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事年年有,今年……呃,今年也有。[泡!书吧!。!更。新]

    蒲江八中位于老城区的位置,附近多是有些年月的建筑与住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片地方民风淳朴,老人、本地人的密度是最大的。而在另一方面,作为老城区来说,治安其实却不怎么好,打架斗殴,各种流氓混混,违法交易等等也是最多,一向是当地政府最为头疼的问题。

    作为奉公守法的老实人,对于这些不上正道的人,自然都有不爽,不过因为住得久了,对于一些事情,也大抵是司空见惯,偶尔聊天,多半也会吹嘘:“我家有个亲戚出来混的,如何如何……”之类的话。当然,如果老实本分,或许一辈子也惹不上黑*道的事情,起不了什么冲突,但凡事也总有例外。这半天来的时间,栖霞路附近居民议论最多的大概也就是三岔路口冯艳梅开的市被黑社会砸掉的事情,也不知道她惹上了什么事情,一时间各种传闻都有。

    被黑社会砸了,又没什么背景,这场子多半是找不回来了,众人大抵都是这样想,而类似的话题,在街上多少也会传扬个两三天才停,多半也会出些冯艳梅这个寡妇跟某某黑社会份子有来往的传言——可想而知。不过,消息还没有传扬半天,事情就有了变化,先前跑来砸店的那帮黑社会,如今被他们大哥带着,跑过来赔礼道歉,进行赔偿并且给市做复原与装修,这一幕看起来委实令人有些匪夷所思。以至于傍晚时分这中年寡妇看着这些人在店里的不断忙碌,整张脸也都是纠结忐忑得不能理解眼前的事情。

    人民的耳目总是聪明的,只要肯打听,不一会儿,消息也就传了出去,原来上午来砸店的人是这黑社会老大石威的儿子石俊城所指使,那还是在高中读书的孩子,因为一点小事磕碰就横行霸道。而作为他的父亲,石威听到消息之后,已经将儿子狠狠地教训了一顿,随后又带着人过来赔礼道歉兼赔偿复原,不仅承诺完全复原市,赔偿一切损失,甚至还让冯艳梅小赚了一笔钱。

    这个解释有点匪夷所思,对不对,但既然事实摆在眼前,各种想法自然也会将之补完,什么这位老大自己混了黑社会,不愿意让儿子也养成这样的习气啊,勉强倒也说得过去。当然,暗地里也有冯艳梅的店是某某老大罩的,两名老大碰了头,这边就只好过来道歉。而正在砸烂的市里忙活的,真正明白一切的石威与这帮手下,直到晚上收工回去,都觉得事情有些虚幻。

    何曾想过会生这样的事情呢,那样的一个孩子……

    下午在那倒了一地人的酒吧里,看起来稚气老实的名叫谢宝树的少年人在石威面前理直气壮地将石俊城狠狠告了一状,这期间,石威其它地方的手下一个个的过来酒吧,6续倒了二三十人又把酒吧撑得满满的,而那谢宝树坐在石威面前面对着一大群人却是毫无畏惧,只是一边喝水一边气呼呼地告状,满脸委屈与不忿,待到他说清楚,石威才大概知道生的是什么事,一时间感到有些崩溃,甚至好长一段时间里都在怀疑这是不是真的,还是眼前的孩子根本在找事玩他。

    事情的起因,也就是自己的儿子在学校里泡妞弄出来的。老实说那个叫郭紫莉的女孩子他也听儿子说起过,多么多么漂亮,有活力,聪明,平时在班上主持活动多么多么有魅力,偶尔也有些迷糊的小毛病,总之,这女孩才进高一儿子就已将被迷住了,此后一直在追求,听说女孩子家里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还有警方的亲戚关系,他对儿子的行动一向也是支持的。只是没有想过,平日里看起来泡妞十拿九稳的儿子人家根本看不上眼,一连被拒绝了一年半,儿子终于忍不住开始出昏招。

    这又是何苦呢……如果石威早就知道这些事情,或许会拍拍自己儿子的肩膀让他放弃算了,虽然混了这么久黑*道,他也从不认为自己喜欢某个良家妇女就能直接抢回去,酒吧女还差不多。但当然了,既然是自己的儿子,就算知道他叫人砸了一家店,石威肯定也不会真觉得有太大问题——问题在于,眼前的男孩子来告状来了。

    二十多人倒在地上,断手断脚爬都爬不起来,眼前的男孩子却似乎连衣角都没被人碰到,当他拿着水杯坐下来,怕是任谁都会觉得他是个人畜无害的孩子,无法将眼前的惨剧跟他联系起来。特别是当其余的二十多名手下赶过来站在石威背后,看见面对的居然是一个这样的孩子,就算现场还摆在他们眼前,他们都无法理解这一切居然就是眼前男孩动手的结果,有的甚至还想冲上来将他打上一顿,石威战战兢兢,抽刀砍人的心都有了。

    从头到尾,这谢宝树看起来都有些委屈,完完全全是被欺负了才过来告状的态度。什么石俊城在学校里总是骚扰他妹妹啊,石俊城还以为他是他妹妹的男朋友因此找了一大群人要打他啊,上次还在校门口找他放话,如果不是朋友赶到,根本就是要动手打人了啊。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名叫谢宝树的少年很大度地挥了挥手:“呃,没动手,这个就不说了,不过上一次他真的带了四十多个人围我……”

    接着便是冯阿姨跟冯雪峰两个人相依为命,开个市不容易之类的话题,把人家的店子砸了,真的太不应该,而自己租了房子,又在市打工,被这样一闹,自己还怎么在那里住呢,他唠唠叨叨地说了十几分钟,石威就一边出汗一边在对面点头:“没错没错……”“对对对对……”“不应该不应该。”附和了好多句。

    他真的从没遇上过这样的事情,也实在猜不准,眼前的少年看起来一直是很诚恳很无害地说话,但会不会自己只要露出一点反对的意思,他就会直接拔刀跳起来把自己这个失职的父亲砍翻在地,顺便干倒在场的所有人。

    这个世界,老实的怕横的,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疯子。即便是出来混的,最怕的也是这种完全无法琢磨的疯子,他前面一边说:“你们别打了打不过我的……”一边顺手打翻所有人,谁知道现在会不会也是在逗着自己玩。

    好在事情没有往最坏的方面展过去,对方告完状,心满意足地站起来,叮嘱了一番:“叔叔你要把事情解决,别给人添麻烦,另外告诉你儿子不许再骚扰我妹妹”之类的话,临走时还回头看看一片狼藉的酒吧大厅,深表歉意:“我说来找你,但是他们态度不好,让他们停手也不肯,拿刀出来的我就下手比较重,不过已经有在注意了,打坏东西不关我的事,我不赔哦。”

    神啊!石威简直快要崩溃了,有在注意了,是注意着没把人打死就算手下留情么……只有他在离开时环顾二十多人的那一眼,目光才变得有些厌恶。待到对方离开,石威就赶快带着人去市,于是才生了前面的一幕。

    第二天上午芥末过来,石威还守着人在市里忙着翻修,整个工程已经在极高的度下到达尾声。令蓝梓比较诧异的是,到了这天傍晚,蓝梓出去买东西,在街头看见一辆摩托车飞驰而来,在他的身边停下,骑着摩托车的,居然是戴了粉红色女式头盔的郭莹。

    郭莹匆忙赶到,正好也是为了昨天生的事情,摩托车一停,她一脚撑住地面:“宝树,我听说石俊城找人来市找你,还把市砸了?”

    “芥末告诉你的吗?”

    “不是芥末,但是……呃,芥末也知道?她来了这边?她没事吧?”

    “芥末没事,她中午回去了啊,还有,市那边……”

    “芥末没事就好,石俊城这次太过分了,他以前总是骚扰芥末,不过没做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来,我也就忍着他,做这种事情……我马上回去找我爸……”

    急匆匆地说完,郭莹脸色阴沉地调转车头就要走,蓝梓连忙拉住她:“哎,等等等等,其实已经没事了,我昨天下午去找过石俊城……呃,准确来说是找到他爸爸,告了他一状,哈哈,他爸爸不光过来赔偿市的损失,还把石俊城打了一顿呢……”

    几分钟后,郭莹站在三岔路口抬头看着市那比以前更大更漂亮的招牌,目瞪口呆:“怎么可能?”她转过头看蓝梓,“……告状?”

    “嗯,一天就弄好了,真快。”蓝梓不无佩服地说着。

    “不是……你怎么可能……告状……”郭莹有点无法理解,“就算找到他老爸,也不会吧,对他老爸我是不清楚啦,不过也听说过……挺凶的……怎么可能……”

    “是很凶啊,所以他把石俊城打了一顿,他是混黑社会的,混黑社会没前途,当然不希望儿子也学坏了,他还希望儿子将来读博士呢。”

    “读博士……”郭莹有点混乱地抓着头,不过她当然也不会为此纠结许久,反正没事了,她也接受了这番解释,望向蓝梓的目光中倒是有了几分赞许:“居然敢去告状,你胆子挺大的嘛,不是说人若犯你,你就生气的吗?”

    “是啊,我生气了,就找他爸爸告状,以前在学校都这么干的。”

    “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生气……”

    郭莹叹了口气,重复着蓝梓的人生格言,捂住额头无奈地摇头笑起来,片刻之后,才再度动了摩托车:“没事我就放心了,那就这样,我还有急事,先走了,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先找我,特别是如果芥末也被牵扯进去……告状不是每次都有用的!”

    “知道了。”蓝梓挥着手,眼见摩托车飞快地消失在街道转角,方才笑着撇了撇嘴,“是啊,再不回去你今天就要晚了……”

    一个小时候,蓝梓吃过了晚饭,天色已经暗下来,他从三楼的楼顶上以惊人的高一飞冲天,直到升上数百米的天空方才停下,毕竟三楼不算高,如果慢了,很有可能会被人现他飞起来一幕。

    他从天空中飞向芥末在城西的住处,堪堪赶到时,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的郭莹正吃完了饭从另一栋别墅里出来,挥手跟此时正在门外街道上散步的一些亲戚打招呼,芥末从别墅二楼的窗口探出头来:“姐,你晚上又出去啊!”

    “是啊,待会回来找你!”

    “你……你当心些!”

    “知道了。”

    两名少女清爽的嗓音响起在夜色里,芥末的声音倒是有着几分不高兴的意味在其中。蓝梓跟随者郭莹,不一会儿,少女转上一条人烟稀少的道路,进了路边一间不怎么起眼的房屋,片刻,一辆黑色的摩托车被人从房屋后门推出来,推着摩托车的,是戴着头盔,一身黑衣的女子。当摩托车飞快地驶上街道,蓝梓转过头,朝另一边飞了过去。

    大概飞了好几公里的距离,他在一处废弃的工厂上空停了下来,站在一栋废弃楼房的屋顶上等待着,不过十几分钟,有三道人影先后到达,他们翻过铁丝网,先后进入了楼房碰头,其中一人,便是那戴着头盔的女子,当那头盔取下来,就是换了装扮的郭莹。

    至于其余两人,赫然便是郭莹平日里的两个朋友,许莉枼、田敬。

    现这个秘密,已经有一段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