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过后,别墅二楼的房间里还亮着灯,浴室中的小板凳上,郭莹身躯**地坐在那儿,并拢着修长的双腿,在她的身后,穿着睡衣的芥末小心地给她擦拭着身体,包裹着左肩的厚厚绷带,如今大概可以算是她身上唯一的遮盖物,周围雪白的肌肤上还带着一些擦伤的痕迹与斑斑血渍,清纯之中,又带了些许妖异。当温热的毛巾擦拭到附近时,她便轻轻地呲了呲牙,忍住牵动的痛楚。

    “疼死你才好啊……都说了要小心的……”小心翼翼地为姐姐擦拭着身体上的血渍,芥末的头因为方才的慌张而显得有些凌乱了,语气中带着满满的埋怨与心疼,即便春季的深夜还有些寒冷,此时她的额头上也是布满了汗珠。不过,虽然说话不怎么留情,眼见姐姐的反应,她还是更加轻柔地放缓了动作。

    “我知道芥末对我最好了。”失血过多,脸色也有些苍白,虽然已经经过了必要的处理,总是掩不住身体的疲惫与虚弱,但尽管如此,此时郭莹的精神状态却依旧饱满,见妹妹生气了,便讨好似的笑了起来,随后,**白皙的右臀便挨了一巴掌,芥末是特意选的距离伤口最远的地方,挨了这一巴掌过后,郭莹撇了撇嘴,身体小幅度地往左边挪了挪,将挨打的右边臀丘压在了小板凳上,若无其事地仰着头,看着她的小动作,芥末起得鼓着腮帮盯着她看。

    “我没跟你开玩笑!这么危险的事情,你也非要去做!早知道这么危险……”

    “呐,总是会有危险的嘛,芥末……”郭莹轻声地辩解了一句,“你以前也知道的啦,但不管怎么样,我是在做好事啊,做完以后,就会觉得很满足。以前你的阿梓哥哥不也常说,要做个正直的人吗,以前这些话还是你告诉我的呢。”

    “可阿梓哥哥不会想着去拯救世界。”芥末生起气来,微微加重了力气,疼得郭莹用力眯起了眼睛,“你还在上学呢,拯救世界轮得到你吗,报警不就好了!要不然直接告诉舅舅!我知道你能打过很多人,可是手快有什么用,别人有枪的,你就不会害怕,万一撞到子弹上……你知不知道我每次晚上等着你有多担心,总怕你出事……”

    “呵,总觉得芥末像我老婆一样……”

    “你再贫嘴试试看!”

    “不敢了!”

    “你根本就是自信心爆棚了!前两年你还只是力所能及的做点小事,然后就越来越危险,越来越危险,你以为自己无敌了是吧,再这样下去,我一定要告诉舅舅舅妈的!”

    “我知道啦,其实今天被抓住,我也被吓得很厉害了……”

    “被、被抓住……”

    “嗯。”郭莹轻轻地点了点头,“其实芥末你说得对,这两年什么事情都没有,太大意了,一不小心就惹上不该惹的人,我们三个人都打不过,被抓住的时候,真的是怕死了,差点就要哭出来了,所以呢,以后我们大概都不会这么莽撞了。”

    背后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芥末柔软的身体轻轻从背后抱住了她:“被抓住……没事吧……”

    “嗯,有惊无险,也算是有教训了呢。”郭莹用力地点点头,“放心吧,没事了。”

    事情的整个经过,郭莹终于还是没有详细地对芥末说出来,事实上最近的一些事情都是这样,主要还是怕芥末了解了详情之后太过担心。两个人的缘分是老早就结好了的,好几年前,她还是一个又骄傲又孤僻的小女孩,由于懂事早,从小就比一般孩子出色得多,使得她根本交不上什么朋友,或者说内心根本就看不起那些又幼稚又软弱的同龄人,那时候大伯一家没有孩子,准备去孤儿院收养一个,以一贯的思想,收养一个还不怎么懂事的小男孩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后来却选了芥末,多半还是因为想给自己找一个可以一块玩的同伴。说也奇怪,两人一见,便投缘起来。

    或许是因为芥末比一般的孩子要懂事,看起来柔弱文静,却也比一般的孩子要有主见得多,这些年来,虽然算是两家人,但两人吃住都黏在一起,一块洗澡一块上学,她有什么秘密,也都跟妹妹讲,甚至连异能的事情都是一样,有时候想想,如果自己真有个亲妹妹,或许都没这么亲密呢。这两年来她利用着自己的能力做一些好事,逐渐得心应手,似乎也真的得意忘形起来,今天晚上的事情,那个林峰的一番话,才算是给了她当头棒喝,令得她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涉足了还没有能力涉足的领域了。

    不过尽管林峰的那番话刚听到时几乎像是最可怕的梦魇一般的从心头压下来,但这个时候,她却是半点害怕都没有。这个时候,她的心头充斥着的,就是那戴着头盔的男子陡然出现的身影,他朝她们走过来时,那种高大、神秘、以及举手投足间几近无敌的力量。

    这是他第三次出现在她面前了。

    心绪激荡,胸口涨得满满的,老实说她现在真的很想跟妹妹说说那一幕的情景,说说在香港生的事情。当初她之所以选择尽快离开,一来是现了有人盯上了她们,担心大伯一家的安全,二来便是目睹了男子从变异怪物手下救了她时那种几乎将整个山崖轰翻的无敌姿态,自己之前沾沾自喜的异能,在那种力量下或许连成为对手的资格都不存在。

    那个时候的香港,类似的能力者肯定很多吧,小虾米一般的自己,又有亲人在,自然是绝对不敢深入的,但是对方那种无敌的身影,却已然深深镌刻在她的脑海里,特别是在离开了香港之后调查一些消息,才知道在自己离开的那个晚上,真理之门为了抓捕一名会飞的人而吃了大亏,包括潘多拉在内的几十名成员死的死伤的伤,狼狈不堪。由于一些上层信息很难流通到一般异能者的层面来,她当然不可能知道当时方少白突然出手横扫了一切,几乎在第一时间,她便将对方于那救了她的男子结合起来。

    真的是……太厉害了……

    为什么会救自己这样的小虾米呢……或许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吧,那么厉害的人,跟真理之门作对,无意间跟自己有了两次交集,随手帮忙。但不管怎么样,总是救了自己……少女的心里常常会想起这些事情,或许将来自己也很厉害了,还能跟他说声谢谢。这件事情在她心中沉寂了一年半,跟芥末也没有提起,直到今晚,那道身影陡然又出现在她眼前,几乎是在她绝望的时刻,随手便解决了令她觉得无法抗衡的敌人时,心中才陡然如同爆炸了一般,一路回来,都完全被这样的情绪控制着。

    不过,虽然很想跟芥末谈谈这些事,让她知道自己的心情,但有些事情终究没法说,芥末不是那种无主见的女孩子,如果真让她详细知道了这件事,权衡之后觉得自己有危险,自己下次是肯定不能被允许出去冒险的,真到没办法了,芥末是肯定会告诉自己爸妈这一切的,危险到这种程度的事情,眼前这个看起来好欺负的女孩子根本就不会妥协。

    因为这样的原因,她并没有将一切详细道出,没有让芥末了解如果救星不到自己三人将面临的危险,不过,这样相对含混的说法倒是令得芥末对其它方面的事情感起兴趣来。

    “这么说起来,姐姐跟阿敬又多了一次共患难的经历了哦。”

    “我都说了我跟阿敬没那种关系!”

    “我才不信,你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叶子姐也说过阿敬对你有意思。”

    “每天在一起因为我们是同伴啊,也许说同志更加贴切一点。”

    “姐姐你不喜欢他?”

    “谈不上,我没想过。”

    “他没跟你表白过?”

    “如果有我肯定会跟你说了好不好,八卦。”

    似乎每个人都认为自己跟田敬有恋爱关系,实际上也难怪,田敬是个很骄傲的人,人聪明,无论学习体育,干什么都出色,家境也好,自己……在别人眼中,大概也是一样的形象吧,由于每天都混在一起,即便表面上从未表现出来,外人多少也会觉得两人之间有些心照不宣的暧昧,除了在妹妹面前,她倒也懒得解释。事实上相对于妹妹老是收情书,甚至被石俊城这种人骚扰,她由于有田敬当挡箭牌,日子反而清净得多。当然话说回来,就算没有田敬,有没有人敢向自己表白,那也很难说。

    她暂时还并不怎么在意这些事,擦洗完身子,她穿上放在芥末家里的睡衣,轻手轻脚地出门朝自家别墅潜行过去,先是到父母卧室外听了听墙角,没有灯光,但爸爸似乎在听电话,她趁着这个时候开了门偷偷摸摸地进去,安全上到二楼,才见到楼下主卧室的灯光亮了起来,妈妈迷迷糊糊地在说话:“这个时候了……”

    “出了点事,老水泥厂那边黑帮火拼,连火箭筒都用了,死了很多人,这事情真的太过分,我要去看看……”

    “当心啊……”

    “已经打完了,就是去看现场,你睡,别起来了……对了,小莹今晚回来没有?”

    “晚上的时候,紫莉不是过来说她姐跟她一块睡么。”

    “喔,那我走了。”

    “回来吃早餐吗?”

    “看情况吧,估计是在外面吃。”

    “哦。”

    客厅的灯打开,父亲拿了一些东西出门,随后才又关上,郭莹躲在别墅二楼的走廊里听着那些话。火箭筒?她想起爆炸的那一瞬间,工厂的那个大洞,炸开的地板与墙壁,升腾的烟尘、火花,哔哔啵啵的响声,前一刻还在眼前,下一刻就完全消失的人体。导弹才对吧,老爸……

    这样想着,她就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后缓缓回房。身体其实虚弱到极点了,还很痛,但精神领域依旧亢奋着,不知道在兴奋什么,人家也不一定是专门为了救你而来的,不过真的很巧啊,从香港到蒲江这么远,这样子居然还能再遇上……

    她回到了房间,坐在书桌边想着这些事情,香港、蒲江、两个陌生人、不是住在一起、连续遇上了三次、还是在最巧的时候。她努力想着这其中有些什么必然的联系,太巧了,一定会有必然联系的,她这样告诉自己。但终于,身体的虚弱还是敲响了警钟,还是到床上再想吧,也该睡了。她从座位上站起来,转身走向床铺,随后又愣了愣,回过头去,揉了揉眼睛,随后,她快走几步,推开了窗户。

    外面的窗台上,一只满是刮擦伤痕的黑色摩托车头盔静静地放在那里,他戴走了的头盔,放回她家窗台上了。

    春日的深夜,穿着白色睡衣的少女抱着那只头盔,从窗口探出了半个身子,拼命朝无月的夜空中张望着……

    *************

    推荐票,雅蠛蝶,不要停……^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