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们……”

    云层很厚,今天的天气阴沉沉的,看来快要下雨的样子,在公车站与芥末碰头时,她正低头在那儿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抬头看了他几眼,当现他身上的伤时,眼神才变得复杂起来。

    “呃,昨天晚上的时候摔了一跤……”

    蓝梓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周围,不明白芥末为什么用“你们”这个词。

    听见他的解释,芥末的眼帘便微微垂了下来,想了一会儿,拉起蓝梓的衣袖转身就走。

    “去哪啊?今天可能会下雨……”

    “回房间……”

    父母过来香港不单纯是为了旅游,还有事情要办的,吃过早餐便出去了,姐姐今天走得更早,为了不让叔叔阿姨现她身上的伤势,一起床就准备闪人,还让芥末帮忙掩饰,芥末昨天晚上看见姐姐一瘸一拐地回来就已经吓一跳了,帮忙上药打绷带,问她出了什么事情她也不坦白,只说是遇上了很厉害的人,很是憧憬的样子。

    那很厉害你就别往里面参合了啊!芥末心中本就忧虑,见姐姐已经出了事还要往外跑,要是真的遇上大事,自己又怎么跟爸爸妈妈交待。于是大清早的两姐妹在房间里折腾,一开始芥末死乞白赖地抱着姐姐不许她乱跑,郭莹则害怕被叔叔叔母现自己的不妥,双手合十向妹妹哀求,还许下一大堆诺言,只要让她躲过这一劫就如何如何。

    刚开头两名少女你求我我求你的,还保持着友好的气氛,渐渐的就都抓了狂,抱在一块扭打起来,这几年的时间里芥末常常跟着郭莹去武馆或者健身房之类的地方,学的都是真正的格斗术,类似的对打也不是第一次,不过,即便姐姐的腿受了伤,芥末仍然不是对手,被打倒之后,就只能死活抱住郭莹的大腿不放,要么就是死死揪住衣襟,揪辫子,用牙齿咬住衣服之类的,到得最后全身头、睡衣凌乱地被摔倒在床上爬不起来,口中喊出了“你跑出去就别回来!”之类近似怨妇的口号,姐姐却仍然在注视下一边拜托一边跑掉了,心中也真是乱委屈一把的。

    姐姐和父母都走了之后,她去到公车站等蓝梓,看见蓝梓也是受了伤的样子,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把蓝梓拖回了酒店房间里做包扎,下手格外的重,痛得蓝梓呲牙咧齿的,这也算得上是无妄之灾了。

    包扎的时间里,天空渐渐阴暗得像是晚上,大雨瓢泼而下,夏季的雨来得猛烈,一时间电闪雷鸣,整个世界都变了颜色,房间静谧,芥末看着窗外,心想姐姐出去也没带伞,口中不免埋怨着:“姐姐昨天也受了伤,你也这么不小心……”蓝梓这才明白之前芥末为什么要说“你们”这个词。

    他昨天晚上一路跟踪郭莹,最后却没能得到什么成果,因为车队在中途分道扬镳了,他跟踪着郭莹坐的小车,结果那小车将郭莹送回酒店后停在了一个小区里,几个人像是分散着回家,最终也没能找到异能组织基地之类的地方。心想着今晚要再跟踪一下郭莹,看能不能得到一些关于异能的情报,这时候听芥末提起,心头顿时想到了另一个念头。

    郭莹是异能者的话,芥末知不知道呢?难道芥末也了解这些事情?

    他想着这些,旁敲侧击地问了几句,谁知道芥末一听他提起姐姐,也有点生闷气。

    “不提她!一点不注意自己的人,受了伤也乱跑……”

    呃……或许还是下次再打听吧……

    本身就有点心虚,问了几句,芥末嘟嘟囔囔地脾气,蓝梓也就没办法再问下去,反正机会应该有的是,无论如何,对于异能这种东西,自己现在终于也算找到一点头绪了。

    下着大雨也不可能出去,他们坐在床边打开了电视看,过了一会儿,芥末去到楼下酒店旁边的小市准备买点吃的零食回来,再回到房间时,电视还开着,蓝梓躺在床上,就那样睡着了。

    她站在床边看着他,随后为他拉上了毯子,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与他见面,总觉得他有些疲倦,像是没有睡够的样子。芥末自然不知道这是因为蓝梓这些天都睡在硬地板上的缘故,看着他额头与手上的伤,他说是摔跤碰到的,但手上的伤势明显不是那样,芥末就老想着他到底在干些什么事情,心情复杂。

    她关了电视,让蓝梓在床上安安静静地睡着,下去吃了午餐之后,自己拿了一本书坐在窗户边,籍着外面的微光看着,单调轰鸣的大雨中,就这样过了整个下午……

    到得傍晚时分,雨就渐渐的停了,由于一整天外面的天光都很昏暗,没什么大的变化,芥末看着书了一会儿呆,待回过神来事,有人在外面敲着门,蓝梓也迷迷糊糊地从床上起来了。

    “呃……”

    蓝梓疑惑地望着房门的地方,目光有些疑惑,待到渐渐明白了此时的处境,才开始有些无措,芥末也陡然间紧张起来,片刻,只听见有女人的声音在门外传进来:“小莹、紫莉,在吗?”

    “妈,我来了!”

    芥末应了一声,随后竖起手指在嘴边,对蓝梓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一路小跑往那边的门边,先从猫眼看了看,随后才打开门,身体站在那儿,给人以不要进来的暗示,门外的女人果然也没打算进来:“时间差不多,该下去吃饭了,小莹呢?”

    “姐姐她……早上就出去了,一整天都不在……”芥末开始跟母亲告状。

    “还没回来?这孩子……”

    正说着,一个声音陡然从走廊另一侧传过来:“阿姨。”芥末探出去一看,只见郭莹刚从电梯门口出来,仍旧是一头利落的马尾,沾了些雨水,此时甩啊甩啊的,显得很有活力,她早上走的时候脚上还有伤,脸上也贴了几条创可贴,此时居然已经完全好了,白皙的脸蛋完全看不出任何受伤的痕迹,走起路来也轻灵如昔,芥末瞪大了眼睛,一只手却背在后面拼命地挥,蓝梓一开始就紧张地下了床听着外面的动静,这时候赶紧往阳台那边躲过去。

    “下去吃饭了,小莹,再像今天这样一大早就跑出去吃饭也不回来可不行哦,这里毕竟是香港,再好的朋友,也不能整天跑到外面……”

    “我知道了,阿姨。”

    眼见芥末有些讶异的眼神,郭莹偷偷地冲她眨了眨眼睛,叔母说了句:“快点下来了。”离开之后,她才与芥末一块进了房间,双手合十,格外诚恳:“我道歉啦,芥末,你看,这不就解决了么?”

    “你道什么歉,反正我又管不到你。”

    “抱歉啦,真的,芥末大人,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也怕被叔叔和阿姨说啊……呃,房间里……”她打量着房间里的东西,片刻后才道,“来了人?”

    “什么啊……我刚刚睡觉起来。”

    “有别人的味道……”

    “你是狗啊!”

    “哼哼……不会是男人吧……”郭莹在房间里有些狐疑地转了几圈,看了看洗手间,找了找衣柜,注意着芥末的表情,芥末也就在房门边与她对视着,片刻才开口:“我下去吃饭了。”

    “马上去。”郭莹说着,朝阳台那边走了过去,芥末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你……你还去不去了……”眼见着郭莹已经走了出去,阳台就那么点大的地方,她深吸了一口气,一咬牙一闭眼,在心中准备着坦白的言辞……这样一想,反倒放下心来,也没什么嘛,反正迟早都得介绍的。

    她等待着阳台那边传来声音,谁知道过了片刻,郭莹又是左顾右盼地走了回来,朝她露出一个笑容:“我们下去吃饭吧。”

    现了……还是没现……

    心中忐忑着,两人走出了房间,芥末也在打量着姐姐的表情:“我明明觉得房间里来了人……”按照多年的了解,似乎是什么都没现而并非是故弄玄虚的样子,但怎么可能,阳台上又没什么地方可以躲,怀着这样的疑问,待到将姐姐送进了餐厅,她才托辞有东西没拿,再度折回房间。

    房间里没有人,看来蓝梓是走掉了,从房门里出来,她才看见了走廊转角处往这边看过来的少年,不由得拍了拍胸口:“姐姐有没有看见你啊?”

    “没有,我躲起来了。”

    “可是阳台又没有地方可以躲。”

    “秘密。”

    蓝梓笑着卖了个关子,芥末嘟着嘴看着他,但总算不用特别跟姐姐解释什么,倒也没打算刨根问底了。

    “那我下去吃饭了,明天见。”

    “明天见。”

    芥末笑了起来,双手放在背后,转身离开,走出了几步,又回过了头来:“对了,阿梓哥哥,要做个正直的人,对吧?”

    “呃……”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说这个,蓝梓微微有些错愕,随后才点了点头,“是啊。”

    “嗯。”点了点头,少女终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起得很早,由于前一天下了雨,空气很是清新,芥末早早地起来了,大概因为今天没事,昨晚又睡得比较晚,姐姐还在床上没有醒来。她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呼吸着新鲜空气,望着这片黎明之前灯火辉煌的城市,全身都充满了朝气与活力,打算出去锻炼一下。

    走出房门,郭莹嘟囔着问她去哪,她回答了一句,走到电梯旁时,才想着要日出。

    去高的地方吧。

    按下了往上的按键,她一路乘电梯来到酒店最高的一层,随后转去楼梯间,爬一层楼梯上天台。打开通往天台的门,清晨的凉风扑面而来,她走出门外做了两个扩胸的动作,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才陡然皱起了眉头。

    退后两步,回到了门里,目光朝侧面看过去,有人蜷缩着睡在那里,枕着一个大概装了衣服的小包裹。

    她就那样愣在了那儿,目光闪烁晃动着,有着一丝难言的疑惑,仿佛有什么东西将眼前分割成了两个世界,她还在思考哪一个是真实,哪一个是梦境,但那的确是蓝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为什么会在这里躺着?为什么会是他?有些问题陡然间充塞了脑海,分析不来,难以处理清楚……思考障碍……卡壳了……无法分析……她轻轻地吸着空气,脑袋小幅度地摇了摇……

    几分钟后,她终于明白过来眼前到底是怎样的一回事,陡然间,伸手捂住了嘴。

    哭出来了!

    许多年前……至少对他们来说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像是不真实的老电影,偶尔会不清晰地摆动一下,空气中都荡漾着儿时的歌声,风里有荷叶轻摆的香气,灯光里漾着温馨的时候,那或许不是什么大城市,没有很多很高的大厦房子,没有很多很漂亮的车的镇子上,对他们来说就是所有的天地的她梳着两条小小的辫子,穿着并不漂亮的衣服,每天每天的跟在男孩的后面,男孩子懂好多的东西,正义、善良,也总是很勇敢。“要做个正直的人。”他这样说着,也这样做着,她就这样憧憬着他……

    她怎么可以怀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