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离开香港了。

    对于蓝梓来说,想来香港看回归,一直是心中最大的理想之一,可是没想到的是,来到了香港,却会引出眼下这么多的事情来。

    杀了人了,虽然心中并没有什么罪恶感或者觉得自己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但客观上来说,肯定会有警察在找自己吧,并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找,有些什么样的手段,这种感觉反而是最差的,自己有异能,要是他们也派个有异能的,到现场看看就能知道凶手是谁那怎么办……

    其实最主要的倒不是因为死了人,而是因为,这个大城市,越来越能让他感受到那种孤独的感觉,城市越大、越繁荣,越让他感到自己的无处可去,华灯初上,天看起来快要下雨,他甚至连个帐篷都没有。

    以前的帐篷和背包都是捡来修补好的,怎么也没想到,在香港打算买个帐篷或者背包会这么贵,口袋里揣着几千港币舍不得用,用用就没了,穿过了人群拥挤的街道,他去到附近一个小公园边上,即使是公园,从这里走过的人们也都是匆匆忙忙的,他垮下了肩膀,在长椅上坐下来。

    等到下了雨,天气好一点就走了,先往北,回去广东,然后再沿着海上去,这次要算得准一点,去海南或者去台湾台湾好一点的,这边的警察啊、科学家啊就算要追捕自己,大概也追不到那边去,然后等自己把异能这东西弄得清楚一点了,风声没那么紧了再回来……

    他坐在那儿为自己的将来做着打算,随后,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东西,他皱着眉头从座位上起来,往公园里面走,转过两条小路,只见前方一盏漂亮的路灯下,一名穿着小丑服的人正在向路人着一些小礼品,大概是在为什么做着宣传。旁边的小桌子上堆得高高的都是小型的礼品盒,粉红色,很喜气的样子,有什么东西在空气中若有似无地拨弄着他的思维。

    应该是……放在第二层的那个小盒子……

    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下意识地走过去,那小丑带着那诡异的笑脸看着他,待走到近处,小丑将手伸向架子上的那些盒子,目标正是蓝梓看见的那只……盒子被递了过来!

    小丑斜着脸,嘴唇勾成一只月亮,保持着始终不变的笑容,蓝梓犹豫了一下,才将盒子接了过去,一边回头看着那小丑的眼睛,一边从前方的道路离开。

    穿过前方的假山,那小丑在路灯下笑着的样子仿佛仍然刻印在他的脑海里,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他拿着盒子,从另一侧穿过了公园,随后穿过两条人群熙攘的大街,走进一条巷子里,确定周围没人后,他飞上天空,来到一处大厦的天台上,拉开了礼品盒上的丝巾。

    看见盒子里物品的那一瞬,有什么东西陡然绷紧了脑中的那根弦。

    风声从天台上呼啸而过,他吐出了一口气,目光变得冷峻起来,半年多以前的记忆从脑海里涌上来,随后,是小丑在路灯下的那张脸。那样东西安安静静地摆在盒子里。

    赫然是一只苹果!

    餐厅里亮着灯光,谭羽然坐在那儿吃着一碟简单的炒饭,白石坐到对面,皱着眉头看着他。

    “韩国那边传来的消息,朴正元今天下午离开青瓦台,预计九点五十二分抵达香港。”

    “反应很快嘛。”谭羽然挑了挑眉,有点不以为然,“传说中的大韩民国第一的进化者,我早就想见见了。”

    “告诉你这个是希望引起你的注意,他是为了崔长龄的死而来的,崔长龄在以前就是他的好朋友,他这个韩国第一虽然未必名副其实,但怎么说起来也是跟你爷爷,跟葵未来同一辈的进化者,世界进化者的第一梯队总有他的位置的……”

    “拜托。”谭羽然举起调羹瞪了他一眼,“别把我爷爷跟葵未来那个老妖婆放在一起。”

    “ok,总之这次的事情让大家也觉得很麻烦,陈队的意思是暂避风头,最近这段时间跟我们一起行动,家安那边先让其他人去处理,毕竟你这么大张旗鼓他也没过来,可见家安也是很警惕的。”

    谭羽然愣了愣:“大家觉得很麻烦?”

    “朴正元这样的人不怀善意地过来,未必害怕,但觉得麻烦总是应该的吧?”

    “那就是我的错了。”

    “拜托……”

    “没什么,我又没生气,不过我这人一向很有责任感,石头你也知道的,既然是我搞出来的问题,我抗。朴正元的事情交给我了。”

    “喂,你这是耍赖好不好?大家朋友一场,没必要拐弯抹角了,朴正元真的很难搞,交给陈队最好。”

    “你们队长?听说他看起来忠厚老实,实际上出了名的铁索横江,谁惹上他上不来也下不去,你这么一说……”谭羽然一边吃饭,一边想着,随后又挥着调羹笑了笑,“不行不行,这事情还是我自己来,这次过来香港难缠的何止一个朴正元,我惹上的事情,又不是搞不定,我听说你们前天谈判让素心过去,跟昆布和尚也弄得不愉快,是吧?”

    “真理之门这次过来的成员中,有一个领是印度的,素心给他看了资料就没鸟他,他有顾忌,不敢乱来,朴正元不同,他这次摆明了要动你,何必跟他死磕。”

    “反正都要死磕的。”谭羽然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这次大家过来香港,主要是为了真理之门,表面上大家都有利益牵扯,不会冒着跟界碑死磕的风险跑来破坏稳定,免得被界碑盯上,到后来什么利益都没有,但实际上谁喜欢看着香港顺利回归?耍手段下绊子,谁都会顺手做,到最后为了真理之门真的打起来的时候,谁都会肆无忌惮地给我们添麻烦,别告诉我你们没有做好准备!”

    他顿了顿:“真理之门是大事,回归也是大事,谁要触及这个底线,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打死,打一个,吓一群,可是现在你们不能动手,我来是最好的,我是八年前那场事故的受害者,就是看他们不爽,反正我不计后果的,出了什么事情,官方辞令一用,你们也可以一推二五六,朴正元,看他能不能杀了我,他如果搞不定,又做得过分,香港回归前我就去汉城砸烂它的青瓦台,这事情一做,我保证回归那天晚上平平安安,大家要应付的就只有这帮韩国人而已。”

    “你会导致两国战争的……”白石无奈地笑了笑,“无论是陈队还是长,最不愿意看见的就是把你推到这种风口浪尖去。”

    “可是我喜欢去风口浪尖,这帮韩国人……他们这次来了二十多人吧,崔长龄一死,一个个愤慨得跟什么一样,到头来还是没敢对我动手,朴正元又怎么样?这些年就忙着政治,操纵政局,最近几个总统都是他撑起来的,这次金大中参加大选,金大中一向是跟他做对的,他怕是要忙得焦头烂额,什么第一进化者,拳怕少壮,他现在敢为了崔长龄的事情跑来香港,我不留下他,对不起八年前崔长龄做的那些事!”

    他吃完了东西,从座位上站起来,白石看着他:“这么说你真的决定了?有胜算?”

    “跟我爷爷对打都是二八开,不是一败涂地。”谭羽然拍拍他的肩膀,笑着从旁边走过去。

    “二八开……就是说以前都输得很难看,现在输得好看点了吧……”白石叹了口气,喃喃自语,“这下子又麻烦了……”

    “石头。”走到门边,谭羽然又回过了头来,“你知道我这辈子觉得最失败的一次是什么时候吗?”

    “是什么?”

    “八年前我们躲在山里,敌人追过来的时候,我想冲出去,但是因为冲出去会死,为了这个决定我考虑了几秒钟,居然让篮子那家伙给抢先了……”

    他顿了顿,“后来想想,最关键的时候,我居然没能拿到第一,而且连翻盘机会都没有了,这真是太不合理了对不对?好在他还活着……”

    愉悦地一笑,他推门走出去了。

    “知道他还活着,我真高兴……”

    天台上,蓝梓蹲在那儿,盯着礼品盒里的那只苹果。

    圆润光滑,白里透红,这种质量的苹果,也不知道商场里要卖多少钱一斤,他脑海中想着这种问题,但此时充斥在这片夜空里无所不在的,还是某种无形的诱惑力,仿佛整片夜空都在他脑海里叫着:“吃我……”

    吃我——

    吃我——

    吃我吃我吃我——

    “去你的!”

    蓝梓抄起手中的板砖,朝着那苹果砸了下去!

    啊——

    陡然间,仿佛有什么东西撕破了禁锢,尖锐的鸣响撕裂了夜空,有一股力量重重地打在了蓝梓的脑海上,世界被置换入底片,所有物体都变成黑白两色,停滞一瞬,随后才再度置换回来,隐约间,仿佛看见了那路灯下小丑的回眸,诡异的笑容在意识的里层掠过。

    他并不知道,这并非幻觉,距离这边几公里外的公园里,正在放礼品的小丑陡然回过了头,面具后的目光在一瞬间充斥了惊讶、错愕、愤怒、毁灭等各种极端的神情。天台上,蓝梓站起来,看着眼前的这片虚空,随着风声呜咽,有一股无形的东西在空中飞舞,疯狂地想要朝他压过来。

    “滚!”

    蓝梓张开双手,惊人的能量陡然在这片灯火迷离的城市上空咆哮起来,它朝着虚空之中的存在扩展开去,轰然间,毁灭与吞噬一切!

    几公里外,小丑的身体陡然一震,好半晌,方才下意识地伸手往颈边摸了摸,鲜血开始从面具的边缘缓缓滴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