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坤和陈素素这个晚上是怎么过去的蓝梓不知道,不过他几乎郁闷了一晚上没能睡着,到了第二天也有点打不起精神,上午的时候黎坤到房间里找他,外表看起来倒是很正常

    “宝树,我和素素小漩商量了一下,回归之后,找条船想办法回福建了,你……跟我们一起过去怎么样,呃……反正你也熟悉家装的事情了,我打算回去办个小公司,一个多月的时间,我知道你很可靠,大家住在一起跟一家人一样……”

    他说几句就想一想,谨慎地择词,蓝梓却是摇了摇头:“坤哥,我的话……就不跟你们过去了,还想在香港看看呢,你别担心我,我一个人习惯了的,没问题。”

    “想在香港看看也好。”黎坤的脸上露出笑容,点了点头,“先不说其它,还有一个多月呢,小漩是偷渡来的,也不好直接回去,这段时间查得又严,打算等到七月份再看看能不能走,今天下午的话,咱们一起搬个地方……你也知道最近出了些事情,你也收拾一下跟我们一起过去,一个月后,我们再说其它……香港这里的话……香港这里……”

    他想着,终于没能说出对香港的具体概括来,只是拍了拍蓝梓的肩膀,从门口走出去了。

    中午吃过饭,下午的时候,大家收拾好了各种东西,三点多钟,陈素素出门去买菜,预备在这边房间里最后开一次火,阿虎开车跟她一块去,不过,直到傍晚六点,两人都没有回来,随后,有电话打过来,出事了。

    三人赶到医院,阿虎还在手术室里抢救,据说身上被砍了几十刀,情况危殆,一些看起来像是家属的人正站在走廊里,看见黎坤过来,一名正在痛哭的中年女人陡然冲了过来,抓住黎坤厮打着,她一边哭一边说粤语,听不太懂,但无论如何也能明白,这女人多半是在责怪黎坤带着他儿子混黑社会,结果弄成这样之类的。

    没有陈素素的消息。

    不能等在医院,默默地被阿虎的母亲抓打一阵后,三人再度回到了出租屋,房间里是打包好了的行李,黎坤红着眼睛,黎漩已经在哭了,看了一会儿,黎坤提起房间里的两个包裹,说了一句:“我们先走。”黎漩陡然冲上去推了他一下,尖叫着:“你去救嫂子啊!”

    黎坤就那样愣在了那里,好半晌才终于有了动作,放下包裹,拉着黎漩的手走进旁边的房间,大概是在跟她说些什么,几分钟后,他一个人走出来,黎漩还在里面哭。黎坤将一张纸条放到蓝梓手里,拍拍他的肩膀:“这是那边的地址,打车过去……照顾我妹妹……”蓝梓还没回答,他已经推门出去了,下方的脚步声逐渐远去,黎漩哽咽着从房间里出来,努力要做出一副坚强的模样。

    “宝树……”

    她话音才起,蓝梓陡然吸了一口气:“我去帮他!”

    “你说什么啊?”

    “没问题的,小漩姐。”黎漩要冲过来拉他,他挥了挥手,转身往外走,回头说道,“他根本就是去送死!一个人能怎么样啊!就算帮不到忙……我、我也要拉他回来!”

    “谢宝树!”

    “放心!”

    黎漩现在也没什么主心骨,蓝梓转眼间已经冲下了楼梯,他其实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办,只是一时间头脑热,黎坤摆明是去送死,无论如何,总该有比送死更好的选择吧,自己也不可能就这样坐着,或者躲到安全的地方。黎漩在上面犹豫了很久,才说了话:“那……那我等你们回来!”

    蓝梓大声说着:“别在这里等!你先走!”冲出了这栋大楼。

    远远的,黎坤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街角,蓝梓朝那边冲过去,穿过两个路口后,已经到了主干道,人群渐多,黎坤拦了一辆出租车正要上见蓝梓从后面追了上来。

    “你过来干什么!”

    “你……你这样去没用的!”蓝梓大喊了一句,随后犹豫一下,“我来帮你。”

    黎坤在那儿愣了愣,随后走回路边:“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是……谢谢你,不过这不是你的事情。”

    “我只知道你过去就是送死……”

    “不会的,我有很多朋友,放心,我不是一个人去……”他想了想,“宝树,朋友一场,不管怎么样,帮我照顾好小漩,这件事情我没有可以拜托的人了,福建老家的父母都死光了,本来我最该做的就是好好照顾这个妹妹,我想洗手不干,他们不信我,不给我机会,素素她……她为我吃过很多苦,这次我必须救她……你看,我去救素素,你去照顾小漩,我们……”

    他眼睛里都是血丝,有点说不出话来,片刻后才露出了一个笑容:“你看,被他们逼到这个程度了,不管怎么做……我都也算个正直的人了吧……”

    蓝梓握起拳头敲了敲脑袋,总觉肯定得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黎坤挥了挥手:“回”拦下另一辆出租车,随后再回头大喊了一句:“回去!”坐进了副驾驶座上。

    看着出租车远离,蓝梓心中空落落的。对于他来说,这是第一次遇上如此复杂的事情,感觉上,自己怎么做都解决不了问题,可是黎坤这边没有做错什么啊,他洗手不干了,一直都在退让,陈素素在酒吧被那样子打,他也没能打回来,小工场被烧了,也没办法,这也是他的第一份工作呢,就这样没了,以后在香港也不知道该怎么过……

    那个火牛……明明就是不对的,在酒吧打人,挑拨离间,当年素素姐应该是怀了坤哥的孩子吧,也被他弄得流产了,这边都已经一再退让了,他还是这样不依不饶地。到底是为什么,当坏人可以当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他这样想着,在路上买了一罐啤酒,打开咕嘟咕嘟地灌完了,顺着灯火辉煌的街道回去那栋旧楼,楼梯间走到一半,他陡然看见了散落在地上的杂物,脑袋里嗡的一响,他冲了上去。

    一只包裹中的东西散落在楼梯间,房门开着,房间里的东西被砸烂了,桌椅板凳电视机,几个背包和袋子里的东西都散步在客厅里,厨房、卧室都是一片狼藉,客厅的地下甚至还有一小滩血,黎漩不见了,人大概才刚刚走,可是他在下面的时候没能看到,这时候就算追下去……

    他双手握紧了拳头,弯下腰,张开嘴却什么都没能喊出来,只是全身颤抖着,脑袋懵了。

    怎么办……

    他放在卧室里的旅行包也被砍破了,所有的东西都散落了出来,帐篷啊、衣服啊没有一样是完好的,他在地上提了提那破旧的打满了补丁的帐篷,试图让自己的脑筋清醒一点,脚步声也从客厅传了过来,他探出头,正好与门外走进来的两名古惑仔打了个照片。

    “嘿,就知道这家伙会回来。”

    “最后一个了吧,这下黎坤还有什么好说的。”

    “喂,小子,你还看什么看,走吧!”

    “瞪我?你欠扁啊!”

    蓝梓站在卧室里看着两个人走过来,手上大概都拿着报纸包的砍刀或者钢管,一个人推了推他的肩膀,在他头上拍了一下,另一个人见蓝梓看着他,立刻就是一巴掌,“啪”的响起在蓝梓脸上,蓝梓依旧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呼出一口气。

    “你***……”

    房间里骂声在响。

    想通了……

    他抓住身边可以抓的东西,用力扔了出去!

    刚刚入夜,旺角的街头一片繁华,人群拥挤,车辆来去,道路两侧的楼房上,各种各样的招牌亮着明亮的霓虹,夏日的香港,温度还在上升,就在旺角这片熙攘的街头上方,“砰”的一声巨响,陡然间犹如爆炸般的响起来。

    有什么东西炮弹一般的飞出了这栋旧楼四楼上的一闪窗户,钢铁的窗户框架连带着迸裂的水泥碎片飞起在了天空中,那道黑影轰然砸入对街大楼三楼的一扇窗户里,铁窗飞过了街道,轰的一声,直接砸进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小车车顶,警报声顿时响了起来,随后,周围的人们开始尖叫着四散逃开。

    对街三楼的房间里,一对夫妻正坐在窗户两侧看着电视,女人在打着毛线,男人举起茶杯在喝茶,陡然间便是一声巨响,风声挟带着巨大的东西呼啸而过,电视机轰然爆炸,房间里顿时便晃动了一下,待到视野恢复,他们背后的铁窗已经被砸烂了,窗帘在风中轻摆,爆炸碎裂的电视机与电视柜的残骸还闪动着电火花,鲜血之中,与电视残骸结合在了一起的,隐约是一具扭曲到了极致的尸体。

    三秒钟后,视野中,又是一道人影撞在了对街四楼那缺少了框架的窗沿上,在空中旋转了两下,沿着旧楼掉落而下,被砸中的电线朝着四周撕扯过去,随后周围的招牌上不断闪耀出了电火花,下方的人四散逃窜中,一只大招牌先落地,轰然迸裂,那具人体被电线缠在了距离地面四五米高的地方,电线短路引起的爆炸不停在上面亮起来,火花四溅,接着便真的燃烧起来,烧焦的味道朝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你们不配当人,既然你们不当别人是人,那我也不当你们是人,那样就简单了……

    四楼的窗户边,蓝梓朝下面看了一眼,又缩了回去,接着又看一眼,对面三楼的窗户边,一个女人保持着打毛衣的姿势,一个男人手上拿着茶杯,还在呆,街道上的人群有逃离的,有聚集过来的,混乱成一片。

    他一贯想问题,都是将大家放在平等的位置上想,杀人这样的事情,虽然之前也做了,但其实是从来都没有认真想过的,不过,既然这些人这么坏,他们总是可以理直气壮地伤害别人的话,自己又何必把他们当人看。当他们是人,他们却不当你是人,岂不总是你受到伤害。

    要当个正直的人,我们已经退这么多了,你还来,那我就绝不再退了!

    他心中这样想着,身体微微地颤抖,片刻后,却摸了摸脑袋:这下糟糕了,他们都死了,自己到哪里去找什么和胜和、元宝、火牛呢……

    朝下方的人潮香港真是太大了……

    “下次不能乱丢东西……”

    确定应该没有误伤到什么人,他喃喃自语着,心有余悸地开始往外走,同时也想到了该去的地方,香港这么多黑社会的地盘,他知道的,其实就只有那一个罢了。

    就去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