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芥末就这样见了面,算不上多么的戏剧化,唯一可圈可点的大概是那个众目睽睽下的拥抱与那句“男朋友”,即便是蓝梓,想起来也会觉得尴尬与面红耳赤,拥抱当然是乎自然,兄妹情深,但“男朋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蓝梓心中七上八下的,不过,当两人一块儿出了学校,芥末倒也是红着脸说出了原因。

    “那个石俊城,上个月给了我一封情书,然后就每天让我去看他打篮球。”

    “呃……情书?”蓝梓想了想,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至少前几天,这种事情在学校里还是被坚决打击的事情吧,即便是高中生……只是不知道现在怎么样,“这个……学校里很多吗……”

    “哪有,就是那个石俊城,整天一副很成熟的样子,然后好像认识一些小流氓什么的,听说他家里开酒吧,是混的,他是篮球队的,老师也不管他……”芥末露出嫌恶的神色,随后转开话题,“对了,阿梓哥哥你……”

    接下来自然是询问他在香港生了什么事,这一年来是怎样度过的,随后也说了自己与父母、姐姐当初提前离开的原因,蓝梓自然不可能将自己做搬运工的经历如实相告,只说流浪了一年,打工也攒了些钱,然后才慢慢过来,经过了香港的事情,芥末也不至于怀疑他又做了什么“坏事”,随后问起他如今的落脚点。

    刚刚抵达蒲江的蓝梓如今只是住在最廉价的宾馆当中,不过既然找到了芥末,自然也能开始考虑其它的事情。芥末能够让蓝梓进入的学校并非作为重点中学的二中四中,而是坐落于城市另一端的蒲江市八中,主要是郭家有一位叔叔在这所学校当校长,一年前就曾经说过的事情,如今问题当然也不大。说起来郭家在蒲江其实颇有名望,芥末如今的父母郭明毅、唐瑶同属大学教授,郭莹的父亲,也就是芥末的叔叔之一,是浦江市公安局的副局长,这边有个当校长的叔叔,其余的人在政界商界也各有位置,如果真要让一个孩子进重点中学,自然是没有问题,但现在只是芥末来挥她的影响力,自然也只有这么大了。

    蒲江八中的学习氛围大概不怎么好,但根据芥末的介绍,问题应该也不大,好学生坏学生哪个学校都有,区别只在比例,对老实人来说,不惹事在哪里恐怕都可以平平安安。在芥末一向以来的心目中,恐怕没什么人会比她的“阿梓哥哥”更老实了。

    当天下午蓝梓便在芥末的陪同下在八中附近的街边找到了一处出租房,位于街道转角一栋老屋的三楼上,一楼是个中小型的市,就是房屋主人开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看来附近的街坊都来这里买东西,生意挺热闹。主人家是个姓冯的中年女人,与丈夫离婚了,带着十三岁的儿子住在这里。二楼是他们的住房,看见两个学生mo样的少年少女过来租三楼,那冯阿姨还以为他们是跑来同居的,芥末说蓝梓是她哥哥,那冯阿姨这才将房子租给蓝梓。

    时间已经是六月下旬,没几天所有的学校便要期末考试,接着是暑假,蓝梓想要上学,大概也得等到下个学期了。“正好有暑假的时间,我可以帮阿梓哥哥你复习初中的内容,下个学期从高一读起,我就上高二了……嘻嘻,这样一来你就比我低一个年纪,要叫我姐姐了。”帮忙打扫房间的时候,芥末在一边偷着直乐,最后鼓起勇气走到蓝梓身边:“来,小篮子,叫声姐姐。”被蓝梓在她头上狠狠敲了一下。

    收拾好房间已然到了傍晚,芥末匆匆忙忙地赶回去,出租房里没什么家具,只有一张床、桌子和两张老旧的沙。蓝梓也没什么行李,无非一个旅行包,晚上的时候下去买桶子盆子之类的洗漱用具,正见到那冯阿姨大声骂着自己儿子的情景,一个与蓝梓差不多身高的少年人落荒而逃,不一会便在街角没了踪影。

    买了东西结账的时候,那冯阿姨正在里面房间将一袋大米搬出来,他过去随手帮了忙,随后也看到了贴在门边的招人公告:“呃,冯阿姨,我可以吗?”

    “你?那个,宝树是吧……你不是要去八中上学吗?”

    “但是暑假可以啊,我力气很大的,而且就住在这,正好也方便。”

    “可是钱不多哦?”

    “没问题的。”

    工资的确是不高,二百八一个月,尽管是九八年,但在作为大城市的蒲江,的确低得可以,再加上房租就得一百五,实际上每个月不过一百三的进账,相对于之前在深圳当搬运工一千两千一月,实在少得不成比例,但蓝梓这时自然不会在意,市也不累,有得赚就行了,于是第二天中午芥末搭车过来这边时,蓝梓就已然成了这间小市的一员。

    “也好啊,暑假我也可以过来帮忙。”芥末笑着说道,“所以……冯阿姨,工资算三百吧,两百八也太少了啦。”

    于是对方爽快地提价二十。

    接下来的几天,芥末每天放学都会过来一次,她正面临着期末考试,但成绩本就好,对学习上的事情都是游刃有余,按照她的讲述,平ri里多半还是跟姐姐在一起,她参加了排球队,但只是玩玩,算不上主力,至于姐姐郭莹,则仍旧是功课体育一把罩,学习成绩仍旧全校第一,篮球打得比男生还好,由于父亲是公安局副局长,她从小练习武功什么的,几个男生一起上也打不过她。听她说起如此神勇的姐姐,蓝梓不免又想起来蒲江那天晚上见到的头盔女。

    关于那头盔女的事情,蓝梓以为这神秘人物没什么人会知道,然而几天之后他才现过来,知道的人或许还挺多的。他的消息来源于楼下冯阿姨的儿子冯雪峰,这位年仅十三岁的少年性格叛逆,见到蓝梓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到八中读书?有事叫我,我罩你。”八中是初高中一体的学校,他如今读初一,即将升入初二。后来跟蓝梓闲聊的时候,便说起了蒲江有这样一个传奇人物,好几次帮助警察抓罪犯,查犯罪线索,甚至前不久在城北有过一起大规模的毒品交易,警察接到线报过去的时候,看见的是一地被打倒的小混混,有几个还被枪杀了,动手的就是一个戴头盔的女人。

    这些事情一时间在蒲江流传颇广,并且传得很是神奇,这时候港片《古惑仔》风行,一些小混混崇拜的是某些厉害的黑帮人物,但既然黑帮老大都被打败了,自然就崇拜起这个女人来。在中国这类事情上不了台面,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官方信息或解释,结果便是事情越传越疯,几年前、十几年前生的什么事情也往那女人身上套,甚至猜测她是什么抗ri战争英雄后裔之类的,零零总总不一而足。

    一些离谱的传闻自然是从冯雪峰那儿得来,客观一点的便是问过芥末之后的结果了,戴头盔的女人大概是在一年前出现的,之前似乎也有帮警察破过案子,但没有这么明显的特征。大家都是这么说,真的假的也不知道,中国哪有什么级英雄呢——芥末说的时候轻描淡写,带着一股戏谑的意味,大概是不怎么信的。

    蒲江二中高一的期末考试,最后两门在六月二十九ri上午结束,下午便不再有课。之后进入漫长的暑假,芥末几乎是每天过来,帮忙蓝梓讲解没有学过的初三的课程,并且预习高一,蓝梓算不上天才,但也不算笨,一切进展顺利。平ri里大多数时间自然是在市,芥末也帮着做事,或者跑到街上宣传传单什么的,那冯阿姨思维新潮,时常想出各种点子跟街尾的另一家市抢生意,最近效果明显,大约是芥末长得漂亮笑容又迷人的缘故。

    在市帮忙,偶尔看看小说、冯雪峰拿来的漫画,看街上的人来人往,跟芥末一起吃雪糕,夏ri天气炎热,不过市位处老街的三岔路口,附近都是古朴的建筑,栽种了好些年的树木,每天坐在柜台里,看着外面ri光暴晒的街道,感觉却是颇为阴凉。这一带人们生活得都很是悠闲,行人街坊间互相打招呼,板车、三轮车、小面包从街道上过去,林荫下常有老爷爷老奶奶坐在那儿乘凉,或者下棋打牌,华灯初上时,各家各户都亮起灯光,远处街道尽头还有彩灯拉起的棚子,夜风清凉,街道间便格外有温馨的气氛,这夏天的两个月,是蓝梓好几年来都未曾有过的安定ri子了,不仅是身体,连心灵也安定下来。

    夏ri悠悠地过去,在芥末的活动之下,蓝梓去八中读书的手续也顺利完成。这两个月来,他们与那冯阿姨也已经熟稔了,由于蓝梓一人吃饭很麻烦,他目前是在冯阿姨家与他们母子一块用餐,由于芥末也常常给冯雪峰讲解功课,冯阿姨甚至提出过给蓝梓免去房租,九月一ri逐渐临近,冯阿姨也没打算再请人,只是让蓝梓早晚下来帮帮忙,有些搬运的重活便等到蓝梓放假再做,实际上,也就等于冯阿姨包了食宿,而蓝梓只需要在空闲的时候到市帮忙便行,工资房租之类,便也不提了。

    于是这个九月一ri,蓝梓便以谢宝树的名义在八中正式入学,他所期待已久的学生生活,在相隔两年之后,终于到来。

    结果上学第一天,就被人收了保护费,一个月五块钱。

    蛮便宜的。

    拿钱出来的时候,本着刚到学校绝不惹事原则的蓝梓是这样想的,所以他一次就交足了一个学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