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普遍意义上来说,异能这种东西,一向是厉害的,拉风的,一旦拥有,就可以摆平一切的,这年头有关人啊、能力之类的资料并不多,电影、小说什么的也没有在大6普及起来,但若是有心去找,自然也能找到不少这方面的幻想作品,蓝梓也曾经看过一些,这些小说或者电影里,只要能成为人,自然而然地就能搞定一切,有了能力,你需要考虑的,就只是在什么时候将它用出来而已,甚至连这一点都不算是问题,如今回想起来,他觉得自己有的时候真是很悲惨。

    从拥有异能以来,他就没有幻想过成为了人就要拯救世界,或者让这样那样的人都敬仰崇拜他,一直以来,少年的心中并未将异能当成他高于普通人的一种象征,他从来是个简简单单的人,晚上飞到云上去乘凉,心情舒畅,早上出去吃一块钱的米粉,若是老板多加了一点肉臊,他也会感到满足。这些年来,若是回头看看,异能固然给他带来了不少有趣的经历,但在某些时候,也实在弄得他手忙脚乱,对比书上所写,委实令人哭笑不得。

    飞行这种东西当然是很有趣的,电视上看动画片,科幻片,主角一飞冲天,翱翔天际自由无比,刚刚飞行的那会儿,蓝梓也有想过这些英姿,不过事情真的很悲剧,一方面要担心被人现,另一方面,飞行并不是想飞就飞,这种事情不光要精神集中,而且几乎跟跑步一样耗体力,就算他的体力远同龄人,飞行的度也算不上快,对比地面,在天空中的感觉,真是慢吞吞的,让人崩溃。

    度的问题也就罢了,最悲剧的事情是,飞太低怕被人现,一旦飞太高,风吹过来就跟刀子割在身上一样,冬天是最痛苦的,这时候升空,除非是想被大风吹成冰棍,即便是夏天,也得穿了很厚的衣服,戴着头盔才行,但若是日头升太高,又会觉得热,也不好在天上脱衣服,就那样全身出汗,难受不已。有时候他想,凭什么小说上电视上飞的那些人就不会这样呢,委实百思不得其解。

    年少时喜欢新奇,有时候也会得意满满地做一些冒险动作,有一天晚上从桥上跳下去,打算自由落地,接近水面再把自己拉起来,贴着大河往上游飞——毕竟贴近了东西,有对比,才会有度感。结果晚上光线不足,一个失误,整个人砸进河里,差点没被淹死。

    到得后来,异想天开的觉得,如果能控制能量保护着自己,在天上肯定不会冷,如果掉进水里,大概也淹不着。他按照自己的幻想“感受天地能量”,一段时间后成功了,高兴了一晚,第二天被奶奶送进医院,被吸入体内的空气毒素令得全身青、溃烂,成了绷带人一个月都不能动,医院治不好,奶奶都差点在给他准备后事了,他现在想起来,如果把这种事情跟其他异能者说,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笑死。

    真到学会了控制能量,期间一波三折又是差点送命,这下好了点,力气变得很大,飞得也很快了,不过偶尔飞在天上,还是会被别人拿着枪当鸟打,飞在火车边看车牌,都能被人用八宝粥的罐子砸到头,类似的小意外层出不穷。到得这次,就真的是最让他感到无力的事情了,研究个穿墙术,结果手拔不出来,卡在墙里,墙那边还有个中年大妈在洗澡,不知道让他看见自己的手,会不会被直接吓死。

    在墙壁上折腾半天,听到门外传来冯雪峰的开门声,他就真是急得快要哭出来了,自己这算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啊,又拔了两三下,他在想着要不要直接用力把墙给拆了然后以高冲出房间,那边的人大概已经进了门。

    “你们等等我,我去房间里拿东西啊。”

    玄关与客厅隔着一堵墙,冯雪峰与同学招呼一声,身影出现在了客厅门口,蓝梓哭丧着脸,飞快地用手擦掉脸上的满头大汗,身体往墙壁那边一靠,单手叉腰,做出倚在墙壁上扭头看电视的样子。冯雪峰大概有事,只是稍微瞥了蓝梓一眼,暂时没有现异样,一路小跑往里面他的卧室,迅经过了蓝梓的身侧,一边走一边随口说着话。

    “宝树,你下去帮我看着店吧,有朋友来找我,我跟他们出去有事……”

    这时候流行收集一些动画人物卡片,按照制作精美程度分成“金卡”“银卡”“普通卡”之类的,冯雪峰跑回卧室翻箱倒柜的找自己的收藏,他话音刚落,蓝梓只听得浴室里陡然传来一声喊声:“冯雪峰!”顿时将手臂还插在墙壁里,努力注意着冯雪峰那边情况的蓝梓吓得全身一震,听过之后,那颗心才没有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冯雪峰!都快要吃饭了你还死哪里去!已经这个时候了——”

    “妈,我同学来找我,马上回来的。”冯阿姨叫得恶狠狠的,冯雪峰可是一点不怕,轻描淡写就带了过去,“对了,宝树,你有没有看到我最喜欢的……啊——”

    蓝梓此时几乎是背对着拿间卧室,脑袋往后方侧着,视野的余光中,冯雪峰出现在门口,似乎是望着这边,陡然叫了一声,蓝梓陡然转身,试图改变位置,将手臂遮住,一转之下,才看见冯雪峰跳了一下,嘟囔着:“……原来被我扔床底下去了。”又从卧室门口走了回去。蓝梓长舒一口气,惊魂甫定,才现自己已经将手从墙上抽出来了。

    出来了……他肩膀一垮,终于放下心来,口中说着:“好的。”扭头看那方才被传过去的墙壁,伸手摸上那钉着的千层纸,才刚刚触碰到,陡然收回了手,事情有些不对。

    方才只是被他的指尖稍稍碰了一下,那千层纸的一点,便仿佛面粉一样的飘了下来,已经被他碰出一个细小的坑洞,刚才被他穿过的纸片、墙壁与周围都有着些微的变形,这变形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但看刚才碰的那一下,说不定这时候被穿过的地方都成了粉末。他也弄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退了两步,不敢再碰。随后转身往外面走,这时候,两名冯雪峰的同学已经进来了客厅,左右打量,与蓝梓打了个招呼:“哥哥。”

    蓝梓点头笑笑,心里却是有些担心,那里都变成粉末了,大概不多久就会全都掉下来,被人现了怎么办。不过问题应该也不大,就算生了诡异的事情,至少不会跟自己联系起来了。就这养出了客厅,冯雪峰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将一大摞卡片拿出来炫耀着:“哎哎,来看看我这几张。”

    一个同学指了指墙上的作业本:“你真的每天打这个啊?”

    冯雪峰抬起头,随后笑着将卡片递到另一个同学的手里,走了过去:“当然啦,每天都有练,都跟你说过这是军队里的锻炼方法了,你不知道,我的手现在很硬了,这都是刻苦修行的结果,嗨、哈——”

    冯雪峰在那些本子前得意地摆出专业的拳击动作,两条腿跳跃着,凭空挥了两拳,跟身边的两名同学炫耀。蓝梓心头升起某种预感,站在门口心情有些复杂地看着,也不知道该出声呢,还是不出声。随后,只见冯雪峰顺手一拳打了出去。

    蓝梓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轰——

    像是一拳用力轰在了面粉里的响声,白色的粉尘轰然扑了出来,将三个人的上半身都给笼罩了进去,冯雪峰收不住力道,手臂大概也穿过了墙,身体撞在了墙上才停下来。

    一时间,有咳嗽的声音,但冯雪峰的两名同学呆在那里根本没有更多的反应,冯雪峰也退后了两步,跟同学站在一起,呆呆地望着前方,无法将脑中的逻辑跟眼前生的事情联系起来,蓝梓睁眼望过去时,只见三名正太满头满脸的白灰,下意识的摇着头,拍打着头上和脸上的粉末,三个人都有点懵,望着墙壁上开的那个洞。

    几秒钟后,洞口的另一边,冯阿姨的脸像鬼一样的缓缓出现,面无表情,她的脸上也沾满了白灰,被水冲成了满脸的泥浆,这时候看起来,有点恐怖。母子俩就这样隔着破洞面面相觑……

    蓝梓捂着额头,怀着复杂的心情出了门,还没下到一楼,只听二楼的房间里陡然传来一声大喊,声音嘹亮愤慨,附近街道上的其他人也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冯!雪!峰——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叫你不要每天打墙!我说过过少次了你不听!你现在总算把墙打烂了!你给我等着!你等我出来……”

    砰的一声,两道身影从二楼房门里出来,那是冯雪峰的两名同学,穿下楼梯带着满头的白灰跑掉了。蓝梓下了楼,附近道路边,两名正在下棋的老头听着上面的声音,一个人摇了摇头。

    “唉,雪峰这孩子又闯祸了……”

    蓝梓的心里有些内疚,不过出于许多考虑,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上去自比较好……

    ******************

    冯雪峰当晚被母亲追着打了一顿,当然,这对他来说并非是什么稀罕事。反倒从第二天开始,他就已经变得信心百倍了,早上迟早餐的时候,有人问他昨天为什么被打,这小子非常轻描淡写地挥了挥手:“其实是我的不对啦……”

    一众邻里大惊失色,还以为他被打傻了。这些年来,他说自己不对的事情可是一次都没有,当然,重点是在于更加轻描淡写的后半句:“……我昨天练拳的时候,不下心用力太大,把墙给打穿了,也难免我妈会生气。”

    至于墙为什么会变成粉末,这件事情就实在是想不出答案。这年头还没有后来那么普遍的大众化新闻节目,否则大概会以颇为神奇的标题登上晚间八点档的新闻。而且既然墙是自己打穿的,冯雪峰也就懒得跟人说那么蹊跷的事情让人产生这样那样的讨论和怀疑。反正,第一,墙穿了,第二,我打的。这就够了。

    几天后的傍晚,夕阳西下,光芒将山腰下无人的工厂废址染得通红,一道身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身体似紧张、似轻松,目光坚定,随后,陡然间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面对着逼近的墙壁,他以矫捷的身姿,毫不犹豫地起跳!

    碰!

    蓝梓的身体撞在墙上,随后呻吟着摔倒在了墙脚下。

    痛死了,还是找不到感觉……

    那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揉着撞疼了的肩膀从地上爬起来,他没精打采地走出几米远,随后看了看那堵墙,不管怎么样都无法重现那天的手臂穿墙经验,过不多久,他叹了口气。“啊”的大叫一声,朝墙壁再度冲了过去,临近墙壁的时候,他的身体微微闪出了光芒。

    轰隆——

    墙壁穿了,巨大的石块漫天飞溅,蓝梓站在那儿,回头望望被撞倒了的墙,周围石块还在飞舞,不时砸在地上,他顺手将一块大概百斤重的碎块打出几米之外,耸了耸肩。

    算了,就这样了。

    反正穿过去也会变成粉末,不也是烂掉了?这几天想穿墙术想得好累,他决定休息一下,原本还以为在学校里会有一场架打,不过四人帮这几天开始将保护费还回去,他也收回了自己的二十五块钱,看起来应该是没有事情了……

    同样的时刻,老水泥厂厂房附近的草丛中,两个男人正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几天前在这里生过一次黑帮的大火拼,如今这草地上掉落着巨大的石块与断裂的砖墙,也有着一些烧伤的痕迹,甚至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那场火拼之中,据说不少人被炸弹炸了下来,尸体就是掉在这一片,当然,眼下也已经被警方清理干净了。

    天快要黑了,其中一个人直起了身子:“没找到啊,会不会不在这里?”

    “应该在的,林峰为人谨慎,特别是在行动的时候,他随时带着那样东西,随时做阶段记录,当初跟我开玩笑,就是怕自己死了都不知道是谁干的,他尸体上没有,警方也没找到,肯定是临死的时候扔出去了……”另一个人摇了摇头,从身上拿出手电筒来,“继续找吧。”

    于是两人继续寻找着,天黑了,工厂噪音轰鸣,两道手电光在草地上晃动,偶尔其中一人会站起来,皱着眉头望向上方厂房那被炸出来的巨大缺口。大概到了九点钟的时候,其中一个人陡然站起来朝另一人挥手,他的手上拿着一个黑色的盒子,上面沾满了泥泞,盒子上看起来,也有几个特殊的按键。

    两个人回到附近的小车里,拿出了手提电脑,将一些插头接上,不一会儿,电脑上显示出了一些东西,那是一组照片,以及一份由摩斯码组成的短促而混乱的情报,照片上显示的是郭莹等人的照片,战斗的时候只有寥寥几张,被抓之后也照了几张,尽管有些模糊,但还是能看清楚三人的脸。两个人在这些东西里,寻找着自己需要的信息。

    “三个人大概都是学生……两级到三级左右的力量,这个跟我们之前的判断相符……林峰抓住了她们,但是……”

    “不知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她们有后援?”

    “你想说是她们的后援造成了工厂上面那么大一个洞?”

    “我觉得不靠谱,上面没有抢战的痕迹……这么多人还没来得及反抗就死了……五级进化者?”

    “我调查了警察那边的勘察结果,说是大规模的炸药,还是事先安放好的才能造成这样的结果。如果说是这三个人事先预料到了自己可能被抓,又判断了会被抓过去上面的那个房间,所以事先做了安排,然后林峰真的中计了,这样一来……”

    “……反正警察也不可能在调查结果上写上是五级进化者干的……信一半吧……这周围的确没有什么抓了人之后适合问话的房间,但我总觉得如果能做到这样,把自己被抓以后的事情都预料到,那也太聪明了……”

    “先查查这三个人的资料,再做进一步判断吧……”

    “嗯。”

    两人点了点头,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