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便又与芥末在公车站见面了

    昨天已经在外面搭车跑了一天,但大概是因为这次见面实在太过碰巧,芥末心中似乎还是在担心蓝梓会忽然不见了一般,早早地便拿着地图在站前等着,她背了个红色的小包,人群中左顾右盼的像是一朵清纯的小花,待见到蓝梓出现,方才开心地笑起来。

    搭公车,穿街巷,到处逛,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两人就这样在城市里走来走去,芥末其实一直想知道蓝梓目前住在哪里,免得有一天蓝梓不过来见她便找不到了,然而每次提起来,蓝梓都是吞吞吐吐的不肯实际上根本就是没得她一时间也没有办法。这个期间,姐姐郭莹有自己的事,父母也要去拜访一些学术上的朋友,大都也没来管她什么,但对她每天一个人出去的状况,自然是知道的,过得几天,吃饭的时候也就问了起来。

    “……是在这边交上什么朋友了吗?”

    母亲这样问起的时候,芥末望了望三名家庭成员,也只好点了点头。母亲的眼中顿时闪过好奇的神色,郭莹停下了文静的喝汤动作,就连一向喜欢在吃饭的时候想事情的父亲也偏过了头来。

    “阿莹介绍的朋友吗?”

    “我没介绍男孩子给小狸啊。”

    芥末笑着白她一眼:“谁说一定是男孩子的。”

    “原来是女孩子啊……”母亲自作主张地点了点头,这就没多少话题了,“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带来给我和你爸认识一下?”

    “还没到时候呢。”芥末笑着。

    虽然父母一直都很照顾,上面还有个干什么都很出色的姐姐,但芥末本身也是很有主见的女孩子,几人旁敲侧击地说了说,感觉芥末认识的朋友似乎还算可靠,再加上她本人也守口如瓶,便就不再多问。郭莹这几天也有事,吃完晚饭洗了个澡又要跟朋友出去,临出门时,只见芥末从阳台上探出头来:“晚上还出去啊?”

    “嗯,有点事。”

    “对了,姐,如果……如果你的好朋友,呃,他不是那么好,不是那么正直了,可是他也没办法,有苦衷的,你会怎么想?”

    “正直?你又想起你的阿梓哥哥了?”郭莹回过头来,挑了挑眉。

    “哎呀,不是说这个啦……”芥末皱着眉头,她这几天心中其实一直都有疑惑,蓝梓住在哪里,在香港做些什么,靠什么维生呢,又不好直接问,害怕问出来的结果会伤害到蓝梓,他不再过来见自己,从此大家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可是单凭想象,他又能干些什么呢,一个偷渡过来连身份证都没有未成年人,又没有工作的样子,他是怎么生存下来的,无论如何去想,都未必是一件好事。

    “好了,别乱想了,回去以后就帮你去找他……”如果在平时,郭莹自然会跟妹妹说上一会儿,但她此时心中也有事情,说了几句,匆匆出门,留下芥末一个人在阳台上想着有关蓝梓的事情。

    大约晚上十一点,郭莹坐在面包车的后排,随着同伴抵达了南部石澳附近的一处山道间,司机关了动机,透过树丛,隐约可以看见不远处上方的一栋别墅。

    她们没有下车,就在这里安静地等待着,陪郭莹一块坐在后排的是前几天的那位名叫唐梦慈的少女,前面的两男一女则比她们要大很多,看来都是二十多三十岁的样子了,为的人坐在副驾驶座上,叫做林奇,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看起来显得有些颓废和不修边幅,据说还是香港警队的一名督查,待人倒是很亲切。

    “待会开始抓捕,你们坐在车上看就可以了,这个不是电影,也不是你们想象的什么刺激冒险,有枪都未必能对付得了它们,真的会死人的,确定你们有自保能力才带你们来,要活着回去,ok?”

    他这样说着,唐梦慈连忙点头,郭莹也点点头,脸上倒是看不出有任何害怕的情绪,身体却已经调整到微带紧张的最佳状态上,她平日里只是在妹妹面前表现得热情一些,跟其他人虽然也亲切,但话并不多,十五岁的少女,表现得其实比进入社会的年轻人还要稳重一些,仔细地听着林奇回过头去与其余两人的说话。

    “这次真理之门的事情波及这么广,真不知道回归的时候要怎么收场……”

    “我都觉得可能是什么人故意搞的事情,不想让香港平安回归吧。”作为司机的男子回答一句。

    林奇笑了笑:“过去半个月的时间,香港失控的寄生者数量是几年来失控寄生体的总和,真理之门肯定在做什么,未必是针对香港回归来的,但为什么会选在这时候,我都有点相信那些风水师关于起运的说法了,因为天下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里,所以它们就能趁机把那扇门打开?”

    “无稽之谈。”司机撇了撇嘴,“漫画看多了吧……”

    坐在中排的那名女子倒是笑了笑:“进化者都能有,为什么不能有风水气运?”

    正这样说着,驾驶盘上的一个小绿灯陡然亮了一下,林奇拿起对讲机,手掌往下一按,示意安静:“他们进去了……”

    安详的山林夏夜,透过树林看过去,别墅那边传来了晃动的灯光,随着夜风飘来的,隐约间还有人的说话声,如此过得两三分钟,树林的那边,陡然传来了混乱的声响,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随后,“吼——”的一声,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叫喊传了过来。

    树林四周,灯光陡然亮起来!

    在郭莹等人的目光中,那片树林间光影变幻,似乎有事先安排在周围的一些人,此时便冲过去了,打斗引起了灯光的混乱,枪支都装上了消音器,但此时的动静仍然很大,轰然声响中,似乎连房屋的墙壁都被弄塌了,有什么东西咆哮着挣扎,车里的对讲机偶尔会传来信息。

    “情报错误,它们一共有五个……”

    “是一家人……”

    “抓住了,堵住东边别让它跑……”

    “这个真大……”

    “开什么玩笑……”

    “林队,有一个往你那边去了,帮个手。”

    “你开什么玩笑,我这边照顾游客呢。”林奇拿起对讲机骂了一句,同时朝担任司机的男人挥了挥手,此时透过车窗,也隐约能看见一道身影在树丛中飞快穿行而来的身影!

    “坐稳,系好安全带。”

    那身影即将以高冲上道路的一瞬间,车前的远光灯陡然打开了,随后,这面包车以高冲了出去,朝着那漆黑的身影直撞过去!

    距离在刹那间拉近,那黑色身影眼见车辆凶猛地撞来,几乎是拼了命的转向,沿着道路冲向前方,车辆与那怪物仅仅是毫厘之差的距离,随后,便并排着沿着道路呼啸直冲,那黑色的身影就奔跑在副驾驶座的窗户外,灯光之中,身上还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身上覆盖了诡异的鳞片,根本看不出还是不是人,它在车身上按了一下,一瞬间奔跑得竟然比车辆还地拉开着距离,与此同时,林奇也从身边拿出了一把枪口奇大的枪支,摇下窗户端着一扣扳机,带着电光的渔网呼啸飞出,将那怪物裹住,在道路上滚出了二十多米。

    “一家人出了问题,多半是分吃了一颗果实,这种变异者,大都没多少力量,更别说能力了,如果是厉害的,这个就对付不了它们。”

    面包车距离那怪物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下来,林奇随口说着,先下了车,坐在中排的女子掏出手枪跟在后面,朝着那在渔网中挣扎的怪物走过去。车灯的照耀下,那怪物奋力挣扎,但看来也是无济于事。第一次看见这样诡异的东西,对任何人来说大概都是震撼,唐梦慈瞪大了眼睛朝那边看着,郭莹看了几眼,皱着眉头望向道路一边,片刻,又望过去一眼。

    悉悉索索……树丛中似乎有什么动静。

    前方,林奇站在那儿皱眉看着挣扎的怪物,女子走了过去,车内,似乎一边吃着口香糖一边敲了敲前方的仪表盘,唐梦慈好奇而专注地看着前方,郭莹皱了眉头,盯着那片树丛,陡然间,她回过了头:“小心路边!”

    巨大的黑影!咆哮而来!

    轰——

    林奇陡然间拔枪,与身后的女子同时回过了头,十几米外的路边,一道巨大的身影冲了出来,撞在了那面包车的侧门上,那车门在刹时间凹陷下去,车窗玻璃迸裂四溅,随后,整辆面包车都被它撞翻出去,往侧面的小山坡轰隆隆的滚了下去。

    枪声响起,那巨大的身影也直接朝着山坡下方翻滚的面包车跳了过去,面包车撞上一棵树停止翻滚,那怪物的身影也轰然降下,踩在那车身上,两条巨大的手臂朝着车厢内轰隆隆的一通乱砸,林奇在上方开了两枪,正要开第三枪时,一道娇小的人影陡然被那怪物从车内揪了出来,正是今晚穿了一身黑色休闲运动服的郭莹。

    下一刻,鲜血便扬起在空中,那怪物出了震天的吼叫声。

    那怪物是将人拽住了小腿从车里揪出来,倒转了身子,剧烈而快的动作一般人恐怕天旋地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然而郭莹却在那一瞬间顺手拔起了车内唐梦慈的一根簪,再在被拉起的瞬间顺势一翻,将簪同样“顺手”地扎进了怪物的眼睛里,看起来无比轻描淡写的动作却在刹那间完成,还顺势一脚踢在那怪物的头上,随即,她的身体便被扔了出去。

    身体的反应与协调似乎完全不受任何外在因素的影响,她的双手在一根树枝上拉了一下,稍微减缓身体飞出的度,随即,双腿与一只手都在即将生碰撞的树干上用力一撑,接着才翻滚着落地。这连续的几下看起来虽然都轻描淡写,游刃有余,但显然也给她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负荷,从草丛里爬起来,她按住胸口用力地呼吸了一下,那眼睛流血的怪物已经直朝她冲了过来,她猛地一咬牙,转身便跑!

    蓝梓是在天空中看见那一起追逐的。

    这几天来,每天晚上与芥末分开之后,他或者在街头看看电视,或者就是飞行在城市上空感受一股股的气息,尝试锻炼着自己的异能。

    对于他来说,这种尝试还处于摸索阶段,例如能量的细微操控,他跟黎坤一块做家装的时候就考虑过,例如感受那些怪物——毕竟在苹果和橘子上都感觉到不对了,再例如身体的复原能力,他一直觉得自己身体的适应和受伤后复原的能力比一般人要强,不过这种事情他暂时只能想想,不敢乱来。但无论如何,如果要跟别人战斗,能厉害一点总是好一点。

    他没能感受到那些水果的气息,然而在石澳上方转悠的时候,却看到了那些不寻常的状况,随后,又是一场追逐开始了,一些灯光从山上朝着侧面追过去,也有车辆沿着山道飞驰,降下去的时候,最引人注目的是冲在前方的一辆摩托车,它根本没有走道路,而是在树林里直接朝前方追赶着,摩托车的前方,是一个身材巨大的,令人瞠目结舌的怪物。

    看起来足有三米高的漆黑人形怪物,在树林间疯狂穿行,挡在它前方的一些小树稍微触碰到便直接折断粉碎,本以为这家伙是被追着跑,再看了看,才现前方竟然还有一个奔跑的人影,那人影在树林中的奔跑灵活无比,但毕竟度不是非常快,好几次差点被后方的怪物追上,都是籍着附近的树木等障碍躲了过去,隐约间,蓝梓觉得那人影似乎有些眼熟,但一时间却是想不起来了。

    跟了一会儿,前方奔跑的少女冲过另一条绕过来的道路,后方的怪物也冲了出来,紧接着,那摩托车呼啸冲出,它的度颇快,此时已然追赶上来,冲出树林范围时,摩托车赫然飞起在了半空,车上的骑士抄起背后的一把枪,在空中对准了那怪物,那怪物也跳了起来,撞向摩托车。

    枪响了,怪物身上溅出鲜血与碎肉,那摩托车也被撞飞,随着骑士轰然摔向道路另一侧的树林,那骑士连安全帽都没戴,与摩托车撞在树干上显然凶多吉少,怪物的肩膀被削飞了大片的血肉,此时看来半身鲜红,咆哮一声,却又以飞快的度向着另一侧树林中的少女冲过去了。那少女回头看向这边的一瞬间,蓝梓才陡然想起了她的身份。

    “开、开什么玩笑……那不是芥末的姐姐吗!”

    他只是远远地看过郭莹几次,然而芥末常常说起她,又随身带着她的照片,蓝梓对她也算是熟悉了,这时候却被吓得不轻,这是什么怪物,她又怎么会惹上的……芥末的姐姐啊……

    “呃……那边是海边,冲出去没有路了,她往那边去干嘛……”

    确切来说,那边是悬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