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这一幕你会想到什么?”

    风吹过,太平山顶,维多利亚港的繁华夜景尽收眼底。陈旭站在观景的平台边,在他身边的是一名穿着基督教神父服的中年男人,他有一双湛蓝色的眸子。听得神父问话,陈旭笑了笑。

    “日不落帝国的余晖?作为一个英国人,我猜这是你最感慨的地方吧?”

    “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日不落帝国也只是过去,沉湎于过去只会带来灾难,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想你对此应该有最深的体会。”

    “上帝也不能一成不变?”

    “本来就不存在的,怎么变?怎么不变?”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主教的,你现在说的话让我觉得你像个和尚,不像神父……”陈旭笑着耸了耸肩。

    神父望着那方的那片夜景,也是爽朗地笑了起来:“和尚和神父又有什么区别?宗教的意义是让人摒除痛苦,获得勇气,教会先是为了传教,关于本质与过程的偏差在人类社会里屡见不鲜,社会的本质是希求公平以促进协作,然而为了保证公平而存在的政府,先就要明白不公平的意义,同一句话经过三个人的转述就能产生偏离与欺骗,你又怎么能要求领导者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听起来你好像要把自己的理念传播给我的样子。”

    “神父的职业习惯,不过你这样的人真的有点难展。”

    “那是真的很难了,别忘了我也曾经是神父。”

    “是啊,区别在于你比我更虔诚……”神父顿了顿,“那么,陈旭兄弟,今天打算推销些什么给我,我猜应该不会是即将到来的那批韩国羔羊吧?”

    “朴羔羊我们倒是应付得了,任何搞政治的都不具备杀伤力……”陈旭趴在栏杆边喃喃说了一句,“问题不在于我推销给你什么,而是你们本身的打算怎么样。”

    “一切都为了对付真理之门,如果能联合当然最好,在这方面我们是可以合作的,并且完全可以听从你们的安排,而为了使这次的摩擦不是太激烈,提前将事情引爆当然是最好的办法,问题在于,谁知道真理之门这次为什么选中香港,谁又知道它们会怎么做,大家都不是小孩子,没有足够的诱惑,谁都不会乱动的。”他皱了皱眉,“而且,对于你们这次想要先将矛盾引的手段,我们并不是十分赞成。”

    “如果是你你觉得该怎么做?”陈旭扭头问他。

    “所以我只是说:并不是十分赞成……”神父笑了笑,“你们的手段如果用得太强硬,引起反弹怎么办?真理之门还没有开始动,你们激怒了象神,激怒韩国,甚至激怒高天原,再把黑十字、黯淡王庭这些边缘组织扯进来,甚至把美国人也扯进来,大家先打一场,到时候等到交接,你们是没事了。真理之门至少不会刻意去破坏香港回归,但他们真的要进行什么事情的时候,你们扛得住吗?”

    “扛不住也要扛。”陈旭沉默了片刻,随后缓缓开口:“你应该明白香港回归对于中国人的意义,一百五十年来的中国近代现代史,这是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如果乱来,谁也没有好果子吃。”

    “难道还能对全世界宣战?”

    “我说过,政府组织都是有顾忌的。”陈旭笑了起来,“我们要吓到的是那些小组织,在黑暗世界不被认可,以为自己无牵无挂打一枪就可以走,捡到便宜算是赚了没得赚也无所谓的那种。再加上八年前的那些事,有些人必须死,我们也不希望事态无节制地扩大,但事情这么复杂,就跟走钢丝一样,总有按不住的时候。”

    “可真理之门会是全人类的敌人。”神父眼中的蓝色变得更深了一点,深海的颜色,“老实说,它们让我怀疑自己的信仰和人生观。”

    “从认为没有上帝变成了认为上帝存在,还是从觉得上帝存在变成了不存在?”陈旭饶有兴致地问。

    神父看了他一眼:“两者都有。”

    “和我一样啊……”

    喃喃低语中,两人都笑了起来,片刻,神父准备离开。

    “看在大家都为了全人类而奋斗的立场,朴正元的事情我会去拜访自由领域的沙度克·莱茵,让他居中调停,顺便建议英国方面施压,如你所说,政治人物并不具备杀伤力,这次在韩国内部,金大中的参选总统估计已经让他很疲惫了,问题不大。另外,我们知道真理之门在欧洲的第二号人物,代号‘潘多拉’的女人已经进入香港了,按照上次在欧洲交手的资料,她的能力相当于第五级的进化者,非常可怕,你们要当心。”

    “潘多拉的事情我们倒是已经知道了……”陈旭看着他,“沙度克也已经过来了?”

    “他跟朴正元有交情……呵呵,真不该跟你说的,我差点忘了你已经是政府的走狗了……”

    “滚!”陈旭看着他走出几步,又道,“对了,方长明天抵达香港。”

    神父愣了愣,随后回过了头:“方少白?他真的来?”

    “你说呢?佩恩学长。”

    “朴正元来得真不是时候。”被称作佩恩的主教喃喃说了一句,随后有些无奈地摇着头,“虽然美国那种给进化者分级的方法未必准确,不过方先生在八年前就是全世界都不到十位的六级进化者之一,蓝将军去世以后,他甚至有可能是全世界最强的一位,这一过来,很多人怕是真的不敢动了……”

    “谁知道呢。”陈旭叹了口气,“蓝长还在的时候都能生八年前的那种事,何况现在……”

    风吹过来,这叹息声便被卷在了风里,对于八年前的事情,彼此大概都有着不同的感受,略站了一会儿,正要离开,神父的身体微微一僵,皱着眉头感受了一下,又走出两步,才有些疑惑地回过了头,陈旭已经站在平台边缘朝城市的方向望过去了。

    “刚才……好像出了什么事……”

    “我也感受到了,距离这边比较近……那边的楼房,好像是……一次能量爆……”

    两人在那儿等了十分钟,随后,各自手下的成员将消息报过来时,神父才真的有些惊疑不定:“我们注意到了几名真理之门成员的异动。”

    “我的人也观察到了,好像是因为刚才的事情,他们朝那个方向过去了……”

    “其余的人也会跟着动起来的怎么说来着……狗屎运啊,这下子,你们要的导火索……不就出现了么……”

    蓝梓走在城市的街头,思考着不久之前生的事情。

    苹果被拍碎的时候,不知道什么东西跑了出来,不过,对于鬼怪这类未知的东西,他其实是不怕的。

    这种思维乍看起来未免奇怪,但实际上也合情合理,他一直觉得自己之于人类算是异类,但其实,对于拥有异能这种事情,一方面害怕被人知道,另一方面,在许多时候也难免有一种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不能在人前展露,有点锦衣夜行的遗憾,但是如果展露在某种“非人”事物的面前,却是可以肆无忌惮的。

    我既然能感受到你,说明你就不是什么非常厉害的东西,也说明,我的力量,对你是有效的,就像上次那只橘子,不是也没在自己面前起什么作用!果然,当力量在空中展开,狂暴的能量肆虐之后,那种奇怪的感觉便消失了,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大约是鬼魂什么的在阳间太脆弱吧,能量一吹就死了。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看着地上被拍成渣的那只苹果,回想起半年前那只狗的下场,便又把这些烂苹果渣又扫回了盒子里,揣在身上,如果这只苹果还有什么古怪,自己就找个地方把它烧成灰,拿一份冲进马桶,其余的以后在什么东南西北海每个海扔一份,倒看看它能不能让海里的鱼都变成怪物!

    这样的主意打定,心下甚爽,再加上在天台上那次帅气的能量爆也令他对自己很满意,走在街上看看夜景旁边店铺橱窗里的电视,暂时忘记了要离开香港的心情,不过,十多分钟后,他的心头也隐隐升起了一丝不妥的感觉。

    回过头,人群、城市依旧,看不出丝毫不寻常的情况来,然而……

    还有那个小丑。

    伸手触摸着口袋里的盒子,这个城市让他觉得不安全了……

    同样的时刻,城市的另一端,谭羽然在人流稀少的街道间停下了跑车,街尾,两辆小车也缓缓停靠在了路边。

    “八点半……”他看了看手表,“听说朴正元要来,这些人终于拿出勇气来了,真是……”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边打起来应该可以把影响减少到最小了……”

    “连跟踪都这么没有技术含量!”推门下车,他的目光变得有些轻蔑和冷然,“哗”的紧了紧外套,直接走向道路一侧,随后转过了身,对那边做了个简单的勾手动作,接着比出一个中指,转身走进那片黑暗的巷口。

    附近几条街道的路边,相继有车辆停了下来,十多名韩国人从车上下来,从不同方向66续续地进入了这片蛛网般的巷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