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巷子里,脚步声沙沙的响,城市的灯光游离在视野的尽头,若是抬起头,笔直纵横的天空切开了那片黑暗,隐隐有光芒透下来,狭窄的巷子两侧,是各种各样的杂物,将原本就不宽的道路,挤得更为狭窄。

    脚步声响着,踩在了水里,人从不同的方向走过来,气氛在这只有细微脚步的黑暗中变得紧张,巷子的交叉口,脚步声在相距最近的地方,陡然消失。

    呼、吸,隐约的光芒中,一道身影无声无息地跨出一步。

    犹如拨动了空气中的某一根细弦,“哗——”的一声,大量竹筐从一侧的黑暗里被撞得飞了出来,几只竹筐里装了空酒瓶,飞散向各处的墙壁,一道巨大的身影在飞舞的竹筐间轰然冲过。

    砰——

    他明显扑了个空,直冲向一边的楼房墙角,随着巨响声,墙角的水泥都被他撞得飞舞而出,然而再强大的力量,抓不住目标也是没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只手臂如风一般的从黑暗里冲了出来,用力按上他的后颈,随后整个身体都撞了上去。

    无声无息,然而附加的力量却绝对不容小觑,谭羽然那张饱含杀意的脸在黑暗中显出了一瞬,按住那人顺势撞墙,黑暗中,两道混在一起的身影几秒钟之内在两侧的墙壁上撞击了六七次,谭羽然始终贴在这大汉的背后,按住他的后颈,在脊柱上用力打了一拳,随后伸手去抓他的头。

    巷子的四方,其余的敌人已经不断逼近了距离,隐约间,甚至还有一道身影如同猴子般的飞跃在七八米高的巷道墙壁上。

    轰轰轰轰——

    连续的几次撞击还未停止,枪声的火光陡然从那黑暗里冒了出来,从一侧跑过来的敌人同时躲避,而随着大汉的一声喊叫,出光芒的那一点上竟同时生了小规模的爆炸,谭羽然微微错愕,随后大汉的一拳已经横扫而来。

    从一开始就贴住敌人,是为了让对方有顾忌不至于乱开枪,但他是一个人,方才陡然拔枪,一只枪口自然是对准巷子一侧的敌人,另一只枪口也是顺势按在了这鲁莽大汉的背上,近距离的扣动扳机,到头来引起的竟是自己手上枪支的爆炸。

    大汉挥来的这一拳力量极大,身体被一拳打得横飞出去,落向五六米的远处。

    身体强化到极致了……难怪是这家伙打先锋……

    脑中念头一闪,风声呼啸而来,一记凌厉的跆拳道**踢,他的身体在空中一拧,脸上被擦过的腿风刮得生疼,双腿才落地,那人一记旋踢便斩了回来,谭羽然身形一矮,方才枪管爆炸左手还在流血麻,这时候右手一收,直接用肩膀将那人撞飞出去,随后连续扣动了扳机,奇异的波动在此同时朝周围传了出去,冲到最近的那人本要扑出,脚下被竹竿一绊,失去了平衡,直接被子弹打爆头部,更远一点的另一个人肩膀上冒出了血花。

    “你们选择了开始。”

    声音传出来,谭羽然陡然飞上了天空,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注视下,飞出了巷子的高空,直到那身影在天空中化为难以辨认的黑点,又是一次转折,飞向维多利亚港的方向。

    走过来的人抬着头看着这一幕,有人开始检查地下的死者与伤者,那大汉身前身后各中了一枪,衣服被打破了,开始流血,然而子弹竟然嵌在了肌肉里,被他顺手拔了出来。

    “他怎么飞走的……”

    “操控重力……”十多人从各处走近了,在底下检查着死者尸体的人站了起来,“刚才开枪的时候,是大规模的无序重力,金前辈就是因此没能躲开,他飞走的时候是重力转换,这种强度的力量……”

    他们看着那片巷子的天空,回想着这场不过十几秒钟时间内生的战斗,随后,开始脸色阴沉地离开,方才谭羽然是肆无忌惮的开枪,警察应该也要到了……

    “你们选择了开始。”

    没能一次杀死他,谭羽然留下的这句话就说明:战斗开始了。

    蓝梓同样站在天空着附近街巷里一个个看起来正在寻找着什么的人。

    如同上次被那条大黄狗跟踪时一样的战术,走进巷子里,然后飞上天,就能清楚地找到在背后跟踪自己的家伙,这次他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原本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想得太多,谁知道飞上了天,还真的现了找过来的人。

    在附近的街道间还看不清楚,然而到了没什么人的巷子里,突然将人跟丢的那家伙的样子才一目了然,况且跟踪的人还远远不止一个,蓝梓在附近的几个屋顶间飞来飞见好几个人都进了附近的巷子里寻找着,互相看见了就眉来眼去的,准是一帮人。

    想都不用想,跑来找苹果的……

    他在那片楼顶上探出头去看一下,随后便缩回去躲起来,飞快的度跑到相邻的另一栋楼上,看一眼又躲起来,心中思考着倒底该拿着苹果就此跑掉呢,还是看看这些坏蛋倒底想要干嘛。

    事实上对于异能这些东西,他心中已经好奇了很久了,这世界上倒底有多少异能者,布局是怎么样,这些橘子、苹果又是怎么回事,一直找不到可以探查的途径,如果能知道得清楚一点,自己目前的状况大概也不会这么尴尬,他心中也存了一种想法,或许那些警察啊、科学家啊根本就不屑找他呢……这时候心中矛盾,趴在楼房边沿往下瞧时,天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嗖的飞了过去。

    蓝梓被吓了一跳,抬起头前后左右地拼命看,然而那人早已飞得远了,这样的夜里哪还能看得见,手下一用力,却有一颗小石子朝着楼下掉了下去,砸在了巷子里的杂物上。

    陡然间,附近的一个人抬头望了过来!

    蓝梓瞬间后退,随即扑的一声,那楼房边沿水泥溅了一下,这是……开枪了?

    蓝梓又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瞪大眼睛,这时候再也不敢趴过去了,想要探查异能的想法也就此打消,他平时是很勇敢,如果是带着珊瑚,面对两个穷凶极恶的异能者也不会求饶,但这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就不用过分死撑,对于枪这些东西,还是怕得不得了,稍一迟疑,目光望过去几楼的大楼后方,有一道身影冲了上来,看起来竟然也会飞!蓝梓也没敢多想,转身就破空飞了出去。

    快跑快跑快跑——

    能量聚集,破空呼啸!那一瞬间,蓝梓拿出的就是自己的全部力量,飞快地朝着那人的反方向冲了出去,转眼间便划过了这楼房的天台,冲出街道上空,横穿而过。与此同时,他看见下方似乎有人从巷子里冲了出来,心中一急,也不多想,全力冲刺!

    几分钟后,他就已经穿过了城市,从几栋摩天楼的旁边飞过,冲入维多利亚港的上空!他所不知道的是,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他所穿过的城市范围已然生了大大小小不寻常的事情!各个势力的人利用着不同的方法试图介入天上与城市间生的情况中,有些人之中生了摩擦,十余起飙车的事件几乎在同时生,警笛也鸣了起来,甚至有人在这个晚上被当场打死,第二天当成被击毙的通缉犯见报,混乱之中,也有人试图寻找有利的位置观察到这一幕,然而因为飞行的路线太长,根本不可能做到,即便来得及撑起望远镜,也只能对天空中的目标瞥上一眼,根本看不清楚。

    蓝梓不知道自己的事情会惊动这么多人,却知道这件事绝对跟口袋里的那只成了渣的苹果有关,飞上了海面,远远近近也能看得见维多利亚港上的艘艘船只,回头身后追来那人居然还没被拉开距离,但总算也没有逼近。这时候有了些许余暇,便想着这帮人在马路上到底怎么找到自己的呢,心念一转,将那装着苹果渣的盒子从口袋里掏出来,一边飞,一边打开了纸盖。

    我……我日……

    那一瞬间,他终于明白了半年多以前那只黄狗为什么会变成后来那副样子的,此时在那纸盒里的,哪里是什么苹果渣,它赫然又变回一只苹果了!

    这一下分了心,回过头,后方那人似乎逼近了一些,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攥着那苹果飞了片刻,用力扔了出去,随后一咬牙,转过了身,右手撕扯着周围大气的能量,在刹那间聚成了庞大的、隐约着光芒的气团,在空中挥出了巨大的圆弧,朝着后方那人便用力砸了过去,右手的能量还未脱离,左手已经撕扯起另外的能量流,呼啸、聚集,轰然而出。

    拿着那只苹果,会被人感应到追赶过来,就算扔了这只苹果,后面这家伙还是咬着自己不放,反正都要解决的。

    那就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