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大局观。[]

    有时候你会觉得它很高尚很光辉,有时候也会让人特别恶心,总之大局观这种东西很少存在于个人与个人之间,然而一旦涉及到多人的群体,在许多事情上就无可避免地出现这个词,它保证了群体与对立群体之间不会轻而易举地死磕,这个群体越大,越不会豁出一切去跟人争斗,彼此都有底线,都有固执,两个势均力敌的国家之间若是打仗,打到后来多半都是和谈,不存在我看你不顺眼一定要跟你同归于尽的情况。

    这段时间的香港,真理之门与界碑,与其它的一些组织的关系,或多或少都有着大局的制衡在其中,哪怕之前已经生了无数次的磕磕碰碰,但在触及香港回归的底线之前,界碑不会豁出一切去对付真理之门,其它的组织在真理之门的目的清晰之前,看到足够的利益之前,也不会轻而易举地选择与真理之门展开战争,而无论拥有着怎样的目的,真理之门也必须顾及到各个利益方的底线,不敢轻易触了众怒。

    这一次围杀蓝梓,即便以潘多拉的无法无天,也是在事先尽量做好了准备,埋伏下大量人手,尽量控制住蓝梓的逃跑路线,随后施以暗示,最终将蓝梓围在这片工地上,以不至于大范围地惊动普通人为原则。这样的原因,更多的一方面还是顾虑到界碑的存在。

    想想蓝梓也没有什么背景,对于黑暗世界绝大多数的组织来说都是陌生人,之前与真理之门在海上的一番冲突来得莫名其妙,大多数人都不清楚来龙去脉,如今就算察觉到事情的展,自然也都选择了与昆布和尚一般的袖手旁观,甚至想要利用这个陌生人来更多地了解潘多拉的力量与底牌。然而谁也没料到的是,看似无足轻重的一次小事件,却陡然引出了谁也无法忽视的大Boss。

    修罗王方少白,他进入香港之后的这两天什么事都没做,界碑也没有过于激烈的变化与活动,所有人都觉得,这位从那场大变乱蓝将军去世之后临危受命,接手界碑后八年都再未出手的共和国少将来到香港更多的也只是为了威慑。而由于共和国对于香港回归的重视程度,或许大家都会顾及到一个国家的反扑而遵守基本秩序,这次回归的事件,谁也不会在中国的主场上轻易触怒这位传说中世界最强的第六级进化者。退一步说,如果他可能出手,那必然代表着事情已经恶化到不可收拾的程度。谁也没料到的是,他会因为今晚这样的一件事突然出现,亲自出手对付潘多拉。

    还未建好的大楼第七层上,站在边缘穿白色休闲服的男子只是抬起了右手,手指轻轻晃动,几十米外的天空中,庞大的钢铁巨兽便朝着潘多拉轰然扑下,另一方面,浑身上下都是鲜血与伤痕的蓝梓被安全网兜主,却在第一时间翻滚了起来,冲天飞起,站在楼房边缘的男子看了他一眼,隐约间似乎说了一声:“别动……”

    安全网呼啸翻卷,似乎是想要将他留下来,然而这时蓝梓几乎是打得只剩下本能,哪里会听陌生人的话,右手挥舞间,锐利的能量流斩开了那张安全网,下一刻,下方的白衣男子右手往上虚握了一下,顿时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他的衣服,他奋力往天空后退,那只手终于还是松开了,男子在下方目送他升上天空,隐约间像是笑了笑。

    天空中影响飞行的那股力量已经消失了,蓝梓飞得足够高,方才心有余悸地停了下来,朝下方看了看,他此时已经飞到了大楼的上方,三栋大楼组成的“凹”形区域中,那聚集的钢铁终于还是失去了控制,叮叮当当如雨而落,那可怕的女人被逼回地面,不断的挡开掉落下来的钢铁,中央大大小小的钢铁便在夜色空如莲花般的朝四周飞出去,与此同时,那大楼的各处像是活了起来,几道、随后是十余道的黑影迅出现在了大楼的边缘。

    那个男的……是什么人呢……

    到得此时,他才能开始想这件事,方才惊鸿一瞥,那人看起来年龄也不算大,穿着休闲的白衬衫,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来香港旅游购物的青年人一般,此时他已经直接举步从七层楼的高度上下来,钢铁的架子在外墙上运动,就仿佛有一道无形的梯子在承载着他的身体,而在他的身体周围,无数的东西都已经在他随手的指点下开始运动起来,脚手架、安全网、电线、堆砌的砖块、从外墙上陡然裂出的混凝土、瓷砖片都仿佛星辰一般围绕他的身体旋转起来。随即,他的声音也在夜色里响起来了。

    “真理之门?潘多拉……”

    钢铁的响声回荡间,那声音显得格外温和。

    距离他所在的地方上百米外的另一侧大楼里,两道火焰亮了起来,像是电视里出现过的火箭弹,在夜色里交错而过,转瞬即至,白衣的男人顺手在空中点了一下,其中一颗对直飞来的火箭弹像是在刹那间分解成无数碎片,汇入在他身体周围旋转的物体间,另一颗火箭弹微微偏移了方向,尾焰带起的光芒以他的身体六七米为半径,竟在夜色里划出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圆,朝着它来的方向便飞了回去。

    一切不过在刹那间生,一道光直接消失在夜色中,另一道光仿佛划出了水滴的形状,火箭弹大楼的上空爆炸出了火焰,而在广场的中央,叮叮当当的声音响着,名叫潘多拉的女人开始飞快地后退,试图拉开她与白衣男子的距离,然而就在白衣男子的右手挥动间,她后退的方向上,已经失去控制的数十根钢管再度乒乒乓乓地连在了一起,挡住了她的后退。

    白衣男子落下了地面,半空中,一道亮光陡然亮了起来,也不知是怎样的攻击,白衣男子身体的一侧突然出了大规模的爆炸,地面上升腾起了诡异的雾气,下一刻,男子的左手往上一提,无数碎裂的瓷片交错旋舞,搅碎了空气,一道人影凭空出现他左手两米的范围内,“啊”的惨叫声中,整个身体像是被搅成了模糊的肉泥,鲜血飞溅,支离破碎。

    空气中,那声音却依旧淡然温和,只在语气深处,像是蕴藏了什么低沉的东西,愤怒、回忆、又或是怀念、祭奠。

    “八年前,也是从香港开始……”

    他的说话声中,潘多拉的身体陡然化为一道残影,试图以最为快的度从中突围出去,那残影无坚不摧,刹那间便突破了钢铁的屏障,然而就在她要冲出的瞬间,身体中却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刺了进去,出“啊——”的一声尖叫,身体在那里只是停顿了一下,被斩开的钢铁屏障便再度汹涌合围,潘多拉狼狈地翻滚、退后,摔倒在地上又站起来,而在她的后方,白衣男子走过来的方向,地面上的一切物体都已经开始震动,仿佛即将拥有生命。

    正以沉稳脚步过来的白衣男子双手都往上抬了抬,四周的地面之下,巨蛇的躯体开始滚动,又仿佛从四面八方地底冲来的日本忍者,当那些东西终于冲出地面,却是无数埋藏在地底的电线电缆,朝着潘多拉交缠而去,不过,潘多拉终究还是有着远常人的度,不断躲避着,那些电线断在空中,开始不断爆炸出疯狂的电光与火花。

    夜色终于沸腾起来,比起方才蓝梓被围堵的时候,这时,仿佛有数十种攻击的方式降临下来,打多选取的都是白衣男子所在的位置,爆炸、湮灭,空气都开始变了颜色,变得粘稠,然而潘多拉还是冲不出去,这些攻击才被组织起来,却已然来晚了,那片地方烟尘滚滚,白衣的男子居然就那样凭空消失在地面上。只有他的声音依旧在传出来。

    “那时候你们的人很厉害,我还记得,迪兰特、尼古拉斯、亚当、格洛里娅、长洲冬马,他们现在在哪里……”

    他的人已经消失在原地,然而无数运动的物体,都已经开始连了起来,飞起在空中,钢管、铁片、铆钉、石块、碎瓷片乃至于其它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物体,只要是能动的,形成了一个半径长达十米的圆形漩涡,疯狂转动,犹如黑夜间的巨大磨盘,电火花在其中蔓延游走,旋即爆炸,从天空中看下去,这一幕恐怖惊人。

    没有人能找出那白衣男子的位置,无数的攻击炸向地面,潘多拉在那巨大磨盘的中央疯狂尖叫,这时候已经根本无法躲避了,鲜血从她的身上飞溅出来,飞旋的物体从她身体里穿过,剃得骨肉分离,而分离的血肉便又加入了飞旋物体的大军,就算她的能力依然在运作,能够将一些物体撕裂、切开,然而被分解的物体只是以更加细小和更富攻击力的状态在飞舞着,造成更为巨大的伤害,没有任何人能够将她从中救出来。

    昆布和尚与尼克仍然在大楼上方看着,表情严肃,脸色铁青,相对于在异能方面一知半解的蓝梓,他们更能感受到眼前一幕带来的巨大震撼,方才还活蹦乱跳的潘多拉仅仅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已经重伤如斯,不成*人形。片刻,尼克才声音沙哑地开了口。

    “老师,他在哪里……”

    “地下……”

    “我曾经看过,方少白的能力是……”

    “嗯。”昆布点了点头,“只是简单的操纵物体。”

    “用非物质系的能力能打败他吗?如果是化身为虚体,或者是逻辑系的能力……”

    昆布沉默半晌:“理论上来说是这样,不过到目前为止,做出尝试的人都失败了,尼克,你还没见过他真正全力出手时的样子,这个人就算不用任何异能,你也好、潘多拉也好都不会是他的对手……”他顿了顿,“所以他是方少白……”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间里,如风暴般的巨大磨盘已经朝着另一边的楼房运动过去,此时动攻击的真理之门成员几乎都集中在那一侧,而在方少白过来的方向,另一批人大约都已经成为了尸体,当漩涡靠近了大楼,这些物体也开始朝大楼上方进行压制一般的攻击,方少白仿佛从地底缓缓走了出来,在他的身前,潘多拉终于脱离了被碾碎的命运,她浑身是血,半个身体都被刺穿,破碎,但仍旧没有死,方少白抓住了她的一头长,将她脱在地上,不断前行。

    “相对于他们……”

    方少白叹了口气,左手一挥,将潘多拉的身体扔了起来,广场一侧,一道威势惊人的巨大光柱朝他轰了过来,大地的震动中,漫天的光尘落下来,一堵厚实的土墙升起在方少白的身体一侧,像是盾牌一样的挡下了这次为救援潘多拉而出的攻击。

    “相对于他们……你们这一批就太弱了……”

    潘多拉那染血的身体在他身前飞舞,他以寻常的脚步走过去,顺手一拳挥出,碰的打在了女人的头上,鲜血飞溅间,红色的身影飞出数米之外,被再度卷入飞旋的物体中……

    天空之中,蓝梓只能看到这里,身上在流血,呼吸急促,力量也在流失,下方的男人很可怕,果然自己以前的小心是有道理的,异能的世界,厉害的家伙到处都是呢,自己以前没遇上罢了。他是那个什么潘多拉的敌人,可也未必是自己的朋友,趁着还有力气,他转过了身,朝着一个方向,迅地飞走了……

    ****************

    三更搞定。^_^

    什么坏事都没做过,又大了一岁,这真让我感到伤感,吼,出去砸别人家玻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