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夜间细细碎碎的响动,透过窗户朝外望去,隐约是条深深的巷子,外面道路上招牌的红光反射进来,房间里,他的呼吸声被某种气息放大了,空气中的压力直降下来。[]

    犹如几次现那些古怪水果时的警醒感,却又微微有些不同,之前没有过太多这方面的经历,他也难以想得具体,只是在第一时间从床上爬了起来,擦擦额头上的汗珠,拿起了枕头边的小包裹。

    进入旁边的洗手间用冷水冲了冲脸颊,他推门而出,这本就是香港最为简陋的一类宾馆,房间用木板分开,隔音效果差,夜间喧闹,还常常听见男人喘息、女人**的声音,但到得此时却已然变得安静沉闷,狭窄的过道中闪动着昏黄的灯光,走到宾馆门口,老板正趴在前面的柜台里睡觉,俨如死了一般,不安的感觉笼罩着他,走出门口,便是上下延伸的楼梯——宾馆开在楼房的第三层上。

    若是一般人,要出去自然是往下走,不过蓝梓却是第一时间举步向上,然而上到第五层转角的地方,略一抬头,他便看见更上方的位置有人探出了头,正朝他这边望过来。

    他并非身经百战的战士,对于恶意也很难确定,上方那人或许只是楼上的住客,但眼见那人下来,蓝梓想了想,便转身开始下楼,还没有到方才宾馆的门口,下方的人影也已经出现了,当他望下去的时候,从楼下上来的两个人也正探着头朝上看。心中一动,蓝梓深吸了一口气,一转身便要去推楼道边的窗户,手还没伸到,一道人影出现在了窗外的半空中。

    碰——

    楼道间,那窗户陡然爆开了,几乎是在千万玻璃碎片随着外来的冲击朝内部迸碎飞射的同时,蓝梓瞪大了眼睛,在楼道间飞了起来。

    “啊——”

    轰隆——

    刹那间,整栋楼房都动摇了,巨大的能量从下方贯穿上天空,那一刻,蓝梓直接朝天空中冲了出去,整个楼梯间从四层往上,被整个贯穿!

    千万的水泥、碎石块在楼道间落下,夹杂着被冲得飞起来的人影,楼房顶层的小房间轰然炸开,碎片冲击着四面八方,顶楼上的木架、晾晒的被褥衣物,几个巨大的鸽笼都被波及到,惊乱的白鸽四散飞舞,城市的夜色从四面八方笼罩过来,蓝梓正要以最高的度冲上天空,然而天空却仿佛变成了泥沼压下来,度霎时间减慢。

    “不好了……”

    无论拥有着如何巨大的力量,然而每一次争斗,蓝梓其实都处于手忙脚乱的慌张状态,害怕受伤、怕痛、怕被人杀死,作为普通人来说,当面临着随时可能死亡的状态,这种害怕是很难平息的,同时也会轻易地将一个人的视野与思考应变能力压到最低点,察觉到自己很难向上飞的同时,巨大的紧张感几乎令他觉得周围的时间都开始变慢,从某个方向,子弹的纹路化作光芒射了过来,画出一个小小的扇形,正在身边飞舞的白鸽被那光线所贯穿,整个躯体都化为了模糊的血肉,白羽四散。

    下一刻,时间转回现实,他在空中猛地一转,压低了身体沿着楼梯俯冲过去,能量如同漩涡般的在手中聚集,被射出去,前方的空中,巨大的铁笼、木架各种衣服被褥还在空中飞着,被他顺手一挥,仿佛幕布般的被套哗啦一声从中间断裂开来,随后断裂面开始燃烧起火焰,刹那间燃烧开去,夜风呼啸,楼顶上仿佛在瞬间燃起了赤红的硕大花朵,木架被击碎,铁笼飞上更高的天空中,好几只鸽子都被波及进去。

    另一面,能量的狂澜掀起了楼顶上用于加工放热的方形预制板,犹如海浪扑过去,整个一层的水泥板仿佛被一只无形的举手铲起来,随后碎裂分散,拉动了楼房上的彩灯、电线,哗啦啦的扬起在数米高的空中,朝着子弹射的方向扑了过去,水泥的石板,电线纠结间亮起了蓝色的火光,随后噼里啪啦地爆开,整栋楼房在霎时间陷入黑暗,只有顶楼上光芒闪烁。

    仅仅两秒钟的,蓝梓已经冲到楼房的边缘,朝着下方的巷子跳了过去,这也不是有目的的选取路线,无法往天上飞已经让他暂时的慌了手脚,两栋楼房间拉起的彩灯此时还在亮,他朝着斜下方扑过去,彩灯正如同巨网一般的横亘在眼前,无形的气流被蓝梓下意识地斩了出去,接着,十数根的彩灯齐刷刷的当中断裂,电光的爆散朝着两边拉开,就仿佛在半空中织出了一柄无形的刀刃,蓝梓从中间冲了过去,撞向更下方的一个广告牌。

    碰的一声,那广告牌的上半段爆裂弯折,随后被蓝梓用力朝身后一抡,还亮着光芒的巨大长方形广告牌从巷子的上方冲了出去,与想要追来的一道黑影碰撞在一起,刹那间爆裂出更为璀璨的光芒,就仿佛夜空中的烟火一般。而在这火光爆裂出来的时候,蓝梓撞上了侧面楼房的墙壁,随后仓皇地将一截墙角的下水管撞爆,那被撞断的一截下水管从半空中砸向巷子更深处堆放着杂物与垃圾桶的地方,轰隆一声,三四个垃圾桶与一辆铁制的小推车被砸得扭曲变形,连同无数杂物在巷子里飞舞碰撞,蓝梓降落了地面,仅仅冲出两步,将一个被砸扁的垃圾桶再度撞飞,便又朝天空冲了上去。前方一道埋伏的黑影大概是被混乱的局面打乱了步骤,被飞舞的垃圾桶砸得手忙脚乱,终于还是没能跟上蓝梓的度。

    楼顶上,那一片狼藉的混乱讲讲平息,床单与衣服上的火焰还在燃烧着,白鸽乱飞,却怎么也飞不到高空,掉落的羽毛也在火焰中飞舞着。爆裂的广告牌掉回了深巷,砸得四分五裂,方才与广告牌撞在一块的黑影此时才在楼顶上站住了脚,回头看看,另一边的同伴更显狼狈,被一块水泥板砸了一下狠的,火光中半个身体都是血,视野中,蓝梓仍旧在一片混乱里冲向远方。

    “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力量……”

    “绝对是五级以上,不过他还不懂得运用……”

    两道黑影站在楼房的边沿朝那边望过去,那样的度,他们根本跟不上,然而一路之上,仍旧有着他们的同伴不断出现,不一会儿,蓝梓已经消失在了他们所能看见的视野里。

    “他已经被暗示,跑不掉了……”

    追逃的混乱,一时间并没有延伸到香港的闹市区,然而这样大规模的动静,不仅在途经的线路上引起了不安的骚乱,在如今这片每一平方公里都能找出一两个异能者的小岛上,一时间也引起了许多组织或个人的关注,不过在这其中,能够在第一时间跟上事态展的只是小部分,跟上事态展,又能够隐约理解其中含义的,做出应对的,更是少之又少。

    距离蓝梓逃跑路线不远的地方,一位名为佩恩的神父是第一时间出手,以最为坚决的态度准备撕开这层包围网的人,只不过虽然拥有着强的第五级异能,他的能力却并不能在第一时间弄清楚大局的走向,并且以最快的度做出长程的奔袭与救援,毕竟就算能够看到局势的不寻常,不清楚起因的他也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了解一切,只是凭借本能对于大规模行动的敌人做出一定干扰。

    他的出手只是其一,在城市的另外几处,也有几个组织出于各自的原因第一时间便展开了行动,然而有心算无心,如今追杀蓝梓的这些人在行动之初也早已料到了这片混乱局势中会出现的变数,预留了多方应对的人员。而更多的,便是在暗中旁观,静待事态展再决定对策的窥视者,这其中,原本就身处附近,印度和尚昆布所领导的一小队人由于本身适宜的能力,便在第一时间就大概找到了一切的根源或是归属,成为能够以最快度俯瞰整个大局事态的势力之一,如今这位手持拐杖的老和尚就站在一栋大楼的上方,注视着不远的巷道间生的一切,同时听着追随者的报告。

    “出动最多的,是真理之门隶属于潘多拉手下的一系力量,看起来这件事情跟前两天海上的那次战斗有关,被围的显然就是海上出手的那个人,他应该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做了暗示,老师,事关真理之门,我们需不需要出手帮忙?”

    此时出现在老人身边的,是一名面部白皙的印度男子,不过,听到他的提议,老人倒是轻轻摆了摆手:“潘多拉的手下,这些天都已经是明目张胆的行动了,这个时候就对他们动手没有意义,下面那个人的力量很强,最好是可以逼出真理之门更多的筹码来。尼克,现在的局势,除非大家都想打,否则单纯的一方就算出手,也挡不住潘多拉的全力反扑……”他伸手指了指远处的一片地方,“他们想要将那边变成战场,大概还是有些顾忌界碑的反应,我们过去看看。”

    他所指的方向,正是一片暂停了施工的工地,这句话说完,老人朝前方跨出了一步,下一刻,已经如同缩地成寸般的踏上了前方一栋大厦的边缘,随后提着拐杖,朝那个方向缓步走了过去。在他的视野中,虽然难以察觉,但仍旧有几道人影,从不同的方向朝这边汇聚了过来。

    就在这些人暗暗活动的同时,正处于风口浪尖的蓝梓还在拼命地朝一个方向逃亡着,紧急的时候,他也有想过去到某个人群聚集的地方或许就能让人有所忌惮,放弃对他的追杀,然而等到真的化作了行动,他又因为一个个的巧合总是“不得已”地改变了计划,脑子绷得紧紧的,他也有觉得不妥,然而之前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他一时间也只能保持最高的度,完全按照第一时间的感觉来选择自己前行的方向。

    子弹在他的身边已经飞过去好几次了,每每都是千钧一,将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大家协商一下可以有投降的选项,他或许真的会停下来停止这场莫名其妙的追逐也说不定。然而这样紧张的时刻,没有说话的余地,当他陡然冲进一片漆黑的大楼工地中,穿过了无比凌乱的脚手架后,四周追逐的人,才仿佛陡然消失了一般,也就是在这一刻,巨大的压力再次降临而来,抬起头,周围还未完工的高耸楼房仿佛将他围在了中央。

    然后,光鞭犹如长蛇一般的划过了天空!

    他只是下意识的朝旁边扑了出去,身上不知道哪里被打中了,火辣辣的痛感,身体的侧后方有一块巨石轰然碎裂,巨大的石块飞起在天空中,下一刻,有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举起在空中,他也看见了欺到近前的女人的脸。

    那是很漂亮的、俨如电视里大明星一般的欧洲女人的面孔,却在第一时间,让蓝梓感到了恐惧。

    也许……会死……

    ***************

    第一章。^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