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女人的价值或许就来自于追求她的男性数量与执着程度,当然,现在依旧纯洁的蓝梓与芥末未必能够领会这句话的意思,而在蓝梓来说,芥末在她的学校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状态,有着怎样的受欢迎程度,是不是每天都有人递情书给她——当然,必须澄清,二零零零年前的中国内地,高中生中即便有早恋的情况,也不会有这样前仆后继的情况生,各位九零后的小朋友不必怀疑,那个时候,即便是高中生恋爱,仍然是被称作早恋的——这些事情蓝梓都不怎么清楚,唯一能从侧面了解的,或许就是从石俊城那锲而不舍的态度上。

    大概是到了九八年底的时候,在二中的校门外,便又见到了那石俊城一次,当时他去二中等芥末,经过校门口的时候记起自己钢笔要坏了,便在小摊边准备买一支笔。时间还没到放学,那石俊城跟几个人走出校门买水,看见蓝梓,便直接走了过来。

    “你还敢来!”

    我都来了好几次了……蓝梓看着他,微微垮下了肩膀,有些无奈,在他的思维方式中,实在很难理解这位仁兄追不到芥末却总跑来找他的行为,想要劝一句:“你这样芥末不会喜欢你。”但又觉得突兀了,到最后,还是耸了耸肩:“呃,嗯……”

    “我告诉你,你最好还是离郭紫莉远点!”

    “为什么啊?”

    “你……”那石俊城涨红了脸,身体往蓝梓这边靠过来,怒冲冠说不出话的样子,看来想要先从气势上压倒对手然后再撂狠话,不过话还没说出口,郭莹与许莉枼、田敬又从校门那边走了出来,正看见石俊城似乎想要动手打蓝梓的样子,郭莹加快了脚步,那石俊城有些顾忌地看她一眼,把话都咽了回去,想走,片刻却又回过头来,伸出食指在蓝梓胸口用力点了几下:“她一定会是我的女朋友!你再这样我保证你不好过!”一字一顿,格外认真,随后转身走了。

    蓝梓其实也有点生气,特别是最后被戳的那几下,不过眼见郭莹这帮人又这么巧,一时间也没办法作,只是满脸的无奈。郭莹听到了最后一句话,因此皱着眉头:“他又找你说什么?”

    “让我离芥末远点……”蓝梓无奈地摊手,“都不明白他干嘛老找我。”

    “因为他根本没希望呗。”郭莹撇了撇嘴,“那你呢?你怎么说的?”

    “呃……”蓝梓想了想,随后摇头,“没说什么。”

    “不是吧!他跟你说这种话你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他会以为你怕他的!”许莉枼从一旁探出了头,笑着说道,“这下芥末会很伤心哦。”

    “你老是这个样子怎么能行。”郭莹盯着他,“至少该明明白白跟他说芥末不喜欢他,让他别再烦着芥末,如果是我,打他一顿都是轻的……怎么总是出这样的事,你就是表现得太弱他才敢找你麻烦,要不是我们碰巧出来,他肯定动手了……”

    也不知道郭莹将事情理解成了怎样的一副样子,蓝梓是觉得蛮委屈的:“不过,不是没出这种事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人若犯你呢?”郭莹望了望石俊城离开的方向,“刚才那个已经是在挑衅了好不好!”

    “人若犯我……”你们没出来我就海扁他了,蓝梓有些无奈地想,但这种事情说出来像是吹牛,“人若犯我……人若犯我,我就生气……”

    郭莹愣了愣,片刻,伸头捂住了额头,表情有些崩溃……

    石俊城的追求攻势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即便九八年下学期过去,到了寒假,他也常常找些事情过去找芥末,据郭莹后来说,二月十四号情人节,也就是除夕的前两天,他还捧着一束花大清早的到别墅对芥末进行一千零一次表白,蓝梓后来想想,那天芥末似乎一大早就来了市这边,跟他一起帮着冯阿姨包花卖,情人节这样的节日蓝梓还没什么概念,废了好大劲才想起来。

    一如郭莹所说,即便石俊城真的非常喜欢芥末,但他也真的是没什么希望,如果不是这样,或许大多数男人都会保持风度,而不是频繁找蓝梓撂话。如此又到开学之后的第二个星期,有一天下课,学校以那强哥为的“四人帮”出现在蓝梓班级的窗户外,指点一番后,把蓝梓叫了出去。

    “你就是……那个谢宝树?”

    “嗯,有事?”蓝梓有些苦恼,想起上个星期才交足一学期的保护费,莫非自己交钱交得太爽快,这些人想跟自己交朋友不成?不过自己是好学生,实在不怎么想跟他们混在一起。

    这自然是错误的想法,那强哥开头他便了解了。

    “二中的石俊城你认识吗?”

    “怎么了?”

    “听说你抢了他的女人?”

    蓝梓当即就皱起了眉头:“什么叫他的女人?”

    接下来无非陈词滥调,那强哥像是教训儿子一般说些让他“识时务”的话,跟“阿城”抢女人,以后会让他过不下去之类的,最好想想自己算是什么东西。蓝梓听他说完,表情倒是淡了:“我是不是没交保护费给你啊?”

    这句话一出,几个人顿时勃然大怒,立马要对蓝梓动手的样子,也在这时候,上课铃便响了起来,一名老师走过来,看见了。那强哥道:“这只是警告,以后怎么样你自己想想!”随后带着人扬长而去,接下来又过了半个月,有一天,终于出事了,在这之前,蓝梓还不曾想过学生之间的事情有人居然也会弄到这种程度。

    四月三号,星期六,芥末交了蓝梓一块出去买东西,同行的还有郭莹许莉枼等人,期间许莉枼倒是开玩笑地说起了石俊城昨天放学又跟芥末表白被拒绝的事情,这些事情芥末倒是从未跟蓝梓说过。大家逛到中午才分开,芥末与郭莹等人回家,蓝梓则回市那边吃午饭,快要接近市的时候,才现那边围了人,看起来是出了事情,待到走得近了,之间市里一片狼藉,货架被砸了,柜台、门也烂了,各种东西散落一地,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冯阿姨一边含着泪水一边收拾东西,冯雪峰也在帮忙,蓝梓正要过去问缘由,店里的冯雪峰也现了他,跑了出来,拉着他的手就走。

    “雪峰……怎么了啊……”

    “你先别过去……”冯雪峰拉着他跑了几条街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环顾周围,“还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人留在这里呢。”

    “到底怎么了?”

    “早上有好多小混混过来,说是找你,你不在,他们说你在市做事,就把市给砸了,我知道他们是谁,学校强哥的手下有一个也在里面,是高三四班的周磊,长得很高大的那个,他经常跟着外面的人混的,又很能打,这些人是蒲兴帮的,宝树你怎么惹到他们的啊。”

    这冯雪峰脸上有红印,大概也被打了一巴掌,不过他倒是不在乎,蓝梓一听到蒲兴帮的就明白了,他平日里对这些事情并不在意,但郭莹跟许莉枼就曾经说起过,石俊城的老爸捞偏门,弄个帮派就叫这个名字,还开了酒吧、卡拉ok什么的。郭莹的父亲是公安局副局长,她说起这些也就是无所谓的态度,家明在香港倒是接触过黑帮,在内地感触却不深,之前并没有将这个当成一回事,毕竟在他心中,石俊城再凶,先是个学生,既然是学生,在他看来就很善良,不会闹出什么大事来。

    想不到把麻烦带给了冯阿姨一家人,蓝梓一时间阴沉着脸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冯阿姨这个人其实一向都挺好的,虽然平日总想着赚钱,人也有点小气之类的毛病,但自从混熟之后,蓝梓受过她很多的照顾,当然,或许芥末常常顺手给冯雪峰补习功课才是真正的原因。他为这件事情而内疚,冯雪峰倒是没把家里的损失当一回事的样子。

    “他们说了还会来找你,你今天是不能随便回去了,找个地方先躲一下,有什么东西要拿就告诉我,我帮你带过去,这些人是真的混黑帮的呢……我觉得是不是学校也要请假,别再去了……”

    蓝梓看着他脸上的巴掌印:“呃……你痛吗?”

    “嗯?这个?没事啦……”小家伙从来很讲义气,这时挥了挥手,毫不在乎,“妈的,如果不是我妈在,我一定能撂倒他们一个,你不用担心,我有个舅舅,很厉害的……我觉得你也许先去找找芥末姐……”

    冯雪峰为他出着主意,蓝梓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表达抱歉还是表达愤慨好,待到冯雪峰说完,蓝梓点了点头:“你先别管我,回去帮帮阿姨,我的话……我看看该怎么办,我去找他们……”

    “你可别乱来,他们真的会动手的,你先去找个住的地方,或者找芥末姐,我说了我家没事……”冯雪峰怕他犯傻,叮嘱了两三遍方才离开。蓝梓想了想,转身坐上了去二中那边的公车。

    之前听说过石俊城家开的一些酒吧,他一般住在哪里郭莹也有提起,但那时候他没怎么上心,具体位置便很难找,只记得是叫“星海”还是叫什么名字。他在二中附近有酒吧的地方转了几圈,到了两点多钟才终于找到地方。春日的气息还有些寒冷,路上行人不多,由于是下午,那“星海”酒吧还关着门,蓝梓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还没靠近,附近一家小卖部门口正跟店主说话的一名男子走了过来:“喂,这里晚上才开门呢,有事?”

    “呃……那个……石俊城是不是住在这里?”

    “你找城少什么事?”

    “我找他……”蓝梓想了想,既然确定了位置,怒意也在眉宇间显了出来,只不过配合他那张娃娃脸,自然吓不到人,看起来就像是个赌气的孩子,“我找他……呃,我也不是找他,我找他……家长!”

    “你有病啊?”那男子愣了愣,随后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与此同时,与这边相连的一栋楼房的三楼上,石俊城正探出头来往这边看,另一个人站在他旁边:“城少,他就是你要找的那个谢宝树?”

    “嗯。”石俊城点了点头,“叫下面的人先把他抓起来,打一顿再说。”

    “没问题。早上找不到他,想不到送上门来了。”那人笑着离开,石俊城看了几眼,也就收回了目光,走到沙上坐着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汁,心里想着怎么教训这家伙,他昨天表白又被郭紫莉给拒绝了,正憋一肚子火准备泄呢。就在这样的yy当中,半分钟后,他听到了下面的惨叫声……

    ******************

    “滚回去,再敢过来再找事我对你不客气了……”听到蓝梓说找石俊城家长,而且还一副很生气的样子,那男子笑了笑,随后再蓝梓肩膀上一推,“快走!”

    蓝梓就那样盯了他两秒钟,对方本就没什么耐心,就要动手,蓝梓转身走了两步,随后又停下,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做好了心理建设:“反正要动手的……”他喃喃念叨着再次转身,直接朝那大门走了过去。

    那男子原本以为蓝梓转身会就此离去,想不到走两步又转回来,一时间也生了气:“你干什么!找碴是吧!再过来我抽你!”他伸出右手按在了蓝梓肩膀上,挡住了蓝梓的去路,蓝梓看了看肩膀上的那只手,胸口起伏着,压抑着怒气:“拿回去,别挡着我!我告诉你你打不过我的!”

    “你妈的!”那男子收回手,一巴掌就扇了过来,蓝梓陡然伸手,一只手抓住他的手掌,一只手按住他的手肘,陡然间举步,刹那间,那男子随着蓝梓的前进被推出两米多远,右手被按在胸口上,整个人都撞上了门边的墙壁,他还来不及细想,只是下意识地挥出了左手,蓝梓右手闪电般的一动,抓住了他的手腕,砰的一下将男子的两只手都按在了胸前,双手交叉俨如木乃伊的手势。

    “别再来了,你打不过我的!”

    “我去你妈的!”那男子一声大骂,猛地挣开了双手,双拳朝着蓝梓连环打了出去,一瞬间,蓝梓猛地俯身,两拳已经结结实实地打中他的胸口,一拳打中他的小腹,这一下全身内脏都在痉挛纠结,口中口水还没吐出来,蓝梓想起冯雪峰,一巴掌就挥了出去,打在他脸上。他全身已经加快了度,再加上能量的加持,力气大得出奇,此时尽管考虑着不能打死人,这一巴掌过去,他整张脸都扭曲地转向一边,牙齿和着鲜血起飞。下一秒,男子已经蜷缩着倒在了地上。

    蓝梓跨过对方的身体,伸手推向大门,准备找石俊城的老爸告状去了……

    ******************

    ps一下:有些人说异化的情节未免铺垫太多太慢了,当然是有原因的。事实上异化的前两集在某些方面出了错误,虽然作为后续的一些情节铺垫,打伏笔还算得上中规中矩,但无疑,爽度不够,所以我停了一段时间,考虑对这些做出调整。然后把第二集完结,准备在第三集将情节拉起来。而由于前两集的铺垫在第三集用不上,我只能再一次铺线,如今总算可以说,必要的东西是铺完了,接下来,情节将进入正轨。谢谢大家^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