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知道郭莹等人的这个秘密身份,原因在于过年之后一段时间内芥末的心情有些不好。事实上从第一个暑假过后,蓝梓与芥末的来往也并不是非常的频繁,毕竟八中与芥末的住处太远,芥末也有着自己的生活与朋友,大抵是一个星期到了有空的时候便碰上一两面。寒假的日子也差不多,芥末的亲朋众多,这里拜年那里串门的弄得非常忙,不过,那段日子里偶尔皱着眉头想事情,心神不宁的样子还是被蓝梓看在眼里,原以为是被什么人欺负了还是怎么样,旁敲侧击之后,芥末才稍稍露出口风,说起姐姐最近似乎在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她很是担心。

    不过,若要详细问起来,芥末便摇着头再不肯说了。几个月来在芥末的带动下,蓝梓与郭莹等人也有了一些交情,虽然郭莹长得漂亮,在她面前蓝梓也常常会感到有些拘束,但他本就没几个朋友,之后连续几天晚上去芥末家上空观察,这才无意中撞见了郭莹改装出门的事情。

    郭莹便是来蒲江第一天晚上遇见的那个头盔侠,虽然之前就有过隐约的联想,但现这一点多少还是让蓝梓有些吃惊,而看起来,芥末居然也是知道姐姐的身份和一直以来的行动,也难怪她会觉得姐姐有危险了。在进入蒲江的那条山道上,郭莹从面包车里出来是拿了枪的,虽然她没什么事,但一帮罪犯都已经是重伤,足以证明事情的凶险。

    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芥末一早就知道姐姐在戴着头盔做这些类似行侠仗义的事情,为什么到了现在回特别担心呢,莫非郭莹现在做的事情更加危险不成。

    想起香港的事情,蓝梓一来是担心,二来也真的很好奇,于是这些天里,便追寻着线索一直跟踪着。郭莹、许莉枼、田敬这三个人应该算是一个小团体,三人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寻常的地方,这一个多月以来,她们常常在这栋废楼里碰头,互相交换着一些情报,郭莹的父亲就是蒲江市的公安局副局长,另外两人的家里也各有关系,最近三人调查的,便是与毒品有关的一些资料,甚至还曾经出动过一次,破坏了一起毒品交易,据说警方赶过去的时候,死了好些人,电视台也播了,闹得沸沸扬扬的。

    他们的那次出动蓝梓没有碰上,但无论如何,毒品在蓝梓心目中的确是万恶的东西,三人与贩毒的人做对,自然便是大大的好人,他心中也有着小小的钦佩。这天晚上又是贴着二楼房间的外墙上偷看,房间里,三个人正在看着小电视里播放的一段画面,那视频不甚清晰,蓝梓也不能去看,不过,画面播完之后三人的对话总能听得到。

    “……这就是他们昨天碰头的过程,下次的交易,恐怕就在明天或者后天了,或许就是明天晚上。”那段视频是田敬带过来,因此先说话的也是他。

    “都被我们打过两次了,居然还敢来……”这是许莉枼的说话。

    “不会放弃的,而且这次他们做了很多功课。”郭莹冷冷哼了一句,“调查上次事情的人很多,警局好像都被安排了眼线,南安帮的势力很大,而且他们的后台,到现在还没有查清楚,这次的事情,我有点担心,恐怕会被查出来。”

    田敬摇头笑笑:“查出来又怎么样,我们是进化者,只要能反过来查出他们的老大是谁,随时杀了他!”一如他平时表现出来的那份傲气,此时虽然说着杀人,他也是轻描淡写的,其中也有着一份意气风的味道。

    “别总说杀人。”许莉枼说了一句。

    “好吧,善良的小叶子……不过对这些人,善良是不行的。”田敬耸了耸肩,“死光了最好……另外,对了,我今天从香港的朋友那里听到一个大消息,最近美国那边弄掉了一个真理之门的据点,截获了一些消息,他们放出来一个,说是真理之门这些年来一直都有在进行一个叫做寻找贝卡萨斯的任务,不知道贝卡萨斯是什么……”

    “成员代号吗?”郭莹想了想。

    “不知道是不是,不过应该很重要。”

    “如果真的很重要,那些大组织才不会放出来给我们知道……”许莉枼不以为然,“我到现在都弄不清楚真理之门到底是什么,打来打去的,他们到底在干嘛呢……”

    “有些人说,他们就是古代的妖怪,变成果子,慢慢的成了精。”田敬笑着,“不过也有人说,那些果子给人很大的力量,受不了就会变成怪物,就算受得了,心里多半也会变坏。以前不是听说过吗,有的人认为吃了果子就能包治百病,长生不老什么的,花了很大功夫找了一颗,吃下去,癌症好了,然后就变成怪物了,山西那边出过一次嘛,是个快死的煤矿老板。小莹上次去香港不也见过那些怪物了么,其实最普遍的,还是打开什么地狱之门的理由吧。”

    “也未必是地狱之门,也许就跟他们组织的名称一样,是什么真理之门,或者另一个世界的门啊,说法太多了,乱七八糟的,上次我去,林奇林大哥借着他是督查的便利弄到了一些怪物样本,占了很大便宜,估计现在还在研究呢。”说到这里,郭莹却是摇了摇头,“不过老实说,就算是研究,大家最主要的还是想要研究怎么利用那些果实里的力量,都是为自己。真理之门的真正内幕,那些大组织又不肯放出来,我们都是猜。”

    郭莹的语气有些不满意,躲在窗户外的蓝梓却是异常仔细地听着,关于异能世界的一切,他的确是太好奇了,不过看起来,郭莹知道的也不是非常多。三个人大概是凭着自己的正义感组成了这样一个小团体,试图为蒲江做一些事情,而纵然加入了另外一个组织,这些天零零碎碎的听下来,也大概知道这个组织的构成非常松散,能得到的信息除了一些大路货,并没有什么格外隐秘的资料。

    不过,纵然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尝试,也让蓝梓对于这个世界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譬如异能被人分成六级啊,界碑、五十一区、黯淡王庭、象神、高天原、九老会这样的组织名称啊,能够了解这些,最大的好处就是让他不再为自己会被追查而感到担心了。这个世界上,异能者还是很多的,那些科学家就算要研究,也未必非要找自己,而在这之前,这种担忧已经连续困扰他好几年了,如今总算放下心来。

    对于郭莹的不爽,田敬也有些感同身受地出了冷笑:“谁说不是呢,老实说,这帮家伙根本没什么好人,鬼打鬼而已,这几年里,除了有人自己吃了果实变成怪物,真理之门根本没有主动挑起什么大范围的恐怖事件吧,就算是十年前的那件事,我都觉得有问题,真正的罪魁祸是谁?日本的那个老女人葵未来预言了果实的出现,然后全世界过一半的异能者都聚集过来,死那么多的人,绝大多数还不是因为大家为了抢东西。都想着从果实里获得力量,我觉得啊,根本就是高天原的阴谋,死那么多人,也纯粹是因为他们太贪婪!”

    田敬这人有时候语气比较冲,有几分高傲,又有几分偏激,但不得不说,至少逻辑总是清晰的,蓝梓在窗外想着,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他如今自然知道这所谓的真理之门自然就是那些果实变成的人,就算他们是妖怪好了,十年前出现,一大群人抢来抢去,本来就居心不良,结果死了很多人还怪在他们头上,的确是挺无辜的。不过话说回来,别人感觉不出来,他却是感觉到了的,那些果子根本就在诱惑别人吃下它们,他都亲手敲扁了两个。这样想来,或许其中也的确有内情,这些果子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房间里,许莉枼翻了个白眼:“愤青阿敬。”

    田敬也就笑起来:“好吧好吧,不过话说回来,那次小莹你真是回来早了,如果等在那里,据说上后来千个高级进化者的大战,方少白都在香港亲自出手了,要不是空间被割开,估计整个香港都会被炸6沉了去,真理之门那边死了两百多人,这样的事情本来有机会,但是没能亲眼看见,真是太可惜了,而且你想想……割开空间打的这一仗,以前都没听说过,到底是技术还是什么异能呢,真可惜……”

    “在那里也参与不进去,多等几天,估计我都回不来了,当时我大伯一家人都在好不好,谁知道为什么会被盯上的,而且……你根本没见过高级的能力者出手时的可怕……”郭莹顿了顿,回忆着香港的事情,“……就跟轰炸一样,如果是对我动手,我想躲都没办法躲……”

    轰炸……蓝梓在窗外抬起了头,难道是在说我?我是高级的能力者?很高吗?

    心中不免一番yy,虽然知道能力有分级,但他也想不通自己该在什么层次,说不高吧,自己的感觉应该还行,说高呢,后来被那个潘多拉追杀得差点死了……多半还是不怎么高的,好好过日子就行了,没必要还是别乱惹事。

    他在房屋外想着这些,却是没有觉,房间里郭莹说起这件事时,脸色复杂变幻之中,也隐隐的有着一份憧憬……

    三人又聊了一阵,约好明天晚上再来碰面,田敬甚至还提起了蓝梓打工的市被砸的事情,问需不需要出手帮忙,对于朋友来说,他也是热心的人,郭莹说起下午的见闻,其余两人也是一脸讶异,随后都是笑了起来。

    “就算黑社会也是望子成龙的嘛。”

    “下次我也找别人老爸告状去……”

    她们离开工厂,往不同方向回家,蓝梓以凌空漂浮的状态无声无息地进了房间,尽量小心地查看了三人今天看过的一些资料,大概了解了事情之后,才又小心翼翼的将一切复原。也就是最近这几天他才敢进来看,之前都在观察,有没有摄像头啊,三个人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做标记的习惯啊。无论如何,一直以来因为胆小,害怕被科学家解剖研究而养成的谨慎习惯还是没有丢掉。

    一路飞回市三楼的房间睡觉,第二天早晨起来,是个阴天,从窗口望出去,天上有着淡淡的乌云,空气中带着凉意,但看来并没有要下雨的迹象。时间是星期一,早早地在楼下市旁的米粉店吃过早餐,道路间上学的学生也渐渐多了起来,不久,小正太冯雪峰也背着书包下来了,摇头晃脑的,很是不爽:“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又要上学了……”

    来到学校,由于天阴,教室里亮着暖黄色的灯光,来的人还不多,蓝梓坐下检查着双休日的作业,随后开始晨读。整个上午就在平平淡淡的上课中过去,大概到得中午时分,一道漂亮的身影出现在教室外,背负着双手靠在栏杆上,当蓝梓目光转过去时,便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正是从二中过来的芥末——她们周一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自习,今天大概是翘掉了。

    芥末会在今天过来自然是有理由的,两人去冯阿姨家吃过饭,便一齐出门去到了最近的一家网吧。这还是蓝梓第二次过来这种地方,事实上九九年网吧已经渐渐开始普及,不过以蓝梓节俭的性格,平日自然也不会过来玩游戏。过年的时候芥末拉着他来玩了第一次,他学会了用拼音打字,这十几天来,他一直在思考另一个问题,前天问了芥末有关电子邮箱的事情,芥末也不是很懂,大概昨天回去问了某个懂电脑的表姐,今天就跑过来教他了。

    芥末下午还要上课,大概教会了蓝梓,稍微玩了一会儿便回去了学校,待到芥末离开,蓝梓才输入了一个邮箱地址,随后开始输入拼音字母,他打的邮件很怪,都是字母毫无章法组成的信件,但如果通过某种约定好的特殊方法,自然也有人能看得懂邮件的意思。

    信件开端的涵义是这样的:

    珊瑚,我是蓝梓,我在蒲江这边上学了,你还好吗……

    蓝梓到如今才弄懂的东西,那个十一二岁的光头小女孩,其实早在两年多以前,就已经完全掌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