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喧嚣,有繁华的地方,也会有冷清的地方,同样是太平山顶,这里既是最著名的观景胜地,也是整个香港最有名的富人居住地,能够在这座山上拥有一处别墅向来是身份的象征之一。不过说起来很尴尬,由于山上游客太多,加上观景台上也设有望远镜等物,住在这里的人们为保**不被泄露,无论白天黑夜,大都都是将别墅拉上了窗帘,由此可见,纯以居住质量来说,这里也未必如同传说中的那般理想。

    这栋别墅没有拉窗帘。

    整栋别墅都熄着灯,时间是晚上十点多,从这里看出去,山林、道路、别墅、各个景点、商店,外面灯光漫山遍野地亮着,很有诗情画意的感觉,女人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望出去,手上拿着盛有红酒的酒杯,微微仰着下巴,目光冷然。

    脚步声微微响起来,有人推开了门。

    “潘多拉。”

    “但丁。”女人冷冷地出了声,“你打算怎么解释这件事?”

    “是它自己选择的人,我无法解释。”黑暗中,男子身材颀长,穿着一身休闲风格的白上衣,白长裤。

    “因为你的失误,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现在你跟我说一句无法解释,你认为我会接受吗?”

    “我说了,这是它自己的选择……”

    “可是那个人有异能。”

    “中间肯定出现了偏差……”

    “你去死——”

    房间里的声音陡然停下,那酒杯突然失去了手指的捏握,从空中开始掉下,房间里切过了一条直线,沙、茶几、地毯霎时间被切成两半,朝两边飞出去。

    乒——

    有什么钢铁的物品碰撞在一起,紧接着,黑暗中传来响声凌乱的交手,撕开了空气,物品杂乱地碎开,朝四面八方掉落,又引起了连锁的碰撞。

    “潘多拉——”

    人的身体撞击在墙上的声音。

    火光亮起来。

    砰砰砰砰砰——

    连续的、震耳欲聋的枪响!

    小范围空间里连续亮起的枪火在黑暗中留下了清晰的残影,子弹划着微亮的轨迹冲向不同的方位,交错、碰撞、反弹,其中一颗子弹的线路撞在了窗户上,随即反弹开去,没有在加强的防弹玻璃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五颗子弹交错的轨迹只在黑暗中亮了一瞬,留下的残影却在视网膜中渐渐地消褪,房间里安静下来,但丁单手持枪静静地站在黑暗中,没有多少吃力的样子,火药的感觉弥漫开去,房间另一侧的黑暗里,空气隐约波动着,仿佛有人在其中潜伏、行走。

    “潘多拉。”但丁望着那里,“够了。”

    嘶——

    “潘多拉,够了。”

    同样的词句以不同的语调响了起来,空间的撕裂陡然停住,女人挥手朝但丁斩下去的身影在半空中出现,停留了一瞬,随后,被人单手挡住了。

    女人的身影会突然出现,并不是因为房间里突然变亮了些,而是在方才的一瞬,更为深邃的黑暗出现在了空气中,阻挡住她用力下挥的手臂,随后,塑造出黑暗的那只手才轻描淡写地推了她一下,潘多拉的身影出现在五米之外,微微偏了偏头:“该隐,你要插手?”

    突然出现的男子穿着黑色的衣服,长在脑后扎成了辫子,看起来,倒是带着几分吸血鬼一般的优雅与神秘,他与潘多拉那没有多少善意的目光对望了片刻,又回头看了看站在后方一脸淡然的但丁:“够了,别忘了我们的目的。”

    潘多拉看了他几秒钟,随后冷冷地转身,走到一边已经被摧毁了大半的酒柜边,拿起一瓶仍然完好的红酒对着瓶口咕嘟嘟地灌了一阵,酒液如鲜血般从她的唇角流下来:“我要取回伊丽莎白。”

    “你已经闹得够大了!让你的属下当街追杀,一直追出了维多利亚港,你想让所有人都为了这件事而暴露吗?”

    潘多拉回头望着他:“可惜我当时不在场,否则绝不会让他跑掉……但丁你在场?为什么不出手?”

    但丁皱了皱眉:“当时我通过伊丽莎白的灵感探查原因,受到了冲击,这个人的力量很强,也很特殊,可以在精神层面上造成伤害,要么他是极为特殊的进化者,要么他是我们之中的叛徒,我当时判断陷入了骗局,并且伊丽莎白的损伤已经形成,所以选择退避。”

    “你是懦夫。”

    “收起你的感情用事,潘多拉!别忘了我们是在怎样的环境中!”

    “我会去收回伊丽莎白。”

    “方少白即将抵达香港。”该隐扶起半张沙,坐了下来,微微抬头。

    “什么时候?”但丁问道。

    “听说还没到,估计是明天。”

    潘多拉眯了眯眼睛两人:“那么我今晚就去,越快越好。”

    “不许去。”

    “我有把握。”

    “你只会死在那里!”但丁淡然道。

    目光交错,又是针锋相对的情况,潘多拉冷冷地盯着但丁,该隐抬起了头:“但丁说得对,你只会死在那里,整个界碑只有一个方少白可以当你的对手?你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这次的事情还没有得到解决,谁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已经可以针对我们做出布局,如果你一定要去,我会提交长老会裁决。”

    足音轻响,潘多拉走了过来,在该隐身前俯下了身子,两人的目光仅仅相距十几厘米,针锋相对毫不相让:“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

    “希望你找的是一个不太引起人注意的地方,我随时都可以。”该隐看着她,“潘多拉阁下。”

    “哼。”房门砰的打开,随即又关上,房间里,该隐微微低下了头:“你怎么想?但丁?”

    “伊丽莎白选择的是一个男孩。”

    “夺取身体后会按照精神体做改变,直到稳定下来。”

    “一般不该选择异性,耗费的力量太多。”

    “那么可能性呢?”

    “那个男孩的资质太完美,不该那么完美的,再加上我感受不到他身上有任何力量,这是针对我们的骗局。”

    “……”房间里安静了一阵,片刻,声音才喃喃地响起来,“这件事情很麻烦啊,那个男孩长什么样子,我们需要知道他的情况……”

    “……你知道,我的画感很差。”

    “这下子……真的很麻烦了……”

    “……后来,奶奶去世了,我就一个人过的。”

    路灯下,风吹过来,两人坐在临街的平台边,芥末听着蓝梓说这些年的事情。

    “奶奶她……去世了吗……”芥末轻声说着,随后扭头看旁边的少年,“奶奶是生病吗?”

    “不是。”蓝梓托着腮帮,摇了摇头,“跟睡着了一样,晚上睡了,后来……后来就没有再醒来过,应该不难受吧……”他微微笑着,眼中却闪过了一丝哀伤。

    “那……你就一个人了吗?”

    “嗯。”

    “可是一个人怎么过啊?奶奶九四年就……就……”

    “没事啊,有办法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蓝梓笑着摊了摊手。

    “你没在读书了吗?”

    “呃……读到去年,下半年出了些事情……”他抬头看了看天空,路灯在上方亮着灯光,很多蛾子围了灯光在飞,这次说得就有些苦恼。

    “那……那奶奶去世之后你一个人到底怎么过的啊?”芥末皱着眉头。

    听她问得坚决,蓝梓耸了耸肩:“也没什么啊,奶奶去世之后,我去垃圾场捡破烂啊,反正奶奶以前也是捡破烂嘛……”他皱眉想了想,“不许再问这个了,再问我打你哦!”

    “你就知道欺负我!”

    芥末下意识地躲开了一点,说话抗议,蓝梓威胁的手举起在空中,却微微愣了愣:“呃,你干嘛啊……”

    “什么……”芥末望见他讶异的神情,方才伸手往脸上抹了抹,湿湿的,她手忙脚乱地抹着,摇着头,“没什么啦,就是……就是……”

    两人此时坐在那小平台边,平台边有铁栏杆,脚伸了出去,手却可以搭在上面的铁杆上,芥末将脸埋在手臂上,微微摇着,不让蓝梓看到她的脸,顺便揩去了眼泪:“就是……就是想奶奶了,她埋在哪里我想去看她……”少年方才说得轻描淡写,她却是在第一时间便意识到了,蓝梓这几年一个人,过得会有多苦……

    “奶奶就埋在……”蓝梓正要说,想了想,又摇摇头,“还是别去了……你这些年怎么过的啊?”

    “呃……也没什么啦,爸爸妈妈都是教授,对我很好,有个姐姐叫郭莹,跟我关系也很好的,是大伯的女儿,这次就是我们初中毕业了,说是带我们出来旅游,然后……呃,他们给我起了个新名字,说给你听你不许笑。”

    “为什么要笑?”蓝梓看着她,很是诚恳。

    “叫郭紫莉。”

    “郭紫莉?果子狸?”蓝梓重复一遍,笑了出来,芥末就也笑了。

    “说了不许笑的!听说是让很厉害的算命大师给起的名字,郭紫莉……郭紫莉其实也很好听嘛,反正你叫我芥末就可以了……”她说完,将话题引到自己感兴趣的方面,“对了,你说在豫陵,怎么来香港的啊?”

    “唔……”蓝梓抿着嘴,这个理由不知道该怎么想,苦恼了半天,“反正,去年下半年,生了一些事情嘛,然后……”然后了好一阵也没想出下文,芥末眨了眨眼睛:“算了啦,你以后告诉我也可以……”脑中早已幻想了无数遍,偷渡过来啊,参加了黑社会啊,等等等等,总之一个这样的少年人,没有书读,又要活下来的话,还能怎么样呢,想着阿梓哥哥这些年一个人的艰难,一阵难过。

    “对了,姐姐跟我一起过来玩的,她刚才有事跟我分开了,待会……我介绍她给你认识吧,她一定很高兴的。”芥末笑着,“我一直在她面前唠叨你。”

    “不、不用了吧……”蓝梓想了想。“还是……别介绍了,我……嗯,我的话……”跟芥末乍然见面,听得她过得很好,也就很开心,不过听她说起姐姐家人什么的,也就担心起来,他知道芥末多半是忧虑他的,但她本身也是被收养的啊,虽然说着那家人很好,但如果带个以前的朋友,还是个什么都没有乞丐一样的人,那家人会怎么想呢,心里多半也会不舒服吧,虽说姐姐跟父母不同,但想法多半还是会有的。

    他这样犹豫和担心着,芥末仔细看着他的表情,熟悉的感觉也就涌上了心头,当初自己被收养的时候他这样那样的叮嘱和担心,小大人也似。这些年算是在很好的家庭里受熏陶,除了父母,要打交道的亲戚其实也多,如今的她渐渐明白,分寸自然是要有的,但有些事情如果太过刻意的去讲究,反而会显得过分自卑在意而造成隔阂。

    不过,一个在那种环境下长大的孩子,有着这样的想法,谁又能责备他什么呢?他对于自己本身是不自卑的,困难的生活也快快乐乐的,这种犹豫永远只是怕给别人造成困扰,从以前就明白了。此时虽然了解了蓝梓的担忧并且明白姐姐和父母不会在意蓝梓的身份,她却只感到一股温暖和喜欢,片刻之后,她笑道:“那……以后再说?不过你要告诉我你住在哪里,我过来找你啊。”

    又是一阵苦恼,蓝梓抿着嘴:“还是你告诉我你住在哪里我去找你吧。”

    “说啦……”

    “香港很乱的……”蓝梓想到个理由,“你一个人别乱跑了,我保证能找到你,誓!保证!要不然拉钩?”

    “拉钩。”

    “好吧……”

    做下简单而稚气的约定,芥末说了酒店的名字与房间,随后与蓝梓约了时间:“姐姐跟她的朋友应该会有事,我跟她分开就好了,十点钟我在酒店外面的公车站等你哦,你如果不来,我就等到晚上,不吃不喝不睡觉!如果过了明天你都没来,我就一个人去最乱的地方找你,反正直到找到为止,你不担心我就骗我好了!”

    蓝梓就不由得苦笑,两人坐在那儿又聊了一会儿,芥末直到蓝梓多半不会拿自己这几年怎么怎么过的来当话题,便说起她这些年与家人的事情来,郭氏夫妇都是很有学问很有修养的学者,将她是当成亲生女儿看待,从未让她觉得有隔阂,蓝梓听得也是心中温暖。此时时间已经晚了,芥末看了看手表,与蓝梓一块去那边店铺,远远的将姐姐指给蓝梓看了,随后才准备过去。

    “说好了,一定要来找我,不然我真的不吃不喝不睡觉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其实想说的很多话都没说出来,心里没有着落,生怕一分开就再也见不到了,芥末扯着他的衣衫,流眼泪都是无声无息的,或许是流出来了她才现,拿手去揩。

    “一定去,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不吃不喝不睡觉……”芥末抿着嘴,喃喃念叨,好半晌才准备转身走,随后又回头,“一定啊!”

    “”蓝梓笑着不耐烦地挥手,“再不走我打你了!”

    “嘻……”

    芥末笑着,转身朝姐姐那边跑过去。

    时间已经很晚,暑热也已经褪了,夜风清凉,一行人朝下山的方向走去,芥末回过头,看见躲在路灯后朝她挥手的少年。

    又是渐行渐远,只不过这一次,明天就又能再见了,她就这样几步一回头,直到看不见了,还下意识地朝回望。郭莹疑惑地打量她:“怎么今天这么开心?”

    “没有啊。”芥末笑了起来,随后又道,“我捡到钱了。”

    “多少?”这下连旁边陪同的两个女人都好奇地望了过来。

    “五块。”

    “切……”

    不久之后,四人坐上了出租车,芥末回过头,看着渐渐远离闪耀着灯光的那座山,想着想着就笑得很开心,距离出租车几百米的高空中,蓝梓随着它朝那灯光闪耀的城市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