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过来的时候,蓝梓看见了躺在旁边地上的少女,她侧着身子,正静静地睡着,看着她沉睡的样子,少年不由得感到了疑惑……

    ……

    ……

    “反正呢……奶奶去世后就常常这个样子了……也不是,我以前有个包,有帐篷那些东西的,背着到处走……很有意思,到处走走看看啊,在山里面扎帐篷,或者楼顶上,就跟流浪一样,很有趣吧……其实就是……来了香港以后出了些事情,一直都打算再买一个,但是这边东西贵……你别伤心了……我都习惯了……”

    他们坐在楼梯间的台阶上,芥末听着蓝梓有些手足无措的坦白,沉默地用双手抱住了膝头,直到蓝梓觉得没什么词可说的时候,也没有开口回答。

    楼梯间里就那样沉默了好一会儿。

    “阿梓哥哥,你其实……还想去上学的吧?”

    “嗯,但是没办法啊,事情……会很麻烦……”想要安定下来是蓝梓一直都有的愿望,只是真要安定下来,会出多少的事情,他也早有想过,对于国家机构,各种科学家的畏惧从来就存在于他的心灵之中,无论如何都害怕自己被研究被解剖,更进一步的,或许还会给身边的人添麻烦。而即便没有这种担忧,其它方面的事情也颇为棘手,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连家长都没有,想要到某个学校去学习,这又怎么可能了?

    “没问题的啊。”一见蓝梓点头,芥末当即坐直了身子,“一定没问题的,阿梓哥哥你不知道,我现在有个叔叔正好是学校校长,如果找他,肯定可以让你再去学校读书的!”

    “但是没有户口……”

    “没关系的。”

    “叫谢宝树也可以吗?”

    “呃……”芥末愣了愣,“应该……可以吧,反正没户口……”

    她这些天其实都在考虑让蓝梓重新进学校读书的事情,开始的时候还在担心蓝梓是学坏了,不愿意去上学,于是战战兢兢地还不敢多说,这时候连忙叽叽喳喳地跟他介绍了起来,她跟父母目前居住的蒲江市啦,她将要入读的蒲江市二中的情况啦,至于蓝梓过去了住在哪里,怎么样才能有钱,总之是有办法的,父母对她很好,她也有一笔不小的压岁钱积蓄,无论如何,怎么样都比蓝梓在外面流浪要好。

    蓝梓原本自然也有些担心给芥末添太多麻烦,但他毕竟对这些事情憧憬已久,芥末几句斩钉截铁的“没问题”之后,他也就放下心来,开始幻想起芥末所说的城市该是什么模样。不一会儿,也有清洁工沿楼梯间上来,见这对少男少女坐在靠天台的楼梯上聊天,微微有些疑惑,芥末这才反应过来,拉了拉蓝梓的手:“我们去吃早餐!”

    蓝梓的事情终于让她放下心来,芥末心情大好,两人下了楼,她偷偷摸摸回房拿钱包的时候,才现姐姐居然又不见了,气恼了一会儿,却也开心起来,干脆将蓝梓叫过来,两人如同约会一般在房间里吃了早点,八点钟时,父母过来打了招呼,便也离开了酒店继续这几天的行程。香港之行对于他们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芥末倒是不怎么关心,她如今想着有关蓝梓去蒲江市的计划,而郭莹一心沉浸在有关异能的世界里,这一家人,倒也算各得其所了。

    雨虽然没有再下,但整个一天的时间,香港还是沉浸在湿润的感觉当中,蓝梓跟芥末在房间里聊了一天,看看电视吃吃东西,到得下午时分,芥末便担心起蓝梓的住处来,不得已,蓝梓也只好出去,在一家最便宜的小宾馆里开了个房间,两人到傍晚时分方才分开,蓝梓这才记起想要跟踪郭莹,弄懂一些关于异能啊、怪物啊、水果之类事情的打算,这时候,自然又给耽搁了。

    不过到了眼下,这些事情似乎也变得不那么重要。

    怪物也好异能也好,这个世界的事情他其实根本没有了解,虽然本身有了异能,却并没有人引导他去了解这个世界,之前之所以感兴趣,主要还是因为根本没事可做,为自己找一个可以前进的方向,这时候突然现自己有了另一个可供前进的道标,一切就变得模糊起来。

    不是么?我也不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不知道那些水果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这个城市里有多少厉害的异能者,我何必去找麻烦呢,如果有坏人,当然也有其他好人去对付的。

    当然,话是这么说,虽然满足好奇心的重要性已经减弱了,但不代表好奇心就会消失,这天晚上又飞上天空,先去的,还是芥末所在的酒店,只不过郭莹今天晚上回来得早,似乎也没有打算要夜间出门,远远望过去,那窗台间亮着灯光,纱帘轻舞,芥末与姐姐偶尔活动的身影也能看得清楚,不一会儿,是郭莹出到了阳台上,同为异能者,蓝梓害怕被现,也就朝高空飞远了。

    来到香港这一个月来,所见过的几件古古怪怪的事情,其实已经过了之前所见到的怪事总和,又是异能者组织又是怪物又是水果的,还有人追杀过他,这天晚上在天上飞,无意间又看见一道身影在两栋大厦之间飞跃过去随后消失的情景,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他自然不会知道,因为香港回归与真理之门的一些事情,如今大量异能者从世界各地涌来,这片一千一百平方公里的岛屿城市已然成为了全世界异能者聚集最为密集的区域。回忆起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再看看下方繁华的城市夜景,也就觉得这个世界愈玄幻起来。

    “好在要回去了,蒲江市不会也是这个样子吧……”

    他心中想着,飞上天空转了一圈,随后去到太平山顶纳凉,四处走走看看,大约临近午夜,才准备回小宾馆睡觉,途中又经过芥末所在的那家大酒店,才在半空中,便已经现了有些不妥。

    两道黑影在一个个突出外墙的阳台上跳跃追逐着,看起来危险非常,前方大约是一名身材颇高的男子,后方追赶的,赫然便是芥末的姐姐郭莹,此时两人追逐无声,然而手足的每一下借力,却都是在十几层楼的危险高度,一个阳台跳往另一个,毫不停留便再度跃出,偶尔还互相交手几次,就连能飞的蓝梓看了,都有些心惊肉跳。

    他们可不会飞,摔下去就死了。

    虽然并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但蓝梓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郭莹受到了那些怪物的报复,或许还波及到了芥末,他绕过两人,从阳台上看看芥末似乎还在房间的床上睡觉才微微放心,随即转身飞向了附近一条无人的街道,捡了一个塑料袋包住手,顺手劈开了一辆摩托车后方的货物箱,警报器响起来时,他拿了箱子里的头盔戴上,再朝酒店那边飞过去。

    追逐的两人此时都在酒店的十四五层,身形灵活异常,几乎任何突出外墙的东西都能让他们借力不至于摔下去,蓝梓本想第一时间冲过去帮忙,看着那黑衣男人似乎一路冲向了大厦外墙的转角,便抢先一步绕了过去,打算打个埋伏。偷偷看了下位置,眼见人影过来了,蓝梓想了想,顺手拔起附近阳台上的一根不锈钢管,贴在外墙上,往另一边伸出了一截。

    本就是九十度的墙壁转角,突然有根管子伸出来,细看自然也让人觉得突兀,但在这种高度上,谁又能第一时间觉得这根管子有问题?那男人一路逃过来,到得近处才看清楚这伸出的钢管,正在最好借力的位置上,他在最靠近转角的阳台边沿猛地一跃,如同体操健将一般双手抓住了钢管,接着,就看见了躲在这边的蓝梓。

    少年松开了双手。

    这个时间上,酒店大部分人已经睡了,但总有些窗口还亮着灯光,籍着这光亮,蓝梓可以清晰地看见对方那标准的抓杆动作,以及飞在半空中双眼的那种错愕表情,蓝梓还没来得及挥手做再见的动作,他就保持着那种姿势,举着钢管从十五层楼的高度上掉下去了。咻——

    另一道身影也从转角处跃了过来,有些慌张地挥着手,正是同样看错了借力点的郭莹,随即被蓝梓伸手抓住。下方传来碰的一声巨响,那摔下去的男子如炮弹一般的砸在一辆小车的车顶上,玻璃随便四散飞射,接着,这酒店后方整个小型停车场的车都响起了警报。

    整个酒店都被惊动了。

    让郭莹回到阳台上,蓝梓低头望去,只见在那已然凹陷的车身上,流淌的鲜血犹如盛开的花朵,然而那黑色的身影在缓缓蠕动,居然站起了身,抬起头往这边望过来。郭莹说了一句:“你……”虽然对这个戴着摩托车头盔救了她两次人的有些疑问,但显然也看到了下方的情景,被吓了一跳。

    远远的,那黑衣男人的姿势便是一种难言的挑衅。蓝梓心中不爽,飞到他的上空将摩托车头盔微微推开一点,朝下面吐了两口口水,做了个人的姿势,随后朝天空飞走了,回头看看,郭莹也在转眼间跃过了好几个阳台,回到自己房间的阳台上,那黑衣男人从汽车残骸上走下来,冲出这小型停车场的范围,消失不见……

    并不清楚生了什么事,或许是郭莹真的被盯上了又或许是郭莹无意中与某个异能者打了起来,话说回来,在蓝梓看来,刚才那个摔不死的男人也委实有些古怪的感觉。不过这些事情无法当面询问,大概也很难弄清楚,他最怕的,其实是芥末也被波及进去。如此想着,到得这天凌晨三点钟,他忽然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全身都是冷汗。

    这一刻,蓝梓忽然明白过来,先需要担心的已经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依旧是城市的夜,仍旧显得喧闹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心底蠕动过去,悉悉索索,恶意交迭而来,他被盯上了。或许是他能够自由飞翔后将面临的最大危机,已经在无声之间,悄然降临……

    ******************

    各位同学,在反法西斯胜利六十五周年纪念日这个伟大的日子,我,纯洁而正直的香蕉,回来了。

    我回来就不打算走了,今天更新一章,明天是我二十五岁的生日,更新三章,然后六月一定会上架……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没多少存稿,更个三四章就没了,福利就这一点点,大家不用对我的人品抱有太大期待,祝大家生日快乐^_^

    另外我更新了封面,自己做的,很棒吧,注意那朵纯洁的小花,我还帮忙忐忑渣做了一个,以前写《虫族》那个,在我长达一年的不懈唠叨之下,这厮终于开了新书《星空领主》,是我的功劳!哦,大家去看看封面就可以走了,我做的哦我做的哦,我才不推荐他的书,虽然质量是有的,但人品比我还糟糕,真是太可耻了。

    这两个多月里,惊寂开了新书《贪狼》,三国港漫类型的,题材很恶心剧情很恶俗,但是这本书我看得很爽,因为我曾经也想过写类似的东西,他还跟我承诺过会推倒蔡文姬啊大小乔啊孙尚香啊之类的mm,对嘛,我看见一大堆历史文到了三国就是打仗打仗收武将,没一个把mm写得出彩的——除了《乱臣贼子》,不过这厮太监了,我很伤感——我就喜欢看三国泡妞文,要推荐,另外有本《只有我知道的世界》也看得不错。两本都是坑,我已经下去了,怎么能看着你们在上面逍遥,太没道理了对不对?

    嗯,刚刚起床,没睡够,还是觉得困,我继续睡觉去,大家午安^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