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啪!啪……

    耳光声一下一下的在教室外的廊道上响着,先前拿着凳子过来砸人的那名同学每被扇一下,身子就低了一点,就那样一直被打到摔倒在地,蓝梓举着右手,转过身,又给了冲来的人一个耳光,顺手放下了凳子,举步朝后方的人走了过去。

    情况依旧混乱,这些人一边骂着口头禅一般的脏话,然而经过方才的那十几秒钟,嘈杂声已然减弱。此时冲在最前方那人眼见着蓝梓转身,扬起了右手,脚步却几乎是下意识地停了下来,慌忙后退,大约是因为之前已经挨了两记耳光,不想再被打,可是这一下后退却忽略了他身后的同伴,几个人撞在一起,狼狈不堪,蓝梓沉默着过来,挥手又是一个耳光打在了后方那高个子的脸上。

    诡异的气氛开始在这一小片区域蔓延起来,当一分钟的时间过去,八个人都没能抓住蓝梓的衣角,却被蓝梓当着数百人的面每人扇了十几次之后,原本出手之间都带着骂声或是说话声的这些人都已经沉默下来,他们仍然想要抓住蓝梓,狠揍蓝梓,但不知不觉间,沉默的气氛仿佛从蓝梓紧抿的双唇间散播出来,这八人或许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旁观的人却都已经看得清楚,这一边除了身体的冲撞,物品的撞击,唯一的声响,就只剩下了那一个个清脆的耳光声。

    这期间,有人从教室后面找了两根木棍来试图当武器,也被蓝梓顺手抢走,扔到了楼下,到得此时,八个人中的三个已经哭了起来,眼中满是泪水,先前一脸凶悍的神情变成了委屈无处泄的泪光,但凭着一口气撑着,还在试图向蓝梓起进攻,得到的自然也是更多的耳光,有两个人躲在旁边已经不敢再靠近蓝梓,这些人的脸此时都已经红得像是猴子屁股,或严重或轻度的肿了起来。

    作为八个人的领袖,林强是最活跃的,不过,因为被打过几个耳光之后他就下意识地躲开,他被打得也是最少,但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开始退却了,虽然还是围着蓝梓,但蓝梓只要面向谁,谁就在下意识的后退,有的人想要捂脸,但随即又放开掉——看别人过来,捂住自己的脸,在他们看来怕是最懦弱不过的动作。

    目睹这样的情况,林强不得不起更多的进攻,先前从教室里找来棍子的就是他,此时还想要到教室里拿东西,顺手向蓝梓砸了一本大字典,蓝梓顺手接住放在窗台上,林强还想从窗户拿到教室里课桌上的书,蓝梓已经逼近了他,一个耳光将他抽离了窗户,接着又是一下,这一抽一下林强就退一步,接着再退,林强举起左手下意识的格挡,另一个耳光便响起在他的右脸上。

    一个人叫了一声,从后面冲上来,蓝梓陡然回头,那人“啊”的一下被吓得直接坐倒在地,再转头回去,林强已经退出好几步远,眼眶通红,颤抖着手拼命在身上找东西,终于,找出了一把十五厘米长的蝴蝶刀打开了。

    “妈的……你妈的……”由于脸上已经被打得红肿,他此时说话都有些不太清楚,但想想他在这个学校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这时候挥舞着手上锋利得刀子,整个人都有点歇斯底里,大骂了两句,陡然朝蓝梓这边捅了过来。

    蓝梓依旧是那副沉默的表情盯着他,刀子捅了过来,他左手陡然间抓住了对方握刀的右手,这一下抓得用力,林强的右手就仿佛被铁箍箍紧,无法动弹,甚至连手指都松不开了,还没反应过来,蓝梓的右手也已经挥了出去,一下、两下、三下、四下……耳光一个又接一个地落在他的脸上,他也是硬气,被打一下,又等着眼睛将头立刻转回来,与蓝梓对视,立刻就是第二下,又转回来,接着第三下。

    平日里若看林强这样疯,一般人多少都有些害怕,然而蓝梓却是沉默着,捏紧他握刀的手,一个接一个巴掌毫不犹豫地招呼过去,后方的人此时已经不敢上来,那林强一只手被攥住,挣脱也挣脱不了,挨了五个耳光后,终于开始狂的挣扎,口中也努力大叫,左拳试图往蓝梓身上打,然后脚也开始踢。蓝梓根本不理他,严肃又冷静的目光盯着对方的脸,一个又一个耳光,当着近几百人的面,仿佛有节奏地打过去。

    那耳光只是声音很响,力量并没有太大,与普通人无异,然而当一个又一个的耳光持续下去,林强的左边脸颊已经开始肿起来,随后开始有血渍,鼻孔中流出鼻涕,口中也开始流血,他一开始还极其强硬地试图与蓝梓对视,拳打脚踢,还努力骂几句,然而那只是开始,不一会便骂不出来了,渐渐像是变成了哽咽声和哭声,开始无力地举起左手想要挡住蓝梓的耳光,然而蓝梓右手反着抽了出去,开始用手背抽他的右脸,如此再打了几巴掌,林强的两条腿在地上用力的后退,一只手抱住了头,身体几乎蜷缩成了一只虾米,他哭着想要远离蓝梓,然而右手还握着刀被蓝梓死死的捏住,哪里又有可能成功了。

    终于,耳光停了下来,蓝梓依旧捏紧他的握刀的右手,将他猛地一推,按在了阳台的栏杆上,几乎将他半个身体都按了出去,两条腿都离了地面,或许蓝梓再一用力,放开手,林强就会从教学楼的二楼上倒栽葱地直接掉下去。

    林强只是下意识的恐惧着挣扎,蓝梓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沉默了几秒钟,廊道间才终于响起了蓝梓的说话声,自动手开始,他终于开口了,那声音淡淡的,说过一句话,便顿一顿,似乎将气氛变得更加安静。

    “我有没有不许你们收保护费?”

    “我有没有交保护费给你们?”

    “交了保护费就没有麻烦,是不是你们说的?”

    “校内校外出了事都可以找你们帮忙,是不是你们说过的?”

    “什么叫做保护费?”

    “你们能保护谁?”

    “如果有外面的人欺负过来,你们打不过也就算了……”

    “我都是一次**给你们一个学期的保护费,外面的人来了,你们有没有帮我说过一句话?”

    “不说话就算了,你们帮他们传话,恐吓我。”

    “不给保护费,你们打人,给了保护费,你们还是帮着外校的人欺负本校的……”

    “说啊,你们凭什么收保护费?”

    “我凭什么给你们钱?养着你们?我上辈子欠你们的?我是你爸啊!”

    “来叫一声啊……”

    他拿走林强手上的蝴蝶刀,揪住对方的衣服,将他一把拽了回来,扔垃圾一般的扔在了走廊上,目光扫过脸上肿起来的几个人:“一群垃圾,你们算是什么东西?”

    转过身要走,想了想,又停下来:“一个星期内把你们收的保护费都还回去,要不然……你们可以把认识的人能叫的人都叫来找我……”

    他顿了顿,将蝴蝶刀顺手扔到垃圾桶里。

    “……就当是你们的医药费。”

    ***********************

    云海之上,晚霞灿烂金黄,铺展而来。

    蓝梓坐在天空中,看着下方的云海起伏涌动,迅地流过视野,去往西方天际落日的方向。

    从这个高度上看下去,其实就已经可以看见地球的弧形大地了,远远的,太阳石巨大的火球,这里高得空旷,若是抬头,甚至能看见天上的星辰,宇宙有一种见不到底的深邃感,仿佛看得久了,都能被吸进去。

    蓝梓常常觉得,如果再稍微往上飞一点,或许就会脱离地球,再也回不去感觉。

    人的渺小,在这片云海之中都孤寂得让人心慌,更别说与地球、与宇宙对比了,一个人站在这样的天空中,纵然阳光染红的云海壮丽非常,如果不是亲历,恐怕谁都难以理解这种无法脚踏实地,远离了地球的那种飘忽与空虚感。

    蓝梓的心中正在反复回想着中午的那场打架,咀嚼着心中的小小虚荣。他是真心觉得那帮人真是杂碎,该打,之所以出手,目的自然不会是为了显摆。不过打完之后,看见大家一脸错愕惊叹的表情,他还是会觉得很爽——事实上这种感觉在刚出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膨胀了。

    他毕竟也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人,有着这种期待别人刮目相看的感情,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从出手时开始,他心中就在想着:这下吓到了吧、这一巴掌很帅吧、板着张脸不说话一定很酷、这就叫扮猪吃老虎、看你们欺负人、以后让你们看见我就怕、哈哈哈哈……如此这般,不一而足。事实上,整个下午他都是一副忘了中午打过人的淡然表情,照常上课照常写作业、淡定淡定,但实际上,当别人议论纷纷地朝他这边看过来时,他的虚荣心早就满足得一塌糊涂,差点就要笑出来了。

    我太厉害了,真厉害真nB真帅真了不起……

    于是他飞到云上,捂着肚子笑了好一阵。

    已经吃过了晚饭,他就那样保持着坐姿安静了一会儿,看着夕阳落下,随后撑着能量罩像是游泳一般在云海里游动,又像是潜水艇,偶尔上浮,看着能量罩分开了流云,他冒出一个头,在云海里高游走,偶尔又下潜,一直到云层底部探出头去,朝着下方的世界看,天阴着,偌大的城市从中央最繁华的区域开始,斑斑点点的已经显出了光的脉络,就像是在医院里看见人体血脉的纹路,并且逐渐流动,变亮。

    待到夕阳已殁,他记起今天晚上要去跟踪郭莹等人的打算,再次从云层上方潜了下去,看着下方大大的在视野中却已经变得很小的城市,以高向下飞去,随后撤掉了身体能量罩,张开双手双脚,呈一个“大”字自由落体而下。

    风声呼啸,鼓动了他的衣服,拉直了他的头,唯一还保留着的能量罩正在保护着他的眼睛、耳朵、鼻孔与嘴巴,像是摩托车前的挡风玻璃,随后,他笑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这样的持续下落中,又光芒纹路编织而成的城市在视野中不断的放大、扩展开去,他就在这样的夜色里从天而降,以无比自由的姿态,拥抱整片天地……

    *****************

    坚持一晚上,还是码出来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