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这种东西,特别是随时有可能死人的情况下,能动用理智的人要么是经过许多次类似的情况,要么就是变态,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在紧张的时刻能够依靠的还是直觉,蓝梓自然也是这样。

    当巨大的压迫感与危机感袭来,人的所有身体机能会在第一时间被调动起来,全身紧张,汗毛竖起,而在蓝梓来说,能够做的自然也比一般人多了许多,能量在周围如漩涡般的压缩过来,在下一刻便以最为狂暴的形态轰然冲出,气流席卷间,眼前的女子也如同魅影般的后退,消失在了视野之中,然而还没等蓝梓稍稍平复心情,带着光芒的长鞭便在夜色中现出了轮廓,奔驰、放大。

    啪——

    狂奔的气流还未有停下,银色的鞭影便破开了空气,将蓝梓的身体瞬间打飞出去,纵然被蓝梓周身的能量流稍稍阻挡,但随着那鞭影划过,空气中还是飚起了长长的鲜血,身体还未落地,蓝梓在空中飞快地旋转了几圈,便第一时间冲向了工地唯一开口的一面。

    能够飞行的好处就在这里,任何方向任何姿势都能保持高,如果是一般人,待到落地,翻滚几下再爬起来,恐怕对方早就冲了过来,然而即便是以最快的反应度,也未必能够逃脱早已准备好的杀局,就在他冲出的方向,被截成两截的巨大石块还在空中飞舞,他伸出双手用力拍在了石块上方,借力冲向天空,飞向更高的地方,才与石块稍稍交错,飞来的长鞭刷的划过了他身体上一刻留下的残影,将飞舞的石块疯狂地缠绕住。夜空中回过头时,只见后方那女子也正借了长鞭的力量飞起在空中。

    蓝梓伸手用力挥了出去。

    能量狂潮卷起了空中飞舞的石块,乃至地上的泥土,堆积的砖头、钢管、各种建材,劈头盖脸地朝后方掀了过去,短短片刻间,那女子犹如魅影般的连续踏在飞舞的杂物上,游走而来,蓝梓仍旧冲向前方,随即,那包围在周身的能量流陡然生了波纹状的震动,一缕声响陡然放大,震动了鼓膜。

    “啊——”

    像是女子在前方的呼喊,音波的震动却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冲锋的度陡然减慢,前方人影出现,后方的女子追了上来,夜色下的工地前方,人影交错中,不断响起了空气爆裂的声音。

    噼噼啪啪噼噼啪啪轰——

    杂乱而毫无章法的交手延续了十几米,在女子如同鬼魅般的高下,蓝梓也只能勉强撑下十几米的距离,然后便被打飞出去,撞进侧面楼房的脚手架里,当他艰难地从中爬出来,前方扬起的滚滚烟尘还未有落下,女子的身影出现在十几米外,而当她跨出一步,却在陡然间欺近了他的面前,那只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轰地按了回去。

    “你……”

    “啊——”

    蓝梓用力喊了一声,顺手抓起一根钢管,照着女人的头上便抡了上去。这样的攻击自然无法奏效,女子左手一伸,两人握住的钢管便僵在了半空中,几样脚手架的铁零件叮叮当当地在飞起在上方,蓝梓双脚一蹬,轰然巨响。

    滚滚烟尘,女子陡然退出了几米之外,空中满是飞舞的钢铁,蓝梓在另一边退出了十几米远,已然进入了还未建好的大楼内部,挣扎着站了起来,左手从肩膀到手肘,加上后背被钢管、铁丝划破,此时已然鲜血淋淋。

    微微回头,后方也隐约有几道人影,想要转身冲出去,显然又是不可能了。

    疼痛也好,害怕也罢,蓝梓并不是什么身经百战的战士,但从小以来的性格看似平和,实则也有相当执拗的一面。这时候盯着外面的女人,也不说话,只是活动了几下右手,突然就冲了出去,将一堆还未开封的水泥袋撞得纷乱飞出。

    装水泥的袋子在空中被打爆的同时,蓝梓冲向了一侧的水管,那女子脸色一变,长鞭刷的抽了过来,但蓝梓铁了心要将这水管弄断,籍着身体周围能量的保护,直接挨了这痛入骨髓的一下,轰的一声撞断了旁边的主水管,水柱狂喷而出,在蓝梓身上撞了一下,铺天盖地的朝女子扑了过去。

    水泥在空中被打湿了,飞舞过来,一时间,女子也只有退后几步,正要提防蓝梓从另一边逃跑,这一片水幕的那边,蓝梓朝着这边直接冲了过来,他的冲刺度也不慢,刹那间,如炮弹般的放大了。

    嘶嘶嘶嘶嘶嘶——

    那一瞬间,无数的破风声,空气中的水幕陡然如同豆腐块一般的被挥舞的长鞭割裂成无数块,但下一刻,蓝梓还是碰的一声撞破了水花的屏障,十几米的距离转瞬拉近,女子冲向天空,蓝梓沿着原本的方向冲了过去,巨大的能量狂轰而出,一时间连续十几米的距离上都掀起了气浪,轰然巨爆。

    “哼,野蛮人……”

    女人在空中眯了眯眼睛,不屑地冷哼了一声,长鞭化作飞虹经天而过,蓝梓只来得及稍稍转身,便被再度打飞,他此时已经弄得全身是血,还未站稳,便再度朝对方冲了过去。

    半空中又是一次交错,蓝梓冲向楼房的三层,直接轰爆了外墙的架子,他人在空中,能量团连番轰出,带动了一切能够带动的物体,试图再次重现海面上的狂轰烂炸。不过这一次这样的打法却完全没有奏效,女子的身影高运动着,在空中瞬间消失了,各种建材飞舞在天空、能量还未在地上爆炸开,楼房的一侧,就在距离这边二十多米远的五层楼的高度,女子的身影陡然出现,带动着一股撕裂一切的力量,沿着外墙斜划而来。

    就像是有人在这堵墙上顺手画了一笔,那身影也在短短两秒间分开了她前方的一切,安全网、钢铁铸成的脚手架、、铁丝、钢缆、工程用电梯的轨道乃至突出在外墙阳台,只要是在那身影前方的,一切都被无声地切开。蓝梓只在最后一瞬间才反应过来,推出了左手,试图将能量凝成盾牌挡住这一击,然而眼前能够看见的,也只是半透明的能量罩被直接分开的情景。

    那股力量从他的身上带出了大蓬的鲜血,他只在最后一瞬间才翻滚避让开,直接摔向几十米外的广场上,这股力量去势为止,从大楼的五楼到一楼划出了清晰地伤痕,一些架子开始倒塌了,电梯的设备也不知道受到了怎样的破坏,停留在几十层楼高度的工业电梯开始飞下降,在夜空中带出了巨大的响声与电火花。然而那电梯还未掉到地面,蓝梓又已经从广场上爬了起来,能量流朝着那女子劈头盖脸地轰过去。

    身影对撞、交错,几秒钟后,蓝梓不小心击中了埋在地下的主水管,水柱像是喷泉一般的冲向了天空,当其冲的蓝梓被水柱击飞进楼房里,过了几秒,又再度冲了出来……

    “浪费啊……”

    夜色下的战况看来激烈,声势惊人,但实际上才刚开始不到一分钟,站在尚未竣工的大楼高层,正朝下方看着的昆布和尚出了如此的感慨,在他的身边,名为尼克的弟子也在看着,目光中隐隐有着震动与惊愕的感情。下方打斗的只是两人,但如他们一样潜伏在黑暗中或是观战,或是随时准备出手,避免战斗者逃跑的人,却不知道有多少。

    “惊人的高、无坚不摧,潘多拉的度和匀势切割的能力一向是最让人头痛的异能之一,防不住,追不上,两年前在慕尼黑教廷派人对她进行围捕,过十名以上受过严格训练的进化者被她各个击破,一般人死得更多。尼克,想想如果是你处在这个男孩的情况下会怎么样,仔细看这场战斗,对你以后会很有好处。”昆布顿了顿,随后有些惋惜地眯了眯眼睛,“真的是太浪费了……”

    “老师是说那个男孩还是他战斗的方式?”

    下方的战斗仍在激烈进行,水柱高扬,无数杂物飞射,爆炸四起,昆布皱着眉头:“都是,外在控制的异能主要也就是两大项,操控物体,操控能量,一般来说操控能量的可塑性要高于操控物体,这其中又要分成无数的小项,火焰、闪电、空气对流、水……一般的进化者能有其中一项就很难得,但这个男孩根本就是乱来,任何能量顺手就能抓取过来,随便乱轰还能保持一部分在身体周围做防御,能量操控的进化者都会被他吓死的,也不知道是天才还是白痴。”

    “可他撑不了多久了……”

    “战斗的本质就不是比力量总和,只有高效率才可以取胜,哪怕力量低,只要压缩到极点就能致命,他……”正说着,昆布像是陡然现了什么,怔了一怔,好半晌才说道,“不对……怎么可能……”

    一听到昆布的语气,尼克定下心来望着下方的战场,战斗到此时已经持续两三分钟,蓝梓浑身是血却仍旧不依不饶地抖进攻,然而仍旧是被压制的状态,与之前并没有什么两样。这边没有异常,尼克开始注意战场周围其它的地方。真理之门的成员在这里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网,然而显然还没有现他们,如果说有异常……

    “老师,对面的几个人……”他现了不寻常的地方,然而开口之后,昆布连头也没抬,依然望着下方的打斗,淡淡地开了口:“不是那边,黯淡王庭的三美神,她们早就到了,我说的不是她们,你仔细看下面。”

    “额……”尼克再度望向下方,十几秒后,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些迟疑地说道,“老师,好像……”

    昆布拄着拐杖沉默着,片刻方才确定下来,微微直了直身子。

    “这个孩子,他在跟上潘多拉的度,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现……我从见过这样的学习度……”

    正说着,那带血的身影陡然间冲了上来,所选取的,恰好是昆布这边的方向,也不知道是因为直觉还是什么,或许是在无意识间察觉到这个方向跟敌人的包围圈有些格格不入,尼克皱了皱眉:“他已经撑不住了,打算逃走……老师……”

    轰然一声,蓝梓冲破了楼房的外墙,直冲向大楼的另一侧,后方,潘多拉紧随而来,鞭影呼啸而至,昆布微微低着头,目光沉思着,终于,他将拐杖抬起,在地上轻巧却又坚定地一顿。

    咚——

    空洞的声音。

    星辰旋转,真空的感觉,黑洞的感觉,失去一切方向,失去一切力量。那一瞬间,楼房中被能量鼓舞而起的一切都安静地落下,蓝梓无法前进,只能下意识地将能量填往某个空洞之中。

    昆布的身体震了震,下一刻,蓝梓被长鞭缠住了左足,摔向楼下。

    “老师……”

    那染血的身影还在半空往下落,尼克看着老师在之前的动作,欲言又止,虽然有些不认同,但他为什么这样做,却是明白的。纵然大家都知道真理之门居心叵测,是要的敌人,但在这其中,各个组织仍然免不了勾心斗角,这个男孩不是印度人,那么……

    想说的话还没能说出口,这一瞬间,额角上的血管陡然跳了跳,他感应到了什么,却无法分辨得清楚,只有昆布则在陡然间变了脸色,拐杖更加用力地敲了一敲,拉住弟子的肩膀,陡然间出现在后方的十米之外,就在他们原本站立的地方,十余根钢管刺破了地面,横七竖八地交错在那儿。

    “老师……这是……”

    仿佛被什么远古凶兽盯上的压迫感,甚至令他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他曾经随着见过一次大梵天奥杜罗,那时候感受到的压迫感都没有这样沉重,他将异能调动起来,投向远方,随后,心脏剧烈地跳动着,犹如擂鼓。

    在死人……

    就在刚才,在他所为察觉到的地方,开始死人了。

    一个、两个、三个……那是真理之门的成员,一具具的尸体,他从未想过进化者可以死得这么快的,来的只有……

    只有……

    他看清楚了那条血路……

    只有……一个人……

    就在那道身影反映到他的思感中的同一时刻,外面陡然传来了最为激烈的碰撞声,这时候那少年的身影还在下落,潘多拉紧跟着落下去,随后,侧面的脚手架开始动了,大面积的钢管、钢缆仿佛妖怪一般动了起来,就在距离他们师徒下方五层的楼房边缘,那道白色的身影轻轻抬起了手,一张安全网兜住了下落的少年,就在白色身影与下落的潘多拉目光交错的那一瞬间,大楼外墙上的所有钢铁,铺天盖地地朝潘多拉扑了过去,比起蓝梓先前的轰炸,这种攻击要显得更有计划更有目的性,潘多拉手臂挥舞,斩断了无数射来的钢管,然而即便被斩断,这些变得更加尖锐而且数目更加庞大的钢铁仍然朝着相同的方向同样的飞射着。转瞬间,潘多拉就在空中退了十几米,而过几十平米的钢铁巨网已经在空中形成了规模,远远看去,潘多拉那小小的身影不断下坠,上方千万钢铁,形如天崩!

    尼克看不清看个人的样子,只能感受到那巨大的压迫感,就在他的身边,昆布握紧了手上的拐杖,语音有些沙哑、一字一顿地开了口。

    “——方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