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不易,在蓝梓来说,对此尤其有着深刻的认识,因此,如果几十块钱真能保证半年的“平安”,不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麻烦,这倒也是他愿意去做的交换。[泡!书吧!。!更。新]蒲江八中是个老学校,各种建筑都有着古朴的气氛,老旧的教学楼、教室宿舍,明明矗立着却因为嫌麻烦而并不对学生开放的图书馆,有几栋旧楼据说还闹过鬼,校园里到处都是梧桐树,夏日里倒是颇为阴凉,只是常常有人在树林里打架,但无论如何,第一天的课程过后,坐在教室的窗户边看着夕阳落下,蓝梓对于这个学校的第一印象还是蛮不错的。

    有书读就好啦。

    普普通通的高一班级,他目前坐在第八排的第五个,正靠着教室的窗户,同桌是一个瘦瘦小小不怎么说话的男孩子,前排是两个叽叽喳喳长了青春痘与雀斑的女孩,大概因为之前就是同一个学校的,早就认识,一坐下便这里那里说个不停,不时偷笑,仿佛有一百万个人在旁边偷听她们说话一般,班主任名叫伍达志,是个中年眼镜男,由于之前也不清楚大家的情况,选班干部全凭映像,班长副班长也好,学习委员连同其余各人都是班上长得漂亮的女生,俨如选美,蓝梓暂时还记不清她们的名字。

    第一个星期没有交保护费的一些男孩子,到了第二周上学,就都是一副鼻青脸肿的样子,虽然在之前的城市并没有亲眼见过,但这个学校的确有号称黑帮的小社团存在,高二高三的四个男生号称四人帮,为的叫做林强,大家没什么新意的叫他强哥,据说家里有点背景,也认识不少社会上的大哥之类的,所以不闹出什么大事来,学校也不怎么碰他。

    归根结底这段时间学校社团的风气都是因为《古惑仔》电影的流行,蓝梓属于不随便惹事的那种人,平时努力读书,考试成绩也只是中等,除了开学就一次交了一学期的保护费会被人认为胆小怕事之外,其余都是平平常常。正在读初二的冯雪峰倒是常常过来找他,关于强哥之类人物的新闻大抵都是由他口中得知。

    秋天到来,芥末来学校找过他几次,等他放学,他也再去了几次二中,不过,最近蓝梓常有一种感觉,现在的芥末,跟好几年前孤儿院时那个总是扎着辫子的小女孩其实已经完全不同了,她来到这城市好几年,溶入了很好的家庭,受到很好的教育,早已不再是那个会去偷月饼会哭着跟他打架的不太懂事的小姑娘,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此时的芥末都比他要出色得太多。

    这诚然是一种可喜的变化,蓝梓也衷心地感到高兴,但另一方面,他也有一种自己完全追不上的失落感,仿佛双方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当然,这样的心情只是偶尔飞在天上太久感觉无聊的时候才有,他其实在晚上的时候去看过芥末,芥末家住在城西的一个别墅区,偶尔会有家庭聚会,烧烤什么的,郭家亲朋很多,这时的芥末开朗活泼又不失清雅,跟与他在一起老是有些大大咧咧的样子不太一样。蓝梓就会想,到底那个是最自然的芥末呢,还是自己平时看到的呢,于是就有些迷惘。

    偶尔产生这样的心情并不会给平日的来往造成太多麻烦。真正的麻烦事倒也有一件,十月中旬的一天八中放了半天假,由于前一天芥末便说过要去买一大堆班会用的东西让蓝梓过去等她放学,他便在下午去了二中,提前了一节课的时间,便在操场边的乒乓球台附近等,等着等着,便被一大群人围住了,为的正是第一次来找芥末时遇上的那个石俊城。

    “你是郭紫莉的男朋友啊?”

    那石俊城大概是刚从体育馆跑出来,穿着篮球服,身上满是汗水,再加上身材高大,委实有一股迫人的气势,旁边的这群人大概有一半都是篮球队的,身材高大,另外还有他班上的男生,加起来浩浩荡荡的三四十人。一般人大概被这样围住就快要崩溃了,蓝梓第一次遇上为泡妞而争风吃醋的事情,一时间也有些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回答是,显然不是事实,如果回答不是,恐怕还得解释,这一下子解释过来,就显得自己很害怕恶势力的威胁。退一步说,他既然是把芥末当成妹妹看,有人追求她应该也是正常的事情——虽然感觉其实有点不太好——但就算正常,也不应该这个样子啊,追不到就打芥末身边的人。可是自己也不好这么说,又不是芥末的家长,这么可能开口说什么:“你这种追求手段不对,所以我觉得芥末不能跟你在一起……嗯,最好是不跟你在一起……”

    他一时间纠结不已,干脆就看着眼前走近的男子不说话,沉默半晌,那石俊城一拳就打了过来:“打他!”

    蓝梓皱起了眉头,对于这种事情,他也不高兴了。这石俊城的度在他眼里不过像蜗牛爬一样,顺手挡开了这一拳,周围的人也已经准备围过来,正要出手将对方想要挥出的第二拳直接按住,一个女声从旁边响了起来:“石俊城你们干什么!”

    那女生悦耳,安静中却也带着一股沉稳的力量,如同魔咒一般,周围的人顿时就停了下来,蓝梓被围在中间,前方都是高高大大的篮球选手,一时间恨不得飞起来看看对方的样子,不过,就在片刻之后,两个女生就已经风风火火地分开了人群走进来,前方那女子一头短,戴着黑框边的眼镜,穿着白色戴蓝边的外套,下身是笔直的蓝色长裤,看起来有些像是利落的海军水手服,瓜子脸,长得颇为漂亮,蓝梓看了好几眼,才认出这正是芥末的姐姐郭莹,后面那个女生长得相对平凡,他之前并没有见过。

    “石俊城你们干什么?”

    站在石俊城的面前,郭莹此时一脸寒霜,抬头盯了眼前的男子几眼,随后环顾了四周:“上课时间你们在干什么?”

    “咳,我们体育课啊……”旁边有人出声,被郭莹目光扫过去,顿时闭了嘴:“体育课就可以出来打人?”

    “没有打人,哪有……”那石俊城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这个人不是我们学校的,我们只是……”

    “不是学校的就不能来二中吗?”

    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的男生看起来都有些怕郭莹,那石俊城只是沉默,随后挥了挥手,笑着说:“好吧、好吧……散啦散啦,大家散啦……”一群人便作鸟兽散,转眼间跑了个干净。

    “好了,没事了。”看着那些人66续续都走了,郭莹方才露出一个笑脸,配合着那黑框边的眼镜,显得格外文静和有气质,“你是来等芥末的吧?”

    “呃……嗯。”蓝梓点了点头,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认识自己。

    “我是她姐姐郭莹,芥末一定跟你说起过我。其实你前两次来的时候我就看见过你了。”郭莹笑了笑,“谢宝树,对吧?”

    “嗯。”蓝梓点点头,“你好。”

    “我叫许莉枼,宝树这个名字很有趣哦。”跟在郭莹身后的女子眨了眨眼睛,“你见识到了吧,这个学校对于美女资源很珍惜的,外校的男生过来可是有生命危险的哦。”

    “莉枼。”郭莹笑着拍了拍同伴的肩膀,“还好听说他们在起哄就跑下来了,没出什么事。以后那个石俊城应该不敢乱来了,我们先回去上课喽,再见。”郭莹挥了挥手,蓝梓也挥手说声再见,两名少女走出几步,郭莹又回过了头来。

    “对了,以后多跟芥末一块出来玩啊,芥末的朋友你都还不认识呢吧……”

    两人离开之后,蓝梓才垮下了肩膀,吐出一口气,女孩子太出色,又不是很熟,会给他带来不小的压力,而且想想刚才的事情,挡住石俊城的那一下也不是很帅气,后来两只手想要推出去停在了半空,看起来恐怕像是一般人被打的时候很害怕的去挡,看起来会不会显得很糗……她们如果来晚一点就好了,会看见自己把四十多个人打趴下的情景……

    这事情太出格了,自然不可能真做,但心中yy一番总是没问题,他就在那儿想着,等待着芥末下课过来……无论如何,这就是蓝梓与郭莹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情景。

    *************

    当天晚上,郭宅。

    “姐,你见过……见过宝树啦?”

    两名穿着睡衣的少女趴在床上整理着班会的各种装饰品,由于两人并不是在一个班,下午郭莹为蓝梓解围的事情,芥末是后来才知道的,此时便小心翼翼地问着。

    “嗯,被一群人围着呢,三四十个,要是我没过去,估计会被打死了。”郭莹点了点头。

    “你说石俊城那人怎么这么烦啊!我都说了不喜欢他了!”芥末生气地吸了一口气,胸脯鼓鼓的。

    “大概以为你只是不想违反校规呢,居然这么惹你生气,下次我叫爸爸把他家的场子全扫了!”郭莹眨眨眼睛,笑了笑。

    “姐,你觉得……宝树怎么样啊?”

    “没说几句话,能觉得怎么样啊。有点瘦,看起来也不是很强壮,他怎么保护你啊……”

    “什么……保护……”察觉到姐姐话语中有些暧昧的气氛,芥末一下子涨红了脸。

    郭莹眯了眯眼睛,有些俏皮地笑:“什么保护?是什么宝树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就是蓝梓……”她把一朵红花从布条上撕下来,扔到一边,“你以前整天念叨他。”

    “什什什……什么啊?”

    “你敢说不是?”郭莹盯着她的眼睛,芥末一时间有些退缩,转开了目光,郭莹笑着一把抱住她,目光对着,“别忘了我可是学过刑侦的,你啊,高一那一年整天心不在焉的,走路撞在电线杆上好几次,进了排球队也没当上主力,常常跟我说蓝梓蓝梓的,你还以为说的次数很少很秘密是吧?”

    她放开妹妹,继续整理装饰品:“后来呢,高一完了,那个暑假你整天往外跑,也再不跟我提什么蓝梓了,我就猜呢,四叔一在家里说你有个朋友,我就想到应该是他了……不过说真的啊,看起来真的很弱,没办法保护你……”

    “哪有,他只是看起来那样,实际上、实际上……”芥末直起身子,认真辩解,但想来想去也没有太多可以说的事情,“实际上他力气很大的!”

    “这么说你承认他就是蓝梓了?”

    “呃……”芥末神情一滞,随后恼羞成怒地扑了过去,郭莹连忙护住了身上痒的地方,在床上笑着滚来滚去,终于扑的一声掉到了床下的枕头堆里……

    几天后,同样在床上,芥末兴高采烈地跟姐姐说起了蓝梓厉害的证据。

    “……真的很厉害哦,我们在夜市那边走,一个小偷被人追一路跑,看见人很多,小偷拿了一把水果刀,没有人敢过来,我和他正站在一个五金店的门口,看见小偷跑过去了,蓝梓拿起一只平底锅,砰的就从后面把他打翻在地上了,很厉害吧……”

    郭莹翻了翻白眼,抱着枕头打滚:“一把刀而已,你也能摆平啦,我又不是没教过你,他还等到人家跑过去了从后面打,还拿平底锅……偷袭还拿武器,一点都不光荣。”

    “可是……可是很勇敢啊……”

    “还帮他说话,花痴!”郭莹拿枕头打她,随后叹了口气,“傻芥末,你是喜欢他吧?”

    “是……是喜欢……因为……他是我哥哥啊……”

    郭莹又开始拿眼睛盯她,芥末慢慢地红了脸:“呃……反正,现在还是高中生呢……我没想过那些事啦,呃……反正……我是他妹妹……如果,呃……”

    她没有再说下去,秋夜微凉,她抱着枕头有些憧憬地望着天花板,两条白藕般的小腿露出在睡裙下,片刻,她偏过头,另一侧的郭莹正用亮晶晶的目光望着她,这一次她没有避开,只是抿了抿嘴唇,露出了一个清澈的笑容……

    ********************

    既然已经认识,在那个秋末,芥末与姐姐好几次出去郊游,都叫上了蓝梓一块儿,郭莹另外有两个朋友,一个是那天见过的许莉枼,另一个则是一名显得帅气斯文的男生,名叫田敬,据芥末说是郭莹的男朋友,只是郭莹并不怎么承认,或许是家境颇好,各方面也非常出色,田敬的身上自有一股傲气,但成了朋友,为人还是挺不错的,只是在评价许多事情的时候常会滔滔不绝,想法也很是激进,如果说到感兴趣的话题,不一会儿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说,而别人都成听众了。

    许莉枼虽然样貌只是清秀,比不上芥末姐妹那样出众,但为人极其随和,常能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出去玩时,一些打杂的活就都是芥末、蓝梓、许莉枼三人在干,如此一来,她与蓝梓也变得颇为相合。

    倒是郭莹,有时候会对蓝梓的性格表现出不满意来,实际上未必是性格问题,蓝梓长了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就比较弱的样子,无论如何也装不了硬汉,蓝梓心想多半是郭莹对他的样子有点不待见。

    另一方面,石俊城的事情,却并不如当初郭莹说的那样肯定,虽然后来去二中的时候不会再被堵住,但在学校外,就逐渐地生了一些麻烦,一直到九九年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