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从起伏延绵的山岭间绕过去,车流的光芒在视野中转过一个大圈之后,方才汇入那远方的城市,蓝梓自然不用严格地沿着大路走,既然确定了方向,他便从天空中径自穿越山岭的中央。这是相当偏僻的山林,但偶尔也能看见灯光,多半是些特殊的设施,远远的还有个广播电视塔,有一条道路从山林间穿过,因为过于偏僻,通过的车辆也没有多少,偶尔有昏黄的路灯,幽幽地照出林间一隅的情景。

    飞到大概一半的时候,他从空中缓缓降下来,飞了这么久,肚子其实也饿了。他坐在林间道路边的一盏路灯下,拿出饭盒来,手上聚集了能量,将饭盒里的饭菜缓缓加热,随后开始吃起这顿宵夜来,顺便缓解着脑袋的紧张感。一边吃,一边拿出地图打开来看,手指重现着自己一路北上的线路。

    过得几分钟,才有一辆小车从这条道路上过去。

    十几分钟后,他吃完了宵夜,将饭盒收回背包,随后就沿着道路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看地图,全当饭后的散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车轮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从前方急剧地传了过来,这条山路弯道颇多,道路起伏不定,蓝梓前方便是一个坡,看不清对面的情况,拿着地图下意识地往道路边靠了靠,一辆面包车从前方呼啸着冲了过来,与他擦身而过,还来不及抱怨,“砰”的一声划破了夜空,玻璃的碎片从后方飞起。

    他稍稍对折的地图上陡然间多了两个破洞。

    “呃……”

    他被吓得呆了呆,从一年前离开香港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了枪声。

    遇上这样的情况,他的第一反应是想要迅离开是非之地,然而那飞奔驰的面包车却已然失了,轰的撞上了后方道路边的一根电线杆,木制的电杆应声断了,倒塌下来,一时间电杆拉动电线,路灯扑扑扑的灭了好几盏,电火花闪耀,车头瘪了的面包车内灯光居然还在亮。

    看他们这副惨样,蓝梓也就迟疑了一阵,没有离开,那面包车里人影闪动,随后传出一个男人的惨叫声,砰的一声,车门被踢开了,一道人影摇摇晃晃的走出来,看来状态也不是太好,头还在车门上撞了一下,单看身材,是个女人。

    好漂亮啊……

    蓝梓眨着眼睛看了好几秒钟也没反应过来,这女子穿着黑色的皮衣皮裤,戴着皮手套,不算明亮的灯光照射过来,勾勒出了格外婀娜而优美的线条,目光从胸部往上移,她的头……像个大西瓜……

    蓝梓看了第二眼,才确定那颗大头原来是戴了一只摩托车头盔,比较有个性的是,那摩托车头盔上居然没有玻璃,看起来就像是颗前后都密封的罐子……真厉害,她不用看路都能知道方向。蓝梓正这样佩服地想着,那女子举起了手,在头盔上摸索着拍了好几下,陡然将她的头转过了一百八十度,蓝梓一时间目瞪口呆,随后才反应过来,大概是之前车开得太激烈,又出了车祸,她这摩托车头盔里用于固定脑袋的东西与外壳分离了,方才出门时重重地碰了一下,才把头盔碰得掉转了一个方向。

    调正了头盔,那女子也陡然间现了这边路旁的人影——蓝梓正背着大大的背包,手上拿着地图,像只呆头鹅一般的望着她——女子第一时间举起了手中的手枪,对准了这边,警笛声从远处响了起来,蓝梓下意识地举起了手,随后,那戴着头盔的古怪女子也微微晃了晃枪口:“走。”

    “哦。”

    蓝梓举着地图缓缓后退,那女子提高了声音,对他的度很不满:“走快点。”蓝梓点点头,飞快地后退——他害怕转过身去这女人就会开枪,不过这一幕毕竟没有生,退得远了,才见到那女子顺手将枪支扔在了路边,一个转身,如猫儿一般飞快地消失在了树林中。这时候,警笛声也渐渐近了,警车的灯光划过前方树林转角时,蓝梓折好地图,“咻”的一声消失在原地,冲进了树林,道路边的树叶被风力带起,打着旋儿飘起在空中。

    那度,看来竟与在香港时遇上的潘多拉差不多。

    香港那场仓促而起,没头没脑却又让他差点死掉的大战,将他那颗爱好和平的小心灵吓得委实够呛,那个女人,那些围杀他的、有各种各样异能的人,以及后来出现的那个男人都给了他无以复加的震撼——事实上从当初学会正确控制能量开始,后来能够自由飞翔,旅行各地,他的心中未必没有“或许我很厉害”的想法,虽然一直保持着谨慎,但无论如何,闲暇时心中也难免yy一番。经过了那场大战,才终于给了他如当头棒喝的警醒,这个世界上,厉害的人真是太多了,当个普通人可能一辈子都惹不到什么事,但如果关系到能力,也许一不小心就死掉了。他自然不可能知道潘多拉、方少白这些人在异能领域的地位,不过有能力的那个神秘世界,无疑又在他心中拔高了一层。

    能力这种东西,不管在什么时候,恐怕都是不够用的,厉害的人多得是呢。

    基于这样的想法,这一年以来他虽然从没想过要如何大杀四方,却也一直对自己的能力做着练习,努力操纵能量,让能操纵的能量变得更多,也更精,而在那场生死边缘的大战与后来树林里好几天的恢复中,他也隐约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确可以被操纵——事实上,早在好几年前,他对于受伤的恢复能力就比一般人强,当初胡乱吸收空气中的能量,一般人中了毒怕是一下子就死了,他在第一次比较严重,后来受的影响就慢慢减弱,而这一次,在战斗中潘多拉的度那么快,他一直想跟也跟不上,但后来想想,当时似乎……的确是快了一点点。

    这一年里他想着让自己变快与让时间变慢的方法,还真让他渐渐掌握了技巧,与潘多拉的方法估计是不同的,他让自己全身的运作与新陈代谢加快好几倍甚至更高,这样就能让自己变快,同时感觉到时间变慢的效果,由于身体的限制,持续的时间虽然不可能太长,但总算是达成了目的。

    如果再遇上那个女人——如果她还没死——自己应该也不会死掉了吧,也许还能打过她呢,不过最好是别再遇上。他对于无缘无故的打架一点兴趣都没有。

    就这样冲进了树林,随后才在树林中飞上夜空,从天上望下去,几辆警车先后赶到,围在了那面包车的附近,然后几个全身带血的男人被铐上手铐拉了出来,大概是警察在追的罪犯,这样说来,那个女人是好人喽。不像是警察,但是戴着奇怪的摩托车头盔抓罪犯……真是个怪人。

    这样下了结论,他飞出一段距离,又有一个想法升了起来:那个女人,好像是在香港见过的芥末的姐姐啊,她戴个头盔,自己帮她那两次也戴着头盔呢。如此想着,他努力回忆当初那名叫郭莹的女子的样貌,然而时间过了一年,他当时又没有真正近距离观察过对方,少女的样貌终究是模糊在了记忆中,不太确定了。

    脑袋里纠结一阵,不一会儿,他就把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因为名叫蒲江的城市,已经近在眼前了。

    *********************

    有些事情想起来会很难,实际上做起来,却往往容易得出奇。来到蒲江的第二天,蓝梓在作为省重点中学的蒲江市二中找到了芥末。

    整个过程其实很简单,蓝梓虽然不知道芥末在哪个学校,但他也听芥末吹嘘过自己的成绩已经变得很好的事,于是他花了一天的时间问清楚蒲江最好的几个高中的位置,第二天就挨个去找,上午的时候找过了第一个找到的蒲江市四中,下午才去的二中,挨个问:“请问郭紫莉在不在这个班?”得到线索时,据说她正在操场练习排球。

    “整节课都在练球,大概要等到上课的时候才过来,啊……那不是来了吗,石俊城最近总是跟着她啊……对了,你是她什么人哪?”

    时间正是下课,纷乱的气氛,蓝梓顺着那男生的指点回过头去,只见芥末正与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同学从那边过来,两个人像是在吵架一般,那个男同学一直在说话,芥末穿一身白色的运动衫,梳着马尾,比在香港见面的时候似乎又高了一些,却是板着脸一言不,额头上满是汗水,脚步迈得飞快。

    “芥末。”

    两个人径直朝这边走过来,蓝梓挥手打了声招呼,两人也没有听见,经过他身边时,方才跟蓝梓说话的男生也开了口:“郭紫莉,这个人找你。”

    两人走过去好几步,芥末才陡然停下,回过了头,倒是在她身边拼命说话的高大男生还在一直唠叨不停,同样是过了芥末好远才现对方并没有跟上来,连忙又转了回来。

    “郭紫莉,我%$#a&*……”

    那男生用方言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蓝梓也不怎么听得懂,他此时只是笑着跟芥末挥了挥手,就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芥末望了他好久,轻轻咬了咬下嘴唇,眼中似乎也有闪光的水波动起来,片刻,她抬手吸了吸鼻子,目光转向一边,随后直起身子,目光扫过了周围,径直走到蓝梓身前,抱住了他。

    “呃……这个……”

    蓝梓的脸霎时间红了,两只手也不知道该放哪里才好,因为周围的人都用诧异的目光望了过来,这个时候如果能带着芥末飞走就好了,他这样想着……芥末抱得用力,不过几秒种后还是放开了,拉着蓝梓的手转身就走,那高个子男生呐呐地问了一句:“郭紫莉,这个是……”

    “男朋友!”芥末像是随口答了一句,拉着蓝梓走出几米远,随后又停下了,红着脸打量了周围,终于也觉得不好意思:“呃,阿梓哥哥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请假,等我啊……”说着,朝老师办公楼那边跑过去了。

    下午的阳光真灿烂。那一刻,蓝梓是这样感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