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墙术……

    天空中的蓝梓还在震惊当中,田敬已经看见了从围墙里出来的黑影,陡然掉转了枪口,对准郭莹的方向,也在同一时间,反应过来的郭莹如同旋风般的转身,看见了身后的来人。

    砰砰砰砰——

    先便是枪响,激烈的枪火在周围爆开,田敬的后方似乎也来了人,一个飞跃扑了出去,郭莹朝着后方鞭腿如旋风般的扫上去,那人啪的挡开,双方在转眼间便连续交手了六七下,即便在蓝梓那将一切化为了慢镜头的眼中,这两人的动作都称得上快。

    不过,毕竟是十七八岁的女生,即便出手再快,力气上终究比不过锻炼了的大人,近身搏击,她连续开了两枪,还是被对方躲了过去,脚步连连后退,手上的枪也被打掉,陡然间,那黑影接住郭莹挥来的右拳,一只手揪住少女的衣服,一个转身将她的身体挥起在天空中,猛烈的过肩摔。

    蓝梓在天空中看得仔细,心下一紧,那地下全是碎石砖砾,这样子重重地砸下去,也不知会受多重的伤,心中闪过要不要下去的念头,身体飞起在空中的郭莹双手一拧,陡然转身。一般人若是在这样激烈的情况被扔得飞起来,基本上都会失去平衡感,无法用力,她却仿佛丝毫不受影响一般,身体一拧,修长的双腿直接踢出去,在空中死死绞住了对方的脖子。

    “呼”的一下,两个人的身体都仿佛旋风般的离开地面,在空中飞快地旋转了好几圈,狠狠地砸在地上,那黑影还没爬起来,郭莹没有丝毫肌肉疲劳一般的从地上一跃而起,拔出了匕,朝对方扑过去,连续挥刺,那人狼狈的几个翻滚,双手一撑,朝后方跳了起来,郭莹紧跟而上,砰的一下,在匕挥下的同时,单手撑住了墙壁。

    那黑影已经穿过墙壁,到达另一边了。

    郭莹转过身从地上捡起枪,戒备着四周,那黑影则在围墙组成的巷子里迅穿行着,方才与郭莹的一番打斗,他反而是占了下风,差点就被杀掉,这时候在某个点上停了一下,墙壁的另一边,郭莹一手持枪,一手拿着匕,正好背对着他。

    不好……

    黑影冲了出去,蓝梓也在陡然间俯冲而下,然而来不及了,郭莹还来不及转身,整个身体已经被冲撞得飞了起来,即便如此,她还是在空中连续地开了两枪,随后,肩膀狠狠地撞在一块大石头上,摔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黑影掏出手枪,对准了她的黑色头盔,开始回头戒备与郭莹一同过来的其他人,蓝梓连忙拔升,在天空中皱起了眉头……

    *******************

    “原来长这个样子啊,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很漂亮嘛。”

    工厂顶层的房间里,摩托车头盔被高个子的男人掀开,顺手扔到了一边的地上,哐啷啷的响。房间里显得空旷,一边是玻璃已经残缺不全的巨大窗口,地上满是灰尘,噪音的轰鸣还在房间外响着,由于外面机械的运作,从外面照进来的灯光时明时暗。郭莹、田敬、许莉枼就被绑在房间中央的三张凳子上,几个人中,许莉枼是在毫无反应的情况下就被打倒,田敬则是在被包围的情况下终于举手投降,被人打了几拳有些狼狈,只有郭莹受伤似乎有点重,鲜血染红了半身,整个左肩此时都已经血肉模糊,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头盔被掀掉之后,便映出了那张还颇有英气的苍白的脸。

    “妈的,就是这几个小鬼?开什么玩笑,害得我们死了好多兄弟!”

    站在周围的那领头人看了三人一会儿,目光闪动着,抄起一把砍刀便走了过来,只不过还没有走近,郭莹身前那高个子的男人便举起了枪,陡然间扣动了扳机,子弹在那人身前砰的在地面上擦出了火花,那人愣了愣,看着高个子缓缓摇头。

    “老黄,这三个人不是你可以动的,带着你的人都出去,守住外面。”

    “可是……”

    “嗯?你有意见?”

    被称为老黄的领头人顿了顿,终于还是点点头:“……知道了。”转身领着手下6续离开,老黄虽然是这帮手下的头目,但眼前这个高个子的男人,却并不归他管,虽然对方也不会插手这边帮派的事物,但从初见的那天起,就可以知道,这个高个子的男人根本不把他们所有人放在眼里,只要是他说过的话,是违拗不得的。

    否则,虽然眼下看起来是同伴,但也有可能被对手顺手杀掉。

    “你们三个人很不错,二级进化者的力量。”看见都出了门,高个子的男人方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开始说话,随后伸手点了点郭莹,“你尤其有潜力,综合实力甚至可以到第三级,你的能力是什么?迅反应还是零肌肉疲劳?”

    郭莹盯着他,不说话,男人笑着看了她一会儿,随后摇了摇头。

    “不肯说,可以理解,不过现在我是胜利者,我没有选择虐待你们而只是展开讨论,这就是我的善意,如果一直不肯交流,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我跟你们是一类人,希望大家至少能有点亲切感……”他笑着说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峰,来自一个小组织,名字叫做湖岳盟,我知道名字是比较土,看起来像是武侠小说,每次说出来都会让人笑,主要老大没什么想象力,这个我们不管他,重要的是,我们的组织一共有十七位进化者,在南方也算是很不错了,这次过来,是专程想要邀请三位加入我们的大家庭,成为同伴,不知道三位觉得怎么样?”

    这样的开端当然不会有任何结果,林峰当然也知道,只是顿了一顿,让三人消化了这份信息,方才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三位对于眼前的事情有些抵触,可以理解,三位大概还都是学生,有了进化者的能力,觉得身负使命,有正义感,我非常认同。大家都是进化者,我不妨开门见山地说,我们跟普通人是不同的,我们必然是这个社会的赢家,是佼佼者,从一开始,我们跟普通人的起点就不一样。”

    他伸手指了指门外:“贩毒、枪支,这些只是一种积累的手段,我们不做,也有别人去做,这个世界黑暗的东西总是有的,谁也禁止不了,但如果我们控制它,至少可以让整个事情变得温和一些。他们也许死了很多人,但老实说我根本不介意,只要加入我们,你们把这帮混蛋全杀掉也没关系,我们联盟在整个蒲江的事情,也可以以三位为主。这个世界上,进化者实在太少了,作为同类,我们就像是兄弟姐妹一样,就应该守望互助,不是吗。”

    他笑着等待着三人的答复,片刻,许莉枼才开了口:“你不是好人,我们不相信你!”

    “但是你们可以做好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许贩毒也好,杀掉那帮混混也好,要摆平什么贪官也好。只要加入我们,蒲江的力量就是你们的,不需要太多的义务,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你解决不了,我们也可以帮忙,这是一个守望相助的同盟……”

    “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林峰的话没有说完,有些虚弱的郭莹冷冷地开了口,“说什么理想、好人、使命感,你们在指使贩毒,给他们当保护伞,这样的组织,不管说得再漂亮,其实都是为了权力和力量集合在一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们就是一批这样子想的异能者,觉得自己高于普通人,集合在一起,就可以肆无忌惮……”

    听了她说得话,林峰微微有些错愕:“hynoT?我知道这样说出来恐怕会有些伤人,可看看你们……十七八岁的男孩女孩,就可以拿枪,杀人,毫不犹豫,你们难道认为普通人真的是自己的同类?”

    “区别在于,我们不会觉得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所以……是同类!”

    尽管身体虚弱,肩膀还在流血,然而郭莹的脸上的表情,却是非常坚定,林峰盯着她的眼睛,似乎还想说什么,过得片刻,他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笑了起来,已然变了一种神情,有些阴鸷,先前那股平易近人的样子一扫而光。

    “知道吗我本来还有很多话可以说,我会告诉你们什么叫社会的真实,什么叫真正的善良,不过按照我的经验来说,你真的很有主见,先在的局面下,恐怕我怎么说你也不会听的。那么不好意思,就只好换一个方式了……正义是需要力量的,先在你们被绑在这里,而我站着,看着你们,这就是现实,我将你们视为同伴,因为你们有可能加入我们这一方,但假如劝说失败,我告诉你们你们将面临什么。”

    “外面有十几个精壮的男人,而这里有两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因为你们很有坚持,非常的洁身自好,所以你们应该还是处*女,我对你们也很感兴趣,外面的那群男人则非常仇视你们,当然,他们之中也不乏同性恋者,就算没有,我也可以找过来。你们三个人都将会受到最严酷的对待,保证惨无人道,被轮*奸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什么样的事情都可能生,到了后来,你们就算想要加入也已经不可能了,因为你们已经废了,再也没有价值……你们还是学生,这个世界上总是存在着很多你们想也想不到的黑暗,有时候甚至想死都不可能……”

    “天堂向左,你们点点头,就像我说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指了指那边的门边,“而地狱向右,你可以选择戴上你的头盔……老实说我真的不想说到这一步,虽然它干净利落直来直往,总是能解决问题,但这代表着就算以后我们成为同伴,你们也可能很恨我,但无论如何,我提前给你们上这一课,我觉得你们还是应该表示感激,怎么样?想清楚没有?”

    沉默一如令人窒息的空气般压过来,林峰在前方笑着,三个人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甚至身体都在微微抖,毕竟也只是十七八岁的年纪,想要做一些事情,有时候想到热血,往往也会觉得“打不了是为了理想死掉”,谁也没有想过那些最黑暗的事情,这时候说起来,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就要将三人打垮,片刻,还是田敬先开了口,努力保持镇定的语音,却也有着明显的颤抖。

    “如果……我们答应了,你们又怎么确定我们是真的加入……”

    “你们会的。”林峰笑了笑,“实力就是一切,正义与邪恶都依附于实力,我们甚至不会给你们强加任何约束,不会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吃什么豹胎易筋丸啊,这样那样乱七八糟的东西,可是有些事情你们会明白,你们三个人,我一个人,就能摆平你们,在组织里,我们一共有十七名进化者,而你们不过是孩子,最强的也不过是勉强到达第三级,你们的上面还有好几位第四级的进化者,我们的老板叫做魏岳,他的力量甚至接近第五级,如果我们真的出手,你们要怎么挡?”

    “先不说你们打不过我,就算今天你们逃走了,或者说给了我一张空头支票,骗了我,6续都会有人来的,你看,你们的样子我们已经知道了,要查出你们的家人,也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你们可以逃跑吗?可以保护你们的亲人吗?所有人都会被你们连累……你们知道的,中国人有个习惯,我们憎恨背叛者,远甚于憎恨敌人,所以相对于日本人,我们更恨汉奸,因为汉奸不光是我们的敌人,他还欺骗了我们的感情,你们会面临更多十倍的黑暗,你可以说我们是坏人,我们的确是,但你们可以选择做好人,只要点点头,我们并不会要求你们太多,你们可以继续戴上头盔去做好事,甚至……”

    眼前的人就要崩溃了,事情也将得到解决,林峰看着三人的脸色,知道事情已经有了结果,不过是三个学生,趋于崩溃的神经即将断裂,即将点头,他看着眼前郭莹苍白的脸微微转向左边,那是窗户的方向,她的头盔也在那边,自己可以给她一个希望,可以继续戴上头盔……

    他将目光望向那一侧,陡然间,瞪大了眼睛!

    噪音依旧轰隆隆的传过来,这是厂房顶层的房间,由于机器的运作,光线总是有节奏的忽明忽暗,仿佛夏日里雷雨的夜晚,他将目光转过去时,光线明暗交错,似乎有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那里,捡起了那黑色的头盔,将它戴往头上。

    林峰刷的举起了枪,然而那一片空空如也,方才出现的人影犹如幻觉,消失在原地。

    地上的头盔,不见了。

    林峰的脸色变了,方才从容的模样荡然无存,他朝着窗口飞快地走了几步,举着枪朝外面看,随后将枪口对准了那边,又迅地后退,提防着人影的出现,随后转头喊了一声:“小心!”

    这一句话自然是对着外面的人做出的示警,随即外面也传来一句:“什么?”林峰没有兴趣回答,目光转向郭莹等三人:“你们还有……”他的话语被巨大的声波淹没下去。

    就在郭莹三人的眼前,空气变形了,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波浪,巨大的能量从房门的那一侧冲进来,墙壁变形、迸裂、破碎,如同流霞般的能量从最初的裂缝中喷薄而出,房门在瞬间化为火焰,呼啸、消失,扭曲的人体随着奔突的能量飞舞交错。如果能够放慢那一瞬间,就仿佛巨大的洪流陡然冲破了大坝的闸门,门那边的人们全都被波及进来,林峰的声音淹没其中,他原本是对着窗户的一边,此时甚至还来不及掉头,来不及将枪口对准郭莹,质问她们是不是还有同伴,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按上了他的侧脸,脸颊在那一瞬间变形,动能先在他的脸上起作用,然后波及到脖子、肩颈、再冲向全身,他的整个身体都跟随着头部飞起来,撞向厂房一侧的墙壁。

    轰隆隆——

    厂房外侧的上方,巨大的爆炸像是烟火般冲出,所有的东西都以抛物线的形式掉落几十米下的地面。

    没有枪响,没有反应,没有质疑,一切不过只在眨眼之间,能量流席卷而过,它不仅打通了房间三面的墙壁,甚至掀走了天花板与地板,点点的光斑飞舞在空中,鼓动的尘埃,火焰烧过的余烬、电火花,三个人被席卷的气流激荡得稳不住身体,田敬甚至倒在了地下,许莉枼的一头长乱糟糟的覆盖在脸上,像是个小疯子。就在三人前方两米的地方,地板已经没有了,只剩下能看见厂房下方的巨大坑洞,他们仿佛就坐在断裂的桥头。

    一个人凌空站在那飞舞的火光余烬里,带着黑色的头盔。

    郭莹不可置信地看着那道身影。

    在香港曾经救过她两次的,强大而又神秘的戴头盔的男子,在她完全未曾预料到的情况下,第三次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

    哈哈,请大家投票支持,能上周推榜,不容易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