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我出去了。”

    “晚上又出去啊。”

    “说了的啊,跟小叶子她们有聚会嘛。”

    “今天晚上看天气有可能下雨哦。”

    “我看了天气预报,说只是阴天……”

    走出家门时是晚上七点过五分,邻居家的院子里,芥末正坐在台阶上拿着喷头往院子里的花草浇水,看见郭莹一路小跑出来,方才站起来。

    “真的要去啊……”两个人在院子的栅栏边碰头,芥末皱着眉,有些担心。

    “都准备了这么久了。”

    “可你说过这次可能会有危险。”

    “只是比起平时危险系数高了那么一点点而已。”郭莹眯着眼睛,右手的拇指与食指稍稍分开,认真表达着“一点点”的含义,芥末便用不信任的目光盯着她。

    “你上次也说一点点,可回来的时候受伤了,那么多血……”

    “偶尔会有失误嘛。”郭莹撇了撇嘴,“婆婆妈妈的女人真麻烦,下次不跟你说了,当心你的阿梓哥哥也不喜欢你!”郭莹人长得漂亮,但平日里做起事情来,倒也颇有男孩子的风范,这时双手一插,嘴一撇,眯着眼睛看芥末。芥末看着她,随后嘴巴一扁,果断地将目光转向郭莹家的房子。

    “舅舅!舅妈——”芥末扯着嗓子、像是路遇劫匪一般的叫了起来,“郭莹她又出去做坏事了,而且不带我去——呜、呜呜呜呜……”女高音响彻了整个小区,随后便被强行掐断了,路上不多的几个散步的行人笑着望了过来,看着这对姐妹隔着栅栏扭打成一团,随后,郭莹家一楼的窗户被打开了,郭莹老妈手上拿着一直抹布探出头来。

    “小莹,干嘛不带芥末去呢,跟小叶她们又不是不认识……”

    郭莹一边捂住芥末的嘴一边抬起头:“k粉!打针!**——”

    郭妈妈瞬间被气得插起了腰:“女孩子没有个女孩子的样!看你将来怎么嫁得出去!”

    芥末掰开姐姐的手,拼命反抗:“就是——唔……呜呜呜呜呜呜——”

    “好吧,我带芥末去,芥末……出来吧!”她改变了主意,拉着芥末往栅栏外走,这一下,芥末又是拼命反抗,说什么也不肯出去了。

    “不去!不去!我还要写作业呢!我还要看电视呢!舅妈你看,姐姐又欺负我了……啊啊啊啊啊救命啊……”两人隔着栅栏一番拉锯,芥末弃车保帅,脱掉了外衣才得以脱身,此时就剩下身上一件白色的单衬衣,虽然不至于走*光,但春季的晚上,的确有些冷,她双手抱着胸前,可怜的样子俨如一朵小白花,待到郭妈妈从窗口消失,郭莹才又将外套扔给她,两人神秘兮兮地再度碰头,小声说话。

    “记住,窗口三短两长,就是出问题了,别让大伯和婶娘看到我进来。”

    “知道了,那个时候爸妈也睡了,你要早点回来啊。”

    “嗯嗯。”

    “……别真的受伤了。”

    “小场面,没问题的啦。”

    同一时间,蓝梓就坐在别墅楼顶的黑暗地方,看着这对姐妹之间的一切,随后,郭莹挥挥手,走上了道路,芥末望着她远去了,方才转身回到台阶边,关掉一直在防水的喷头,有些忧虑地坐了下来,双手捧着腮帮。

    “别受伤啊,姐姐……”

    “放心啦,芥末……”仿佛能够感受到少女心中所想,楼顶上,蓝梓笑了笑,身体飘了起来,跟着郭莹身后去了。

    依旧是在昨晚的房子里换了一身黑衣,随后骑着摩托车来到那废弃工厂的楼房里,许莉枼与田敬早到了一会儿,此时已经在整理东西,一些刀具、棍棒、望远镜、夜视仪之类的东西,甚至还有几把手枪和子弹,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弄来的。郭莹进门,看见他们已经拿出了这些家伙,就明白了过来。

    “已经确定是今晚了?”

    “嗯,下午的时候确定了,选在老水泥厂那边交易,我拍了照,画了地形草图,你看看,他们选的交易地点,厂房顶上面肯定会安排有人,周围有几个适合监控的点,我们都要搞定,晚上那边人不多,噪音又很大,都是用来把石头磨成浆的那种大滚球,开枪的声音估计都不会传出去。”

    郭莹低着头看了那些照片:“老水泥厂先在还在开工啊,我还以为倒闭了呢,以前过去的时候满天都是灰尘,厂房又破……”

    “一直在开呢。”

    “工人怎么样?”

    “值晚班的没多少工人,而且在附近的,估计也都跟他们有关系。”

    “很麻烦啊,旁边厂房上监控的人都得找出来,必须用最快的度干掉,稍微慢一点,恐怕都会打草惊蛇,这样,我们要尽量找出线路图来,干掉上面的人之后,小叶子你就让附近的电线短路,那些大滚球应该还会转一段时间,我们必须在噪音停止之前结束战斗,别让人听见枪声……”郭莹点着地形图和照片开始布局。

    “对这些人别手软,特别是清理周围监控点的时候,全部杀掉,不能让他们出声。”田敬说道。

    三个人在房间里商量着战术流程,蓝梓在窗外听着,虽然不太懂,但也是听得佩服不已,几个人非常专业的样子,看来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郭莹相对全面谨慎,许莉枼则常常会关注到一些细节上的问题,配合的时机的,出手的协调啊,田敬则一贯要求着杀伐果断,这次的事情不同寻常,杀人必须致命,毫不留情之类的,配合着手上不断拆分、组装枪支的流畅“咔咔”声,能够格外给人以信心。

    电视上的特种兵就是这样的吧,蓝梓心想。

    八点多,三人分头去往蒲江老水泥厂,蓝梓在空中跟着,不一会儿,便已抵达了目的地。

    水泥厂或许是在当时许多的城市都能看见的工厂之一,这是最具代表性的老式国营企业,所有的建筑都带着一种土黄色的感觉,高高的烟柱,灰尘满天,有的还会有专门通往仓库的铁路,建筑物大多陈旧了,也没什么活力可言。白天或许还能看见通行的火车,晚上就连灯盏都不算多,只能听见轰隆隆的巨大滚球声,那一般的长条状的圆形大铁球,运作起来可以将沙石在里面碾成泥浆,人在那附近说话,声音都不怎么听得见。

    厂房的高处大概会有六七层楼的高度,这边是郭莹等人所在意的一些监控点的位置,厂房附近有一片已经倒塌了的房屋废墟,此时只剩下一堵堵的围墙还在立着,从上方望下去,倒也有一种小迷宫的味道,这一片地方地形复杂,厂房四通八达,附近有铁路有山林,远一点也有学校、市场、居民区,就算有警察来了,若要逃跑也容易,大概是他们选在这里做坏事的理由。事实上蓝梓对于这些人到底交易些什么,还不是非常清楚,只是知道跟毒品有关。

    他飞在比较高的位置,从身上拿了个望远镜朝下看。

    交易者倒是还没有到,不过,事先就已经安排在厂房各个制高点上的监视者,蓝梓倒是不一会儿就现了,大概三四个人的样子,从不同的地方也拿了望远镜在朝周围查看情况,顺便用对讲机说话,蓝梓害怕他们往天上望,就下意识的飞得更高了一点。不过被现的可能性也不大,今天毕竟是阴天,天上看不到星星,也不会有人拼命用望远镜看天上。

    大概九点多钟,第一批的人才从两个方向过来,大概十多人,在那小迷宫废墟的中央碰了头,随后大哥模样的人指示一番,**个人便在周围散开了,他们在这里等待着过来的人。十点钟,有几辆车前后停在了附近的街道上,下来几个人,这段时间里,蓝梓一直在估计着第二批人是谁,原本以为他们就是了,谁知道这有人在附近买了烟,有人径直去了居民区,也有的车辆停一会儿就走掉,他的估计一直都没有着落,只是快到十一点的时候,去居民区的人回来了,走掉的车辆也从另一边绕回来,十一点差五分,又是十多人,从那些先前就停在附近的车辆里出来,走向了交易地点。

    真专业……蓝梓想着。

    十一点整,两拨人开始在那小小的迷宫里碰头,而在另一边的厂房上,蓝梓望远镜转过去时,陡然看见人影闪了一下,先前的监视者就那样倒了下去,郭莹等人,也在这个时候动手了。

    理论上来说三个人应该是在同一时间动手,蓝梓巡视一番,倒是只看见了两个倒下,分别是郭莹、田敬的出手,想来在自己没现的地方也安排了人,许莉枼正是去对付那人。下方小废墟的中央,两拨人在一块大石头上各自打开了皮箱。周围噪音轰鸣,蓝梓的望远镜视野中,郭莹那黑色戴着头盔的身影陡然从六七层楼高的窗口中跳了出来。

    旁边是一条为了修建将材料输送往高处的输送带而建造的通道,长达五六十米斜拉下去,坡度陡得不行,郭莹的身影从那里直冲而下,越来越快,陡然冲入下方的窗户之中,将一个人按倒下去,直接没了声息,与此同时,另一侧的厂房上方,有一个人无声地倒了下去,许莉枼的身影出现在窗口一瞬,转眼消失。

    田敬抓住一根长长的绳子,从楼上跳了下来,几秒钟之内便落在了地下,有些狼狈地滚动了几下消去冲势,随即站起,拔枪前行,郭莹也从厂房中走了出来,与田敬从不同的方向走向那片小废墟,从背后拔出装了消音器的手枪。

    她在一处矮墙后停了一下,微微偏着头像是说了句什么话,接着,开始有节奏地点头数数,大概数了三下,举枪,跨步走出。

    前方的两个人陡然看见了她,微微色变的一瞬间,郭莹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两个人,同一时间,隐约中似乎响起“轰”的一声轻响,灯灭了,黑暗朝着四面八方扩展出去,转眼间,整个水泥厂都被那黑暗如潮水般的吞噬下去。

    两点枪火,倒下了两个人,田敬也在第一时间冲出去,几秒种后,枪鸣声响起来,激烈而混乱,田敬的声音在巨大的嘈杂声里冲上夜空,凄惨无比:“啊——你们黑吃黑——”

    废墟的中央,转眼间就炸了锅。

    ************************

    原本应该是很笨的计谋,但在这时,却陡然爆出了巨大的威力,那一瞬间,蓝梓看见原本因为突然陷入黑暗而显得安静的废墟中央爆出了激烈的火光,有手枪,甚至还有冲锋枪,人群奔走逃散的身影都显得凄厉,几秒钟后,一颗手雷爆炸,升起了火焰,石片四溅飞射,有一个人的身体甚至被炸得飞了起来。从上方俯瞰下去,最能感受这种强烈的冲突感,更何况他还能加快自己的度,令得下方看起来像是一个全面的慢镜头,火爆的感觉令蓝梓的心脏扑通扑通地像打鼓一般跳了起来。

    郭莹、田敬、许莉枼从不同方向围向中心,各自爆了战斗,郭莹的身手敏捷,一个人在围墙的角落与她相遇,枪还没举起,便被她打得偏转了方向,随后被一脚踢飞了手枪,那人直接冲上来,郭莹一个闪身,人影交错,那人身上鲜血喷出,倒在了地上,大概是被一刀割开了喉咙。仿佛毫无感觉一般,郭莹看也不看那尸体,一刻不停地举枪朝更深处走过去。

    原本在黑暗中行进的田敬也忽然遇上了敌人,只见他身前陡然爆出一团亮光,仿佛闪光灯一般,将拿着手电筒聚精会神看着的蓝梓的眼睛都晃了一下,随后前方的敌人就倒在了枪口下。另一边,最后才过来的许莉枼也与人碰在了一起,那人仓促地朝着许莉枼扫过来一脚,随后,许莉枼身上蓝色的电弧一闪,前方那人身体一震,被许莉枼一枪撂倒。

    蓝梓此时已经降低了高度,最让他关注的自然也是也是郭莹等三人的状况,怕她们会有危险,不过话说回来,对于枪这样的东西,他其实还是怕的,相对来说,她们三个要专业得多了。如今他也大概确定,郭莹的不平凡之处应该是表现在身体上,她的敏捷,当初香港的时候在十几层楼高的地方如舞蹈般的打斗所表现的平衡感,强的反应能力,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有的,田敬的能力看起来就是光了,而许莉枼操控的则是电的力量。现在想起来,当初跟珊瑚一块被追杀的时候,也遇上了一个能操纵电的人,只不过那个人的力量看起来要比许莉枼强得太多,至少要霸道很多。

    战斗从一开始就趋向于白热化,内讧、战斗,瞬间死了几个人,随后便是密集的枪声与交火,郭莹三人从不同方向杀进来更是加剧了这种激烈,某一时刻,蓝梓陡然看见火光闪了一下,他的镜头已经转过了那片地方,过了片刻,才忽然想到了什么,调转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很奇怪……

    他的镜头一直看着郭莹等三个人不要有危险,方才火光亮起的地方,也正是许莉枼的身后,那亮起的一点火光与她相隔了一堵墙。事实上在目前的局势下,四周陷入黑暗,废墟之中到处都是枪响后带起的光芒,只是那一点火光它亮得很不一样,它要柔和得多,看起来……有一个人就在许莉枼身后用打火机点烟!

    定睛看了几眼,蓝梓才能确定这一点,一般人在这样的战斗中,为了背后不被攻击,都是靠墙而走,许莉枼自然也不例外,她此时还没现下一个敌人,一手持枪一手拿着匕靠墙在移动,而与她相隔了一堵围墙的后方,居然也有一个人,靠着围墙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假如撤掉那堵墙,两人几乎就是背靠背地贴在了一起。

    这样的情况下,谁会这么悠闲的点烟?

    蓝梓心头升起一股疑惑,仿佛有什么事情就要生,而背靠围墙的许莉枼在那一刻也仿佛听到了什么,忽然间回头,看了看才又转过头去,专心提放着前方。黑暗的视野之中,点烟那人的轮廓极其模糊,他抽了一口,随后将那小小的火光扔在脚下,碾息了,下一刻,他转过了身,举步前行。

    寒意从蓝梓的背后直升而上,那一刻,他几乎下意识地叫出来,许莉枼身体陡然一震,随后,直接晕倒在了地下,那道黑色的身影,此时就站在许莉枼方才站立的地方。蓝梓举着望远镜飞快地斜飞,望向那堵围墙,顿时傻了眼。

    怎么会……这个样子……

    围墙好好的,没有丝毫破裂。也就是说,方才那个人,直接穿过了围墙,对许莉枼做出了攻击!蓝梓的视野间,那人没有丝毫迟疑,直接穿过前方的另一堵墙,往战场中央而去,此时互相火拼的人们已经往四周散开,中央的人数不多。与此同时,郭莹冲进了废墟中央,抓住一个人当挡箭牌,朝着周围的人飞快地扣动了扳机,她的身影有如猎豹,只是稍微停留,转眼间就冲出几米之外的掩体后,再开两枪,再换位置,场地里留下的三个人倒在她枪下的那一刻,田敬出现在对面的破口处,朝她笑着点点头,下一刻,这笑容化为不可置信的表情。

    黑色的人影,从郭莹背后的墙壁里,无声地穿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