,甚至身边的人都有可能被报复怎么办?”

    蓝梯愣了愣,目光陡然变的清澈,朝郭莹望了过来:“出什么事?”

    “没有,只是打个比方。”

    蓝梯认真地想了想,随后摇了摇头:“不知道啊”

    原本以为会有一番道理,想不到得到的是这个答案,郭莹先是微微有些错愕,随后倒是摇头笑了出来:“也是啊,不过呢”宝树,有的时候,如果没有力量,真的很难当个正直的人,更别说当好人了“也许呢…”

    也许会如何,她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蓝樟低着头小口地喝着那罐汽水,妾得弃些沉默,终于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其实,”

    陡然间,汽车的声音从后方呼啸而来!

    这是河边无人的道路,夕阳的光芒洒在道路两旁的林荫上,郭莹徒然转过了头,蓝樟终究没有保持敏感,还微微有些迟钝,下一刻,郭莹的身形朝后方跃出,蓝樟第一时间伸出手,在她肩膀上推了一下:小心!”郭莹同样想要伸手去推蓝粹,却已然推了个空。

    碰的一下,蓝樟的身体微微跳了起来,几乎是贴在了那卡车的前方。随后被撞飞了出公,郭莹才刚刚站稳。目果朝那边望讨尖,叫了声!“谢由引一刹车的声音传过来,那卡车停下了。蓝樟的身体在十几米外的道路上落下,翻滚了两周,要冲过去的时候,有人打开车门下来了,是个高个子。

    谋杀!故意的

    从那道身影的姿态上可以直接噢出这样的味道,郭莹步伐一顿,随后力量爆出来,以最快的度朝那人冲过去,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另一边,蓝粹已径直接从地上坐了起来,摇了摇脑袋,目光望向这边。

    啪啪啪啪啪啪

    刹那间,几乎疯狂的交手度,郭莹的连环快攻被那人不断挡下,身体跃起。右手握着拳头朝那人头上砸下去,被那人随手一挡,郭莹身形落地,又是连番快拳,接着一记凌空肘砸,顺势三度跃起,膝撞,然而那人只是微微向后一侧。右臂之上,陡然升起黑色的气息。

    一瞬间,整条手臂似乎都在诡异的膨胀,流动着巨大的能量,嘭的一声。如炮弹般的一拳正中郭莹小腹,将她轰飞十几米外,后背狠狠撞在了树干上。

    树身摇晃着,落叶簌簌而下。郭莹捂着肚子,身体缓缓地滑了下来,颓然坐倒。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那个人没有做进一乒的行动,只是开了口,语音微带沙哑,“今晚十点,星河大厦天台,叫上你的朋友们过来,我会亲自在那里等你们欣赏夜景,,如果谈不拢。下次受伤的,就不会是这种对你无足轻重的朋友了。”

    呃”不抓人”本想从的上爬起来的蓝锋想了想,随后眼睛骨碌一转,砰的再次躺回了马路上。那一边,坐倒在树下的郭莹几乎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在出声:“谢宝树!”然后是汽车动的声音,马达声经过了蓝樟的身边,终于远离。

    晚上七点,医院。

    蓝樟有些无奈地坐在椅子上,匆匆忙忙赶来的芥末陪在他身边,一旁绮着墙站立的是脸色有些不好的郭莹,两名少女都在盯着前方正在看扫描结果的医生。医生有些年轻因此给人的感觉不甚可靠,他皱眉看了半天:“没什么事啊,

    “怎么可能!”郭莹直起身子,“他被撞得那么厉害!”

    “但是真的没事”医生翻动着检查报告,“有点擦伤吧”真是被车子撞到?”

    “卡车!”郭莹强调,“度又快!”

    “我真的没事!”蓝樟撇了撇嘴,“郭莹你还比较严重呢。”

    “我没事”郭莹瞪他一眼。对了对口型,“别乱说,”这是在芥末赶到之前郭莹就单方面做好的保密约定。

    “但是”蓝樟正说话,又被郭莹瞪了回去。芥末在一旁担心地问道:“姐姐,你真的受伤了?你也被撞到了?”

    “我说了没有了,宝树把我推开了,我只是摔了一下!”

    “卡车,度快”那年轻的医生点头重复着,随后摇摇头,“的确没事,放心,老实说,偶尔会有这样的事情,看起来明明被撞得很厉害,实际上却没受伤,这种机会不高的,碰巧是被撞的那一瞬间人掌握了身体的平衡,适当缓冲,嗯嗯。偶尔会有这样的事情”

    “可是

    “我保证没事,这是好事嘛,你难道非得让他被撞出什么毛病来才好?运毛好,可以笑了。”医生头头是道的安慰,“你看,什么检查都已经做了,结果给谁看都是正常的,这个好运气可以去买彩票了

    “可惜没抓住肇事司机芥末说道。

    说起司机,郭莹的脸色又灰暗了下来,往往蓝粹和芥末,没有说话,蓝樟也只好搭一句:“太快了。没看见车牌,肇事逃逸了,也没有目击者”

    “没事就好。”三人从诊室里出来,郭莹也终于开始考虑其它的事情,“那我还有事,跟小叶子阿敬她们约好的,芥末你送宝树回去?”

    “可是姐,我觉得你还是检查一下好”

    “我真没事,约好的时间快到了,走吧。”

    “可你还没吃饭呢”

    芥末嘟囔着,唠唠叨叨唠唠叨叨。

    三人从医院门口分开时,郭莹才避开了芥末,又跟蓝樟小声地说了一句:“帮我保密,别告诉芥末。”路灯的照耀下。她的眼中隐隐有着泪光,随后才灿烂地一笑。挥手、转身,消失在了人群里。

    对于小型的异能组织来说。任何一名有潜力的异能者。恐怕都是可贵的,那个开卡车撞人的家伙没有当场杀人,没有当场把她抓走,将事情做绝,大概还是存着一份拉拢郭莹等三人进组织的想法吧。她心里现在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哭呢”

    如果没办法当个好人。没办法当个正直的人了会怎么样,蓝樟是真的不知道,正直也需要力量,他没去想过这些事情,反正”在还能坚持之前,应该不用去想这些吧”,

    撞翻了我的舟力宝…”

    与芥末吃过一顿晚饭,回到市三楼,时间其实还早,不过八点多钟,送走芥末之后,他有些生气的想着。

    当然最令他生气的,还是那人说要伤害与郭莹更亲密的人的宣言,芥末必然也是其中之一

    他从房间里翻箱倒柜地找出了一幅黑色的旧窗帘,披在身上照着镜子看了看,事实上如今跟郭莹等人混得久了,他也怕有人会认出他来一形象还不错,如果戴上一只头盔。大概会像是一休哥动画里挂在屋檐下的小人一样,大概是用布包了一只球,然后画出眼睛嘴巴之类。脑袋圆圆的。身体就跟幽灵一样,挺可爱。

    幻想着自己可爱的模样,他飞上了城市的夜空,去往星河大厦的方向,窗帘做成的围裙在夜空中急摆动、猎猎作咖…

    本来想早点更新,不过考虑到上架第一章,就增加到六千字了。

    正义或许需要力量,不过对于蓝粹来说,这应该是最不用考虑的东西吧”

    大家儿童节快

    请快快乐乐地把手上的月票投出来吧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