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市上空转悠一番,从天空中降下来,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整个城市看起来依旧充满了活力,他在楼顶又坐了一会儿,方才回房睡觉。

    前一天已经把别人家里的工作做完,接下来无非就是打扫下工场,收拾各种各样的工具,他们的小工场也是临时租的房子,由于正规的手续根本没有办下来,家装公司也就没有正式开门。

    黎漩和陈素素都过来帮忙打扫,但阿虎并没有出现,蓝梓本来有些担心,怕他会不会自己去找那什么火牛哥算账结果被打之类的,黎坤倒并不在意:“没事的,你看他冲动,但怎么说也出来混这么久了,又不是什么时候都一帆风顺,怎么可能去做那种傻事……”

    对于在身边混的小弟,黎坤果然是很了解,过了一天,阿虎就再次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当然,第一份工做完,要接到第二份却并不简单,没有办手续,也不可能出去揽生意,接下来的几天里放了假,大家一块儿走走逛逛,对于香港赶到陌生的主要也就是蓝梓跟黎漩,这几天坐着阿虎的小车,转悠了不少的地方。

    偶尔阿虎有事,黎漩也就拉着蓝梓在旺角附近走走逛逛,少女的打算是无论黎坤他们做什么事情,尽量别让蓝梓这个外人牵扯进来就好,当然,蓝梓其实也明白,黎坤最近根本也没打算干什么。

    不过,到了六月十号那天,反倒是他们先遇上了麻烦。

    这一天下了会儿雨,炎夏的气温稍微降了一些,街道上仍旧是人潮涌动、熙熙攘攘,由于黎坤今天打算跟一些老朋友聚会,叙旧顺便也拉点生意,陈素素和阿虎也跟过去了,黎漩与蓝梓到上午十点多才起床出门,随便逛到一个快餐店吃饭,由于下了雨,店铺里也满是水渍,他们一路上去二楼找空座位,二楼上人不多,但是才一上去,蓝梓和黎漩就有些犹豫了起来。

    那快餐店二楼的一侧,有十多个穿西装的男人或站或坐,看起来却都是围绕着中间一张桌边正在低头喝粥的老人,那老人六十岁左右,头白了一半,梳得很整齐,身材高大,精神矍铄。这老人蓝梓和黎漩都见到过,一时半会也忘不了,正是前些天在酒吧看见的那“宝叔”。

    黎漩是先见到的,蓝梓这人就迟钝一点,看见上面很空旷就直接往里走——如果他也一开始就看见了,两人调头就走,或许事情还好一点,他既然进去了,黎漩想了想便也跟过去,待到蓝梓也认出了那老人,两人就都已经在桌前坐下,侍应生过来,他们也只好呐呐地点了两份快餐,不好再离开。

    “是那天的什么宝叔。”蓝梓低着头,轻声跟对面的黎漩说道。

    “我也认出来了……”黎漩将脸偏向墙壁,小声说,“要不我们走吧。”

    “应该没事吧,我们认得他,他不一定认得我们啊……”他想了想,“何况他如果真的要干什么,我们走也会被拦下来的……”

    蓝梓以前毕竟是没见过多少事情的守法少年,虽然经历过那件现实的事故,但也因为太现实,一方面很难联系到实际生活上,另一方面,蓝梓的内心虽然也知道这些人多半很凶恶,但其实却并没有将他们真正当成一回事。因为对于黑社会的重视往往来自于恐惧感,他心中并不怕,虽然知道对于黎坤来说事情恐怕很棘手,但在他自己,到底棘手到什么程度,却没什么概念可言,他每天飞在天上,这些人再凶,看起来也是普通人。这样对黎漩说完,两人等着快餐,那宝叔喝着粥,却是朝这边看了几眼,随后,又有人指指点点地在他耳边说了些东西。

    待到各自的快餐被送过来,那宝叔也吃完了东西,将碗放在桌子上,起身朝这边走过来,接着一群人便都围了过来。听着那脚步声,背对众人的黎漩有些紧张,蓝梓正吃着饭,抬头看了一眼,端着盘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准备去到黎漩的那边,才走到一半,就被人推住了肩膀:“小子,坐下。”

    “我坐这边啊。”蓝梓理所当然地朝黎漩那边指了指。这本就是白色的长方形餐桌,面对面的双人座椅,元宝如果也要坐,自然就得让蓝梓跟黎漩挤到一边去。这句话出来,那人愣了愣,蓝梓随后便坐到了黎漩身边,元宝瞪了那手下一眼,坐到了两人对面。

    “那天晚上见过了,我知道你是阿坤的妹妹。”元宝淡淡地打量了黎漩几眼,“那你又是谁啊,小兄弟?”

    “我叫谢宝树,非谢家之宝树的那个意思。”不想给黎坤惹麻烦,蓝梓也只好放下手中的筷子,回答一句。

    “宝树,那还真是有缘啊,他们都叫我宝叔,哈哈哈哈……”元宝笑了几声,随后那笑容凝固在脸上,空气都仿佛被凝结了起来,他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大,气势究竟还是有的,“我知道你叫小漩吧。阿坤现在每天都在干些什么,你知不知道?”

    “我哥哥……”黎漩有些畏缩,低着头,“我哥哥他想……想开个家装公司……”

    “家装公司……好事情,要回归了,到处都是机会……”他慢条斯理地说着,蓝梓心中就有些腹诽:“这家伙说话也太慢了……”

    “可是我怎么听说,他今天又去跟阿祥那些人一起聚餐了……哦,你不知道阿祥是谁,也对,如果我有个妹妹,这些事情也不告诉她……不过我前几天说了让他有空到我那里坐坐,他怎么都没过来呢,看我已经老了,说话不算话了是吧……”

    他说话的声音像是喃喃自语,蓝梓和黎漩一时间都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不过那宝叔也没等回答,叹了口气:“小漩,好名字,可惜了……走吧。”说完,跟一群人起身往楼下走了过去。

    脚步声消失在楼梯口,黎漩心中害怕,也没了吃饭的胃口,蓝梓安慰她:“别怕,没事的。”黎漩就点头,其实这安慰没什么营养,根本不可能起作用,这天回家,他们吧事情告诉黎坤,黎坤的脸色就变得很可怕。

    阿虎的脾气也再次暴躁起来:“坤哥,肯定是火牛,你也知道这家伙最近到处放风,说你想要东山再起,而且要脱离和胜和,他每天都在元宝面前说你的坏话……”,随后倒是又跟黎坤说道:“没事的,坤哥,现在帮派里阿文阿江都挺你,你以前还救过老钱的命,元宝这老东西不敢怎么样的,兄弟们不会服他,我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注意元宝,给他们一点压力……”

    “不要打。”黎坤看了他一眼,“现在兄弟最多的是火牛,别把他们也拉下水,能在旁边照看一下就够了。”

    “总不能让他那种人只手遮天吧!”

    “不管怎么样,我明天去跟宝叔谈谈,反正总是要说清楚的,阿祥把他新夜总会的装修交给我,这只是生意,大不了这单生意我不接!”

    “坤哥,火牛他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这种人……”

    “哼……”

    黎坤没有再说什么,那天晚上,蓝梓听到黎漩在房间里哭,他也有些心烦意乱,毕竟没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也不知道眼前的情况有什么简单的他可以办到的解决方法。

    第二天黎坤去找了元宝,具体的事情,蓝梓自然不清楚,只是那一整天黎坤的心情都不好,当天晚上,那间才稍微布置妥当的小工场被人砸了,然后放了一把火,黎坤被通知过去处理,蓝梓算是偷渡客,自然也不能跟着,他到楼顶转了一圈,下来的时候,隐约听见陈素素和阿虎在楼道里说话,阿虎很是愤慨的样子,陈素素却在哭,不过蓝梓看见时,她一巴掌打在了正在叫嚷的阿虎的脸上:“你不能告诉他!”

    “坤哥有权力知道!”

    “他不想再混了,你就想逼他再出头!”陈素素流着眼泪,那声音格外压抑。

    “难道就这样窝囊地过下去!”

    “大不了离开香港,我和他和小漩去福建!最近风声紧没有船,只要过了回归……”

    正这样说着,他们看见走下来的蓝梓,都闭上了嘴,阿虎伸手朝蓝梓指了指:“……别乱说话。”陈素素揩了揩眼泪,她大概也在猜测蓝梓听到了多少,却没有问,只是看了他一会儿之后道:“别、别跟阿坤说……”待蓝梓点头,方才走进房间。

    蓝梓并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只是晚上睡不着,深夜的时候走出卧室,却听得黎坤和陈素素的房间有对话声隐约传过来,他心中好奇,贴在墙角听。

    “我今天去见宝叔,遇见火牛,他说了一些东西……”自从见了那宝叔回来,黎坤的声音一整天都很压抑。陈素素的声音则细若蚊蝇:“什么……”

    “他说四年前我进去的时候,你其实怀孕了,那个孩子……是不是我的?”

    陈素素立刻就哭起来了:“别说这个了好不好?”

    “孩子呢……是不是火牛干的?阿虎知道吧?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别问了!我们……还有一个多月就可以走了,你别问了好不好……”

    “我怎么走?”

    “别忘了你还有小漩,你有个妹妹!”

    “但是我怎么走?你说啊。”

    “你为了小漩想想……孩子还可以有的,我没有关系……我不想你再出事了……”

    蓝梓其实很多事情都不明白,这些话语所代表的意义他其实也不是完全能够理解、并且感同身受,他只是觉得,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悲怆的哭泣声。那种感觉一如好几年前那孤儿院起火的时候他从火场里救出来的素珍姐,一个月后他在医院里看着全身大面积烧伤的素珍姐还是因为无法医治而死去了。又像是三年前的那个早晨,他意识到奶奶睡在床上已经好几天没有起来,去摇晃她的身体后终于明白她永远也不会醒过来了时的感觉,那时候小小的他抱着双膝坐在墙角里,幽暗的房间就像是深邃安静的海底,将他吞没了下去。

    即便是在垃圾场看见的天空,也有着美丽而壮丽的霞光,但只有那样的时刻,整个世界都将被灰色吞没,他其实非常害怕死亡,害怕随之而来的毫无希望的灰,如今他又隐约看见那种灰色了。

    于是觉得悲伤。

    接下来的要到凌晨了,或许一章或许两章,不建议等。