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见面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有些措手不及,很多想说的话,事到临头却全都忘记了,那天晚上,芥末坐在酒店房间阳台上望着那片夜空,幻想蓝梓这些年来的处境,想着自己该怎么办,并不知道,就在距离她几十米高的酒店天台上,被她惦记着的少年也对着同一片星空,在回想着这一次意外的见面。

    至于异能、至于苹果,至于海面上的战斗等等等等,此刻就已经全然被他抛诸脑后了。

    这个晚上大概谁都没有睡好,第二天早上吃过了早餐,芥末与姐姐在酒店分开,随后便跑去公车站等待蓝梓,这个时候,蓝梓正在天空中飞来飞去,他买了新衣服,去到山里有水的地方做洗漱,待到要飞去见芥末,倒也已经把自己弄得清清爽爽的,九点半的时候,两人便在公车站前汇合了,感觉像是第一次正式约会的学生恋人,既熟悉又陌生的心情。

    “再过几年也许你就得叫我姐姐了。”

    穿一身点缀着细碎小花的白色连衣裙,芥末今天看起来清纯可人,上下打量了蓝梓几遍之后,她微微仰起了下巴,轻抿着双唇做出了有点不甘心的评价,不过,无论如何的摆出大人的模样,她终究还只是初中刚刚毕业的少女。蓝梓有些疑惑地看看自己的打扮。

    “呃,怎么了?”

    “觉得你跟以前还是差不多的样子,都长不大的。”

    “但是我比你高啊。”蓝梓伸手对比着,芥末踮起脚尖,高过了他的手,蓝梓也就无奈地松了耸肩,“你姐姐呢?”

    “吃早餐的时候跟她说了,然后她跟她的朋友也有事,所以……呃,其实姐姐喜欢的事情挺有趣的,以后有机会告诉你。”

    在公车站微微交谈几句过后,接下来便是考虑该到哪里去的问题,其实对此两个人都没有什么主意。说起来,虽然是儿时印象深刻的朋友,可以成为亲近的理由,但这么几年下来,成长的环境不一样,受到的教育不一样,最初的欢喜过后,要相处起来,还是会变得有些陌生,曾经的小城、追逐的记忆、温暖的街道,虽然仍旧藏在心中最美好的地方,但无论如何,终究还是离他们远去许久了。彼此会考虑有些话应不应该说,自己喜欢的东西,对方会不会不喜欢,这些东西,来源于对彼此的了解,五年多的空白,总是不可能飞快拉近的。

    “那……我到香港来旅游啊,阿梓哥哥你知不知道哪里好玩……”

    “我也只来了两个月不到啊……也没什么时间玩的……”

    公车站边便有卖旅游地图的商贩,两人买了一张看,芥末已经去过太平山与会展中心,有些苦恼地考虑着其它景点,蓝梓就有些无奈,整个香港他基本上都跑遍了,但要说哪里好玩……他看这些事情的角度太不客观,或者说太客观,每天飞来飞哪里都不觉得出奇,或者说,哪里都有让他觉得有趣的地方,然而不可能带着芥末乱飞,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感受得到,与芥末一块扯着那大地图想了一会儿,终于有了主意。

    “干脆我们搭公车吧。”

    “搭公车?”

    “嗯,我们记住这里的位置,然后随便搭车,到了终点站再找下一辆,路上肯定有很多风景可以看,然后到了下午我们再想办法回来。”

    这就有项目了,说起来其实还挺浪漫的。

    两人拿着那地图就这样上了公交巴士,一路上穿过香港的大街小巷,随着公交路线到了终点后再下车转小巴,接着又转,反正本身就没有目的地,芥末拿了一支笔,看见有趣的地方就指着窗外让蓝梓看,随后两人在地图上找到目前所处的位置,做上了记号,一边在城市中穿行,两人也在随意说着这几年的一些琐事,学校啊、生活啊诸如此类,到得中午的时候,便已然回复到能够打打闹闹的气氛中了。

    吃午餐的时候他们坐车到了青衣岛,在青屿干线的观景台上眺望青马大桥和汀九桥,一边看一边吃着带鸡腿的便当盒饭。

    “如果晚上来看这座桥最壮观了。”蓝梓以飞行者的角度对青马大桥做出了评价。

    “前两天晚上下飞机后坐车过来看见过的。”芥末拿着调羹将米饭挖进嘴里,“而且晚上这边山上没有灯光的,很危险说是。”

    “你知道知道晚上没灯光?”

    “因为要来玩,我和姐姐研究过香港的景点,我还知道造这座大桥用的细钢缆可以绕地球四圈呢。”

    “哇……”

    “阿梓哥哥你不想读书了吗?”她吃着饭,随意地说道。

    “想啊,可是没办法的……”蓝梓摇了摇头,“奶奶去世之后,我没有监护人,以前能读初中,还是因为老师已经认识我了,现在我户口都不清楚,肯定没有学校收我……”事实上这种事情他早就知道,就算没有珊瑚的那件事,估计以后要升高中也够呛,现在的这个情况下,就更加别提了。

    “哦……”芥末点了点头,不再说这个,眼中却微微闪动着光芒,考虑着这件事情。吃过饭之后他们一路下山,又开始等待过路的车辆,芥末笑着说道:“我们这样子像不像在流浪?”蓝梓点头说当然像,芥末看着他开心的表情,却在心中暗暗想着,肯定不像的。

    从方才这一路上的对话中,她听着蓝梓的一些话,也大概知道他到过很多的地方,他这几年的生活或许才是真正的流浪吧,肯定是会吃很多苦的那种,哪里像是这样到处坐车旅游还会有鸡腿饭吃……

    想到这里,心中就有些痛,眼泪差点又流下来。

    一辆辆的换车,穿过城郊,又进入繁华的城市,车流人流,大街小巷,偶尔车辆停下来,他们也会到附近有特色的街巷中走上一会儿,到了对街再搭车,然后在座位上寻找着自己所处的位置,寻找周围的标志性建筑。

    一路踏上归程,中途却搭错了一辆车,两人在附近的公园里对着地图研究一会儿回去的最佳路线,天已近傍晚,渐渐的城市便入了夜,他们坐在双层公交车上方的后排位置,看着下方穿行的人群,路边各种各样的灯光与招牌,蓝梓却也感到新奇,总是飞在天空中孤立于外的观看这座城市,与有人陪伴着在城市内部感受它,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阿梓哥哥,明天还是会过来吧?”

    “嗯,反正我也没事……”

    “一定要过来哦!你要是骗我……”

    “不吃不喝不睡觉嘛。”

    “嘻……”

    得到了保证,芥末安下心来看着这片景色,身体在座位上摇摇晃晃的,片刻,将头轻轻搁在了蓝梓的肩膀上,闭上眼睛睡起觉来,被靠过来的那一瞬,蓝梓的身体便僵硬起来,看了看她,一动也不敢动,下车在附近的店铺里吃晚饭的时候,蓝梓有些掩饰地在后方活动着肩膀,芥末偷偷瞥见了,脸上也是微微烫。

    吃了很廉价的套餐盒饭,又转一次车,他们终于回到了出的公车站。

    “明天一定要来哦。”

    芥末仍然不放心地叮嘱着。目送着她回去了远处的酒店,蓝梓才站在那儿笑了笑,转身走向另一边的街道,晚上还长着呢,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灯火迷离,香港国际机场。

    回归在即,这些天里,进进出出香港的人数都非常多,连带着海关的工作量变得极为繁重,机场内外,保安、警察的数量都是平时的一倍多。其实不仅仅是警察,包括一些秘密的政府人员,各种各样的组织成员,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也都在监视着进进出出的人流,今天,这类人的数量则格外多一些,当然,如果不是经受过特别的训练,一般人大概也察觉不到任何的异样。

    又是一架由大6驶来的航班降落了,同样也有其它的航班正在进行登记,随着广播的声音,人们排着队进进出出,接受检查,如果真是接受过训练的特殊职业者,或许就会现,当一名穿着白色休闲装的男子走出来的时候,大厅里隐约浮动着的某种气氛,也陡然间变了变。

    那男子穿一身白色休闲装,戴着白色的网球帽,穿白色运动鞋,看起来很年轻,没有胡须,看起来阳光且健康,正要去某个场所打网球或者高尔夫球的样子,模糊了年龄的界线——二十多岁或者三十多岁,这个判断总是很模糊的——手上提着一只小小的旅行用皮箱,他站在人群中朝大厅周围打量了一圈,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走出机场,拦下一辆计程车,朝香港市区方向离开了。

    某个信息在几分钟内传遍了香港的地下世界。

    “修罗王”方少白,共和国最年轻的少将之一,以一种令所有人都感到错愕的平淡形象抵达了香港,他没有乘坐专门的班机,甚至连一辆小车都没给自己准备,看起来就像个普普通通的旅行者,温和、且人畜无害。如果不是以前就有他的照片,许多人甚至根本不能相信这就是传闻中的那位进化者,不过,对于他的许多资料,其实也都已经老旧到一种程度了。

    一九九七年六月十五日晚,距离绝大多数人能够了解的方少白的上一次出手,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年……

    这一天晚上,诸事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