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约间好像听见了有人叫“芥末”,反应过来时,视野中又没有什么熟悉的身影

    跟记忆中的那个小女孩分开,其实也有五六年的时间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足够让人完全地忘记一些人,在这样长的时间里,蓝梓也渐渐从孩子长成了少年,经历了许多的时间,在各个地方飞来飞去,如今想起来,早已模糊了记忆中的样貌,能够记起的就只有那如精灵一般摇晃的辫子,跟着自己跑来跑去还常常被欺负到哭泣的小小的脸。

    这样想起来,自己倒也不由得为她感到委屈起来,不过……她现在应该过得很好吧,应该是了,当初那家人开着小车来,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孤儿院在那场大火力付之一炬,秀珍姐也去世之后,她现在在哪,想来也是找不到了。不过,就算能找到,自己也是不可能过去的。

    想想,半年多都没有联系过小光头,如果有一天能再见,也不知道会被她骂成什么样子……

    其实在目前来说,只要分开了,他就没怎么做再见的打算,对于异能、对于这个世界都是懵懵懂懂,每次想起来,心中都有不安的感觉。奶奶去世之后,他固然很乐观地生活着,但是一个人挣扎的他,也最能了解生活之艰难,如果自己的异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又何必将这种可能性带过去,破坏别人来之不易的安定。

    芥末也好,珊瑚也好,还有最近认识的黎家兄妹也好,都是这样,再见的话,大约也只会带来麻烦吧。

    要是能遇上同样会异能的人,又能好好说话,早点把这些事情弄清楚就好了……

    他坐在那儿,这样期待着。而在同样的时刻,位于山顶的一家店铺旁,芥末姐妹正与两名同行的女子碰了头,这两名女子是香港本地人,一个十六岁一个十七,全是学生,因为某些原因与郭莹有过联系,这次郭莹与芥末来香港,她们便相约见了面,随后陪着来太平山这边玩。

    方才因为有事分开了一个多小时,此时这两名女子明显有什么心事,与郭莹窃窃私语一阵,又与那认识的礼品店老板——一名二十三四岁的年轻男子说了几句,郭莹显然被她们说的事情所吸引住了,拍拍芥末的肩膀,指了指店铺里面的隔间:“进去打电话,芥末你在外面逛逛啊。”

    “你小心一点啊。”

    郭莹微微错愕:“什么小心?”

    “不知道。”拿着冰激凌的少女皱了皱眉,瞥她一眼,“反正你感兴趣的事情都很危险。”

    “放心啦,就是打电话而已,电话会议!”

    四个人交头接耳地说着事情进去了房间,芥末坐在店外的长凳上等着,走到附近的观景台边拿了望远镜朝下看,随后,又想起了方才觉得像是蓝梓的那名少年。

    应该……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她拿着冰激凌,狠狠地咬了一口。

    “有人在维多利亚港的海面上打架?”郭莹压低了声音,一边走跟身边的女子说着。

    “就是一个多小时前,听说是真理之门跟人起冲突了,真理之门的人忽然大规模出动,然后好些大组织都跟着动起来了,两个会飞的人,追追逃逃到了海面上,然后真理之门的那个人就被打死了,能量爆炸的光听说这边也能看到,可惜那个时候我们都不知道……”旁边名叫唐梦慈的少女也是小声地说着。

    “这下真理之门踢到铁板了。”另一名少女笑着说。

    “还不知道呢。”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怕是很少人会相信太平山顶的一间普通店铺下方竟会有这样隐秘的地下室,走过不算太长的通道,年轻的礼品店老板关上门,准备拨电话,这年轻人身材微胖,戴着眼镜,是一副标准的宅男模样,看来人畜无害,“龙组是最先赶到的,只知道真理之门突然出来找一个人,那个人飞走了,真理之门一个会飞的进化者追上去,到了海上被打死了,是伏击也说不定,我觉得最有可能的估计是龙组引蛇出洞的计划还是什么……喂,老大,有进一步消息了吗?”

    “哪里会有。”电话用了免提,可以清楚地听到那边人声嘈杂,说话的人找了个安静点的地方,语音也很年轻,“自由联盟这边也没有什么头绪,大家都在酒吧里议论这件事呢,都快吵起来了……现在只能确定那个人很厉害,有人估计说他是四级甚至五级的进化者,顺手就把真理之门的追击者干掉的,干掉就走了,应该不属于什么组织。”

    “不是龙组的人?”

    “不是啦,如果是龙组的根本不用遮遮掩掩,这个时候也到了他们把手上的筹码摆出来的时候了。”那边压低了声音,“对了,刚刚得到的小道消息,天行者要来香港了。”隐约之中,那人似乎有些兴奋。

    “天行者?”郭莹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

    “呃,这声音……哦,是最近过来的小莹吧,这是最近九老会给世界进化者做的排名啦,世界十大最强进化者,虽然他们说排名不分先后,但是不管怎么分,修罗王方少白还是放在前三位,龙组的大Bo八年前他就是最强的六级进化者之一了,在那件事情里,他杀的敌人又最多,所以给他取个外号叫修罗王。不过我们都是他的崇拜者,所以大部分人还是喜欢叫他天行者。”

    “我也很崇拜他啊。”

    “真的?下次一块喝茶……”那边兴致勃勃地自我介绍一番,随后又开始说八卦,“这消息不知道谁放出来的,反正现在都很乱,我刚才在酒吧还看见一个五级的进化者,马来西亚贺家,叫贺东临,他老爸八年前就是在大6死掉的,就在这里放话要干掉方将军,类似的人估计还不少,另外,韩国的朴正元也来了,说是刚下飞机,我还听说朴正元跟‘风暴’已经和界碑宣战了,这消息还不确定,但现在也有很多人在说,如果是这样,就让朴正元和‘风暴’的人不能活着离开香港,以后‘风暴’也没必要在亚洲混了……随时有可能打起来,反正这次问题大了,大神混战,我们小心别被波及进去就好……”

    修罗王方少白、界碑、真理之门、朴正元、“风暴”、马来西亚贺家、贺东临……一个个的名字出来,都会让房间里的人浮想联翩,他们只是位于最边缘的小组织,虽然其中也有些进化者,能力和天赋有高有低,但没有进过系统训练,无法战斗,终究是上不了台面。

    事实上异能这种东西既不能打广告也不能做调查,大家又都对各种组织或是政府机关有排斥,信息的传播与同类的寻找相当困难,香港还好一点,在信息相对滞后的大6,就算接触到这方面的事情,能够得到最多的大概也只是真假不知的传说而已,什么十大级进化者,什么修罗王方少白、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大梵天奥杜罗、预言者葵未来等等……作为虾米一般的小组织成员,有机会亲眼看见这些人出手,甚至参与进去,即便是听着这些消息幻想一番,大概都会让人心潮澎湃了……

    一个个的消息传入这边的地下室,城市的另一侧,“界碑”成员的临时聚集点中,因为这个晚上生的事情,一部分回来的人也都在讨论着,事实上,虽然这几天表面上还算轻松,但此时聚集在香港的巨大压力一触即,世界各处、各个组织的进化者过来,真理之门在暗中搞鬼,他们的目的还没有任何人知道,背水一战是没关系,但问题是要保证稳定回归,在这样的压力下,就是谁的心里都没有底,毕竟相对于维持稳定,要搞点破坏真是太容易了,如果有什么强大的进化者真心要做这种事,怕是整个界碑全部调来都可能出纰漏。

    “我根本想不通这种事情蓝家安怎么会牵扯进去的,这孩子……”

    “因为什么事情跟真理之门打起来了吧,没看他抢了真理之门的果实吗?这只果实基本被废了,但看起来,最初所蕴藏的力量绝对是最高层级的,八年前那场战斗都说我们的收获最多,但这种果实我们的实验室里也只有一两个,难怪真理之门会飙了,不顾暴露的危险就直接追杀他……”

    “要不然难道真理之门在为果实选择寄主?”

    “说不通啊,果实可以分辨人的资质,也会分辨进化者,它不可能自己选择蓝家安,只有可能是他抢的。”

    “这么说,因为某些事情,我们的小篮子跟真理之门杠上了……真不愧是长的儿子,甚至可以把果实直接抢走……”

    “也说不通,这样的级果实,一般都是保存在真理之门脑人物身边的,除非它主动找到了寄主,如果小篮子是抢走了果实,他肯定跟这次真理之门过来的脑干了一架,甚至已经把对方干掉了……”

    “从他在海上展露的力量看起来,不是没可能啊。”

    “问题在于如果他已经干掉了对方的老大,后来咬在他后面不放的为什么是一只那样的小虾米,这个追逐过程大家也看到了,这可怜的家伙追得多兴奋,简直毫无畏惧,结果到了海上被轰成了渣,他追得这么狂野难道是因为太悲愤……”

    议论纷纷之中,谭羽然顶着洗过澡后吹得蓬松的头从另一间房里出来大厅:“不管怎么样,虽然大家还没相认,他现在跟我们站在一边,这个总没错了,多了个可靠战友的感觉也不错嘛。”

    “我倒宁愿他是个身份不明的六级进化者,这样我们一宣扬,大家的目光就会盯到他身上,或许运作一下,就能让他们在回归之前鬼打鬼,把压力泄一点出来,现在这样我空欢喜一场。”陈旭笑着摇了摇头,他原本打的是这个主意,现在现时蓝家安,只好把事情压下去,不让蓝梓进入风口浪尖的代价,就是负责压下消息的界碑朝着风口浪尖更进了一步。

    “对了,朴正元已经到酒店了,羽然,你别太冲动了。”

    “他们要杀我,我也干掉他们一个人了,这怎么可能和解!开玩笑!”

    “我上司说的,专线电话在里面,你去打给他啊。”

    “我又不归你上司管!”

    “反正他刚才跟我说等你洗澡出来了打个电话给他……”

    对于方少白,无论如何还是要给面子,谭羽然在那儿瞪了陈旭几眼,随后一脸不爽地往里走:“我干掉他本来就是最好的选择,你们根本不了嘛!”

    心血来潮的,芥末吃完了蛋筒冰激凌,一路回到方才的平台边,那个坐在台阶上的少年已经不在了。

    她在周围找两圈,终于还是没能找到人,这一片灯火通明,游人还是很多,她站在那儿,忽然就有些失落感。

    其实本就明白不可能这么巧,蓝梓不可能来到香港,也不可能在这里遇上她,他们已经五年多没有再见了,也很难再认得出来。这些不可能加起来,概率已经无限小于零,可虽然是这样,她方才还是突然就想:如果真的生了呢?

    她平时也想要再见到他,逢年过节的时候最想,但这么多年,现实也渐渐冲淡了幻想,虽然想,但其实已经不期待它的实现,这时候想着反正没事,跑回却没有再见到,就俨如落空了一个希望。

    再见了能怎么样呢?能说什么呢?都不知道,但心中忽然就是空落落的,她在那台阶上做了下来,望着远处的景色,肩膀倚在了栏杆上,不一会儿又起来,去到那礼品店时,姐姐还没从里面出来,她无聊地到处逛着周围的各种店铺,十多分钟后,走到一处道路边,忽然间,就看见了下方的那道身影,大概就是刚才的那名少年。

    不知道是怎样的感觉。

    那少年站在一棵大树下张开了双手,很高的树枝上,一只黑猫在上面趴着,树枝看起来摇摇欲坠,猫也不怎么站得稳,就要摔下来的样子,拼命地叫,少年像是想要接住它,于是也在下面学着“喵、喵……”的叫。

    其实……认不出来。

    她仔细地看了很久,也认不出来少年是不是当初的孩子,感觉不像,当初的记忆已经模糊了,在这里套不上合适的人。这种感觉令得她上前问话的想法都畏缩了起来,她就那样站着,终于,几分钟后,她才深吸一口气,用力扯了扯衣襟。

    挺傻的,不过……反正只是说句话嘛!

    她从后方过去,走到那少年的侧前方,定睛看了他很久,一张显得稚气的娃娃脸,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样子,虽然阿梓哥哥以前好像也有点娃娃脸……少年也微微转过了头看她,随后,便目光闪烁着移开了树枝上的猫。

    “喵——”猫终于掉了下来,落入他的怀中。

    “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谢、谢宝树……”少年又看了她两眼。

    “哦,对不起……谢谢了。”芥末用力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抿着嘴,随后,转身离开,身影很快地没入后方的人群之中。

    少年转过头疑惑地看她。

    突然被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搭讪会怎么样。

    蓝梓没什么这方面的经验。

    捡到一只猫。

    也不知道它是怎么上去的,反正看起来是下不来了,很可怜的样子,他于是在树下准备接住,学着猫一声声的叫。当那个女孩子突然过来看他,他看了几眼,现女孩子非常漂亮之后,在那专注的目光下,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等待着她的开口。

    几乎是猫落下来被他接住的一瞬间。

    “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呃,干嘛问名字……脑中瞬间展开了联想,随后,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他还是将假名说了出来:“谢、谢宝树……”

    “哦,对不起……谢谢了……”少女很好看地抿了抿嘴,转身走开,随后便被人流挡住了,路灯在这片山顶亮着灯光,路灯下的人群是陌生的,几乎完全陌生,他望着没入人流的少女,过了片刻,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开了口。

    “芥、芥末?”

    那声音不大,与其说是呼唤,更近似于喃喃低语,几秒种后,他看见了人潮中转过来的那张脸,少女站在那儿望着他,有人走过去了,少女的样子在那边被遮挡住,随即又出现,她微微偏着头,眨着眼睛,就想小时候那样,渐渐地笑着。

    没错,她就那样地望着他了……

    “界碑”成员聚集处,谭羽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有些帅气又有些无奈地微微耸肩,众人正在兴高采烈地聊着八卦,城市的夏夜,酒吧里人们正在争吵,各种各样的人,带着各种各样的能力,大大小小代表着各种不同利益的组织、自由职业者,有的在城市间高声喧哗,有的倾听,有的幻想,有的憧憬,有的游览观看,有的在暗中做着自己的事情,期待不被人现,有的高调而张扬,有的安静而鬼祟。更多的还是千千万万在这片城市间生活的普通人,喜、怒、哀、乐,都聚集其中。

    星光聚集在了这座无比繁华的小岛上,海洋、山岭、公路、大厦、别墅、广场、桥梁……这一天是一九九七年六月十四日,回归前的夏夜,显得愈深邃了……

    花了两天,久了点,我一直在幻想他们重逢的这一章,该怎样安排,最后还是决定用个最普通的桥段,而也因为太普通,要写出感觉来很困难。

    其实本来也打算把这个作为第二集的最后一章,后来又想了想,整个回归的事件还是都放进第二集里好了,没必要那么麻烦(其实最主要的是因为没想到很好的第三集的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