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黎坤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看见道路两边的路灯与霓虹都朝身后飞驰过去,微微垂下了眼帘

    他没有打电话,因为即便打了,或许也起不了多少的作用,只是将别人也推到阿虎的位置而已,当初认识的那些人,有些还有一些力量,但也已经被打压得大不如前了,假如对方只是火牛,或多或少还能给他一点压力,但是在元宝面前,却无非是连累着一大帮人一起死。退一步说,就算他们的帮忙真的有用,他们又凭什么会豁出一切来帮你呢……

    世界终究是现实的,所谓的义气,也是用价值来衡量的东西,过了那个价值之后,人还是得从义气的热血清楚现实的样子。

    出租车在一条人烟相对稀少的街道边停下,附近都是旧楼,对街一家挂着夜总会招牌的门里亮着灯光,几个人站在门口,朝这边看着。

    他付了车费,朝那边走过去,道路在施工,路灯昏黄昏黄的,风吹起了地上的旧报纸,走近的时候,其中一个人挡住了他:“坤哥,有事?”

    “火牛……和宝叔在不在上面?”

    “在,坤哥要找他们?”

    “我想见宝叔。”

    “坤哥来了当然没问题,不过……”他举了举手,“按照惯例我们要搜身,坤哥多包涵。”

    黎坤点了点头,早知道会有这样的检查,他身上也没做什么准备,如此搜身完毕,那人做了个手势:“宝叔在二楼大厅。”他从门口进去,一楼大概零零散散地站了二十多人,都朝这边看过来,从那边通往二楼的楼道口看过去,只见左右两排都站满了和胜和的小弟,这么大的排场,也不知道是专程等他的还是要跟其它帮派谈判。

    皱着眉头缓步上楼,推开楼道往大厅的门时,里面的景象才呈现了出来。今天这夜总会没有营业,偌大的厅堂基本都黑着灯,只有正中央的灯光亮着,沙围成一圈,元宝似乎正在跟其他的几个人谈着些什么,环顾四周,大厅周围站着的也都是人,看来足有上百名。

    他深吸了一口气,朝前方走过去,大概走到一半的时候,元宝在那边挥了挥手:“阿坤来了啊,过来过来,呵呵……”

    他在那边笑着,黎坤说了一句:“宝叔……”话音刚起,后方的黑暗中,风力呼啸而来,他一回头,随后砰的一声,整个人都被打飞出去,在地上回过头,微微的光芒中,鼻梁上打了个补丁的火牛握着一根球棒从那黑暗里走过来了,身后跟着几个小弟:“坤哥,这下你爽了吧?”

    黎坤没有说话,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随即又是一棒打在他的背上:“妈的!”火牛骂了一句,他扑倒在地,又挣扎着起来,接着又是两棒,他在地上吐出一口血:“宝叔!”

    声音响起在大厅里,黎坤往前方撑起身体,腿上顿时挨了一棒,半跪下去:“我没想过今天可以走,但祸不及妻儿!放了我老婆。”

    “去你妈的你老婆!”火牛冲过来又是一棒,“素姐嘛,你老婆!旺角有多少男人上过她数都数不清了,凭什么她就是你老婆?说是我老婆可不可以?哦,对了对了,她帮你怀了个孩子,可那孩子是被我打得流产的,哈哈哈哈……”

    “我真的已经洗手不干了……”黎坤小声地说了一句,那火牛还在大笑,陡然间,地上的男人转身就冲了过来,砰的一声,球棒被打得断裂在空中,有人在喊:“小心!”一根球棒挥了个空,又有一根狠狠砸在了火牛的背上,火牛顿时惨叫起来,那一团的情况随即平静下来,几个人拿着球棒环伺四周,有点退却,火牛手上的球棒只剩下了半截,黎坤单手勒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上赫然拿着一把手枪,却是从火牛的腰间拔出来的,此时将枪口直接插进了火牛的嘴里。

    “你这样的杂碎,我一只手都能捏死你……”

    他们此时距离元宝那边不过几米远,黎坤推着火牛往前走,元宝有些厌恶地将手中的酒杯扔在了地上,骂了一句:“废物。”大厅周围的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宝叔……我是真的已经洗手了,你非要这样,我没有办法……我不想闹出什么事来,你放了素素,我立刻把枪扔掉,不管怎么样,她对你没有威胁,你没必要为难她……”

    “你放下枪才有得谈。”

    元宝看着他,冷冷地说了一句,此时黎坤挟持着火牛已然到了沙一侧,他也没有丝毫害怕,却见在这排沙上坐着的是两个光着头的黑皮肤亚洲人,一男一女,穿着西装,黎坤心下一动,陡然调转枪口,对准了旁边的女人:“宝叔,你说不行,我就扣扳机。”

    他知道元宝对于火牛或许并不怎么看重,然而眼前这两个却不同,在丽都那天也听素素他们说过跟元宝走在一起的一行人,要么是跟他谈生意的要么是什么很重要的客人,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不在乎。这样的选择实属明智,然而才是对准那光头女人额头的一瞬间,那女人陡然消失在原地,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子弹只是打穿了后方的沙背。

    手上一痛,一记猛烈的鞭腿直接踢飞了他手上的枪。

    在黑道之中摸爬滚打这么些年,这一瞬间,仿佛被猛兽盯上的感觉陡然涌上了心头,连脊背都隐隐寒,灯光之中,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人影,只是凭借直觉,拖着火牛就往后退,拳风呼啸而来,几乎是贴着他的脸颊划过去,连肌肤都被刮得隐隐生疼,抬手一架,感觉就像是被钢管用力砸在了手上,他看清楚了光头女子那笑着的脸,这是一记肘撞。

    拳风呼啸,火牛在下一秒就被狠狠地踢飞了出去,与几米外的桌椅沙轰然砸成一团,黎坤急的后退,凭借着直觉格挡、躲闪,肩膀上挨了一下,顿时仿佛连骨头都碎了一般,他却是毫不后退,“啊——”的一声大喊,一记勾拳便送了出去,正中那女人的腰肋,下一刻,一记猛烈的刺踢直接将他踢飞出几米之外,一扇桌子砸碎成两半,感觉五脏六腑都被踢散了,一时间连坐都难坐起来,几米外,那女人只是像拍灰一样轻轻拍了拍被打中的地方,用生硬的道:“还不错。”转身往沙那边走过去。

    周围,手持棍棒的人围了过来……

    沙上,元宝挥了挥手:“把那个女人**来吧。”随后,有人**了陈素素,她已经被折磨得路也走不动了,浑身上下都是血,一扔在地下,爬都爬不起来,只是望着十几米外被打的黎坤。

    “看起来都快死了……”元宝有些无聊,“还有呢?”

    随着他这样的说话,一边的门又被打开了,此时被架进来的,是另一名被绑住了的少女,她刚刚被抓过来,还没怎么挨打,只是被绳子绑住,用布塞住了嘴,一看到这边的两人,顿时便奋力挣扎起来,流着眼泪“呜呜”的叫,正是黎漩。

    一看到妹妹也被抓进来,黎坤陡然间便要爬起,随即头上便挨了狠狠的一下,摔回了地下,几个和胜和的成员将黎漩按在了元宝旁边的沙上坐着,元宝看了看她,陡然抓住她的头让她仰起了头:“长得很漂亮嘛,不要乱动,不小心弄出什么事情来就可惜了……对了,还有一个呢?”最后那句话,自然是对周围的手下问的。

    “阿东他们去抓,但是……好像……出事了……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联系不上阿东……”那手下有点吞吞吐吐。

    “跑了?”元宝想了想,“没事,一个小孩子能怎么样……哈,叫黎漩,好名字,这个女人就给大家当宵夜了,至于丧坤哥嘛……我元宝也不是不讲道理……”

    他很大度地挥了挥手:“马马虎虎打两个钟头,不死就放了!”

    同样的时刻,蓝梓正坐在丽都酒吧的办公室里,看着眼前眼神有些阴鸷的老人,心中焦急得不行。

    他知道的跟黑道有关的就只有这样的一个地方,于是跑了过来,找这外号钱叔的和胜和元老,想打听一下在那里可以找到火牛和元宝,不过,当他说出了来意,那钱叔看了他好一会儿,随后却是叫了两个手下进来。

    “这么说,火牛派人抓你,你跑了?”

    “是啊……”蓝梓顿了顿,他心中焦急,不知道晚一会会让黎坤黎漩以及陈素素多受多少罪,这时候用力鞠了个躬,“你一定要告诉我,钱爷爷……不,钱叔,素姐被抓,坤哥过去了,然后坤哥的妹妹也被抓走了,你一定要告诉我他们在什么地方,拜托你……”

    “哼,想见他嘛,也很简单。”那钱叔冷笑一声,挥了挥手,“抓住他,打一顿,明天送去交给元宝。”

    旁边的两个人抓住他的手反剪过着那钱叔转身,蓝梓在那儿愣了愣,下一刻,单手挥了出去。

    轰——

    一个人飞过了前方的桌椅,砸在钱叔身边的墙上,蓝梓另一侧那人也愣了愣,陡然便要从腰间拔出砍刀,蓝梓心中害怕,用尽全力朝他撞了过去,只听得整个房间都震动了一下,灰尘与瓷砖不断往下掉,那人的身体砸在空中,几乎将墙壁都砸得凹陷了下去,随后才掉落在地上。

    灯光明灭不定,看起来随时都要短路,目睹这种变态的现象,那钱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蓝梓站在那儿红着眼睛看着他,随后有些混乱地朝房间的地下看,在他的心中,一旦去想陈素素等人这次过去会受到什么对待,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那死灰一般的心情,各种各样非人的对待恐怕都是他难以具体想象的,心中本就着火急火燎,这边还出这种事,脑子里混乱了两秒钟,他喃喃念着:“又是这样的人、又是这样的人……”猛地一咬牙,走过去从那尸体的腰间拔出了砍刀,冲向钱叔,架住了他的脖子,有人似乎从房门外冲过来,打开了房门,蓝梓转到钱叔身后,单手一挥,激荡的能量将房间中央的沙直接砸向门口,一个人被砸飞了,门板也碎裂飞散。

    “你、你你你……”钱叔一时间有些找不到语言,只是下意识地说话,“你别乱来,你……啊——”

    蓝梓这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废话的心情,举着刀就劈了下去,钱叔的一只手正撑在桌子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四根手指一齐飞在了空中,鲜血飞溅。

    “我的手指啊——”眼见手指掉落在前方的地面上,钱叔只剩下了惨叫,似乎下意识地想要冲过去捡,却被蓝梓用力拉住了,蓝梓这时候红着眼睛也在大叫:“到底在哪里啊!”

    “我说!我说我说我说……啊——”

    刷的一下,蓝梓的刀又剁了下来,这一次,是已经断了手指的整只手掌,鲜血飚射,蓝梓大喊:“快点啊!”

    “火霹雳!火霹雳夜总会!火霹雳夜总会——”

    “在哪里!怎么过去!”

    蓝梓心中着急,全身都在抖,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再劈一刀,把他剁碎了都有可能,钱叔哪里敢迟疑,用最快的度说着路线,随后还加以注释,怕蓝梓找不到或者不信他,他捧着飙血的手臂把话说完,蓝梓扔开他就要走,随后又转了回来,举起刀就准备剁了他,那刀停在半空中。

    “如果你骗我我就回来找你!反正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双手往身前一错,直接朝墙上撞了过去。

    墙壁轰然倒塌。

    那边也是一条走廊,一些帮众正打算绕过去出事的办公室,眼见墙壁突然倒了,只是停了一下,蓝梓一个飞扑,双腿离地,转眼间冲出十几米的距离,将一个人撞得飞起在了半空中,他一转身,双脚微微离地,朝通往二楼的楼道飞冲了上去。

    “火霹雳夜总会、火霹雳夜总会……”

    他口中不断念着,走到三楼一处转角的窗户边,眼看着后方没人追来,直接砸开了窗户,冲上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