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他飞过了城市的天空。

    灯光聚集、灯光分散、灯光缀成斑斑点点、灯光形成刺入黑暗中的细小通道,犹如城市的血脉,这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岛屿与城市,在如今这种全身逐渐变冷的情况下,格外有一种虚幻的感觉。

    血仍然在流,力量逐渐变小,能量依旧维持在身体周围,然而他却感觉自己仿佛大风中的一点尘埃,摇摇晃晃的,随时可能被吹走。他就这样飞了很远,下方逐渐变成无人的山岭,黑黝黝的——尽管在地球上人群聚居最为密集的城市,这样的山林仍然是存在的。

    在空中停了一下,脑中晕厥一瞬,周身的能量陡然间逸散开来,他朝着那山林之中坠了下去,风声呼啸,以剧烈的度刮过他的身体,随之而来的,是深入骨髓的寒冷与完全失重、窒息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他曾经有过,从很早以前,甚至在他还未学会操控能量之前,他就曾经尝试过这样自由落体的游戏方式,但如果要做这样的尝试,最重要的一点是……

    要在最后拉起来!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下方的山林在眼中陡然扩大,半空中轰的一声响,能量再度聚集过来,然而度不可能就此停止,隐约的光团在转瞬间斜插入下方的树林,哗啦啦的声响中,飞散的枝叶向空中窜了起来。

    他在树林中飞得更远,砰的落地,随后在山坡上化作了滚地葫芦,狠狠地撞在一根树干上才终于停下,鲜血流了一地,他躺在那儿,已然晕了过去。

    ********************

    天亮了,香港这座巨大的城市又以其不变的步调运行起来,车流穿行,人群熙攘,上班的、闲逛的、旅游的,空气中弥漫着回归前的隆重气息。

    这一天里,芥末没有等到蓝梓的出现,去找他他也不见了踪影,小宾馆所在的楼房被警察封了,昨晚出了些事情,确定没有人员伤亡,但无论如何找不到蓝梓。随后到得下午的时候,一切都有了变化。

    “旅游签证有问题?要……马上回去?”听到走进房间的姐姐随口传达的消息,芥末愣了半晌,“为……可为什么啊?”

    “不知道啊,可那边说出了些问题,没办法了,来收拾东西吧,晚上九点多的飞机……你说我们要不要去买点纪念品回去分,待会收拾好东西就去买好不好……”郭莹此时看起来也有些心不在焉,事实上她昨晚一晚没睡,就是因为现似乎惹到了不该惹的势力,虽然还弄不清楚状况,却还是选择了提前退避,总之不能让这些事情波及到叔叔阿姨跟表妹身上去,通过组织才将事情办成,这时候却也没有太注意芥末的表情,退一步说,便是注意到了,大抵也会轻描淡写地揭过去。

    不过……那个两次帮了自己的头盔人是谁呢,真的很厉害啊,希望他没有事……

    心中正这样想着,后方突然传来关门的声音,芥末已经转身跑出了门外,她疑惑了几秒钟方才追出去:“紫莉……紫莉……果子狸你去哪……”视线之中,少女已经一脸焦急地消失在下行的电梯里。

    “怎么了啊……”她站在那里,有些惘然地叹了口气。

    芥末冲出了酒店,一路去往小宾馆的方向,她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蓝梓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昨天分开的时候没有约着今天见面,但这几天下来,不都成习惯了么。蒲江市的具体住址自己也没有跟他说过,如果突然回去,这下不又见不到了么。

    她在那宾馆附近找了许久,甚至又找了警察打听情况,有没有受伤的人,但终于还是一无所获。日光渐渐西斜,随后,夕阳逐渐降临这座城市,她站在酒店的门口等着,望着前方的车来人往,攥紧了拳头,急得几乎要哭出来。

    “蓝梓……阿梓哥哥……”

    喊声从她的喉间出来,犹如当初仍显稚嫩的女孩,在人来人去的熙攘街头,随着时间毫不停留的推进,惘然四顾着……

    **************************

    不知是什么时候,他才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见了树林外的星空。

    痛楚还在持续着,很冷,身上没有力气,甚至连稍微动一下都不可能,他就躺在那儿,听着安谧的树林逐渐出了悉悉索索的声响。

    水流的声音、风吹过林间,树叶的簌簌作响、虫子爬过地面、蚯蚓在泥土里,就像是身体在极度疲倦之下产生的幻觉,整个都空了,然后世界的声音都充斥在里面。

    他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渐渐的睡了下去,再醒来的时候,太阳高高地挂在天空中,仍旧没有力气,全身在痛、冷,肚子好饿。但还是丝毫都动不了,全身的力量都在流向某个地方,森林依旧安静,他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躺着,看着天上的光芒,渐渐的,失去意识。

    他就这样醒来,又睡过去,醒来又睡过去,有时是白天,有时是晚上,有时候会有小动物从他的身上爬过去,身上的痛楚也渐渐的消失了,逐渐变成痛、痒、麻混合的奇怪感觉,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身体里爬,在伤口上咬来咬去。

    也许会被饿死……思绪渐渐清晰的时候,他先想到的是这个,肚子太饿了,就连身边的树叶,他都想张开嘴吃进去,然而就连这一点点的力量都没有,他就那样躺着,等到身体变好,再次醒来……

    直到那个晚上,夜色被升腾的礼花渲染得通明,他在树林里醒过来,试着用力,终于摇摇晃晃地坐了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活着,他艰难地爬到了溪水边,将头浸进水流里,就这样喝了好些水,许久之后,方才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开始扶着树木,艰难地朝树林外走去。

    他找到了路。

    夜间蜿蜒的道路,路灯开了,仍旧显得孤寂,远远地望过去,那边的城市洋溢在巨大喜庆的气氛当中,礼花升起、爆开、消散,连绵不绝,香港回归了。

    不知道芥末怎么样了,要去找芥末。

    他想起女孩对他的担心,那天分开之前的欣喜,这么多天过去了,自己没有消息,也不知道她会急成什么样子。要去找芥末,找芥末,然后去蒲江,想要上学,当个普通人,不要再在外面这样子流浪了,什么都没有,甚至还会遇上那些奇奇怪怪的人,差点死掉。

    他就是这样想着,带着浑身的冰冷与饥饿,拖着疲倦和虚弱到极点的身体,在午夜无人、不断延伸的道路上,艰难地走向那座喜庆的城池……

    *************

    ps:这章字数有点少,但没办法,因为……

    (第二集*在路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