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重力其实是一种相当奇妙或者说诡异到令人难受的感觉,即便拥有这方面的天赋许多年,也经历了不少次,当真正将力量运作到极致甚至越极致时,他还是会感到些许的不适应,仿佛全身都在造反一般

    最要命的其实还是心理上的感觉,陡然间在万有引力的反方向施加两倍的重力场,人会感觉到整片大地在突然间悬在天空上,大地在上,天空在下,人就朝着那无尽深渊里掉下初的时候,这种坠落感会让人觉得永远也到不了地面。

    随后便是在精确的控制下让重力倾斜,一部分的力量抵消了万用引力,另一部分则让他感受到了上与下的不断偏移,大地就在身体的一侧,变成一堵巨大的墙,无数的大楼、建筑横着从墙上长出来,道路、车辆、行人就仿佛竖着呈现的壁画,脚下仍旧是永远无法着地的虚空,这种悖离常识的感觉会令你觉得几乎一辈子都要在天空与大地的夹缝中持续坠落下去。

    飞到一半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到达极致了,全身绷紧,脑袋充血,然而在这里不可能放弃,一旦放弃维持这种能力,先就会令得全身内脏都在瞬间逆转的重力下受伤,就算能够度过这一关,从高空中掉下去的后果也是整个人都被砸成肉泥。

    横着看过去,当身体终于掉过那片海岸线时,他才尽量小心地开始将自己操控的重力方向朝万有引力的方向靠,并且不断减少着力量,等到空气中只有重力之后,接下来要做的,又是从重力的反方向施加引力,努力将重力抵消后,再不断减少他下坠的度。

    口鼻甜,或许早已经开始流血了,全身都是麻木的,他的下坠度不断减慢,在半空中停留了一瞬之后,又开始掉下度加到一定程度,便又开始减慢,终于,砰的一声掉进海里。

    海上只有风浪声,这里距离那片海港已经很远了,附近连船只都没有,海浪翻涌着,大概过了半分钟,谭羽然才“哗”的从水里冒出了头,吐出口中水,躺在波浪上,全身疲惫欲死。

    “这次够高了吧……国家跳水队早该收我进去的……”

    虚弱又得意地说了一句,他伸手在水上用力一拍,因为枪管爆炸而受伤的左手这时候在海水里泡着,痛得惊人,却也恰到好处地缓解了脑部的麻木感。在海面上飘飘荡荡的,他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望着那片海岸,正打算做下一步的动作,一只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砰的砸在他头上,将他“唔”的一声砸进了海面之下。这一下变起仓促,他在水里手舞足蹈地扑腾了好多下才再度让鼻孔接触到空气,双手也凭借着意识试图抓住打他头的那样东西,定睛一看,他把满口满鼻的海水都咽了下去,眨着眼睛用力咳。

    “开什么玩笑……谁从天上扔苹果下来……”

    抬起头,谭羽然也愕然地看见了天空中追逐的两人,隐约间,前方那道身影已经撕扯起了周围的能量,那狂暴的力量以肉眼可见的形态聚集起来,朝着后方的追赶者直接轰了出去,那能量的光团不止一颗,第一颗才轰出去,第二颗已经被撕扯、聚集起来,转眼间,天空中就仿佛架起了一支子弹无限的机关枪,后方那人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铺天盖地的力量给淹没了……

    谭羽然看得目瞪口呆,接触进化者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能够这样自由且毫无顾忌地将能量具现,搓扁捏圆的……

    蓝梓并不知道下面有人,此时他正专注地用出了全身力量对付身后的追赶者。

    并不清楚这些异能者都有着什么稀奇古怪的能力,他唯一能想到的是,如果对方开枪,自己肯定也是挂定了,在这种紧张与害怕之下,他只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统合起最多的能量,努力将对方一次性轰杀至渣,当然,由于没有锻炼与参考的机会,他也并不知道,后方那人在这样高的追赶之后,几乎已经变得比谭羽然状况更差,属于那种一躺在地上就会好几天都起不来的情况,他转身的那一刻,这人正通过对讲机努力地与同伴取得联系,试图告知他们自己已经无法追赶的情况,前方亮光闪起,还未反应过来,他就被轰过来的能量团包围了。

    爆炸响起在海面上,像是烟花一般连续不断地绽放开来,当然,这种能量的流窜比之烟花要显得黯淡,却危险了不知道多少倍,一颗、两颗、十颗、二十颗……在那人划着抛物线完全掉落海面之前,连续几十颗的能量球无一虚。

    事实上,能够像这样一击就中,蓝梓自己也有些出乎意料,但随即就明白过来,说不定对方有能量罩之类的东西,自己轰完他就反击了,确定他被打得朝后抛出去,并且没有能量罩,蓝梓便猜想,说不定是迂回战略,于是一丝一毫都不敢放松,照着拼命打,待到那人全身燃烧着奇奇怪怪的火焰抛落到远处的海里,在海面上沉沉浮浮似乎没反应,蓝梓才微微有些放松,但随即又紧张起来。

    这事情说不通啊,自己对异能之类的东西几乎完全不了解,也没经过很系统的训练,这人是有组织的,单说经验就肯定比自己丰富得多,怎么可能就这样被自己打死了……当然也不是不可能,但万一像一些小说里说的那样是耍诈呢,异能的世界怕是什么都有可能生,这样一想,全身紧张起来,前后左右看了好几遍,确定这东西不是金蝉脱壳跑到了自己背后做偷袭,也不敢下去看那海面上的尸体,转身就以最快的度跑掉了。

    无论如何,真假都好,他刚才既然追不上自己,自己只要全力跑,总是没问题的,到了觉得安全的地方再来反省这些事情好了!

    谭羽然在下面拿着那只苹果,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隔得太远了,人是看不清,但总能够感受到天空中的那种狂暴,那种几乎毫无节制、压倒一切的力量,虽然战术上来说,可以做到这个程度的人肯定有更多更轻松的方法结束战斗,但这样的战斗方法,或许才能够表现出自己的强势与骨子里的对对手的那种轻蔑吧,打完看也不看,转身就跑掉了,这人估计有急事,顺手解决对方而已……话说回来,他跟辛牧阳绝对有共同语言……

    “看看这倒霉孩子变成什么样了……”

    那尸体掉落在海面上,火焰还在沉浮的海水中燃烧了一阵,谭羽然喃喃说着,朝那边游了过去,游动的过程中,才陡然想起了看过的资料……飞行、操控能量,不会是他吧?怎么可能……游到近处,那尸体被炸得其实只有一小半了,焦黑焦黑的,不仅仅是火焰的伤害,还有各种各样的电伤、冻伤、风力割伤,聚集在同一具尸体上,诡异得出奇。

    不是单一的能量掌控,这种复杂和强度……

    他看了看手上的苹果,随后在水里持续看了半分多钟,才终于确定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手机,晃了晃海水,随后拨通号码。这年头外界还是大哥大风行,然而在军队或者特种部队里,已然有了更轻便的型号,防水防震,这时候聚精会神地看着小屏幕上的标志,待到接通,下意识地将苹果按在了耳朵上,说了声“喂”之后才换上手机。

    “喂……白石,我捡到不得了的东西了,明天要请我吃饭……”

    那边似乎正有事情在忙:“现在有任务,羽然……”

    “还有,我大概看到了家安!”

    “……你现在在哪里?”

    “呃,说起来你不信,我在海里,距离维多利亚港至少有六七海里的地方,然后我捡到了一颗果实,还有一具尸体,应该是被家安轰成渣了……”

    “我说了你肯定也不信……”

    “什么?”

    “我们正朝你赶过去……”白石在那边笑了起来,“我帮你接入行动频道,对了,家安呢?你留下他了?”

    谭羽然回头望了望那片空空如也的夜空,片刻,方才说道:“没有,他跑掉了……”

    一个多小时后,蓝梓从岛屿的另一侧飞了回来,上了太平山,往维多利亚港那边看。

    他暂时放弃离开的计划了。

    还是不清楚那些水果的底细,对于异能啊,这个世界上的异能者资料也并不清楚,在空中的时候他也在想,或许自己很厉害,是真的把那人干掉了呢,出其不意也好自己力量真的很强大也好,但这样的事情其实只能一时yy,真到再生了,自己还是得谨慎谨慎再谨慎,肯定有比自己更厉害的人的,或者在街上被现了,那人对自己开一枪,自己也躲不了,或许自己可以侥幸这一次,再侥幸下一次,但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疏忽一次就完了,只要有一次遇上比自己厉害的,自己就死掉了。

    所以还是要谨慎。

    很想走,不跟这些事情搅合在一起,他是真的怕死、甚至还怕痛,可是现在已经确定了跟水果有关的那帮人应该是坏人,这么多坏人在这里到底要干什么呢……

    香港要回归了……

    如果是跟这件事有关,自己会飞,似乎也很厉害的样子,要是遇上他们要干什么事,偷袭一下就跑掉应该没问题吧。

    一面告诉自己要谨慎,想着这些,又渐渐地开始用侥幸心理开导自己,嗯,自己飞得很快,能量也用得很厉害,等等等等……他望着那片夜景,坐在太平山顶的一处台阶边,双手托着腮帮,一张原本就显得年轻稚气的脸苦恼地皱成了包子。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游客中间,一名穿着白色休闲装,梳着两条辫子,手持冰激凌甜筒的少女正皱着眉头朝他这边望过来,随后,同行的少女拍了拍她的肩膀。

    “芥末,走了,我们去那边……你在看什么……”

    “没有……”少女笑了笑,“有个人很像阿梓哥哥,坐在台阶上,以前他想事情的时候就喜欢捧着自己的脸这样揉过来揉过去的……呵呵……”

    “不是他吧?这里可是香港……也不是说不可能啦,但是……”

    “也是……”

    两名少女在游人中走着,灯火迷离往下一处观景台的方向,不一会儿,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