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蓝梓来说,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芥末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他的面前,青春靓丽又时尚,明艳之中甚至带着魅惑的气息,他是过来买旧书的,看了有表演,花了好长时间才认出人来,吓了一跳,心中却也的的确确的惊艳了一把。

    然后,他就看见身边的几个小女生一边跳一边疯狂地喊:“芥末大姐头!芥末大姐头!好棒!好厉害!芥末大姐头我爱你!”之类之类的,芥末一边跳一边投过来几个相对严厉的眼神,几个小女生受到了鼓励,一时间便叫得更兴奋了。蓝梓有些好奇地看着,心中也不免佩服,原来芥末没事的时候还玩音乐,弄了个乐队这么厉害,居然还有这么多崇拜者。他之前也看过芥末好几次在音乐中手舞足蹈的情景,看起来像只疯掉的企鹅。

    在自己的面前跟在别人的面前表现得不一样吗……蓝梓有时候也会觉得,芥末在自己的面前像是维持着小时候的性格没怎么变的样子,大大咧咧的,肆无忌惮的,有时候还傻傻的,就像是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妹妹。不过他自然明白,由于这些年生活的环境养成的习惯,芥末在许多时候,都是有着落落大方犹如公主般的一面的,他也明白,自重逢以来,芥末都在非常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他这个“哥哥”,许多时候都在刻意收敛着自己,这种感情自真心,无可置疑,因为了解这一点,他才能确确实实地感受到,六七年的时间,的确在两人之间划了一条无形的线。

    怎样的生活坏境铸就怎样的生活习惯与气质,怎样的习惯与气质也会反过来适应怎样的环境,拿最简单的事情来说,以前跟珊瑚混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珊瑚每天晚上都会按时通过对讲机跟他说一句“晚安”,而他跟奶奶在一起的时候,就从未有过这样的习惯,尽管奶奶对他的爱护和他对奶奶尊敬都是无可置疑的。

    假如芥末直接带着他去参加家里人的那些聚会,介绍他给她现在的那些家人认识,或许蓝梓也会因为找不到共同语言而感到尴尬。因为这样的原因,少女暂时还没有让蓝梓完全接触她目前这个家庭的打算,偶尔有些重要的日子,她就不厌其烦地两头跑着,譬如去年的中秋节,她就是在跟家人聚会完后,到了晚上十点钟坐车来市这边,拿着月饼跟蓝梓坐在楼顶上一边赏月一边吃着,那是他们重逢后的第一个中秋节。

    偶尔想到这些,一定的自卑和困扰自然也是有的,这个无可避免,他最担心的事情是会不会给芥末添太大的麻烦,不过,今天看了这样令人惊艳的芥末,他才感到有写惋惜,之前都没有见过芥末的这一面呢。

    他也不知道芥末有没有看见他,待到舞蹈完毕,他在台下跟着鼓掌。随后便看见芥末从台上下来,一边苦笑着一边双手推开一群叫着她“大姐头”的少男少女:“让开!让开!让开!开水喔!”随后,这位此时看来格外时尚的少女便冲到了他的面前,陡然抱住了他的肩膀,口中说道:“阿梓哥哥。”

    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蓝梓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

    傍晚,夕阳染红了河滩,一堆堆的篝火燃起来,也有放着串好的肉类与蔬菜的架子,这是一个篝火野炊聚会。

    这是位于蒲江河湾的一处浅滩,更远一点地方,树木郁郁葱葱,远远的可以看见城市的建筑,横亘于江面上的大桥。汛期虽未至,但春日的融雪已经从上游下来,河水渐渐变得湍急,稍稍有些规模,这片河滩还未被淹没,但已然褪去了冬日的荒凉,向来是野炊的好去处,今天的聚会在名义上,便是为了庆祝为孤儿院义卖的成功。

    之所以说是名义上,是因为这场聚会花去的钱或许比义卖的收入还要高,当然,所谓做善事,实际上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义卖的钱都已经交给了孤儿院,这边出了力,享受着某种崇高感,然后再花着乐意的钱进行一次狂欢,你好我也好,大家都得到了快乐。我们大可不必非常愤青地去指责对方为善是否彻底。事实上,这边的孤儿院由于有政府部门和一些慈善家的支持,还真是不怎么差钱。

    义卖和聚会的主办人是之前那个小乐队的主唱,一个名叫江阳的年轻人,二十岁出头,长得帅气,唱功好人又和气,他们的乐队是从小广场上开始唱响的,如今在蒲江已经小有名气,据说有唱片公司已经看中了他,不过许多时候,他们还是会回到小广场上来免费献唱,认识他的人都很亲切地叫他“江洋大盗”,此时乐队的四个人就站在小货车上做着演奏。

    夕阳、河滩、小货车、吉他、贝斯、架子鼓、摇滚乐,长的江阳在车上弹着吉他尽情吼的时候,还真是很有青春的感觉,几名小女生在车下放肆尖叫。河滩上二十多人互相都认识,因此气氛显得格外融洽,被同样邀请过来的蓝梓与芥末坐在不远处的篝火边,摆弄着平底锅中被滚油煎得滋滋响的肉排和蔬菜叶。

    “火是不是太大了……”

    “翻边翻边……”

    “加点盐啦……嗯,这个肉酱抹上去是不是比较好吃……”

    “我的白菜要黄了!”

    芥末依旧是那副无比时尚的打扮,此时却丝毫不顾形象地蹲在火堆边用筷子戳里面的菜,不时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扔进去:“差不多好了吧……切开切开……你别把肥肉全切给我哦,我只要三分之一的肥肉……”

    “哪里有肥肉……”

    “明明有明明有,你看这里……这里……”

    “你小时候没这么挑食的……”

    “小时候我也不喜欢吃肥肉,不过每次不吃就会被秀珍姐训啊……”

    两人拿下平底锅,将东西分到各自的的一次性饭盒里,随后用旧书垫在鹅卵石上坐下来,芥末吃的嘴唇上沾了一抹酱料,俨如一抹小胡子,蓝梓看了就忍不住笑起来,芥末一脸迷惑,待到蓝梓拿了纸巾过来,她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拿着碗将脸伸出去,待到蓝梓帮她擦掉嘴唇上的酱料,她才恍然大悟。

    其实我是故意的啦……芥末心中想着,偷偷看一眼一旁蓝梓开心的样子,自己也开心起来。

    不时会有男生和女生过来说话,芥末平日里称得上平易近人,以前对抗那帮流氓时毫不退让的英姿也是众人心中最深刻的印象,但今天这种毫无顾忌的模样,却是除了在那个出现次数不多的姐姐面前就从未表现出来的一幕,甚至她在姐姐面前虽然无比亲昵,也还是有多不同的亲密感。

    一些人就猜想着这名叫谢宝树的少年大约是芥末的男朋友,甚至有人猜测是她的弟弟,毕竟蓝梓一向顶着的就是那副仿佛永远长不大的娃娃脸,到的后来才渐渐现这不过是个没多少特点的少年人,虽然是芥末名义上的哥哥,但已经分开了好多年,芥末的这种神态,大约也是一种惯性吧。

    不一会儿,表演完毕的江阳也拿着吃的东西走了过来,与两人打了个招呼,随后坐了下来,先是跟蓝梓聊上几句话,他本身的气质平和,很能给人好感,仿佛是跟芥末类似的气质。随后便与芥末寒暄起来。

    “大姐头哦……好久没看见你过来了,我还担心这次联不联系得到你呢。”

    “最近事情比较多。”芥末笑着回答,“有你这个江洋大盗在就没问题啦。”

    “你的那支舞才是最出色的节目……老实说之前还不知道你这么厉害。”

    听他们说了几句,蓝梓有些疑惑地问道:“哎,到底你们为什么叫她大姐头啊,我之前问她又不肯说。”

    “说了是他们瞎起哄啦。”芥末扁了扁嘴,一脸幽怨地盯着蓝梓的眼睛,今天蓝梓都疑惑好几次了。

    那边江阳笑了笑:“其实呢……”

    “敢说就让你死哦。”对方话音一出,芥末开玩笑似的威胁了一句,随后目光转回到蓝梓这边,双手合十,脑袋往蓝梓肩膀上撞着,“以后会告诉你的啦,拜托拜托。”

    “这么神秘……”蓝梓吃完了东西,嘟囔一句,倒也不打算再问,“对了,我去那边烤鸡翅膀,芥末你要不?”

    “一只……小的!”

    “江阳?”

    “谢谢,我不用了。”

    烤鸡翅膀基本是在另一侧用碳火,聚集在那边的人不少,蓝梓起身朝那边过去,芥末也跟着站了起来,准备跟着,江阳坐在那儿没有动,待到蓝梓先走几步,他看似随意地笑了笑:“最近有个唱片公司准备签我,大概真的会离开。”

    这话恰到好处地落在芥末耳中,对方既然在跟她说话,她也只好停下来:“嗯?”事实上对方也算是这几年在广场上认识的朋友,虽然来往不多,但是一块弄了好几次义卖之类的,也算是有些感情。

    “恭喜啊,这不是你们一直以来的梦想么!”目送着蓝梓远去,芥末在原地坐下,开心地笑了起来,随后伸出了右手。

    “谢谢,其实去年就有公司要签,我没去。”江阳笑着握住芥末的手,摇了摇,随后放开。

    “去年他们都说你要签约成明星了,后来你回来说是谣言。不是?”

    “不是谣言。”江阳摇了摇头,目光转向一边奔流的大河,“其实这次我也不一定会去,很难说的。”

    “为什么啊?”

    江阳没有回答,转过头去,望了望不远处拿着两根鸡翅膀的蓝梓,轻描淡写地问道:“我本来还以为他是你男朋友呢,其实不是哦?”

    “呃……”感觉到某种奇怪的气氛似乎在逐渐升起,芥末微微皱起了眉,望着江阳的表情,他一直在淡然地笑着,颇为自信的样子,虽然平日里认识的搞音乐的他就有着这种气质,但今天的感觉,却很不一样,譬如那些一直很崇拜他的小女生,估计他只要露出这种表情,就能把人迷得死去活来。

    “如果我没记错,今年你应该是高二,明年就毕业了吧?”

    话题再次转变,整个局势都有一种掌握在江阳这边的感觉,芥末有些为难地看了他两眼,随后却也笑了笑:“嗯,是啊。”

    “有没有准备好考什么大学?”

    “还没想。”

    江阳带着那淡淡的微笑,低头沉默了一会儿,随后终于抬起头来:“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说这些话是不是冒昧了,会吓到你,不过又害怕你之后就不去那个小广场了。其实我一直在考虑,等到你确定了去哪里读大学,然后我再打算我的未来,在另一个城市跟你来个不期而遇什么的。音乐这东西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的梦想,签什么唱片合同之类的队我也没有多大的吸引力,其实我在那个小广场上唱歌之后,现你才是我最特殊,最美丽的梦想……”

    于是他说道:“……我喜欢你。”

    音乐之类的对他来说无足轻重,他不缺钱也不在乎成为明星,事实上从第一次在那小广场上看见拿刀砍人的小女孩,他就仿佛看见了最璀璨的珍珠,不可避免地被吸引住。但那时他不过十七岁,小女孩甚至没有成年,他也不能确定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合理,是不是符合道德,于是他只是静静地等待着,希望成为她最特殊的朋友,到后来以合理而且最顺理成章的方式成就一段恋情,自从察觉到她对孤儿院的事情有好感之后,他就连续组织了好几次义卖或是表演的活动,每次都能将她请过来。到得这一次,虽然大概确定那谢宝树不会是她的男朋友,但他也已经感受到了危机,觉得是时候表白了。

    纯以技术含量上来说,这次表白的时间、地点、气氛、语言,各种方面的配合都称得上无懈可击,以他的条件,就是是挖墙脚,都是十拿九稳泡定。不过对方反应却微微有些出乎意料之外,芥末只是安静地听他说完,沉默一会儿之后,才渐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少女笑着,小声地说道:“其实呢……很遗憾,他是我男朋友。”

    江阳同样地笑着,颇有自信:“别骗我了,你们只是小时候认识,最近才重逢而已,他才不是你男朋友,我完全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地方能吸引你的……呃,我知道你不想在高中的时候想这些事情,我可以等你,我很有诚意,完全可以迁就你的任何打算,希望你能认真考虑。”

    听他一字一顿地说完这些,少女的目光变得清澈无比,笑容也诚恳了许多,没有了之前稍带的轻佻味道,她往往远处正在烤鸡翅膀的蓝梓,随后伸手捋了捋而后的丝。

    “只是你们看不出来而已。可是呵……我爱上他已经快十年了呢。”

    她从地上站了起来,收起蓝梓今天买的几本旧书,随后朝着那边走了过去,到了蓝梓身后时,她张开手,将他从背后用力抱住了。

    “干、干什么啊……”他们之间平日里也有如兄妹般的打打闹闹,很亲昵,但是今天似乎表现得太亲昵了一点,特别是在别人的面前,芥末或许是无意,但是两人的身体几乎是贴在一起了……他的脸上红了红,有些为难。

    “不干什么,我想回去了。”

    “至少烤完鸡翅膀啊。”

    于是不久之后,他们与众人道了别,两个人一人拿着一只鸡翅膀,在渐没的夕阳照耀下,朝着回家的方向走了过去。

    ***************

    我觉得现在的蓝梓未必配得上芥末,不过事情总是慢慢来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