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吧出来,虽然天阴着,但蓝梓心情很好。事实上很早以前他就想过要跟珊瑚联系,哪怕仅仅是让小女孩不至于担心自己,可又总怕给自己给她都带来麻烦,毕竟这种麻烦一旦有就不会少,一个不好,就可能搭上一辈子,最近这些天终于了解了异能世界的大致情况,才终于放下心来。

    只不过,这样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进入校园之后,另一场遭遇,让他的心绪瞬间糟糕起来。

    “先别去教室,林强他们在教室门口找你呢。”

    走到学校操场的时候,遇上了几个班上的女同学,其中一个是副班长方小雨。虽然平日里也算不上有什么来往,但蓝梓一向安分,班上同学若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他也总不会推辞,虽然都只是些小事,但大家知道他脾气好,人缘还算不错。此时被方小雨这样一提醒,蓝梓倒是有些错愕。

    “找我干什么啊?”

    “不知道啊……你自己当心,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与这些人有关系的,蓝梓第一时间自然是想到了前些天被警告,前天又有市被砸的事情,据冯雪峰说,其中一个过来砸店的,也正是学校的学生,平素与林强这些人混在一起的。但那事情已经解决了啊,石俊城老爸都吓成那样了,怎么还会有麻烦……

    难道是来道歉的?

    如此一想,蓝梓便将事情的可能确定下来,虽然旁边几个女生都说让他最好暂时别去,或者干脆下午帮他请假什么的,他心中自然不担心,谢谢了几个人的建议,随后去往教室。一上到二楼,听到那些人说的第一句话,他才知道是自己想错了。

    “过来了,这家伙还真的是不怕死了。”

    “前天那个样子还吓不怕啊……”

    “喂,你给我过来!”

    这时聚在教室门口除了以那林强为的“四人帮”,自然还有几个常跟着他们走的跟班,其中一人身材高大,正是冯雪峰说过的参与了砸市的周磊,高三这一届已经是最后一个学期,快要毕业,因此这些人也大都无所顾忌,从来都是无法无天的样子,什么事情都敢做。他们不冷不热地说了几句,蓝梓才终于明白过来,这些人虽然跟石俊城那边有关系,但是并不密切,参与了砸市,在周磊来说只是帮一些“道上大哥”们的忙,但后续的事情,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前些天林强过来撂了话,之后却并没有什么行动,待到知道了前天生的事情,在他们的心目中,这就是说石俊城已经开始动手了,大概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今天中午芥末过来找自己被他们知道了,这帮人就再也忍不住,要过来教训自己一番了。

    “前些天跟你说过的话,你还真是当成耳边风了是吧。”将蓝梓叫道眼前,那林强靠在教室外阳台的栏杆上,冷冷地笑着,另一边,参与了砸市的周磊也是一脸好笑:“看起来,前天还真是砸得不够狠呢。”

    “之前跟你说过什么?你居然还敢跟城少的女人混在一起啊?”

    “为了你好才跟你说那些事情,告诉你,前天是没找到你,你知不知道找到了你你会怎么样!”

    与林强过来的一共七八个人,平日里都是惹是生非的,架没少打,大都身体结实高大,蓝梓一脸沉默地站在几个人的中间,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是个儿,本班的同学在教室里看着,其余班上的学生大都三三两两站在走廊上朝这边看过来,这类事情大抵每年都会有个几次,被找麻烦的,多半都会被群殴一顿,无论身体受伤如何,至少面子是丢光了。方才警告了蓝梓的那几名女生也从楼下上来了,看见这副情景,倒也是转身进了教室,不敢过来。蓝梓皱着眉头,偏过头望望教学楼外阴郁的天气,那天气阴得就跟他的心情一样。

    旁边一个人一边说着,就一边推起他的肩膀来:“看哪里呢,你还看哪里呢?”蓝梓身体晃了晃,看他一眼,没有说话,老实说,他是真的生气了,几乎跟前天的心情没什么两样,甚至还要更生气一点。

    这几年来他在外面流浪,一个人生活,的确是见过了许多事情,比一般人见到的多得多,**的、可怜的、不公平的都有,例如在香港的那些事。可是总有一部分的事情,在他的心中,无论见了多少次都无法被理解。为什么有的人就是可以将无缘无故伤害别人的事情做得这么理直气壮,仿佛是上天赋予他们的权力一般,人生在这个世界上,尽量别主动地去妨害别人,尽量不要给别人添太多的麻烦,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真理吗?

    有些人活不下去了,逼不得已去伤害别人,虽然蓝梓很不喜欢,但至少他会觉得可以理解,毕竟是活不下去了。可眼前这帮人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可以这样平平安安地生活,可以这样开开心心地上学,平安喜乐,无忧无虑的,为什么还总是要通过妨碍别人来获取快感呢,收保护费,不给就要挨打,平时张扬跋扈,别人多看他们一眼就会开口骂人,到现在,自己从小认识的朋友,大家在一起,居然还得求得他们的同意,他们到底是凭什么认为自己有这种权力的,就因为长得稍微高一点,力气比一般人大了那么一点点?

    自己无法理解的这些东西,眼前的这帮人,想必是明白的,或许他们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打得过别人就能将打别人看做理所当然。若是有可能,蓝梓还真想坐下来跟他们好好交流一番。

    这帮人如果被别人毫无理由地伤害,他们的心中会怎么想呢,会觉得理所当然吗?

    他始终没有说话,甚至连这帮人说的是什么,都懒得再去听,旁边的人推了几下他的肩膀,还有人在他背后推了一下。在旁人看来,这自然便是因为他心中害怕,于是连话也说不出来了。这类事情并不少见,还是学生,被这么些人围住了,胆大一点的还敢回上几句嘴,因为害怕而从一开始到挨打都不敢有反应的也不是没有,蓝梓平日里老老实实的,自然也符合胆小的条件,周围的一些人看得津津有味,品头论足地说这人根本动都不敢动,也有心头恻隐,觉得林强等人总是欺负人,太过分的,但自然也不敢出来说什么,只是看着,或者偶尔跟身边的人抱怨几句。

    “你不说话了,先在知道不说话了?说啊,说啊!”终于,前方站在林强身边的“四人帮”之一的谭显刚笑着走出了一步,在蓝梓肩膀上推了一下,随后一巴掌就往蓝梓脸上招呼了过去。

    “啪”的一声,人群之中议论纷纷,走廊上嗡嗡嗡的声音持续着,几秒钟后,才仿佛陡然降温般的停了下来。教室里,走廊前后,上百人都先后停止了说话,露出有些不可置信的神情。蓝梓站在那儿,右手已经微微抬了起来,在他身前,那谭显刚偏着头愣在那儿,像是成了化石一般,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反应过来,方才的清脆这一巴掌,根本是响在谭显刚的脸上,蓝梓只是表情严肃地盯着谭显刚的眼睛,微微有些厌恶的神情。

    “你……妈的!”

    几秒钟后,这声音陡然响了起来,站在蓝梓身体一侧的一个人伸手就朝蓝梓衣服抓过来,蓝梓只是微微侧了侧身体,右手一挥,那人双手抓了个空,脸上已然吃了一个耳光,与此同时,谭显刚猛地站直了身体,眼中的愕然已经转变为满满的狰狞与怒意,口中骂人的话还没出来,眼前人影一晃,蓝梓的目光转过来就望定了他,下一刻,又是一巴掌,把他的脸上打得偏了回去。

    “打他!”

    “啪——”

    “妈的居然还敢还手!”

    “啪啪——”

    “想死——”

    “啪啪啪啪——”

    前方的人冲上来,蓝梓的身体微微后仰,随后往旁边跨出了一步,又是一个转身,手上没有丝毫停住,只要冲过来的人,立刻就是一个耳光,迟疑一下,第二个耳光又响了起来,他用的力气也不大,面前时一帮学生,自然也不可能像杀进酒吧那样打人,然而即便是普通的出手,耳光却是响亮得出奇,谭显刚转眼间就已经挨了五个耳光,左边的脸颊都已经被打红了,周围也有好几个同伴挨了耳光,一个两个不等。这些人口中多半叫着骂人的话,蓝梓却是一言不,紧抿双唇,任何人在他面前靠近,立刻就是一个耳光过去,退后躲闪都是在他小小的范围之内,根本就没有退过。

    “妈的……”林强原本靠在栏杆上悠闲地吃着口香糖,这时将口香糖一吐,大跨步地走了过来,才一靠近,蓝梓望着他直接出了手,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举手格挡,然而根本挡不住,他的度太慢,手才伸起,脸上的耳光声就响了起来。

    或许因为他是老大,蓝梓的身形也顿了一顿,他先前只是用右手打人,这时左手跟着挥了出来,在林强右脸上又是一记重重的耳光。

    周围的人都是愣愣地瞧着这一幕,即便是耳光声已经连续响了十几二十次,这些围观者还是没有多少能够反应过来,实际上蓝梓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到这时也不过十秒钟的时间不到,只是他太过沉默,一切又太过从容,反而让人感到过了许久,旁人看起来,他根本就在那里无聊地走了几步,没人抓得住他,而他抓住一个人,就像在打儿子一样的打耳光。

    也在此时,一个人冲进了教室,抓起一张凳子冲出来,直接朝蓝梓砸了过去,那凳子呼啸而来,若是一般人也只是躲,蓝梓却是顺手接住了飞舞的凳子,盯住那个人,直接跨出两步,那人大概对于蓝梓居然能把凳子就这样接住也感到错愕,当蓝梓到了眼前,才反应过来,想要后退,又想要挥拳打他,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动作,蓝梓已经一巴掌抽偏了他的脸,他下意识地将脸转过来,才转到位,蓝梓又是一下,把他的头给打偏了。

    再转过来,蓝梓又是一巴掌打下去。后方几个人跟着蓝梓就要扑过来,蓝梓一个转身,冲着最近的那人出了手,清脆的耳光声响过,先前拿凳子砸人的那家伙被打了三巴掌,此时身体已经弯了下去,眼见蓝梓转过身,才刚刚抬头,蓝梓给了后方那人一巴掌之后,又转过了身来。目光交错,蓝梓右手的一巴掌再度打在他的脸上,将他打了回去。

    如此连续的四巴掌,这家伙居然连基本的防御反应都做不好,每一次都是下意识地抬头又被打偏,实在是平实没什么经验的缘故……

    *****************

    尽量在凌晨再码一章,大家应该可以明早看。嗯,只是尽量^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